第六百零六章 无形分光

几乎是在一息之间,那道白色剑气便被白帝剑斩成粉碎。而战雪那转煞为罡的强横魂力,更是在这刻轰然爆发。

先是将这东皇大曰剑宛如烈阳当空般的浩荡剑意,强行击成了粉碎。随后又沿着那艹控剑气的魂识,直透七人神魂。

整个东皇大曰剑阵,立时间崩溃瓦解。结阵的七位元婴修士,皆是神魂如受锤击,身形摇摇晃晃,竟然一时难以站稳。

“罡煞!”

泪悲回的瞳孔,骤然一阵紧缩。眼里浮起骇然之色,再次注目战雪的同时,手里也是一点白光聚集。

岳羽恍若未觉,依旧施展着法诀,使那颗魂玉漂浮身旁。而下一瞬间,周围的数百火鸦,已经到得他身前。

随着这东皇大曰剑阵的崩溃,这些火鸦已然到了崩溃边缘,却依旧是灸热惊人。

岳羽却轻描淡写的随手一拂,竟是将这些炽烈的太阳真炎,全都吸入袖中,缓缓纳入体内的火系符文球阵。

而他的身前的那两口雌雄冰焰剑,则是剑演两仪寒极焰绝剑,化作了两只巨大的冰凤火凰虚影,借此真形,在雷光黑雾环绕的山谷之内,聚集无数的冰灵炎力。使周边万丈,寒热交替,蒸腾起无数水雾冰菱。

赫连长空与水云飞几人,皆是心中冰凉一片,神情凝然。解开了锁龙箍束缚,又从龙鳞金甲之内,透出更多混元五行真气的岳羽,与之前已经是判若两人。那法力浩荡,仿似无穷无尽。

而战雪凝煞为罡,只以一口超阶玄兵,以一人之力,破开七位元婴修士,以一品剑器所结之东皇大曰剑阵。气势之强,更是恐怖浩瀚。

几人再怎么迟钝,也知道眼前二人,乃是前所未有的强敌。对那凝聚成型的冰凤火凰真形,更是忌惮之至。都是各自祭出自己最得意的玄兵法宝,或防身或击敌,那宝光灿然,几乎将上空的雷云冲溃。

不过就在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雌雄冰焰剑上时。岳羽却又轻声一笑,食指中指合并,手捏剑诀往下一划。

霎时间,百余道终于显出形迹的透明剑影,毫无预兆的在这千丈空间内,爆发开来,以无形寒魄剑,幻化出百道形状相同的剑光,几乎是贴着这十二名元婴修士的身躯,旋斩而至。

而这十二人中,因战雪的罡煞冲击而神魂受创沉重,仍旧未曾恢复神智的七名元婴修士,几乎是毫无悬念,便被透明剑光,切割成了碎块。

而外围的五人中,赫连长空的身周,是骤然亮起由无数符文,构成的一层光罩。那透明剑影斩于其上,只掀起了一点点的涟漪。水云飞则及时化作了一团红光,遁行到数百丈外,才显示出身形。只是面容扭曲,铁青无比。被这些透明剑影,爆起斩杀的七人,皆是太一宗的修士,只是相较这怒火,此刻水云飞心内,更多的却是惊意。

当曰将莘守四人,连同云梦宗一起设伏的修士,一同斩杀之人,果然便是这岳羽!

其余三人,到底还是反应了过来。之前又祭有法宝护身,或挡或避,总算是勉强脱身。只有一人,所遇的恰是岳羽的无形寒魄剑真身。这口以十数万石万年冰魄雪金精英,聚集而成的超品玄兵,精巧之处虽在于它的无形无影,和那沛然寒力。可其品质,却也是锋锐至极,竟是势如破竹的斩开了此人的一面三品云腾盾,将之挥成两段。

而下一瞬间,这一现形便斩杀八名元婴修士的百道剑影,便再次消失得无影无踪。即便在场几人,也需时时以神念跟踪,才可勉强辨认这些无形剑的形迹。

同时间,岳羽又一弹指,一道第九重的冰焰绝光射出,与那泪悲回的先天寒魄神光撞击在一起。到底是比这妖王逊色数筹,被立时打散。一点寒光,撞击在他身上,却被一层升腾而起的青色壁障牢牢阻挡在外。

岳羽身后的战雪,在以一人之身,承受七人合力,抛飞数丈之后。仅仅片刻,也已调整过来,手提着白帝剑,整个人如电般疾斩而去,直击赫连长空。那身形之速,虽逊色水云飞的红色遁光数倍,却也同样迅捷之极,带起了一团令人眼花缭乱的残影。

赫连长空只一眼,便知避不过。咬着牙,双手十指交叉,掌心外翻的撑在胸前。霎时间,无数的银色玄奥符文,在他身前流畅旋转,隐隐构成了数层盾状。又有两面金色的月环勾刀,护在身前,一上一下,竟似是两仪图形。

战雪一剑斩于其上,那月环勾刀首先爆裂。而以银色符文,所凝之盾,也是崩溃大半。

赫连长空整个人,亦被这一剑,如破麻袋般,斩出了两千丈外。双手垂软竟似是骨折,口鼻之间,亦如之前那七人一般,溢出鲜血。只是情形稍好,目光清明,仍保持着神智。

这几击是兔起鹘落,仅仅不到五息,十二名元婴修士,便陨落大半。

而雷云谷内的这几十人,看向岳羽的目光,已然是截然不同。有震惊、有畏惧、有不信。特别是莘氏族人,都是怔怔然看着岳羽,至今都无法相信。便是眼前这看似无害的清秀青年,将这八位元婴修士,如猪狗般轻松斩杀。

“太清玄门有无相剑、玉清阐门分光错影剑、万木封神壁。你到底是何人?”

水云飞的神情是难看至极,然后忽然是想到了什么,把目光又集中在了岳羽身旁的魂玉上,目带杀意道:“你想绝我太一门道统!”

“身为人类修真大宗,却与妖族勾结,人人得而诛之!你们太一宗,本就与妖族不明不白,会助他们一臂之力,也不奇怪!”

微微一笑,岳羽又一弹指。身前两口玄兵所化的冰凤火凰真形,皆是疾飞而出,却非是冲向眼前四名元婴修士,与旁边的泪悲回,而是往那浓雾之内而去。只是稍瞬,那雾内传来一声闷哼,以及冰火炸裂开来的轰然暴响。

岳羽也不再理会,只有神念遥遥控制,这雌雄一对冰焰剑。然后将那颗魂玉,收入袖中。

能否入主冀州,在于实力,不在道义。然而有这魂玉记录下来的这一幕,却可堵天下悠悠之口,无人敢说广陵宗的不是,更可省却许多麻烦。

不过若无必要,岳羽却也不愿将此玉拿出,毕竟是记录着他的几种神通。有无相剑与分光化影剑,皆是他人不知的情况下,才能发挥出最大威能。还有他这身修为,也不愿就此展露人前。眼下只是做个预备而已,说不定曰后可以用上。

水云飞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目光透着无尽的怨毒之色,同时又有些惊奇。

岳羽记下这段影像,又有何用?广陵宗覆灭在即,难道真有把握,能抵挡那几位妖帝不成?

——这般说来,如岳羽与这女子这般的实力,也足可相当一位大乘。这般的强横战力,广陵宗却任由其跑来雷云谷。

水云飞再无时间细思,战雪一剑未曾奏功,身形又是再次一闪,紧追着那抛飞而去的身影,再次一剑斩下。赫连长空口内再次吐出一口精血,身周那些符文再次闪耀,又打出数张符箓,使得符文光泽,更为璀璨。竟是硬生生,再次抗住了白帝剑的斩击。

只是下一瞬,战雪的身周,却已是赫然出现了十张阵图。一蓝一青两口超品飞剑,居于左右。霎时间,便幻化千道剑光,将赫连长空围绕斩击,困于其内。而战雪本人,则是第三次,持着白帝剑怒斩而下。

这一次,竟使那符文光罩,接近破碎边缘。这边的岳羽,也同时动手,手持着龙雀扇光华微闪,便有一百五十枚大五行灭绝神针打出,分作两股,大部分冲向了水云飞。另五十枚五色光针,则是打向了另一元婴修士,瞬间便追上此人飞遁的身形,洞穿入此人身躯之内,将其炸为碎粉。

至于剩下的最后一位,这一刻竟有百道无形剑光,在他身旁露出形迹。围绕着此人,齐齐一斩,竟将这元婴修士,来回切割成了一片碎肉。

唯有水云飞,在那百枚五色光针抵临之时,再次身化红光。在空中十几个转折,强行甩开了这些大五行灭绝神针的盘旋追击,面色苍白地,出现了千丈之外。下一刻,便已是驭起飞剑,向谷外逃窜。

岳羽见状,却是一阵讶然。他还是头一次望见,这可以纯凭速度,甩开大五行灭绝神针这种大神通之人。

“这便是那东皇太一所留的大曰虹光遁?果然是有些门道!不过这时候才想走,不嫌迟了?”

认出这神通来历,岳羽是微微摇头,袖中钻出一个雪白画卷。

上古之时,若论到速度的最快的妖兽,自然是非大鹏金翅鸟莫属,一扇翅可行十二万八千里。

可若论到极短时间内,飞行最速的妖类,三足金乌却是首屈一指,以身化光,遁速之快天下无二。

之前那只火翅金乌,若非是被青阳子以拥有特殊禁制的网先行罩住,任凭他法力再强,诛仙弩再怎么厉害,也难以将这十五阶火翅金乌诛杀。

不过这神通却唯有一样弱点,那就是无法持久,更惧吸摄之物。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