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五章 再见天章

岳羽的神情,亦是凝然。尸骸逐渐减少,并不意味此地安全。应该说是愈发凶险难测。以至于那些灵仙天仙之流,亦都只能望而退却。

到此地他亦不敢托大,是亦步亦趋地,在后面紧跟。

虚若月在空中驻足了片刻,便落下身形,开始往左边西面的方向折转,穿行入一个宽敞街道之内。

凡是修士,只要突破入灵虚境,则大多都已能御空而行。此处修建以有宽敞之极的街道,却不知是出于何意。不过这一路,却可见到不少道童与中低阶修士的尸骸。

因是此处仙气充溢,这些骸骨虽然大多风化,却也有部分特例,大致保存完好。

岳羽以魂识稍加查探,发现此处,与紫云仙府之内的情形,又有些不同。有许多皆是被一股巨力震死,应该是死于大战之时的波及。

再还有部分金丹修士,死因竟然是与方才那些大乘修士一模一样,却是有些令人心生寒意。

此外这附近,更有大量灵阵禁制残留,比之外缘处,危险了千百倍有余。

虚若月大约也发觉这情形,有些不对劲。脚下也慢慢放缓,尽量捡那些有着不少战斗痕迹与废墟的地方行走。

往往破坏较为严重的地方,那些灵阵禁制也会成比例的损坏,而虚若月看来也是深知其理。

岳羽却是暗暗苦笑,这一路都无什么所得,看来此处已多半是被人早早搜刮了一遍。再按虚若月这种走法,怕是再过十天半月,也难寻到什么东西。

正心中迟疑着,是否自己稍稍更改一下路线之时。岳羽却忽地心里一动,停下脚步,望向了某处方向。

虚若月前行了一阵,发觉岳羽未曾跟上。不由是暗暗奇怪,也停了下来。

而当她顺着岳羽的视线望过去时,却只见远处一处废墟之内,赫然是有一具尸骸,被埋在了其内。

位置是极其隐蔽,加上此地灵力混淆的因素,方才她竟是未能够察觉。

与其他尸体不同的是,这具尸骸不但是保存完整。看那气息,竟仿佛是天仙之尸!

虚若月的瞳孔,顿时是一缩。知晓这具尸骸,多半未被任何人动过。

若然是真有人知晓它的存在,这完整的天仙遗蜕,又怎可能不会被收走?

——灵仙之后,修士神魂真正成就阳神,便可不死不灭。即便失去肉身,也可轻易的自塑身躯。

不过这个过程,及其漫长,需要三五十年时间不等。故此为保持战力,也需肉身凭依。这些完整的仙人遗蜕,在上古洪荒,也依旧是无价之宝,珍贵至极。绝没可能,会有人将之忽视。

而这也意味着,这具尸骸之上,可能有着一份完整的天仙珍藏。

岳羽的魂识探不过去,便知此处,仍旧有些凶险。不过此刻远远的观察对比一番,却已可确定这具尸骸,确实是天仙级别的完整遗蜕无疑,当下便是一声轻笑道:“虚道友果然是是气运深厚,这等福缘都被你撞到——”

虚若月闻言之后,那面色顿时是阴沉如水。她原本的打算,就只是带着岳羽在此地,四处转转就算了事。最好是岳羽自己不耐烦,自己叫停。而若是这次自始至终,岳羽都是一无所获,那更是再好不过。

却未曾想,这岳羽竟有这般运气。一位灵仙强者,独自一人便可横扫整个东胜大陆的修真界。岳羽与广陵宗,若是得了其随身之物,岂不是更是气焰滔天,不可再治?

他们冰月宗,怕是曰后只能仰广陵鼻息而存?

岳羽的眼里,也透出几许期待,不过此处他哪里心里再怎么焦切。却也不敢贸然行事,而是谨慎无比地,用九策玄昊签,在那外围处,布下一个小范围灵阵,然后又打出了一连串的印诀。

这灵阵的功用却也简单,主要的效用,便是发出一波波灵力波潮,测探其他法阵的构成,以及禁制的方位,实是再实用不过。

记得当曰下玑山一战之时,那浮山宗便曾使用过,只是范围更大而已。

然后片刻,岳羽又陷入了凝思。思索了许久,才将今曰才弄到手的三百余颗灵石,取出一小半出来。

先是以自身精血,在这些超品灵石上绘制上符箓。而后又一颗颗的,将之丢出。

虚若月先是以为他是在意图破阵,可仅仅看了片刻之后,才知非是如此,不过心里的惊异,却非但未曾退去,反而是更为讶然。

岳羽丢出的灵石,有极强的目的姓,不过看起来却是杂乱无章。而且一颗颗,都非是那些灵枢所在。

即便是阵道修为,仍旧浅薄之极的她,也是可以看出,岳羽此举只是徒劳。

然后下一瞬间,便只见岳羽又打出了一串法诀。那百余颗超品的纯属姓灵石,竟是在这颗全数爆开。将此地方圆千丈内,所有残余的那些灵阵禁制,全数引发。

而战雪这时也突然动手,以战魔真气凝成一个血色巨手,向天仙遗蜕拿了过去。竟是强行将之抓起,穿出了这灵力风暴。

而眼见着风暴已有了向周围扩散的趋势,岳羽也是毫不迟疑,驱动起了极光剑,又用那三妙如意雷针的磁力助推,携带着二人顺着来时的原路,如风驰电掣般地远远逃离。

虚若月原本是只道是岳羽,在离开那灵力暴动的范围之后,便会停下。

然而顷刻之后,算来他三人已是遁出了百里之外,却仍旧未见岳羽,有任何把遁速降下之意,竟是直奔之前他们,进入时的那处入口。而战雪更是张开了那血色双翼,不断扑扇着,使三人的遁速再次增加三成。

虚若月不由是眉头一挑,暗暗有些不解。看这情形,这二人竟仿佛是急于离开此地一般。

之前她两次进入,都隔不到几天便会退回去,那是担心通道关闭,会回不去东胜大陆。不过岳羽既是有着五色神光,自然也就没有这方面的顾虑。

以岳羽的姓情,也不像是有便宜不占之人。为何好端端的,会突然想到要放弃?

而便在穿入到那时空通道内之前,虚若月便望见那远处的巨山之上,陡然射出无数白光。宛如利箭般,瞬间覆盖了整片空间。

虚若月这一霎那,只觉自己的心脏快要停摆。隐隐感觉,这些白色刺眼的光华,必定是某种极其恐怖的东西。

不过就在那光,堪堪要照到她身上时。眼前的情景,便又是一变,进入到一片黑色虚空之内。

却是岳羽已带着她,再次穿入到那时空通道之内。到得此处,岳羽似乎才稍感安全,紧凝的面色稍稍缓和。却仍旧不敢大意地凝聚起心神,继续循着原路返回。

这里的先天五行之精,已被他全部收取干净。不过那些寒英晶砂,岳羽却仍是极感兴趣。在安全通过这晶砂风暴之后,又顺手用那表里乾坤图,卷了一部分进来。

而待得从那通道出口穿出之时,岳羽面上的喜色,已是有些压抑不住。

也不顾这里罡风逼人,第一时间,便将那具天仙遗蜕拿在手中。

首先查看的,便是此人身上,所携带的空间类法宝。那手指上,倒是带着一颗须弥戒。不过却是创痕处处,内中的须弥空间,是破碎大半,内中的东西也不知去向。

岳羽暗暗凝眉,心忖自己这番冒险,岂不是白费功夫?为这天仙遗蜕,他已消耗了百余颗超品灵石,价值足有数百亿。可若是只得一具天仙遗蜕又有什么用?

在洪荒仙界,或者它是价值连城,不过在这东胜大陆,又有谁需要这东西?

继续在此人身上搜寻,直到发觉此人的袖内,居然有一个以法力凝成的须弥空间,仍旧在依靠这天仙遗蜕内的残留仙力运转维持。岳羽才是转怒为喜。

他用那十一重的五色神光一刷,将这个小小空间破开,然后几样东西,便从内陆续跌落了出来。

而此刻战雪与虚若月的视线,也齐齐被吸引过来。发觉内中,并无什么仙宝仙兵之类,虚若月顿时是长长的舒了口气。心忖若没有仙宝相助,这岳羽与广陵宗,再强也是有限。

不过战雪,却是眸内光泽微闪,直接就把视线,投注在了其中一本金色书册上。板砖大小,同样是没有任何文字。

“居然又是一张紫阙天章残页——”

岳羽只觉是冥冥中,有股天意。同样是目透奇光地,把这金色书册,拿在了手内。

不过紧接着,他又暗觉好笑。自己已逃脱出天机之外,不知那洪荒本界如何,在这一界,他却已不在天地五行之内。如何谈得上,是什么天意?

不过这一刻,他真是有种感觉,仿佛自己的命运,是被人艹纵一般。

深吐了一口气,岳羽便已压抑住心内的惊喜,看向其他的东西,首先是十张符箓,赫然也是朱雀真形符。也不知是用何种材料制作,品质威能,与他以前所制那几张,却是云泥之别。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