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章 大乘之境!

不足拇指头大小,散发着淡青色的光泽。看起来与普通的丹药并无两样,可当握在手内之时,神魂却第一时间,便受到其内的煞力冲击。

血魔体内,本有无数怨魂缠绕。不过随着这血魔本体彻底被炼化,也是随之消亡。残余的部分,已被他的玄天净火烧灭。这青色丹丸之内,余下的都只是最纯净的怨煞之力。

“青煞玄丹!”

岳羽猛地一握,用血肉模糊的手,将之牢牢地抓在掌内。心里是喜不自胜地收束住心神,开始全力应对这最后一重雷劫。

早在他起意借这血魔的煞力,助战雪冲击第十七重玄煞战魔真气之时,便早早开始了准备。而方才那些青色的药液,便是他准备用来完整吸收这血魔的怨煞之力所备。只需要再配合部分药材,便足可令战雪冲入十七重,相当于人类大乘修士的境界!

那时可以转煞为罡,拥有数百万石力量的战雪,即便是散仙之流,亦足以抗衡!这个世界,亦再无足可令他岳羽畏惧之物。

这最后第二十七重的紫微璇枢雷,便仿佛是无穷无尽。一阵阵撕裂般的痛苦,不断通过神经,传入脑内。而神魂间,亦有所感。那元神深处的‘雷’字,亦是前所未有的璀璨耀眼。

岳羽的面色,亦终于露出了痛楚之色。几次都忍不住,要动用身边几样法宝玄兵之力,抵抗雷劫。

渐渐的,也收束起了所有杂念,只余下了一个意念,强横锐利,只插云天。

“我岳羽天不可埋!地不能煞!此之为我命在我也,不在于天!区区雷劫,又能奈我何?”

也不知过了多久,仿佛一个世纪,也仿佛只是一霎那间。强灌入到体内的雷力,终于开始逐渐减弱,而身体上的痛楚,也慢慢消失。

岳羽睁开眼时,便已是感觉自己的神魂,已经产生了某种质变。

不止是简单的魂力增长,而是已与这整个天地,融为一体,几乎再不分彼此。

“果然!我等修真之士,对这天地而言,便宛如那肿瘤一般。修士依这天地而存,所修之法,也与这世界是密不可分。可一旦不受限制,成长到一定程度,便会使这世界崩溃——”

岳羽哑然失笑,把魂念再次四散开来。只觉自己此刻,已是与往曰大大不同。眼前的整片天地,也变得多姿多彩起来。

以往的他,便仿佛是置身于深井之内,又仿佛修真之前,只能在地面行走之时,所能看到,能听到的,都不过是一隅之地。

此刻却是真正傲凌于九天之上,眼界宽阔,俯视万物。一切事物,都有了与以往,截然不同的意义与形态。

更已经是隐隐可以感知到,关于这片天地本源构成的一些奥秘与法则。

只是感觉模模糊糊,极难清晰地去感知把握。

到了大乘境界,修士便可感悟天地。不过初始之时,却多半都是收获寥寥,往往事倍功半。真正想要在这方面有所成就,还是要等到自身神魂,成长到大乘参道境之时。

岳羽却是占了些便宜,渡劫之前,他神魂之强,便已相当于大乘后期的修士。此刻渡劫之后,神魂亦是暴增。甚至还超越了,那后期大圆满的程度,几可相当于二劫的散仙!

能感知到的天地奥妙,远胜寻常的大乘修士。

“怪不得,青阳子与那空剑,所参悟的法则,皆不是与本体的神通相关。却原来是这越低阶的法则,越容易感知参悟,也最容易形成战力——”

岳羽不由是暗暗惊诧,直到这时才真正清楚,他手里的‘紫阙天章’,到底是何等之珍贵!

暂时放下这参悟天地奥法之事,岳羽又把魂念内视己身。只觉这次自己肉身,虽没有如前次度那元婴之劫一般,几乎增长一倍那么夸张,却也足足提升了三分之二有余!

更令人震惊的还是法力,当这三九二十七重雷劫,全数消散。这混元五行法力,仍旧是无休无止般地,在继续凝缩增长,仿似无穷无尽。

岳羽轻吐了口气,望向了前方。恰好望见,远处那人,正化出本形。数百丈短,龙首鹰身,头有六角,一双金目宛如车轮。一眼望去,那金色的眸子里,竟有着无数的符文在内,隐隐成阵。从内透出了两道浩大金光,勉力对抗着腾玄的太昊真炎神光。

“金眼龙鹰?正好可试一试,我这第八重大五行灭绝神针的威能——”

岳羽眸子里寒芒微闪,而下一刻,他指尖处便已是穿透出近一百五十余枚五色光针,只一眨眼,便穿梭万丈。

那金眼龙鹰,本就已是陨亡在即。此刻见状,更是目透绝望之色,被这些大五行灭绝神针,直接穿透了形体,而后整个身躯,是轰然破碎开来。

岳羽却是失望地一挑眉,隐隐感觉,即便不用龙雀扇。他自己本身的五色神光,已是不在使用龙雀扇时,催发出来的十二重五色神光之下。

只是这敌手实在太弱,真正威能极限,仍旧无法试出。

说起来,他如今的五色神光,与初三的原版,已经完全是两条路子。

——他是直接在自己丹田之内,修成五行符阵,修至第八重,便已晋升到大乘境界。初三却是借助那尾翎之力,才能演化,第十三阶,便已将五色神光,冲击至第十重的程度。

可这二者的威能相比,却竟是他的第八重五色神光,远胜数筹!

此外那外五行符阵,先天混元之气的助益。还有那紫气,施加的影响,就更非是初三所能拥有。虽是前次借无极天丹之力,重铸根基,也难全然扭转。

“若是修至那绝顶第二十一重之时,又不知是何等样的情形?又能否如广陵散人所言那般,以力证道——”

岳羽忍不住开始遥想,不过仅仅只是片刻,便已醒过神来,看向了远方。

隐隐间已经可以感应到,无数的妖族气息,正向此处赶来。

“果然是麻烦!”

岳羽目光微冷,却并无就此逃离之意。随手一拂袖,便再次催动起了身周的大五行聚灵弭法大阵。

要镇压那修罗散人,就必定无法离开此处太久。而以战雪的穿梭空间之能,又远不足以从黄昏界,携带九阶妖兽到此间。

捕捉此界的高阶妖族,乃是不得已之举。他虽是令战雪小心翼翼,尽量避开青州,却不意还是将之惊动。

不过既然是已经渡完三重雷劫,这小小麻烦,便已再不足惧!

甚至若时机合适,他更不在乎,在此地再给青州一次重创。化解部分青州与离尘宗联手之后,给广陵宗的压力。

“居然还有两位十五阶——”

岳羽心念微动,却只是将龙雀扇,牢牢握在手中。而下一刻,却又面色一变。一股熟悉无比,更强横至极的气息,已是出现在远处千里之外。

岳羽随手取出了两张朱雀真形符,不过在稍稍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微微摇头,施展法力将身周所有宝物灵石收起,携带着腾玄战雪,破空而去。

以他此刻实力,加上那几张仙符,即便是面对那云鳞,亦可全身而退。不过这已绝非是明智之举,更全无必要。

在时空乱流中,穿梭了三十万余里,岳羽却仍旧感觉,那云鳞还在那内层空间之内,紧紧追索着自己踪迹。那狂怒暴虐的意念,甚至穿透了空间壁垒,直迫他神魂深处。

岳羽是暗暗骇然,只能加紧推算,催动着十方之门,以最快的速度,在这乱流中穿梭。好在他此刻法力爆涨,尽可支撑他在这外壁空间,穿梭几曰几夜,也不怎么畏惧。

而便在他用乾坤易爻盘,堪堪计算出自己,已经进入到冀州地界之时。那云鳞的气息,才总算是消失无踪,放弃了追觅。

“这老妖,看来到底还是不敢冒险跟来——”

岳羽微微一哂,不过本身却也毫无轻松之意。知晓这云鳞退走,并非是因为自己。而是忌惮吞星出手,再还有便是农易山的元阳刀轮。虽是宗门一直刻意遮掩,不过到得此时,这口仙兵的下落,只怕天下各方势力,都已经隐隐有所猜测。

再次破开了空间,出现在一片山丘的上空。岳羽深呼了口气,接着是感觉无比的畅快,几乎要狂声大笑。

这种无拘无束,再无任何人和物,可以制约他的感觉,实是令人心中舒畅。

即便是方才便云鳞追杀之时,岳羽心里却也清楚地知道,若自己真欲全力逃遁,无法穿梭空间的云鳞,仍旧是奈何不得自己!

收拾起心情,岳羽才发觉自己体内的法力,总算是停止了增长。

只见那浓金色的混元五行真气,在丹田之内不断循环流转着。浩浩荡荡,宛如滔滔大河。岳羽凝起了混元无极大手印,往地面一抓,轻轻松松便将下方处的一座大山,强行拔起,提到了空中。

“这个重量,是一百三十万石!还有部分余力未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