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二章 杀意滔天

当破开空间壁垒之时,岳羽已是心内一片刻骨冰凉。

而便在他踏出十方之门的那一霎那,恰是望见端木寒,身周燃起起了熊熊烈焰,整个身躯,正在迅速消逝。只有这红焰之后,那双依旧明亮的眸子,正带着无尽哀伤的望着自己。

“是寒儿——”

岳羽只觉胸中,是撕心裂肺一般的痛苦,脑袋里是一片空白。自己千赶万赶,还是晚来了一步么?下一刻,便已望见泪悲回,一爪插入到端木寒的胸腹内,带出那团金黄血液。

就仿佛是脑内的某个紧闭的闸门,彻底的崩坏。无尽的杀念,如远古凶兽般,从已经崩溃的闸门内咆哮而出。胸内更有一股暴虐到了极致的戾气,在胸膛中四处冲撞,宛如一把锋利无比的刀,把他胸内割得伤口无数,鲜血淋漓。

双拳猛地一握,溢散开来的法力,引得四周天地,一阵阵空间震荡岳羽再一次,忆起了前世之时,也同样是在他眼前,也同样是无能为力,那个与战雪相似到了极点的女孩,便在他眼前死去。

——哪怕是明知端木寒在广陵山,仍有分身存在。可当望见端木寒眼里的浓浓哀意,还有泪悲回那一击时。岳羽却仍旧是暴怒到,差点失去了所有理智。

更隐隐感觉,自己似乎已经失去了,对自己而言最重要的某种东西。

目光移向了端木寒之旁,那个正神情复杂,将手中黄金血液强行冻结的身影。岳羽眼角立时爆裂,一丝丝鲜血,从伤口处渗透而出,渗入到他的眼内。使得这一刻岳羽眼内的世界,都蒙上一层浓浓血色。

“你这孽畜!”

极度的哀伤,极致的暴怒,这一霎那,终于找到一个宣泄口。岳羽挥手之间,便已是握住了龙雀扇,猛地三百余枚大五行灭绝神针打出,带着元神之内的‘霆’字符箓,所产生的七彩雷光,如暴雨般激射而出。又把那通天龙嶽印高高祭起,向前轰然砸去!

这一刻的他,已是全然无思无想,脑内只有一个意念。那就是用尽自己所有能用的手段,将此地参与逼迫端木寒自绝之人,斩尽杀绝,一个不留!

而就在这出手的霎那,岳羽的脑内,又宛如一条冰河流淌。成百上千次血战所养就的战斗本能,使得他此刻内心深处,恢复到极致的冷静。

神念四下展开,他对这些对手的实力,只片刻便已是清晰了然。两个五劫散仙,两个十五阶妖帝。还有两名大乘,两位妖王——那银钟猛然罩下,拦在了泪悲回身前,却被大五行灭绝神针,顷刻间洞穿数百孔洞,打成粉碎。余下的两百余道五色光针余势未尽,继续穿透,被一层骤然凝成的冰壁拦下。随着一声声轰然炸响,泪悲回抛飞数十丈外。那胸口出,赫然是多出了几道血淋淋的创口。

紧接着是那通天龙嶽印,在天空中化作万丈方圆,牢牢遮掩了一整片天地,如一座巨山般,以泰山压顶之势,重重压下。

泪悲回眼里透出了一丝惊慌,匆忙间喷吐出一刻雪白色的妖丹,又化出了天地法相,现出了螭蛟之躯,才暂时托住了那巨大印玺。

岳羽再一挥扇,又是三百枚十二重的大五行灭绝神针刷出。心里这一刻是无尽快意,那滔天恨火似乎亦稍稍降温,他只想要这泪悲回快点死掉,死无葬身之地!

不过下一刻,又是一面淡金色的菱盾从空降下。随之传来的,是一声中年人的冷哼:“在我等面前,你还敢杀人不成?”

那大五行灭绝神针击在那盾上,仍旧是瞬间洞穿。这时又有无数紫红色藤蔓,拔地而起,阻挡着这些五色光针。被势如破竹横扫而过,直至最后,这几百枚大五行灭绝神针,才被几十道横空而来,带着庞大妖力气息的浩大刀芒,冲溃抵消。

而就在片刻时间,旁边几人同时出手,或出法宝,或以神通,将那通天龙嶽印,牢牢托起。那泪悲回忙一个闪身,从这巨大印玺之下脱身而出。

岳羽猛地抬头,看向了上空,就好似是捕杀猎物时被打扰的凶兽,眼里的怒火,几乎要喷吐而出。

那天空之上,正有四人,无不都是面带冷笑,眼神森寒。身周的气息,既与天地相合,又隐隐压制着这一方天地。而那四股庞大魂念,此刻也如山如岳般重压而下。

岳羽的视线,却注目向左侧那人。方才最先阻拦他的那面菱盾,正是出于此人之手。

“你该死!”

目内透出了一抹戾色,一股犀利之极,似欲毁天灭地般的意念,也冲天而起,瞬间便刺破了这神魂压制,岳羽微一弹指,十二面玄元聚灵阵旗便已布于身周,与九策玄昊签,再次布就那大五行聚灵弭法大阵。

而下一刻,岳羽手中的龙雀扇,已经是再次汇聚一阵强烈的五色光华。

天空左侧那人,见状立时便是一变。立时便拿出了一口紫色飞剑,向岳羽斩出了一道沛然剑芒,厉声道:“几位道友还不出手?此子手段了得,似乎已度了大乘之劫,最好再莫给他用那大五行灭绝神针,还有那些仙符的机会!”

“自然容不得他猖狂!”

出言者,是另一青衫道人,却是打出十二个圆珠,而后无数浩荡雷力,从中爆射而出,也是当空砸下。

“这笑子既然已经来了,便容不得他轻!”

而他右旁的两位妖帝,亦是嘿然一笑。一个是身后蓦然展开了八片薄如蝉翼,仿如刀锋般的透明翅膀。猛力一扇,便有无尽的妖力喷涌而出,化作一道道锐利刀芒,直斩而下。另一位,则是面色沉凝的,将左边手臂全数炸开。所有的血肉,尽皆是化作了一道绿芒,包裹着一枚暗黄色,带着无尽腥臭气息的小针,往下方直刺。尽也是不惜一切,全力出手。

岳羽神情凄厉的的一哂,手中的龙雀扇猛地刷出,这次却是一片璀璨无比的五色华光。无论是那剑芒刀气,还是那化作雷秋的圆珠,甫一接触的都尽皆光华暗淡,被他身周青色光壁,尽皆弹了回去。那口紫色飞剑,更是摇摇晃晃,几欲往下方栽落。

唯有那暗黄色毒针,余势未尽,仍旧穿梭进来,连续突破了万木封神壁与玄龟仙镯,打在他身上。将龙鳞金甲,生生钉出了一个坑洞。

那四人心里都早有所料,见状微微一声冷哼,便又各自祭了神通法宝,准备再次打下。

岳羽却毫不在意,那插在发髻间的千木簪剑,不知何时也已到了他手中。趁着这片刻空挡,青帝长生剑气喷吐不定,却是循着一道诡异之极的线路,划出一条条玄奥优美的轨迹。只转眼便悠然静止,然后口里轻轻吐出了一个‘诛’字!

岳羽的胸膛处,顿时飙洒出了一团血线。而最左侧那名道人,亦发出了一声闷哼。散仙无有实体,而体内仍旧存有大量本命精血。只顷刻间,便有大半被那法则之力,否认存在!崩解消化!本体元神,亦是随之消散小半。身边刚祭出的两件至宝,此刻也是无力栽落。

而岳羽此刻,却也如置身于狂风暴雨之内。那八道锐利刀芒,声势更为强横,将他的万木封神壁轰然击碎。连带着他外围处,足有千余枚九策玄昊签,亦炸成了齑粉。

紧接着,是那十二枚雷珠。连续破开玄武虚影与冰焰玄光障,残余雷力,打入他体内,却被元神中的‘霆’字符箓,全数吸收。

而便在又一枚暗黄色毒针,也随后穿梭而来之时。天际间,也亮起了一道金黄色的光束,却是被他抛下的战雪与腾玄,终于随后赶至。一道太昊真炎神光,将这毒针撞了回去。

岳羽口中溢血,唇角却微微挑起,无比的残忍快意。一挥大袖,催动起两仪离合元磁大法,霎那间无数元磁力场,产生于那重伤的散仙身周,正要发力,将此人以磁力乱刃,撕成碎片。附近处,却有数道宝光,齐齐打来。却是那几位救泪悲回脱身的妖王与大乘修士,已是腾出手来。

这一刻,岳羽只觉是胸中烦闷难当。两次出手,却一而再,再二三的被阻止。胸内积郁的哀伤杀意,始终不得宣泄,有如烈焰般焚烧五内。令他此刻,是暴怒到了极致。

“都给我滚!”

随着这一声的怒吼,丹田内的那团五色能量,似乎也是感应到岳羽神魂内的暴虐气机,也骤然狂乱起来,吐出了部分纯净之极的五色气团,渗入到他丹田之内。

而岳羽这一刻,也是蓦地将所有法力,都凝成了一个混元无极大手印,轰然击出。那只五色巨手,漫天盖地般向前砸去。顷刻间便是一声毁天灭地般的炸响。

岳羽只觉五内震荡,全数移位。而在他身前,包括那两名妖帝,一名散仙在内,七个当世决定强者,皆是面带不敢置信之色的被击飞千丈。

这一掌,竟似乎有千万石威能!

而那名被广陵绝剑重伤的散仙,此刻亦在众人眼前,被岳羽的两仪离合元磁大法,生生撕裂!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