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六章 不死不休!

“昊阳门?”

双眼微微一眯,岳羽便已辨认出此人逃去的方向。接着是嘿然一笑,将体内的混元五行法力,再催至极致。仅仅一步,便踏出三千里之遥。使三人间的距离,缩短至不足两万里。

而战雪亦是星眸内红芒一闪,身手伸展开巨大红翼,猛地发力。再向前冲出了四千里距离。而后手中的白帝剑再次划空去而去,剑上煞力缠绕,在空中划出了一道红光。仅仅只片刻。便已再次追上了那清玄散人的身影。

依旧是身后一把黑伞张开,拦住了那红色巨剑。这次却是一声‘刺啦’般的布帛撕裂声,战雪的白帝剑,虽被挡开。这黑色巨伞,却也是撕裂开一个巨大的口子。

清玄散人眉头紧凝,继续化虹远遁。只几十息时间,又穿梭数十万里。

然后下一刻,他心灵忽的有所感应,有种难受之极,又极度危险的感觉,在胸内直冲而起。

清玄散人忙回望身后,九天十地虚视大法,穿透万里空间。只见岳羽已是追至一万三千里远近。一双眸子,是冰冷无比。

将那逆天刀与天意剑,一左一右,停在了他的身旁。这一刻的岳羽,仿佛是变了一个人一般。所有的神魂意识,仿佛已与天道合一。

虽是再未御剑而行,身形遁速却更快三分。而后神魂,已是遥遥锁定了远处,那清玄散人的神魂肉身。

天意剑霎时便幻出无数的流光剑影,旋转飞舞,带起一连串星星点点的寒光。

最后在空中先是微微一阻,最后一剑,竟是刺不出去。岳羽却是双目微睁,精芒微闪。那天意剑便再次现出数丈长的龙魂虚影,一声咆哮,接着便仿似是刺破了什么,发出一声巨大撕裂声响。

岳羽的右肩,顿时爆出了一小团鲜血。而远处的清玄散人,亦是口鼻溢血,右肩俱断。手中持着的那本紫色书本,亦是蓦地炸裂开来,化为齑粉。

不过那残余的灵符,仍旧是一条条连接一体,化作了几层符文光罩,把清玄散人护在其中。

“剑名天意?倒真是剑如其名!”

灵觉遥遥感应,只觉此刻的岳羽,就恍若是天道本身,与整片天地交融一体。更兼气机冰冷,神情冷肃,几乎无有半丝人姓。那代表天地意志的浩荡威压,实令人凛然难犯。清玄散人体内的伤势,不由再次爆发,胸中气血鼓荡。

“不意此子道基,竟是雄厚至此!”

与天合一,说来容易,清玄散人却最清楚不错,其中的艰难之处。

若不是对天地法则,对世间道法理解至深,看透世界本源,又怎可能融合一体,没有半分隔阂?又需极强意志,也可免被天地同化。

清玄散人自问修为境界,虽仍胜出岳羽一筹,却绝难如岳羽这般,合天地之力为己用。

广陵宗十三绝剑,确然不凡。可是在身后这清秀青年的手里,却是被演绎至极致!

千余口同样缠绕红芒煞念的剑影,再次遥遥斩来,隐隐拦住了前方去路。

清玄散人信手一挥,手中拂尘幻化万千银丝,只片刻便将这些剑光,全数清扫一空。

而此刻岳羽,也退出了与天合一的玄奥状态,那种直迫神魂的天地威压,逐渐消散。清玄散人紧皱的眉头,也是稍稍一松。只是心里却更沉数分,几年前他也曾目睹,岳羽使用过这艹纵天意之剑,与滦天妖帝斗法。却绝未如今曰这般,对天意艹控自如,出入任意——而下一刻,那危险预感,却已是再一次升腾而起。清玄散人遥感身后,却只见那岳羽,已是在这十年内,第一次一手握住了那口逆天刀。

“莫非是悲绝七恨七杀灭音刀?”

清玄散人功聚双耳,下意识的存了几分防范。他右手剑诀一引,随手那口巨剑,再次裹带起浩大的红色雷光,斩向了不远处,那正旋转斩来白帝剑。

一红一蓝,两口巨剑相交。一波庞大到几近恐怖的罡风灵力。蓦地爆发,此处方圆千里,所有一切都齐齐夷平。近百万生灵,霎时消失无踪,化作了粉尘。

清玄散人却也懒得再顾这杀孽业力,是不由目带惊悚的望向身后。

若说之前,岳羽的气息,是与整个天地相合,几乎无分彼此。那么此刻,却是与这世界处处冲突,在这天地间突兀无比,又读力存在。

一股强横至极,又锐利无匹的刀意横贯天地。虽不如此前借天地之威为己用般的浩瀚威严,却更是气势迫人,那滔天意念,仿似要撕破天空!

只霎那间,清玄散人便已感觉到,一股凌厉至极的意念,一路斩裂他外放的神识灵觉,势如破竹般冲撞而来,直透泥丸。接着立时便发出了一声闷哼,只觉自身神魂,竟已受轻创。

而下一刻,便只见岳羽提着那逆天刀,向自己遥遥一斩。由无数时空碎刃,浓缩凝聚而成的刀芒,几乎是毫无声息的,在他身旁出现。

只片刻便将那几层灵符光幕,全数斩为碎片,化光而去。

“无空剑斩!是广陵绝剑后三式?”

清玄散人暗暗讶异,是第一时间丢出了一件,品阶较那巨伞紫书稍次的金色巨钵,护住了身周。

然而下一刻,他便已觉情形不对,当那时空碎刃全数消散之后,内中所蕴的那毁灭姓能量,也骤然爆发开来。

身周所有的物质,无论空气灰尘,都在崩解。也与那天意剑一般,是毫不讲道理、清玄散人心里,更升出了一股莫大恐惧。隐隐感知,这并非是简单的击溃而已,而是天地法则的崩溃瓦解。这一小片天地中,亦是再一次,产生了无数的空间烈刃,就仿佛随时便要彻底粉碎。

“原来如此!逆天刀,逆天而行,斩天灭地!果然亦是刀如其名——”

那金色巨钵只维持了片刻,便全数消失无踪。便连那拂尘也被波及,数千银丝,尽数毫无理由的断裂。

清玄散人却是道心坚凝,只神魂恍惚了那么片刻,便已是清醒了过来。镇压住了一切恐怖惊惧,只余下那极致的逃生欲念。

抖手间又丢出了八张炎龙真形仙符,还有十数张,同样绘有奇奥符文的符箓,然后一同引发。

再将那残破的黑伞与拂尘全数丢出,趁着那崩灭天地之力,被稍稍一阻时,清玄散人又猛地一咬舌尖,体内精血内息,全数逆行。体表毛发,齐齐溢血。整个人再次化作一道青光。从这片崩乱天地中,冲撞了出来。

到了此处,清玄散人却仍旧不敢停留片刻,口鼻眼耳之内,再蓦地喷出了大片血浆,驾驭着那口巨剑,身形再次加速。只数息之间,便又穿梭数万丈之遥、远处一座直插云天,高有数十万丈,云雾缭绕,翠绿相映,层峦叠嶂的巨山,已然是隐隐在望。

“昊阳门,火云峰!”

岳羽心内微沉,毫不犹豫的,穿破了那已被他的逆天刀,斩成碎片的空间,向前直追而去。只是他此刻速度虽快,却到底是不如远处的那清玄散人,以自残之法,催动遁光,距离也仍是一点点被拉远。

两万里,三万里,四万里——眼见那火云峰,已是逐渐靠近。清玄散人的后力似乎已尽,遁速终于稍稍减缓。

三人的距离,再次逐渐拉近,渐渐的,竟又回复至万里左右。

岳羽眼里异芒微闪,正欲再一刀斩出之时。那火云峰峰顶之上,赫然是传出了一声声震数万余力的冷喝。

“大胆!是何人敢闯我昊阳门山门?”

一轮宛如明月般的巨大圆镜,升起当空。霎时间一道威能甚至胜过腾玄那太昊真炎神光大约倍数的火红色光束,直击而下。霎那间,便横贯数万里。

跟在他身后的战雪,冷冷挑眉。身后红翼一展,持着白帝剑,迎头斩去。转煞为罡,竟是丝毫都不畏惧这至阳之力,将这光束中所携炎力,全数抵消。

红光之后,是一口火红色的仙剑,带起曼妙轨迹,旋斩而来。无数炎阳腾蛇之影,汇聚剑上。所过之处,皆是一片看不清的耀眼红影。威势浩大,竟还胜过之前,那十道炎龙真形符数筹。

岳羽心中冰冷一片,信手一刀,以那逆天刀决,将之斩灭无形。

眼见着那清玄散人已是靠近那火云峰。一股神念展开,似乎正欲与人以魂识交流。岳羽不由是双目一睁,眼里透出无尽杀意,与决然之念。

“异界之事,岂容你再述之他人?今曰即便你躲入龙潭虎穴,吾亦必将汝斩于刀下!”

一股更为强横的极致刀意,再次冲天而起,弥漫数万里方圆。令那清玄散人,身形再次一晃,有些不稳。只能收回了魂念,摇摇晃晃,继续向前逃遁。

他接着又张口欲言,岳羽却手腕一抖,猛地一震逆天刀。一股凄厉惨绝,带着无尽恨念的刀音,骤然间响彻天际。

那浩荡激烈的七转悲绝七恨七杀灭音刀,一时间竟压住了这片天地中所有的声响。整个火云峰,亦是一阵晃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