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一章 神通克制

此人虽是男子,身上却穿着一身大红衣袍。却半点都不显文弱,反而是充斥着张狂霸气。而那容貌,也令岳羽是既觉熟悉,又觉得陌生。

“华煜真人?”

岳羽心里头,是下意识的便冒出了这个名字。之前以羲皇观心术在那天明宗修士神魂中搜索出的记忆,最令他印象深刻的,便是此人的身影。

那抽取出来的记忆碎片中,此人虽只是灵仙境界,却是天明宗内,最强一人!

而当视线交汇之时,二人之间,也仿佛是产生了火花电流。在这白玉广场中央处,蓦地传出一阵炸响。千丈方圆内,亦是平地一阵罡风刮起。浩大的魂力波动,蔓延整个庭院。

这魂念方一交锋,岳羽便已是微微凝眉。他那逆天刀意,虽是凝而未散,此刻却仿佛如狂涛巨浪中的小船,随时便有倾覆之险。

而眼前这人,这刻给他的感觉,便宛若湖海,无边无际、深不可测、浩荡无沿!那如山重压,几乎令他停止了思维!

俊逸青年先是不屑一笑,接着便又眼神阴寒,神情也无比漠然道:“给我跪下!”

那排山倒海般的魂力,立时再激增数倍!仿似要把他整个人,彻底压碎一般。

岳羽的唇角溢血,是强撑着自己的神魂,在这滔天巨浪中,继续挣扎。虽只觉此人神魂之强,实是不可思议。心内却隐隐一股子不服意念,被这巨浪打磨,愈发的凌厉锋锐。

只是在这如山如强般的魂念压迫之下,始终无法破体而出,却反倒是令他神魂之内,被割得伤痕累累。

战雪却立时便反应了过来,白帝剑带起无边煞力,往前猛地一挥,便将那强横意念撕开了一个巨大裂口。

岳羽先是只觉神魂一松,皆着是双目隐现亮泽,忙抓住了这一闪而逝的机会,强行把魂念意识挣扎了出来。而后下一刻,一股前所未有之杀意,开始充斥胸内。随后抓住了袖内穿出的龙雀扇,猛力一挥。无数的五色光针,骤然间全数射出,暴雨般打向对面。

对面的俊逸青年,也不由是微透讶色。接着却微微摇头,道了声:“不自量力!”

他伸手一弹指,同样是数百道白色的火针,从他袖内穿出,与这大五行灭绝神针撞在一处。

霎那间,只见这千丈之内,爆出了漫天火云。那大五行灭绝光针,却仍有小半存留,打向了对面。

这时那华煜真人,才发出了一声惊咦。接着却是未做任何抵挡,任由那些光针刺入体内,又将他身躯炸裂开来。

不过下一刻,此人身影,却又出现在了左边另一侧,无数的能量风暴,也在这一刻爆发开来。引发这片区域的重重灵阵禁制,无数的雷蛇风卷,亦是贯空而来,在这不足千丈的空间交织肆虐,闪耀不绝。

岳羽是只觉心惊胆跳,待得山顶处,没有任何反应,心情才逐渐安定了下来。

“果然此处,在那时空通道放开的时候,便会稍稍放宽触发那羲皇残镜的底线。不似我上次来时,容不得半点动静!”

岳羽心下稍定,接着忙又收束心神。继那火针之后,无数的火焰,便复又聚集,竟形成一个不到半尺粗细的小小火锥轰击而来。

战雪再以白帝剑一斩,将这火锥砍裂开来。那火焰却立时从内再次爆发,将二人全数包裹。仿佛能够融化世间一切之物的高温,立时直透而入。

岳羽却毫不在乎,他的脚下,此刻忽地形成了两个太极阴阳鱼图案。不过在内中旋转循环的,却是冰火两极之力。将身周那浩大火力,全数吸入其内,而后又灌注于身后湖中。霎时间,无数蒸发出来的水雾,蒸腾而起。使得这天地之间的火灵之力,亦被压制到了一个极致。

而便在他以这大先天玄冰离火真决化解这火锥之时,脑内也是蓦地一个灵光闪过。

“天旋星火!此人修习的,乃是火云大法!本身能如那青鸾般,身形任意转化火灵,怕更是火灵之体!又或者是将那天旋星火彻底炼化,只需天旋星火的火种不灭,便能长存世间!”

思及此处,岳羽的唇角,却反倒是逸出了一丝笑意。若是旁的大法神通,他还可能忌惮几分。可若是这火系,别说是灵仙之境,便是大神通的天仙之流,他也不惧分毫!

当身周火焰,彻底熄灭。那俊逸青年的身影,也再次出现在了他眼前。

此人的身前,赫然是多了一口色泽纯白,剑身上却仿佛又火焰跳动的仙兵,手中也多数一个小小葫芦,同样是火红的颜色。

而此刻这俊逸青年面上,却是现出了几许凝然之色的,看向了岳羽脚下,接着便又是一声冷笑。

“才只有大乘境界,却修了两门大神通!你倒真是有些本事!我那三位师弟,看来真是你二人所杀!”

说话之时,华逸伸手一拍那小葫芦。顷刻间便有无数的火鸦,从内飞涌而出。成百上前,铺天盖地的冲击而来。

那口纯白色的仙剑,亦是化作了千丈大小。浩荡火力灌入其中,又有数百火鸦,竟是附于剑上。那剑身也有白转红,划空斩来。威势无量,竟还压过了战雪的白帝剑数筹。

岳羽仍是面色不变,脚下却在这时重重的一踏。那以大先天玄冰离火真气,凝聚而成的阴阳图案,再次扩张。继续吸收转移着这火焱之力。

接着却又取出了那九龙沉金鼎,悬于上空。鼎外的那九个龙头,同时张口往内一吸,这些紫色的火焰,立时间便全数纳入其内。

战雪亦是飞身而起,白帝剑迎着那火焰巨剑,向上空一剑斩处。转煞为罡,再现那贪狼真形。而身周的十御伏魔剑阵,亦是射出数千道剑影。这次却是汇于一处,附于那白帝剑上。

双剑交击,又是一股庞大的罡风乱流,亦引发出更多的灵阵禁制。上空处,更有一条庞大雷龙,从那巨山顶部直降而下。便宛如一条真龙一般,那无数闪耀着银白色光华的雷电蕴含其内,盘旋舞动,望见此幕,不止是岳羽战雪神情一变,便连那华逸,亦是面色苍白无比。几乎是不由自主地,都想起了之前那几具天仙遗蜕。

岳羽却只心神微震,便又恢复了冷静。胸内反而是杀机更盛,顷刻间便弹出了几十颗灵石,布于身周。使百丈之内,所有紊乱的天地之灵,稍稍平静。更令天空中,那粗达数十余丈长的浩大光雷,偏开了部分方位。竟是向远处的俊逸青年,直降而去。

而望见此幕,华煜真人亦是面色一变,接着是眼带不可思议之色的,看向了岳羽的脑后,仔细分辨了片刻,便瞳孔一阵急缩:“竟是阴阳五轮云象盘!你入宫比我还晚数个时辰,怎可能比我等还先得到此物?对了!方才果然是大五行灭绝光针!”

岳羽懒得去理会,只全力催动着脑后这已弥漫阴阳云气的仙宝。只觉眼前的一切灵力脉络,都逃不过他的灵觉查探。那阴阳五轮云象盘内的繁杂灵阵,亦是全力运转着。计算这些灵力流的变幻走向。

他伸手一弹指,又是几十颗灵石打出,使对面那人附近的灵力流,愈发的暴乱,难以控制。

而那华煜真人,自方才的惊呼之后,便再未出身。只是再一拍手中的那小小葫芦,霎时间,那方才消散的火鸦,再次从内吐出。数千余只,陆续轰击而来。

而便在这些火鸦,在岳羽身周再次爆裂。又一次引发漫天火焰之时,华煜的身形,亦是第二次消失无踪。

岳羽只观其法,便已知此人之意。顿时又是冷冷一笑,双手结印,全力催调着体内的法力。

这次催动的,却不止是那大先天玄冰离火真决,还有着两仪离合元磁大法。

随着他口里,猛地喝出了一声‘崩’字!

一股强横的元磁之力,便已笼罩身前,百余倍的正负重力,猛然上下一拉。将这漫天火焰,竟是生生撕裂开来。

接着是脚下的阴阳鱼图案,再次扩张,却广及千丈。将上方流动的焰力,蓦地强行吸扯入内。

而当那华煜,再次出现在他身前之时,身上却满是伤口鲜血,眼里亦全是怨毒之色,似乎是受创不轻。

岳羽早料到会是如此,却还是再次丢出了几十颗灵石,将空中降下的雷龙,引得更远一些。

这灵阵禁制,绝不会认人。即便能引下来,轰杀了此人。他自己与战雪,亦是同样要受那灭顶之灾。

华煜不退反进,近身纠缠,乃是选择最正确的战法。而他自己,也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会有放才那番手段。

不过华煜此举,却反倒是更合他意!

岳羽微一挥袖,而后竟有数百口飞剑,密密麻麻,蜂拥着穿梭而出。一口口的,开始布于身周,竟赫然是那座九霄乾元剑阵!

华煜亦是双目微微一眯,不由是下意识的,看了眼岳羽头顶处悬浮的九口曰月天轮。然后是第一次,感觉到那强烈的危机感!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