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五章 元辰星核

“天青玄藤?居然是此物!”

中年修士的神情微怔了怔,有些愕然。并非是为眼前的先天灵宝,此物在这云天宫密境虽是少见,不过他们灵妙阁家大业大。与之同等价值的灵物,这几千年里,也有幸见过几样。甚至也不乏那些真正可以使用的先天灵宝、他真正错愕的,是把这东西,拿到自己面前的人。按说如此重宝,原不该出现在岳羽这样的大乘修士手中才对。

眼带审视的再次仔细打量了岳羽一眼,中年修士接着是毫不犹豫的,打出了一连串的印决,引动一波灵光附于玉盒内,这条青色灵腾之上。

然后不过片刻,他的面色便又是一变,忍不住惊愕道:“药龄居然是七万七千年之久——”

岳羽微微一笑,轻轻点头表示认可。此人所测,与他的解析结果相差不多,甚至还要多出几百年时间。

这类先天灵物的年份,素来极难判断,只有长期观察之后,才能准确认定。眼前此人,却只一个小小道法,却能精准报出年份,确是有些不凡。

那中年修士却是深呼了口气,才把心情平复了下来,接着又神情凝然道:“既是此物,我灵妙宗自当把道友当贵客待之!只是不知阁下,打算将此物做何价卖出?”

岳羽闻言却不答番问道:“我听说大约一千载之前,你们灵妙阁曾经拍卖出一根天青玄藤,只有一万载的年份,却共卖出六百七十万仙石,不知可有此事?”

那中年修士先是眉头再次一挑,接着却是毫不犹豫的微一颔首:“确有此事!”

他心中却更多了几分凝然,知晓眼前此人,必定是有备而来,不是容易欺瞒之辈。

而岳羽也是微微一笑道:“却不知我这七万七千载的天青玄藤,又能卖出何价?”

见得岳羽再次反问,那中年修士也不意外。这次却是稍稍犹豫了片刻,才试探着道:“此物确实是奇珍!不知是那些玉仙之流急需之物,便连一些修习木系功法的太乙真仙甚至太清玄仙级的人物,怕也是势在必得。若是准备周全,或者能卖出四百万到千万仙石的价格。若是道友肯放在我灵妙阁拍卖,我可以做主,将抽成佣金减少三成——”

岳羽心中暗笑,知道对方所言的准备,自然指的是造势。以灵妙阁的势力人物,足可请到不少急需此物之人前来。

在云天宫密境中,也确实只有在此处,才有足够的资本,能卖出最好的价钱。

不过对于灵妙阁而言,却也不是全无好处。以此物做为压轴之宝,足可举办一场交易盛会,刺激其他宝物的拍卖价格。减去三成佣金,就是为因此事,担心他另寻别家。

思至此处,岳羽已是微微摇头:“这拍卖虽好,却非我愿!我这里倒是想与贵阁,结个善缘。此物六百万仙石卖给贵楼,其他我一概不管。不知贵楼意下如何?”

那中年修士顿时目光微闪,转瞬之后,便又现出迟疑不决之色。六百万仙石,确实是堪称便宜,不过将之买下之后,之后却需自己担负其盈亏。

这点倒是没什么,只要有时间,他有足够的把握,能将此物,卖出一个天价。

倒是眼前这青年所言的善缘,他们灵妙阁还远没到,为这区区几百仙石,就与人结下因果的地步。一向以来,灵妙阁的宗旨,也是宁愿多出些钱,也要尽量避免麻烦。

岳羽却仿佛是看穿了他的心思,接着又是一笑道:“本人其实对贵阁也别无他求,只是这六百万仙石,实在太过眨眼。最近更准备在贵阁买些东西,怕是难面惹人注目。只想求个安身保命的万全之法——”

中年修士闻言,顿时是眼透出一丝笑意。对岳羽的心思,已是了然无疑,眼中更透出了几分欣赏之色道:“此是理所当然之事!若然此次生意能成,我灵妙阁自有义务,护住道友姓命无忧。不过这六百万仙石,即便是我们灵妙阁,也一时拿不出来。能够现取出的,只有百万数目。其他便暂时存于我阁,曰后道友可随时到我灵妙阁领取如何?”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取出了一枚紫金玉佩,放于岳羽身前。对面岳羽也同样是眉头一挑,微带喜色,自无不允之意。

他方才与这人说了这许多话,又主动让出四百万仙石之利,为的便是此物。

——灵妙阁的七玄清灵玉,代表着灵妙阁的贵宾资格。曰后无论在何处,只要是在灵妙阁的分楼之内交易,都可享有半成优惠。

此外还有类似凡世间银票的功能。只要有仙石存于灵妙阁中,曰后洪荒十万世界,凡是有灵妙阁分楼在,都可凭此物随时支取。

不过岳羽最看中的,却还是此物所附带的其他一些好处。

比如在灵妙阁内,可以随时以此物,以一定代价雇佣两位天仙修士护身。无论惹到何等样的强敌,只需仇家不超过玉仙顶峰的修为,都可逃入灵妙阁内,寻求暂时庇护。

甚至若出得起价,灵妙阁亦可插手,代人化解恩怨。

此外灵妙阁对贵宾安全与身份保密的注重,也不是那些普通顾客,可以比拟。有贵宾身份,才可真正算是能保证安全。

这七玄清灵玉分有七个等级,他眼前的,只是红色。却需足足五千万仙石的交易额,才可得获得这第二等的贵宾资格。

而传说最高的一种,可以凭信物,雇佣四名太乙真仙。即便是惹上大罗金仙一流的人物,亦可托庇。不过若想要到手,却最少也要有百亿仙石的额度,几乎是不可能之事。

简而言之,便是兼做仙宝灵珍与保镖杀手的业务。不过后一项生意,却需获得灵妙阁贵宾资格之后。

至于这人所言,灵妙阁只有百万仙石的库存,也非是托辞。仙石极其少见,一般而言,这个数目,已相当与一位玉仙毕生所有的身家。

灵妙阁虽大,临时却怕也挤不出这许多的仙石给他。

既然是商议妥当,接着双方却是再无任意异议,以魂石留神照影,之用半刻时间,便将此事彻底定下。

而当岳羽离开这间房门之时,手里除了那七玄清灵玉之外,还有着一颗魂玉。

前者据说还有能辅助修行的功用,可以使人心神清明,不为天魔幻术所惑。对灵仙修士以下,亦是难得的宝物。

岳羽却不怎么看得上,也就未将之佩戴在身上。不过对此物,他仍旧是重视之极。以数十张灵符护于其外,这才将之放入到须弥戒内。

这次他只要了万余仙石随身,其余全都存于灵妙阁中。曰后这唯一凭证,自然是不能不小心谨慎。

想起方才,岳羽是哑然一笑。让利四百仙石,当然不可能全然是为这七玄清灵玉,只是他没时间等待而已。

这世界实在太过宽广,数十万洪荒碎片,哪怕是以灵妙阁之能,亦需一到两年,才可将这天青玄藤的消息,散播出去。

而他如今最缺的,便是时间——紧接着,岳羽的注意力,却是转投向那颗魂玉。

这便是贵宾的福利之一,这个月之内,灵妙阁所有意欲卖出的灵珍奇宝,还有他人寄卖的宝物,以及详细资料,都尽在其内。

然后只不过片刻,岳羽便是双目微微一凝。神识牢牢锁定,这魂玉之内的一条信息。

“——六品元辰星核,以三百万里方圆世界凝练返还而成,底价百万仙石——”

岳羽的眼中,是不由微微有些失神。原来这所谓的元辰星核,其实便是洪荒碎片。

之后还一串串的详细解说,太乙真仙可以用以开辟世界,以之为本源炼制仙兵法宝,则威能无穷。

亦可令其融入到其他洪荒碎片之中,扩展世界。

再最后一个作用,便是以秘法,将之还原成先天混元之气,制作天仙灵宝——而百万仙石起拍价格,这已经是不逊色那天青玄藤太多。

岳羽记忆更无比清晰,他自己的须弥空间之内,也同样有着一颗元辰星核,封印在那便连农易山的元阳刀轮,都斩之不开的玉盒之中。真不知那华煜,到底是从何处寻得。是他己身所有之物,还是由归墟境中取得?

还有那颗玉盒之内,也不晓得到底大小如何,是何品阶?

“嘿!原来那天离宗,是为将那黄昏界,彻底炼化成元辰星核!”

岳羽心里的狂涛骸浪稍稍平息,面上便又现出了苦涩笑意。

黄昏界仅仅战雪探明的地域,便已差不多相当于半个东胜大陆。更兼灵力充裕,若是恢复完全,应该能够容纳天仙修士。

要将这样一块庞大世界,炼化成元辰星核,这天离宗也不知花了多少工夫,多大的代价。而在刚刚快要完成之时,却被他与战雪破坏,可以想见,这天离宗之人,必定会是对他恨之入骨。

转瞬之后,岳羽便不曾在意,继续浏览着魂玉内的其他信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