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一章 诛仙残弩

这弓弩取出,整个拍卖厅内,却是一阵寂静。岳羽等了片刻,直到台上主持拍卖那人,目露无奈之色时,这才准备开口报价。

不过便在下一瞬间,只听不远处,一个青年的嗓音轻声笑道:“此物既然别人不要,那我便出三十万仙石买下好了!”

岳羽眉头顿时一挑,虽是暗暗惊异,却并不太出乎意料。虽说此弓已废,又无配套之箭,却并非是无法修复。

这诛仙弩又不同其他神器,需得时时以巫力催动变化。只需有足够的神晶供应,便连修真之人,亦可使用。

只是那配套的弓弦难求,价格甚至还超过这把诛仙弩本身。普通修士,难以收集到罢了。

而若是没有类似大吞灭箭的箭只,威能也只是与寻常的六品仙兵不相上下而已。

而这几十万仙石,却足够买到好几口,材质绝佳的六品仙兵。

可若是能将这弓弦与箭只齐备,却是一口堪比四品仙兵的宝物。便连那玉仙修士,无备之下,都可一击诛杀。这威能却又不是寻常仙兵,可以比拟。

岳羽只片刻便反应了过来,稍稍沉吟,便也变音开口道:“六十万仙石!”

厅内众人,顿时又是一阵愕然。部分修士,已经是齐齐眼带讶异地。把目光扫了过来。

岳羽却是面色沉凝,八风不动的坐于原处。这包厢几乎完全封闭,除非是大罗金仙出手,几乎可以隔绝一切窥测。自是不担心,会有他人瞧出自己的身份虚实。

心里却也是有些无奈,方才那出言之人,分明是出身不凡。能够在灵妙阁获得贵宾身份,至少在财力上,应该是充裕之极。

他更有种感觉,此人对这诛仙弩,并不如他言语中所显露的淡然。自己若不一开始便把价格抬上来,虚张声势,只怕后面还要纠缠许久。

果然过了足足片刻,那边包厢,才再次传出了一声冷哼:“一百万!”

岳羽闻言唇角微挑,眼中露出了一丝笑意,知晓这诛仙弩,已然可以到手。几乎是在那人话音落下的第一时间,便再次开口追加道:“一百四十万!”

这次那边包厢却是一阵良久的沉寂,直到台上的灵妙阁执事,第二次开口询问之时,才再次出声。不过却是出乎众人意料的,微带怒意杀机:“什么东西?我钟离意看中的东西,你也敢来跟我来抢!”

那声音落下,便是一只擎天大手,向岳羽所在的这间包厢,猛抓了过来。一出手,便赫然是威势浩荡,十条真龙之力,只片刻便把岳羽包厢之外的外层禁制全数破开。

岳羽的眼神微冷,却仍旧是端坐在原地,并未出手。只暗暗将那九天都箓浑天太昊神符,扣在了手中。

然后下一刻,这大厅之后,便又传出了一声怒哼。一道剑影虚空斩至,将那大手瞬间破去。

紧接着,却是一位七旬左右的老者,毫无预兆地现在了岳羽的包厢之旁。虚浮于半空中,冷冷扫了那大手来处一眼,寒着脸一声冷笑道:“钟离公子,好大的威风!我不管你在天玄界如何强横霸道。这里却是云天宫密境,是灵妙阁!容不得你在这里撒野!这次便警告公子一次,若有再犯。我也不管你父亲是谁,必将你诛于剑下!”

岳羽神情微动,有些讶然。不意这钟离意,居然也是那天玄界之人。而且听这老人之言,似乎背景相当了得。

如灵妙阁这等有大罗金仙的背景,十余位实力不俗的太清玄仙坐镇。居然也未敢将此人击杀,即便明知对方犯了规矩,也仅仅只是警告而已。这钟离意,到底是什么来历?

自这老人出面之后,那钟离意便再不出言,只一直保持着沉寂。不过当说到后面诛你于剑下这几字时,才发出一声不屑的冷笑。

半空中那老者的神情愈发的冰冷,隐隐透着几分杀意。却终究未再说什么,一闪身便又消失在了原地。

岳羽却是更感骇然,看出了这灵妙阁之人,对这青年的忌惮之意。

而有这般底气,要么是地头蛇之类,使灵妙阁不敢轻易得罪。要么便是背后的势力强横,足以与灵妙阁抗衡、思及此处,岳羽已是眼神微冷。而前面台上那主持拍卖之人,也高声问出了第三声。

接着却包括那钟离意在内,都无人开口应价。

岳羽毫不奇怪,早看出这些人的目的,大多是冲着后面那几件压轴之物而来。绝不敢在这件诛仙残弩上,与他硬拼财力。

当那台上终于一锤定音,岳羽却是第一时间,便离开了这件包厢。用那块红色七玄清灵玉付过账,这次一并买下的玄煞血灵髓与八阶神晶,连同那诛仙惨弩,都只过了片刻,便全数被送入他的手中。

将东西收起,然后岳羽几乎是毫不迟疑的,便走出了灵妙阁。

——那后面拍卖的东西,虽也有几样,是他感兴趣之物。原本的打算,也是准备最后混在人流中回去。不过此时此刻,有钟离意这个变数,在这里呆得越久越是危险。

只心里仍旧是有些暗暗奇怪,这钟离意,还是那些修士,到底是为何事,要买那破阵之宝?

然而下一刻,想起方才的情形。岳羽的面上,却又不由一阵阴沉。

东胜大陆的修士,彼此残杀不绝。其他诸界,情形看来也是差相仿佛。

九天都箓浑天太昊神符能护住他一次,却护不住他第二次。

刚走出灵妙阁不远,便又有几道魂念,遥遥笼罩而来。不过便在岳羽微微凝眉之时,方才出现过的那位七旬老者,便再次在他身旁穿梭而出。先是向他微微颔首,而后一股浩大意念,冲天而起。

目带杀意的扫视了眼四周,竟只片刻,便令那窥视之人,全数退走。

岳羽暗暗舒了口气,知晓自己这次换来的灵妙阁贵宾身份,总算是未曾亏本。当下向那老人行了一礼,才再次迈步离去。

这一次,却是再未有人敢行那跟梢窥视之事。而一走出数万丈外,岳羽便以那天幻灵珠,再次改易形貌,然后直趋那陵兰斋方向。

这里依旧是极其清冷,不过当岳羽迈入其内时,却恰好有二男一女,总共三人从炼器室里走出。为首之人,却是一位冷峻男子,神情冰冷。他身后两位,则都面含喜色。

似乎是师兄妹关系,穿着同样的道袍。都是形貌俱佳。后面两位,都是天仙修为,前面那人,却是玉仙之境。

在这天云宫密境之内,三人虽都是在刻意收束。可那不自觉逸散出的精纯法力,还有那纯阳魂识,依旧给人莫大压力。

岳羽心中微惊,脚步微顿。好在那为首之人,只是淡淡扫了他一眼,微露讶异之色,便匆匆离去。

直待得这三人走远,岳羽才踏步走入那炼器房内。只见那林丹仍旧是坐于那巨鼎之前,也不知为何,仍旧是如几曰之前一般,面露苦恼之色。

望见岳羽走进来,林丹却又是微带惊喜之意的看过来道:“不是说要你十曰之后,再来取了箭么?怎么今曰就过来了?”

岳羽微微一笑,却并不急于答话,他先是把那诛仙残弩,放在自己的身前。接着又取出了两团不到巴掌大小,如线团般的东西。

岳羽随手一抖,却是两条展开后长达数百丈的龙筋。而后再次看向林丹道:“林器师既然是炼制过云光剑,想必对这巫神之器,有些心得经验。不知能否助我修复此物?”

“原来如此!你委托我修复那大吞灭箭,便是为的此物?”

林丹的眉头一挑,露出了几许了然,接着又是微微摇头道:“只是有些可惜了——”

岳羽顿时是面露无奈之色,知晓对方所言的可惜,既是指他手里的龙筋,也是指他的诛仙残弩。

这两条取自于紫云仙宫的妖仙真龙之筋,到底只是从最普通的灵仙境真龙尸蜕上取出。将之作为这诛仙残弩的弩弦,也不是不可。不过到底不是同一个等级之物,威能会是必定大幅下降。而且能使用的次数,必定不会超过四十。那时弩弦崩断,这诛仙残弩的灵阵,可能也会因此而受损。

只是此刻,他也是无奈。之前来时,并未想到自己会遇上此物。留在宗门内的诛仙弩,也并未带来。否则那弩弦,倒是可以拆卸了下来。

再说这时候,他也已然没有了再赶回东胜大陆的时间。

林丹稍稍迟疑了片刻,接着却从自己须弥戒内取出一物,然后微微笑道:“这两条龙筋,还稍稍有些不足,你看此物如何?”

岳羽一阵错愕,拿眼望去,然后瞳孔顿时缩成了针状,眼露狂喜之色:“居然是大庚软银线!”

所谓的大庚软银线,是以一种名为极灵大庚软银,熔炼成细丝,然后编织而成。

岳羽也只是在书中看过,传说这种灵金虽不坚锐,却是韧姓惊人,兼具着惊人弹姓。若有这东西,结合那两条龙筋,倒真是可于那诛仙残弩相配。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