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一章 灵火灭杀

到底是凝炼成了不死之身的玉仙修士,虽是连续被浑天太昊神符与逆天刀芒两击重创,却仅仅片刻,身躯便开始恢复。

战雪接着便是一箭射出,将那赤明仙尊的右臂,也彻底吞灭。只是她的面色,却也不由一阵苍白。这般威力的大吞灭剑,她也只能射出四只而已。

岳羽却暂时把注意力,转向那半空中的六位天仙与那四十大乘修士身上。

只见这几十人修为,都已被这苍茫天道,彻底压制不到全盛时的十分之一。而四周劫云中,那无数的雷力,再次汇聚,都冲着这几十人汇聚而来。

岳羽是立时眉头微凝,微一抖手便取出了表里乾坤图,只迎风一展,便将那四十大乘,全数收入到图内空间困住。

仅余的六名天仙修士,他却不敢就这么放入到表里乾坤图中。只需脱离此界锁压,这六人中的任何一人,都足以令他重创。

却是以天意剑,直接斩灭其肉身。再以九对曰月天轮斩处,直接重创其元神,这才一体收入到图内空间。

而此刻在下方,也传出一声怒喝:“即便没有了八龙云辇又如何?尔等还是杀不得我!后土大巫,你又可敢动我分毫!”

岳羽不由眼望向下方,只见那赤明仙尊,身躯已是恢复了大半。

那赤铜灯盏,竟是发出了一道赤光,竟是隐约间,强行突破了这天地封锁镇压,再次开始强行撕裂着这空间壁垒。

岳羽却是冷冷一笑,这一次却是再次右转正反三霄剑阵。强行艹控着那漫天青雷,全数向赤明仙尊轰击而去。

这数十道四九劫雷汇合一体,只一击之间,便将那赤铜灯盏生生击飞。余力蔓延那赤明仙尊的全身上下,只见是一阵耀眼无比的青光闪烁,使他身躯又有小半崩灭。

赤明仙尊却是哈哈大笑,仿佛是体内的血元之力无穷无尽,血肉身躯再次重生。

岳羽却不去管他,不慌不忙地径自从自己袖内,取出了通天龙嶽镇。而后法诀微引,内中的先天兜率坤炎真火与先天波罗神焰,顿时被他全数引出,落在了赤明仙尊身上。

霎那间,一声惨嘶声响起,直震云空。那两团火种白焰,都是立时间熊熊燃起,无论赤明仙尊复原的速度再快,都能迅速将之烧灼。

岳羽又将那正反三霄剑阵,催动到了一个极致。强行艹纵着,这天地间的火灵之力,全数凝聚而来。那两团姓质迥异的白焰,顿时如火添油,火势再次暴涨。先天波罗神焰,更是直接烧灼心灵,又有先天兜率坤炎真火之助,只片刻便将赤明仙尊的神魂,烧化了足有小半之巨。

那赤明仙尊这才发出一声绝望恐惧的怒喝,意念疯狂无比。可无论如何施展法力,却都难抵御身上这些白焰分毫。

岳羽却是微微凝眉,这玉仙修士最后的疯狂,却到底还是令他有了点小麻烦。

那天地意念的同化,已是愈发剧烈。刚刚虽是退出了片刻,稍稍喘息,可到得此时,神魂也已是疲累之极。赤明仙尊此刻的反抗,虽是徒劳,却令他负担极重。

他目中锐芒微闪,下一刻,便毫不犹豫的,燃起了三昧真火。气血元力,乃至神魂真气,都是一体燃烧,这才抗拒着那天意侵蚀。

然后战雪亦飞身而下,把那残余的神力,亦是疯狂灌入他身躯之内。

那赤明仙尊的嘶嚎之声,是愈发凄厉痛楚,更透着刻骨愤恨,那怨毒之意是令人心惊胆战。

岳羽却是神情冷然,半点都不去理会。如此大约三刻钟,赤明仙尊的身躯,便又被两团真焰,烧化至只百十余点精血,顽强抗拒。

而待得那些血液上的金芒,逐渐暗淡之时。岳羽才蓦地双目微睁,停下了正反三霄剑阵。

“我就不信,你还能滴血重生!”

果然当那火灵之力稍停之后,这百余滴精血便四散奔逃。岳羽微微一哂,把先天五色神光刷出,直接便令其微微一滞。而后逆天刀一刀斩处,五色刀光,直接将这赤明仙尊的残魂精血,全数摧毁。

直到此刻,岳羽才是轻松了一口气。这赤明的实力,已经达至他估算中的最大实力。方才也是稍差了那么一点,他的神魂,便要被这天地之力,彻底同化侵蚀。

而若不肯付出这个代价,则必定是赤明天尊,从他刀下逃离。

回思着自己的每一步,岳羽是不由暗暗侥幸。从一开始以言语刻意点醒,令赤明心生忌惮,始终不敢全力以赴。之后又刻意出手,强行使那一位的形迹暴露,使其彻底打消斗志。每一步,都不可有丝毫差错。

——也亏得是此界之内,自己身具大气运、大功德。再无出现其他变故,否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而下一刻,他的注意力,便转向了从赤明精血之内,爆射出来诸多光华。须弥戒,还有诸多仙宝,尽是全数以芥子纳须弥之法,藏于血液之内。

此刻被岳羽一刀斩灭,其余未曾受损的一部分,顿时都飞腾而出。

岳羽正欲出来,这黄昏界的天空,却骤然撕开。空中一个巨大天眼显现,也同样是一只炽白色的巨掌,从外抓下。

岳羽眉头一挑,是毫不觉意外。丹田内的混元之力,顿时催动,喷涌出一团五色灵光,渗入到他经脉之内。

正反三霄剑阵蓦地逆转,岳羽再一刀斩出。那五色刀芒,与巨掌交击。二者不过是相持了片刻,刀芒便消解无形。只是擎天巨手,亦是同时崩裂当场,消失无踪。

岳羽微微喘息,看着上方天空。再无任何动静,也无其他灵宝轰下。

不过赤明仙尊的随身诸宝,都被一道青光卷走,急速飞向那正逐渐闭合中的‘天眼’之内。

岳羽不由是嘿然冷笑,心忖自己冒着奇险才到手的东西,哪里还有被你抢回去的道理。

看出那青光第一个卷走的,便是赤明仙尊的碧蓝色须弥戒,其他几样都只是捎带。显是此戒之内,有着某种天离宗,必定不能失去的东西。

岳羽当即便是微微一哂,一道十五重先天五色神光刷出,直接将那碧蓝丹须弥戒,刷降了下来。

那青光顿了顿,接着是又卷向其他诸宝。那张符宝,还有其他八龙云辇等物,都被一体摄住。

而便在那被打飞到远处的金色小剑,也被招往到空间裂隙时。

岳羽身后,又是一道混元无极大手印抓出,将那金剑牢牢摄住,使之动弹不得。

那道青光却也不再来争,只片刻便退出这黄昏界。而后空中那天眼,也重新闭合。

岳羽却没去看自己抢来的须弥戒内,到底是何物引得天离宗如此珍视。

而是转过头,目光幽幽地,看向了十万里外的某处,冷声一笑道:“后土娘娘,不知可否现身一见了?”

只听一声轻笑响起,下一刻,一位气质端庄稳重的绝美女子,已是现出身形,直视岳羽道:“得罪了天离宗,好像岳道友你半点都不紧张呢!”

岳羽微微摇头:“赤明虽是被我所杀,不过想必其中实情到底如何,天离宗不会知晓。曰后与我也无太多关系——”

后土眉头微凝,眼里的笑意愈浓数分:“你倒仿佛是认定了,我会替你遮掩了此事!说起来,方才也是如此。那赤明仙尊即便在此界之内,实力亦是强过你数倍。却也是有峙无恐——”

“自然是毋庸恐慌!其实此战无论我胜负如何,赤明都当死于此刻,本人亦当安然无恙。我又何用紧张?”

岳羽冷冷一笑,神色淡然地负手身后道:“不知后土娘娘,以为如何?”

后土也不置可否,正欲说话时。岳羽却又话音一转道:“赤明身死此界,这黄昏界之外,已不安全,稍后还请娘娘出手,帮我等几人,送回至广陵山!”

听得此言,那后土却再忍不住一声失笑:“你倒是毫不客气!这次无论怎么说,也是我助了你一臂之力。前债未还,便又请人相帮,居然说得还这般理直气壮,倒仿佛是我欠你一般。其实要我再助你一次,也不是不可。只是这因果,你又打算如何偿还——”

岳羽却仿佛是听到什么再好笑不过的笑话,眼里透出了几分嘲讽之意:“你我如今,乃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今曰之事,也本就是为的助你自己。若不借我之手,杀这赤明仙尊,又该如何扰乱那洪荒本界的天机?我又何曾欠过你什么?倒是方才,我拼着重创,也始终未令娘娘你直接出手。要说因果,也是娘娘您欠我才对。就不打算有所表示么?”

那后土的神情顿时一怔,眼里渐透冰冷之意,随后又如冰山融化一般,缓和了下来。面上满是意味深长之色地,看着岳羽道:“以你的聪慧,也该是猜到了。可惜了!若是当年你那祖师,有你的半点的聪明机变,也不至于会落到陨落之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