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九章 传承元晶

那魂玉之内,同样是紫云散人所留下的魂识信息。岳羽用神念一扫,便是神情微怔。

“——天魔袭扰洪荒,千万修士一夕陨落。诸神合谋,欲毁我道家。吾受道祖符诏,不能不战。只是此去凶险未知,只能将吾道统留于此处。若你我有缘,当还有相见之曰——”

失神了片刻,岳羽便已然醒了过来,只是心里却是愈发的疑惑。

“我这师傅,果然是还未曾陨落。不过这道祖符诏,又是怎么回事?紫云散人那时,只是一介太乙真仙。哪里有资格,受这符诏——”

岳羽接着又继续以魂念,浏览后面那一段信息。

“——吾师身死,所留道统残缺不全,一生修行,堪称是举步维艰,受尽白眼磨难。唯有这自创之大先天玄冰离火真诀,可聊以自慰。可惜穷万年时光,亦未能将之完善,故留那传承元晶在此,或者助汝一臂之力。此物乃吾观紫阙天章与西方教之舍利子而制——”

观至后面几段,岳羽已不由是神情凝然,将这块玛瑙状的玉石,珍而重之地收起。

——这其实也是与那紫阙天章,差不多相同的东西。顾名思义,紫云散人将它取名为传承元晶,为的便是传承道统。

他之前的猜测,也并未有错。此物除这紫云仙宫的这一颗之外,其他洪荒诸界,恐怕是再无第二颗同样的石头。

那紫云散人确实是才智过人,竟是从自己收集到的紫阙残章,与那舍利子中,悟出了一种类似的方法,把自己对大先天玄冰离火真诀的体悟,完全记忆在这块传承元晶之内。

之所以如此,却是有感于自己的大先天玄冰离火真诀,后一阶段残缺不全。而那开天洪荒时代,已然远去。后人除非是大机缘,再难真正参悟这冰火相融相生之精要。才留下这块玛瑙状的玉石,内中记录着紫云散人,自创大先天玄冰离火真诀时的每一步思路与心得。还有对天道的感悟,见过的所有洪荒异景。

以使后人,能以此为基,补全这门大先天玄冰离火真诀神通。

相较于那鸿钧道祖,所制之紫阙天章,这传承元晶或者差了不可以道里计,甚至可以说是拙劣,更有许多限制,可却是那紫云散人,穷毕生心血精华所制——“可惜了,此刻至少需要我神魂修为,胜过当时制作此物的紫云散人。否则不受其益,反受其害——”

这北极殿内,同之前一般,除了这三样东西之外。便再无他物,可以入岳羽之眼。都是一些修真之士,曰常所用之物,并无什么灵异之处。

岳羽的注意力,却又转向了那殿内中央的中枢灵阵。其内数百颗仙石,都已是灵光黯淡,显是已经快到了几近枯竭之时。

岳羽却不急于更换,径自走过去,站于那中枢位置,然后将自己的几滴精血滴出,渗入到阵内。

而后整个的紫云仙宫,都是微微一晃,那宫内的灵力浓度,亦是骤然提升了一截。

岳羽却又双手结印,将那水火诸天阴阳轮印,一一打出。整个宫内灵力,是愈发的动荡不休。

待得岳羽一套手印全数打完,将自己一道神念,打入这仙阵核心,感觉彻底能将此阵,控制自如之后。才从须弥空间内,取出了几百颗仙石,将那些光泽暗淡的仙石,一一更换。

——这一整座覆盖紫云仙宫近万里方圆大阵。所用到的仙石数目,自然远远不可能只有这么一点。不过饶是如此,也令这紫云仙宫再次震动。整个大阵,也是气势微振。这灵力中枢,就仿佛是换了一颗强力的心脏,通过阵内的灵脉走势,将那灵力灌入到宫每一个角落。

岳羽只觉,这仙阵仿佛是凭空比以前,强了足足三成。他心里暗暗苦笑,这紫云散人在所留的魂玉之内,常常自诩亦是精擅阵道。

如今一观此阵,哪怕是只看到一鳞半爪,亦是令他深感心惊。

“好一座杀阵!若是换做万年之前,这仙阵尚还完整之时,我哪里还可能进得来?可惜是面积小了点,不如那听云天宫,无法容纳太多修士。下面的那些地心肺火、地心紫焰还有药园,亦不可移走。否则足可为广陵宗根基,不过却可充作别府,效果也是一样——”

也不知为何,这短短几十年,岳羽便已对广陵山,有了一种极特殊的感情。而其余的广陵宗修士,也差不多都是如此。

如今广陵虽是掌控幽冀二州,掌握的几十座大型灵脉,就足有七座以上,超过了广陵。可直到至今,都无人提出将山门搬迁之议。

原本他的念头,是将这紫云仙宫,直接以大法力,将之挪至广陵山山顶。

可如今有了更好的选择,岳羽便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宫外的劫雷,依旧未息。岳羽想了想,到底不敢冒险,轻离此处。还是再次盘膝坐下,魂念通过那些灵力脉络,四下蔓延。开始仔细研究起这座紫云宫内的仙阵。

“居然是小先天四九极雷大阵——”

认出此阵来历,岳羽便是一喜。他的阵道,是以轩辕破阵录为主干,而后向外蔓延伸展。这小先天四九极雷阵,恰是他所学的范畴。既是以前学过的,分析起来,自是事半功倍。

不过这兴奋只是片刻,岳羽便已然是再次微微蹙眉。他之前便已料到,这紫云仙宫的机构极其复杂。而这程度,仍旧是超出了他预想。

微微一声叹息,岳羽仍旧是闭上了眼,全力催动起了阴阳五轮云象盘。

——要想将这紫云仙宫交托给宗门,这座仙阵便是他越不过的门槛。没必要一定在他手中,了解透彻,却必须能让后辈弟子,将它控制自如,学会仙阵的维护之法。

对他而言,能分析完这紫云散人的精心之作,对自己的阵道造诣,同样亦有好处。

岳羽此刻无论是神魂还是法力,都无法再增长,便也就干脆放弃了曰常的修行。这一坐,也不知过了多久,脑海里面,全是无数的符文涌动,不断的结合拆分。

勉强将这小先天四九极雷大阵的机构,了解了一个大概,正欲进一步深入之时。岳羽却突的感觉体内,那混元五行法力的强度,再次大增!

他本有九十九万石法力,那两具化身带来的增幅,则是十三万石。

这时又只觉胸内气血翻涌,体内四处涌动的混元无行法力,几乎将他的经脉撑裂,只觉是隐隐作痛。

岳羽蓦地惊醒,毫不意外,更不去镇压。只是看向了那昆仑殿方向,眼里满是喜意。

一直维持了大约近十个时辰,那激荡的气血,这才稍稍平静。不过那刺痛感,却是已然存在,只是减弱了许多。

而岳羽本身,也是一阵惊异。他原以为,方才那是两具化身突破境界之后的爆发,可事实是他此刻所得的好处,远远超出意料。

“我如今,光是法力,居然便有一百三十万石之力!再如遇到华煜那般的大神通灵仙修士,亦可正面一战。可惜了,经脉还是不够坚韧,有些容纳不下。我欲再进一步,却还需再淬炼肉身不可——”

岳羽猛地站起身,试着催动法力,施展着那混元无极大手印。

发现空中的巨手,已由原本的五色夹杂,转为淡淡的紫金色。

隐隐间,更有一道同样是紫金色的真龙,盘旋缠绕于其上。一声咆哮,便有无尽龙威,四溢开来。

“真龙之形?怎么可能?”

岳羽是一阵暗暗惊奇,诧异不止。他所学的混元无极大手印,可没有记载这等异像。

战雪自肉身之力,超过五百万石之后。每次出手,便可凝成贪狼影像。那是她的神职,便是主掌杀伐兵事,修炼的又是玄煞战魔真气,吸收无尽煞力。与神兽贪狼的特姓,暗暗吻合。

可自己所习的混元无极大手印,虽也是神妙,却绝无可能,凝成这种能大增战力的神兽真形。

岳羽微一思索,便又取出了天意剑,随手一道剑气向上空斩出。果然那剑气之上,亦有一条真龙虚影,盘旋于上,直击云空之上。

“果然,不是这混元无极大手印的缘故。这么说来,是与本身有关?难道说,是因我体内的真龙之血?”

岳羽心念微动,全身上下便已现出一片片紫金色龙鳞。两只手,也探出了金色锐爪。

而鳞片之上的花纹,亦是愈发的复杂玄奥。那浩荡龙威,瞬间四下延展而去,整个紫云仙府之内,所眷属的数十万妖兽,顿时皆是身躯战栗,尽皆俯首匍匐于地。

岳羽却是微微失神,他原本经脉内的法力,已是增长到了极限。然而此刻变幻成真龙之体,不但是那体内四周刺痛感完全消逝,更觉自己的肉身,似乎也强横了不少,仿佛是内蕴着火山般的力量。

岳羽此刻再如何迟钝,也已是明了,自己的真龙血脉,恐怕是再次进化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