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七章 仙界之门

方圆不足百丈的静室之内,总共二十五颗分属五行的纯净天仙级妖丹,分据室内五方。周围则是密密麻麻,以妖修之血绘成的符文印记,组成一个血色灵阵。

而这灵阵的中央处漂浮着的,正是那只通体晶莹的白泽之角。

岳羽站于一旁,将最后一个符文刻成。将听云天宫之内的浓郁仙气,引入这静室之内。而后神情,是前所未有的凝然。

此次之事,对他而言虽没有姓命之忧,大不了就是提前个几十年,飞升至地仙界而已。可对于广陵宗而言,却是灭顶之灾。是容不得他有半点轻忽大意。

再仔细检查了数次,直到确定并无差错。岳羽接着是轻呼了口气,双手开始结印,催动起了浑身法力。

先是灵阵之内,亮起了一阵阵灵光。那二十五颗天仙级的妖丹,此刻都如漩涡一般,吸收着静室之内所有的五行灵力。而那白泽独角,亦是逐渐的溢发毫芒,释出千条瑞霞,将这静室之内,映得是五光十色。

然后下一刻,从岳羽体内,也逐渐迸发出一波浩大的灵力波动。那九十九万石的法力,几乎是全数引爆开来。引得这片天地之间,无数的火系灵力,向这静室之内汇聚而来。

“原来此次,我要渡的是火劫——”

岳羽心念微动,便已催动起了五色神光与大先天玄冰离火真决,将那火灵之力,强行转化。

而他整个人的神念,都已集中在了那扇隐隐约约,已经感知到的那扇‘门’上。

然后是双目微睁,一股精芒爆发。浩大的法力,催动这六种神通之力,直接将这扇门彻底轰开。

而这刹那间,岳羽忽的有股明悟。知晓这大乘修士到灵仙境界的蜕变,并不只是因这扇门灌输而来的灵力与特异物质所引发。而是当自身境界达到某个程度之后,神魂肉身可与天地交感,有机会令自身魂念,进入到这世界本源,参悟那天地大道。甚至于在核心深处,留下专属于自己的精神‘烙印’。

——所谓的与天齐寿,与地同亡,便是如此。只要这世界还在,这烙印不灭,无论是修士还是妖修,都可与这洪荒世界,同享寿元。

不过灵仙修士,还远达不到,可以将自己的精神烙印,刻入到世界本源深处,到达永世不灭的境界。一般而言,都是停留在浅层。当神魂因其他外因寂灭之后,这烙印也会随之消失。且随着时间流逝,这精神烙印,亦会逐渐淡薄。虽是寿元无数,只需避开那天地劫数,存世数百上千会元都不在话下,却还算不得真正昌盛。

——唯有大罗金仙,才可以与这天地同在。再之上,还有道祖混元之境。即便洪荒碎灭,亦可长存于世。

岳羽暗暗摇头,这仙劫经验,在那些道典中,其实也有被提及。可大多都是只提及这生命烙印之事。其余都是语焉不详,遣文用字,都是玄而又玄,令人摸不着头脑。即便是紫云散人,所留下的传承,亦是看得他一头雾水。

直到此刻,才知晓这恐非是这些前辈修士,有意隐瞒。而是个人感悟不同,这对天道的体悟,也无法记叙于文字而已。

思及此处,岳羽已是收束起了所有魂念,他也无瑕去细思这些。只把自己的神魂,灌入那扇‘门’内,在这世界的核心本源之内,开始徜徉。

或者是由于刚刚吸收掉那银灵子精血的缘故,岳羽这次甫一入内,边已是体悟到几条关于时间的法则。再之后,却是五行相关。

他所学的神通打发极多,领悟到的法则,也是混杂不堪,不成体系。

然而只这么一瞬之间,他便已是将数十余条天地法则,了然于胸,几乎相当与那紫阙天章的十分之一,也相当于他数十年时间苦参!

“怪不得!那些大成修士渡劫之后,哪怕是实力再怎么孱弱,渡劫之后,实力亦可骤然翻升十数倍。怪不得,那些修习有大神通之人,在那些仙道修士心目中,会被如此忌惮。若我所料不差,一般在度劫之时,在这世界本源之内停留是时间越久,刻录的魂识烙印越深,所得的好处也就越大——”

“还有这些浓郁仙灵,改造肉身的物质,也都非是被这道‘门’灌输而来。而是被修士体内的蜕变,吸引而至才对!”

岳羽忍不住还欲再深入更深一层,却已感觉那身外火劫,已经快要生成。

他心内不由是暗暗惋惜,终究还是从这洪荒本源中强行退了出来。感觉这‘门’,绝不简简单单,只是洪荒本界之外的灵仙修士,霞举飞升的入口。更是直接打通到了那地仙界的核心深处,大成巅峰修士领悟天地本源奥妙的窗门。

当魂识退出‘门’外,岳羽却是微微凝眉,在冥冥中深处的那道门,仍旧是敞开。正以疯狂的速度,向他体内灌注着灵力。再还有便是那些平时需要在各种稀世灵珍之内,才能找到的细微物质,亦是刺激着他体内,不断的变异。

岳羽聚起全身法力,亦只是令其不再继续扩大敞开,却远远无法做到将之关闭、眼见那火劫便要被引发,飞升地仙界的过程,几乎无法终止。岳羽心境,却仍是维持着如井水一般的平静,波澜不兴。

双手再捏印决,而后那脚下的血色大阵,刹那间亮芒更显。中央处的白泽独角,骤然现出七彩奇芒。

然后这小小静室之内,骤然现出天地奇景。所有的物质,都在返回数十息之前。那些涌动的灵力,也在回归原本的位置。

到最后时,位于冥冥之中,根本就说不清方位的那扇仙界之门,亦是被轰然关闭。

岳羽这才轻松了口气,急忙又收束自身法力,运转起那锁龙箍,将自己的修为,再生生的压低了半个层级。

——此物对他本已无用,不过这十几年里,他特意为今曰之事重新祭炼。加上那天幻灵珠,亦是将那蜃气,笼罩周身。总算使那汇聚的劫火之力,逐渐退去。

岳羽再看以内视之法,查看体内。只见那法力,虽还是只有九十九万石,未曾增长。质量却已与先前布阵之时,是截然不同。到了蜕变的边缘,可能随时都可突破,那九十九万石的桎梏。

再还有肉身,这短短片刻,竟又增加了千石之巨,似乎是达到三万五千石左右。神魂方面所得的好处,更是不可计量。

岳羽双拳猛地一握,激起了一阵爆裂罡风,强压着心内那起伏不定的心绪。

——那法力肉身的增长也就罢了,他如今也并不是太过在意,即便此路不通,也总能找到其他办法,诸如那巫神精血,慢慢提升上去。

可这参悟天地本源奥妙的机会,却真是不可多得。按那前人道典所叙,估计仙劫之后,绝不会超过十二次。

岳羽唇角微挑,看向那空中。他有把握在真正渡劫之后,把这扇门打开十次以上。将自己的神魂印记,烙印在那洪荒本源的更深处。铸下一个对于灵仙修士而言,最为雄厚的根基——而下一刻,岳羽又把那白泽独角,摄到了手中。心中是感概万千,哪怕是他的法力达至大乘修士的巅峰,更兼修六门大神通功法。若无这白泽之角,也难以成事。

血脉完全的白泽神兽,可知所有过去之事。而其头顶上的一只独角,也具有将一些事物,有限制的还原到过往的神通。因此被天下修士,趋之若鹜。

不过这白泽虽无什么战力,却晓未来,知凶吉。即便是算力远胜,也难将之捕捉。

而这太乙真仙以上的白泽之角,恐怕整个洪荒世界,也只有这么一只而已。

即便是有,也不大可能落在他这样的大乘修士之手。

能在那归墟宫密境之内,找到这关闭的手段,实在是机缘巧合。这气运之强,实是出乎意料。

“——鸿蒙紫气、黄昏界天意府内的先天九宫剑阵、还有这白泽之角,这些真的只是巧合而已?”

岳羽一阵凝眉,接着是心中微动,感觉那洞府之外。门内的几十位元婴修士,连带着农易山几人,都是神情凝然无比的,远远观望,眼中满是忧色。便连自己的母亲岳张氏,也在其内。

心知是他方才引发的天地异变,惊动广陵。岳羽早料到会是如此,只得一个闪身,到了洞府之外。

稍稍解释了一番,待得这些长辈,都放心离去。岳羽这才又返回那静室内,再看向那白泽独角,却不由是哑然失笑。

其实自己如今,即便想得再多又有何用?无论他所经历之事,是否有人为艹纵。尽力增强自己的实力,总不会有错。要想跳出棋局,那么他自己本身,便该有成为棋手的实力。而若没有观望全局的视野,自己也难理清楚这复杂棋局。

而转瞬之后,他又想起了那南海之事,双眼不由是微微一眯。

——二十年时间,如今已不过只差数月而已。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