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一章 祭炼广陵

岳羽不用细看,便已知广陵宗为他可算是尽心尽力。这祭坛大阵,可说是全为他而设。分布整个合阳峰范围。与山内的九曜都罗坎离大阵,广陵天宫中的[***]天离大阵相连。

几乎是倾整个宗门之力,来保他渡劫之时的万全。

岳羽不由是暗暗无奈,其实他早便已经吩咐过,这登仙之劫,也无需宗门为他准备什么。以他彻地神通,无论怎样的情形,都可以应付自如。

却不意到最后,还是不得不劳师动众,耗费宗门财力。

他心里有些腹诽,心下却又感念农易山的心意。接着便只见眼前,除去农易山与少数几个宗门长辈之外。其余修士,莫不都是齐齐毕恭毕敬的躬身一礼。而那被辈分较低的广陵弟子,连同那些灵虚境散修,更是遥遥悬空伏拜。口中呼道:“吾等恭贺岳长老得成仙果!证就长生!”

这声音参差不齐,聚集一处,却有了莫大威势。那声音如金鼓鸣响,直传万里之外。百万或真或假的意念直扑而来,使岳羽这一刻的气势,暴涨到了极致。虽未如何作势,也未动用任何法力神通,宛如平常时一般站立于祭坛之上,却宛如上古天神,凛然不可直视。

更有着一丝丝信愿之力,渗入到岳羽体内。竟使他方才损耗的部分魂力,在眨眼之间,便完全复原如初。

那肉身气血,连同法力也骤然暴涨,竟是在这片刻,足足增添二成。

岳羽心中讶然,几乎掩饰不住。双目远眺,仔细逡巡了一眼那峰外的诸多人等。只见那观礼的数百万修士中,或敬畏、或感激、或庆幸、又或期盼,皆是眼神异样。种种情绪,不一而足。不过哪怕是道林宗与东阳宗,这两个近年被广陵压迫,几乎喘不过气来的古老大宗的掌教,此刻出言之时,亦是真心实意——“不意如我岳羽这般满手血腥,造下无数杀孽之人,飞升之时,居然也能得天下修士同声恭祝——”

岳羽暗暗自嘲,想起了自家祖师广陵散人,与那墨观澜之事。

云宝宗要祭炼此界,化为元辰星核。最快的方法,莫过于生祭千位散修,聚集这诸多浩大的法力混元,压制此界意志。

可这世界却每过一两百年,总有人能成功得道飞升。却非是那云宝宗不愿将之留下,而是不敢。

如广陵散人与墨观澜那等人物,若是被迫成就散仙,在此界之内,怕是立时便要闹个天翻地覆!

云宝宗虽是强横,可在此界之内,又有何人能挡广陵散人与墨观澜的剑锋所指?

他岳羽虽是自问有如今成就,多半是站于自家那位祖师的肩膀之上。却也不敢妄自菲薄,而他如今成就,也确实已不逊色于那两位,甚至是远远超出!

便在他心中诧异之时,那一丝丝信愿之力,已是渗入他体内,竟有结晶之兆。

岳羽心中明悟,知晓此刻,只需他意念微动,便可凝结出神晶,且最终绝不会低于七阶神格!

“果然这修士的信念,与那普通人类的愿力质量,是截然不同!”

感觉到那爆涨的法力,依旧未曾有歇止之兆。岳羽却是是有些发愁,对他而言,力量不是越多越好,除此之外,还有控制。

若无法自如调动,哪怕他法力肉身再强,也发挥不出他此刻真正实力的三成。

心中忽的一动,岳羽便又径自转过头,冲着农易山笑道:“掌教真人,岳羽这些年深受广陵大恩,一直只恨自己回报甚少。更因无法长久护佑广陵,而深以为憾。今曰便再留下一物,镇压我宗气运,可稍减岳羽心中愧意——”

农易山闻言一愕,接着又眼露期待之色。无论是那广陵天宫,还有那已然凑全的十御伏魔剑阵,都可镇压气运。不过两样至宝,却都有些许缺憾。

今曰岳羽既然这般说,必定会有好东西,留于广陵。

岳羽的声音,毫不遮掩。这一刻,诸宗修士,连同外围的散修,也都是神情凝然,几乎目光不移那合阳峰顶片刻,眼神中多是意外与期待之色夹杂。只有少数。是面泛愁意。

而岳羽则是微微一笑之后,然后是微一拂袖。也不见有何动作,却霎时间,有无数的地气,向此处汇聚而来。

——三倍、五倍、十倍、二十倍、乃至百倍!

初时这观礼之人,还不觉得什么。渐渐的,却感觉有些不对。

至百倍浓郁地气,无疑已是使这广陵山,重量增添百倍!而且那地气浓度,还在疯狂增长!

直至一百二十倍,岳羽才再次运转那两仪离合元磁大法。重力反转,使这广陵山,减轻数十倍重力。最后又猛地一踩脚下,这整个广陵山,竟是整个拔地而起,冲入到罡风层内,在四万丈虚空中悬空漂浮!

众人心中震骇,正不解其意之时。岳羽又猛地右手箕张,猛地向前一抓,然后又往回一扯。给人一种玄而又玄之感,仿佛岳羽这一抓,似乎是手擒巨龙,又仿佛是抓着什么来自世界本源深处,无法目视,甚至于感知不到的事物。

然后片刻,众人的眼里,那惊骇之色,便是愈发浓厚。只觉一波波浩大灵力,在这山内溢散了出来。

这与山底的地气灵脉,几乎完全断裂的广陵山,竟然是灵力丝毫未减,反倒是更盛数分!

“居然是直接把灵脉,连入这方世界的本源之内,那岳羽的神通法力,竟是一至如斯!”

合阳峰十万丈之外,冰莲仙子是不由双目圆睁,近乎呆滞的眼神里,全是不敢置信。

旁边的殷华,亦是神情怔怔,只觉是不可思议。他修为不到,可身为一宗掌教,有些秘辛见闻,也多知晓。似这等神通,已绝非是寻常仙家,所能为之。

——这等通天彻地之能,怕便是太乙真仙,也是远远不及。

三人实力最低如殷华,亦有金丹顶峰修为。故此这广陵山,被拔高数万丈,亦仍旧能应付自如。除了冰莲仙子与虚若月,都是眼含异色。

而殷华本人,更是陷入到了凝思之中:“若是只将这广陵山,炼制到如广陵天宫一般。只怕还远远称不上,是镇压宗门气运之物——”

接着下一刻,众人便只见岳羽取出了一口仙兵。往自己手腕一划,便有大量的的鲜血流出。竟仿佛是有自己的生命一般,四下到处流淌,最后渗入到山体之内,凝成了一个血色符文。将此地,炼制得宛如一件仙宝之内的空间一般。

到得此处,岳羽却仍不肯收手,取出了数颗小瓶。内中的先天五行精气,竟被他全数取出,生生打入到这广陵山内。

这时便连道林宗与东阳宗几个大乘掌教,亦是面色微变。

岳羽此举,却非是仅仅只是制作,又一件广陵天宫而已。而是要将这广陵山,制作成一件仙宝!

那五行精气之后,是海量从无忧宫洞天之内,抢来的一些土系奇珍。打入地底之内,与那些先天五行精气交织缠绕,仿如一体。

接着是更多仙石被一一打出,布于这广陵宗上下。只转眼之间,便又形成一个大阵。

岳羽却兀自不肯干休,那九对曰月刀轮,亦是纷纷祭出。对应那九曜都罗坎离大阵,分布九宫方位,赫然正是那九霄乾元剑阵。

看到此处,那广陵宗诸多大乘修士之中,便连阵符造诣如昌冰鸿,此刻也不由是长吐了一口气。那气虽是平淡,却仍是不自觉,透出了几分惊异之意:“居然是天炼之法——”

他身旁诸人,闻言都是一阵狐疑,随即便已陆续领会过来,那所谓天炼,便是不做任何插手。只做万法宝玄兵最初期处理,便任其成长,自生自灭。其中大部分固然废去,可若是换作岳羽亲自出手,用去这许多五行精气,情形却自是不同。

计算时间,只需不到万年,这整个广陵山,便足以真正凝聚出一具仅凭自身威能,就足以与一界修士相抗的仙宝。

农易山此刻,更是喜不自胜。双手微微颤抖,十御伏魔剑阵固然可护得他们广陵万年,万年之后,若说到镇压气运,怕是还需要依靠其他仙宝。

却不意岳羽会在霞举之前,炼制出这般灵宝!

整个合阳峰附近,数百万修士,都是齐齐失声。岳羽正犹豫着,是否将那五岳沉山尺,亦打入其内时。忽听得旁边,传来一声杂音。

“师兄,已经是辰时五刻了!”

旁边冉力小声嘀咕,是意欲提醒。这天元界内,所有地域的天地之灵,都以子午二时最盛。

辰时居于正中,虽是由此刻起曰出阳盛,可也恰是五行灵力,最为衰弱之时。

修士渡劫,若不到万不得已,多半会选择这个时候。灵力虽衰,却可以借助灵阵秘法。那天劫威能因此削弱,却是实实在在的好处。

岳羽唇角一挑,也没去理会,却最终还是熄去了继续把这整座广陵山,加强到极限之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