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四章 再见残页

这还是岳羽第一次看到,这种传说太乙真仙级的修士,也能拥有的道家神通。

那修罗散人虽是也同样拥有,却毕竟还是邪法。至于那死在他手中的利师其,被龙殇剑一击诛杀,根本就没有展示这种神通的机会。

知晓此刻这眼前小号版本的阳乙真人,复原身躯只是本能,本没有什么意识存在。

——这演天珠世界,不但是隔绝了阳乙真人命魂与自己这半截残躯的联系,更使得其内阳乙真人的魂识,无法产生本我意识。

可一旦将之放出演天珠外,只要有一线元灵连接,那阳乙真人便可凭着半截身躯降临,可说是危险至极的东西。

“这太乙真仙的滴血重生之能,固然神奇。可以当时这阳乙,被我几乎逼至绝境的情形,以这龙殇剑之能,几乎不用费吹灰之力,便可以将这阳乙诛杀,为何当时却要留手?莫非是令有什么东西,令它忌惮?又或者是这阳乙真人,还有底牌未用?

岳羽心中不解,沉吟半晌,却不得要领。不过对此事,他却也不怎么在意。轻呼了一口气之后,便丢出了一颗颗仙石,开始在附近布置灵阵,把这小号版本的阳乙真人,牢牢围在其内。

当成型之时,赫然是他久已不用的大五行聚灵弭法大阵——岳羽再催动法诀,一个阴阳太极图,骤然在阵内升起。宛如磨盘一般,开始炼化着这阳乙真人的小半残躯。

紧接着,又是一束五色神光,从本体之内,灌注而来。绵绵不断,将这小人笼罩在内。

接着是曰复一曰,直到这片世界,轮换了近百个昼夜。岳羽这才停下,眼里面全是疲惫之色。

在大五行聚灵弭法大阵之内,那个阳乙真人的小半残躯,并无什么变化,仍旧是那小孩模样,眼神空洞无神。

不过岳羽却知晓,这东西已经是彻底的‘死’了。再无法与他本体,产生任何联系。

当撤开大阵,岳羽第一时间,便是把这珠内世界的天地之力,完全撤开。然后一线魂识,往那烛龙之卵探查了过去。发现内中的腾玄,仍旧是安然无恙,只是在这卵内意识的打击之下,收缩了不少之后,才轻松了下来。继续把外围的灵阵催动,往内灌注精纯灵力。

接着又是大手一招,从这块阳乙真人的血肉之内,取出了那藏于其中的须弥戒,还有原本袖里乾坤内的诸多宝物。

岳羽却是一阵失望,须弥戒之外,就只有几十张道符,一些疗伤用的仙丹。即便是前者,也只是最普通的那一种。令岳羽只一眼,便已是彻底失去了对此物的期待。

不过当他强行破开,阳乙真人所留禁制之后,却又是一阵惊喜。

“居然又是一张紫阙天章残页!”

岳羽心念微动,将此物取出。金光灿灿,与之前几页,是一模一样,别无二致。隐隐约约,与他手中那些紫阙天章残页,互有感应。

他心中微喜,接着复又胸中一阵冰凉。想起前一次,他意识进入其内,观览这天章之内,天地初开,大道初生之时的那一幕。

幻镜之中,那双向他望过来的冰冷视线,令岳羽是至今心有余悸。

莫非自己,还要冒险再进入一次不成?

下一刻,岳羽却又是自嘲一笑。

何需犹豫?自己如今情形,难道还有什么选择余地?

若是不奋力把自身实力,尽快提升上去。自己在此界之内,怕是难以活得舒心。

灵台宗、离尘宗、天离宗,还有最近这五台宗。自己结下的诸多因果恩怨,总有一天,会像那绞索一般,越缠越紧,把他最终勒死。

除了以自己手中这一对刀剑,斩碎这一切因果之外,再没有其他生存可能!

自己抛下母亲岳张氏还有冉力几人,独自飞升这地仙界,不就是为了能够尽早,在这里站稳跟脚。

“希望冰倩他们,能听我的话,在那天意府洞天之内,提升到灵仙境顶峰修为,再谈飞升之事。若欲闯荡历练,大可选其他密境。”

想及冉力几人的姓情,岳羽是不由是一声苦笑,自己都不认为,这几人会听自己的交代。他剩下的时间,其实已然不多。

一百余年,换作寻常灵仙修士,甚至都不足以把修为提升半阶。

而当思及此处之时,岳羽的眼里,却又透着异常复杂的神色。

“——原来这世界,果然是与那三教封神,有些联系呢!却不知那大劫,又会发生在何时?”

岳羽记得自己小时候,自己那精通道家知识的父母,也曾给他看一些关于古代精怪神话的小说故事。只是可惜那本书,自己却是忘了大半。

最近虽有辅助智能系统,助他整理那细碎记忆,加以复原。可却非一朝一夕之功。

而且这世界,与他在书中看到的,也是大为不同,绝不可等而视之。只是那依稀脉络,大致走向,有些相似而已——暗暗一叹之后,岳羽直到这时才发现自己,竟是不自觉的,因这紫阙天章残页而走神。

他先是自嘲一笑,将这块板砖大小的金色典籍收起,然后丢入到须弥戒内。暂时而言,也没有将之与另几页融合一体的意思。

所谓贪多勿得,前次所观睹的天地大道,他至今都仍旧未曾完全消化。这时再看,其实是无益有害。且在寻找到,能安全使用此物的方法之前,又或者实在逼不得已,岳羽也不准备,再次冒险把意识进入其内。

除了这张紫阙天章残页,须弥戒内再无他物,是岳羽用得上的。而且这些杂碎之物,总共价值,也才不过十万仙石。

岳羽暗暗凝眉,他原本以为,即便是别的东西弄不到手,那类似丙火神雷与玄天阴水神雷之类的大杀器,却总该弄到一些。

可这须弥戒里,却是空空如也。

“莫非这阳乙真人,是真已经穷到了这等地步?”

太乙真仙,无论是再如何蹩脚,弄到千万仙石,也是轻易之事。只不过需要多花费一点时间而已。这阳乙真人,贵为阐教五台宗的第四人,更已是得道长生数万年。七千载前,便已证太乙真人之位,怎可能只有这点财物?

想及自己那两具化身,同样是配有诸多灵宝,却并无太多财物,岳羽隐隐然,已是有些明悟,眉头也是下意识的,再次皱起。

既是身外化身,自己想要除去此人,那是难上加难!

魂识退出了演天珠世界,岳羽顺便把那阳乙真人,已经被彻底炼化的半截残躯带出。

果然离开之后,这个实际上的肉块之内,再无半点反应。

岳羽随手一丢,将之抛向了身旁,那天殇剑也立时闪耀光华,刺入其内,把这团阳乙真人的精血肉躯,全数吞吸收入内。

接着就如前次一般,剩下的东西,都化为黑色粉尘,迅速飘散消逝。

岳羽微微一笑,倒感觉自己,是喂宠物一般。而紧接着,便以自身几滴精血,在手中那玉如意之上,刻下了几个符箓。

——此物他已是辨出来历,名唤太乙玲珑玉琥如意。其跟脚却是远远超出他想象。乃是取混沌初开之时,便已产生的一颗仙杏树脂,所炼制之物。

某种意义而言,这也可算是先天灵宝。在阳乙手中,实是暴殄天物!也不知此人,到底是从何处取得。

这百曰之内,此物早被他彻底炼化。此刻加上的,却是最后一层禁制,防的便是某一曰,这件仙宝的器灵,会趁机反噬。

当岳羽将此物祭起,一层幽绿青光,顿时从他身周撑出。以青帝长生诀来催动,这件宝物的威能,几乎是仅逊色于当初阳乙催动之时。

而以他低了不止十倍的法力修为而言,这种等级的防御力,已是堪称变态!

岳羽亦是微露喜色,知晓自己那千木灵簪,已是可以彻底放弃。这二者之间的差距,完全不是一个等级!

而下一刻,他又把视线转注西方。

“到如今,已经接近百曰时光。他到底是找不到,还无法来寻我?莫非我之前猜测,果然是真?”

岳羽心中这一霎那间,是闪过万千个猜测,面上更是阴晴不定。他之所以返回这血云山脉,除了是为那苍真记忆中,那两样东西之外。更是为了一个试验——当初飞升之时,引动那般天地异像,却最终还是安然脱身,未被那些大罗金仙寻到。

反倒是这一次,轻轻松松,便被那阳乙真人找到自己下落?

莫非是那些大罗金仙的奇门遁甲,与紫薇斗数。还不如这阳乙真人不成?

——那阐截二教,诸多道祖门徒,反倒是输给自己弟子?

他赶回这血云山,便是要看一看,这阳乙到底还能否如前次一般,算到自己下落。

如今他的猜测,已是证实大半。可这原因,却依旧是未曾清楚。

若说是那后土在背后干预,可为何效果,却只作用在这血云山脉之内。

“莫非是祖师?”

近乎下意识的,岳羽想到了紫阙天章幻境之中,闪过的红影。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