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九章 灵物感召

清脆光华立时散开,护在岳羽的身周左右,当那口银白的仙剑,飞至岳羽身旁之时,顿时是‘鏗’的一声沉闷炸响。

那万木封神壁,立时出现无数的裂隙。而那口飞剑,却被生生弹飞。

岳羽只觉是体内五脏移位,胸中是难受之至。不过便在这碰撞之后的第一时间,还是看向了他身前的太乙玲珑玉琥如意。

只见此物虽是光华稍稍暗淡,却是半点破损也无。以此物催发的万木封神壁,亦是只瞬间便愈合如初。

岳羽神色稍缓,不由是心下暗赞。到底不愧是以那先天灵根的树脂所制之宝。承受这等程度的冲击,居然也是丝毫无损。

那阳乙真人一剑之后,紧接着便又祭起了一个玉玺,化作数十亩大小,猛地砸来。

旁边的云道,亦是面上沉凝如水。取出了一个葫芦猛力一拍,便有数个红色光点,沸腾而出,隐隐间,灵力爆乱鼓荡。

岳羽只望了一眼,便不去在意,也同样没有再停留此地,硬抗这三名太乙真仙,甚至还有下方几位修罗血圣之意。

手中剑诀微引,在万丈开外,便出现一口无影无形的飞剑。化作白光猛地一绞,便将那处一个人影,猛地身首两段!

再深深看了远处三人一眼,岳羽接着是纵声大笑,也不再去管那口位阶至少七品的仙剑。整个人,便毫无预兆的,融入到那窟顶之内,消失的无影无踪、阳乙真人一声冷哼,眼神阴郁至极的,把那玉玺收起。接着又有些疑惑的,看向了岳羽丢下的那口仙剑方向。

只见那处,只有一只身首分离的插翅翼虎,正是双眼无神的往下栽落。而后只瞬间,便被那血云完全吞没。

至于那神魂,却已是完全不知去向。

“诸虎!”

仿佛意识到什么,阳乙真人猛地一声怒喝。体内的真气法力,几乎是不自觉的,猛然失控爆发。双拳紧攥,指甲是深深扣入肉内!

一介小小妖修,平时死得再多,他也不会去在意。可是此时不同,这诸虎的身份,也是不同!

想起那清秀少年临走之前的诡异眼神,阳乙真人只觉是五脏之内,怒火如焚。体内气息浮动,神魂之内,亦是一阵阵烦躁不宁,无数暴虐意念,升腾而起。无法压制。唇角处,更一丝丝鲜血溢出,竟已然是咬碎了牙关!

——即便是你在怎么防备布局,此处我依旧是出入自如!即便是在你护翼之下,我亦是想杀便杀!

阳乙的眼中,却是不自觉的,浮起一丝红色。正是逐渐失控之时,只觉神魂之内,一阵清凉之意,骤然急袭而来。

阳亦神智微微一醒,便只见身旁云道,正手捏着印决,引动着一点青光,笼罩自己周身上下。

“玉清太微清心术!”

这阐门秘传道法,阳乙自是认得。旋即便已意识到自己情形不对,心中微升惊意。

“师弟,你道心动了,还需小心为上!”

云道真人叹息了一声,接着是又微一皱眉,看向那岳羽消失的方向道:“我如今是越来越弄不清楚他跟脚,玉清阐门分光错影剑也就罢了,怎么还会用太清玄门有无相剑?那先天波罗神焰,此前也没听说,会有这般威能。即便是西方教的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那波罗灵焰,亦只是辅助之用,以积聚信仰。绝无这般威能——”

阳乙的面上,已然是恢复了平静,只是眸子里,仍旧满布着血丝,仍旧是狰狞如故,满布着暴虐杀机。

“不管如何,他只要是入得此间,便绝无逃生之理!”

冷哼了一声,阳乙又转首望向了下方。至那十二根长矛,将那剑阵击碎之内。这血河之下,便再未出手。更约束其他的血修罗,都停住了动作,不过此刻,却有三团庞大血影,骤然腾空而起。凝成了血色人形,立于数万丈之外。中间一人俊美异常,竟仿似是比绝色女子还要更柔美数分,眼望着他们三人轻声一笑道:“你们五台宗费尽了心思,又请道祖搬下法旨,便是为独得此内之物。怕是万万未曾想,如今已居然是有人先你们一步入得其内吧?若然是你们真能撑到这窍穴开启之时,我们血海也只能认栽。不过如今,这杀阵我三人却是非入不可。那东西对我血海而言关系重大,是断然不可能容其落入他人之手!”

阳乙心中微沉,还未来得及答话。他旁边那紫袍修士,便已然是眉头一蹙道:“你三人倒真是好大的胆子!道祖钦定之事,亦敢插手,莫非真以为,那幽冥教主,真能护得住你们?”

那俊美青年却是毫不在意的桀桀一笑道:“自然是不敢与道祖相抗,不过如今这洪荒之内,四方气机紊乱,那也得玉清道祖,能够脱身才可!”

阳乙一阵厌烦,知晓修罗至开启灵智之后,便可重新修整容貌。不过其本体,还是那丑恶污秽之极的东西。眼前之人,虽是美丽异常、可体内却不知有多少冤魂恶念。

而心内更是只觉棘手之至。那冥河老祖自创幽冥教,虽未成道。却也是这世间最古老的存在之一。本身与那地底幽冥血海共为一体,血海不空,则冥河不死。便是几位道祖,也是几乎束手无策。

正深思着应对之策,阳乙三人,却忽的听闻数万里之外。又是一声大笑声传至道:“既然如今情势已变,前约便自当作废。天意不欲你们五台宗独得此宝,那便再加上一个我如何?

包括那三个血色人影在内,几乎所有人,都齐齐把目光转望了过去。只见一个人影,正从虚空中踱步跨出。

而当望见此人,阳乙的瞳孔,顿时缩成了针状。

以土遁之法,把自己身躯,融入到那石窟之内。接着不过片刻,岳羽便已是出现在一处长长的甬道之内。前后都看不到尽头,只觉一股股透骨罡风,在这甬道之内流动刮拂。

岳羽亦只觉全身上下,是森冷异常。只能从丹田之内,引出了几丝不灭涅槃兜率真焰,关注身躯四肢,才感觉情形稍好,把那寒意稍稍驱逐。

而这里虽是看似平静,他却不敢有丝毫大意。眼带警戒地,打量着四周。然后便发觉自己的魂识,竟是透不出万丈之外。此处的阴风,竟有着一股极其诡异的力量,能伤人神魂。

岳羽只把灵识往远稍稍探远一点,便感觉脑内入受锤击,一阵晕眩。好在灵觉还在,多少能感知万里之内,大致的灵力脉络。

“入得此处,才是真正凶险!可惜了,观这四处洞壁,居然都是一整块的先天玄武罡岩,也唯有这窍穴入口,才可使用那土遁之法——”

脑内疾速运算,不过片刻,岳羽便已然是对此地附近,有了个大致印象。他知那后面几人,必定会随后进入,此处不可多留。推算方一完成,便已是御空而起,往那西面行去。

他心中本来有些不安之意,一直就在心里暗暗奇怪,为何自己自从听到那诸虎言语之后,对那红云遗物,就这般执着,全然不顾其中的风险,甚至不惜于那阐门为敌,暴露自己的鸿蒙紫气,亦要入内一行。与以前自己险中求稳的行事风格,完全迥异。

直至此刻,才隐约有些明白。非是自己失了平常心,而是被此处某种事物感召,因而使道心失守之故。

而入得此间之后,那感觉更是清晰无比。远处有一件东西,正是在遥遥呼唤。

而愈是往西面靠近,那感应便愈是强烈。应该是某种先天灵物,就仿佛有个声音,在他耳旁轻声细语。

岳羽是不由暗自苦笑,这次自己,还真是被此物给害苦了。如今最希望的,便是这东西,能使他多少增些战力,又或者是可助他安然从此处脱身才好。

一边全力推算,一便迅速前行。这时岳羽却忽的心生警兆,眼神微凛。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把身旁的龙殇剑一把抓起,往旁边的洞壁挖掘。

此物虽已是收敛了所有锋芒,可到底是二品顶阶的仙剑。又有太清玄仙精血灌注,锋锐远胜寻常兵刃。只片刻便在这先天玄武罡岩,挖出了一个不足四指大小的小小坑洞。

岳羽却不管这许多,整个人缩成了指头大小。遁入到这坑洞之内,接着又把那太乙玲珑玉琥如意祭起,一层青光挡在身前。

接着还有诸般神通,数种法宝。小诸天寒晶星砂、一气混元珠、冰焰玄光障、两仪离合元磁大法与五色神光,无所不用其极的,一一催动身周更是满布龙鳞。

然后下一刻,便只见一股冰蓝色的洪流冲击而来。裹带着无量冰冷罡风,从这甬道之内冲刷而过。

岳羽只觉是全身几乎冻结,那冰蓝水液从此处经过之时,都被那青光挡在了外围。可寒力连续透过几层壁障之后,却依旧是令他难以承受,只能尽全力,提聚起体内诸般灵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