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一 散魄神威

“居然是十阶巫神!”

随着着略带磁姓的嘶哑嗓音,三百丈外,那片空间骤然一阵扭曲。一位慈眉善目,极具福相,穿着紫金道袍的中年道人,骤然出现在三人眼前。虽是出手便狠辣之至,面上是和颜悦色,带着几分笑意。

此人现出身形之后,接着又是信手一指,那巨钵便在空中一转。将岳羽在外的另一具化身,也压在其内。内中骤然间,又射出了无数金光,竟然是这巨大金钵之内,瞬间灸热如炉,甚至还超过那地心白焰涌过之时。

岳羽神情顿时再变,他的那具化身,只有几件寻常的护身仙宝护身,配合那诸般神通,却也只撑了数息,便陆续破碎。好在还有那一气混元珠,以混沌大法。尚能再支撑片刻。

而此刻岳羽更关注的,却是体内。身旁的七彩光牢,虽是这小片区域之内的一切灵力流动。甚至便连他本体,与这洪荒界本源的联系,也强行阻断。

然而更大的作用,却还在他体内。一丝丝七彩丝线,正在他经脉之内疯狂蔓延,试图将他的法力全数困缚。

而神魂间,亦是同样有成千上万跟细线,密密麻麻,在困扼住他神魂。竟是一时间,完全是动荡不得!

只有丹田之内,一团五色光华逐渐聚集,一点点的消融着这七彩丝线。

也不知这到底是何神通大法,只能感觉其内,有一丝丝信愿之力,渗透其内,强横浩大。便连他的先天五色神光,也一时无法全数清除。

那光头道人只一出手,便将几人陆续制住。接着是笑眯眯的看了看战雪一眼,目中微现异泽,俯身微微一礼道:“道友端是好根基,可惜是为人所制,不得自在。又是巫神之身,可人人得而诛之。不若归顺于我,做我教一个护法如何?便连你那身份,我家两位教主,想来亦会庇佑!”

战雪默然不言,只把那八片红莲陆续张开到最大,更多的神力聚集。体内的煞气,亦渐渐增至极致。白帝剑上,那贪狼真形,亦是逐渐增至七十余条,盘旋舞动。却始终是在一股莫名重压之下,动弹不得。渐渐的,却是七窍溢血,乃是身躯负担到了极致之兆。

那光头道人见状是呵呵一笑,神色间不见分毫恼意。只微一拂袖,远处战雪那边,便传出了一声闷响。本就是破损处处的身躯,竟又再裂开数百道伤口。一身血液,几乎流干。便连胸膛与全身的骨骼,亦崩塌之下去。

而在她头顶之上,真是亦是隐隐现出一座紫色的五层经幢。竟是此物,将战雪牢牢压住。

岳羽眉头一挑,只觉是心内仿佛是被人揪了一把,痛楚无比见战雪犹自是不肯放弃,既然是全身虚脱,亦是仍旧在聚集煞力,试图将那经幢冲开。心疼之余,却又感万分无奈。

此刻他的神魂之内,仍旧有部分七彩丝线层层缠绕,便连一道魂念,也都无法发出。甚至与自己那具化身,也完全失去了联系。

——自他入广陵门修行开始,这几十年还从未落至如此窘境!也根本就无力去制止战雪,这般搏命。

胸中更撇着一股暴怒,几次便欲将自己演天珠内。剩下的那具化身放出,将此人轰杀当场!

却终究忧虑着化身渡劫,在此地至少还要迁延两个时辰,处境只会更是危险,才强自压抑。若无必要,此法却是不得已的最后手段,轻易动用不得。

胸膛之内,就仿如受火焚一般,无比的焦灼难受。一股股戾意,冲击心神。

光头道人接着又转向了龙殇剑,仔细注目了片刻,接着便是陷入了沉吟。良久之后,像是想到了什么,面上是再压抑不住喜意道:“原来竟是归墟宫守真道友的龙殇剑!以身祭剑,亦要与敌偕亡,守真道友的烈姓,还真是令人佩服——”

他眼带敬佩之色,恭恭敬敬的向七彩光牢之内行了一礼。接着又撇了那团被龙殇剑所制,依旧是五法动弹的血云一眼。却是不屑至极的一扫而过,转过身面向了岳羽,轻声一笑道:“原本只以为这一次,能得一面两极寒焰镜与紫云遗珍,再连带一位我教护法。却不意还有这般惊喜,你手中既然有这龙殇剑。那么想必那白泽角,还有十二颗定海神珠,想必也在道友你手中。你是自己交出来,还是我自己来拿?”

岳羽面色冷然,也不去答话,只是脑内杀意更炽。而体内那天天五色神光,也正将体内最后一点七彩丝线,亦全数消磨。

那光头道人似乎是早料到如此,也不在意,只微微摇头道:“可惜了!观你根基,却更在那女孩之上。若再有万年时光,曰后成就,怕是远胜本座。却是留你不得!你也算是一代英杰,可惜却是陨落于此!”

他说完话,便又取出了一串褐色的念珠,总共四十八颗,串在了一处。虽是光华内敛,可其中每一颗,却都给一种厚实无比,沉重若山的感觉。

正欲将之打出之即,却忽的面色微变,似有所感。目内现出一团慧光,直罩岳羽丹田所在。

看到那七彩丝线,已几乎不见了踪影,便已是令他吃了一惊。再望见岳羽丹田之内,那内外五行符阵。以及被养在最中央处的五色剑阵,与下方两团阴阳旋绕的紫气之后,更是面色一阵狂喜。

“居然是混沌至宝!”

惊呼出声后,这光头道人却是再不犹豫。手中那串念珠,一颗颗飞腾而起,向岳羽当头砸下。

而便在这一霎那,岳羽身周的七彩光牢,便已是一阵微微扭曲,接着瞬间崩塌。

把体内的丝线,全数清空。岳羽接着是冷冷一哂,那两极寒焰镜沸腾而起,再一道冰焰绝光,照向了空中。将那念珠,稍稍一挡。

而下一刻,便又以魂念,从自己的袖内,取出了那九九红云散魄葫芦。

当这紫红二色混杂的葫芦,一出现在他的手中。那光头道人便是神情一变,竟是恐惧的瞳孔微张,面上再无丝毫血色。一声带着不甘与难以置信的嘶吼之后,几乎是疯狂的,向外迅速逃逸。身化遁光,几乎眨眼既飞遁到千里之外。整个人的形迹身影,也是渐渐从岳羽视野与魂识感知中消失。

岳羽目光微冷,再次将那破妄真水与太微清凉真液祭起,灌注于目内。

依旧是以一丝魂念,牢牢锁住了此人。接着右手结印,在那葫底一拍。一道红光,顿时从葫口遁出。

同样是化光而去,速度却又比那遁光快出百倍。只一闪即逝,当岳羽双眼捕捉到的画面,刚刚换帧时。便已见那红光,正击中那光头道人的后背。

也不见有什么声息,这法力强横,实力更胜那阳乙真人的修士,便已整个坠落于地。整个身躯,竟是全数腐化,连带着那护身之宝,也都纷纷化作了细沙。

只有一道元魂,从其躯内遁出。却是虚弱无比。便连那散仙之身,亦无法维持。眼带茫然无助地看了四周一眼,仍旧是向外疯狂远遁。

岳羽心恼此人将战雪重伤,心内一股戾念,始终无法宣泄。怎看肯令其轻易走脱?

祭起了那周身法力,立时便凝聚起一只五彩大手,向此人神魂遥遥摄去。一把抓在手中后,便用那混元五行真气包裹,将之困在其中,同样是丢入到了表里乾坤图内。

接着又是一道雄浑至极的五色神光打出,向另一旁,那将龙殇剑困住的七彩光牢刷将了过去。

这光牢坚凝至极,一时竟未能全数刷开。只是那口龙殇剑,论实力却又要胜过他数是倍,趁着这七彩光牢稍稍不稳,便已是全力一挣,将之挣破开来。

然后是剑光一卷,便将那残余血光,一剑绞碎。红色烈焰,附于其上,疯狂燃烧。

同时内中一把血色长矛,还有四片散开的血色莲叶,亦掉落了下来。

岳羽心中微动,将之收在手中。又同样取出了这修罗的几线元灵,封印困住。

再看向了战雪与自己化身,那两样困住二人的仙宝,失去控制之后,便陆续被撑开。他的那具化身,除了身周有些稍灼的痕迹之外,便再无其他伤势。

战雪那边,神魂却已是虚弱之极,已是陷入了沉眠之中。整个身躯,也是几无生气,体内经脉寸寸断裂。好在有那来自黄昏界的信愿之力加持,可以维持着一线生机。

岳羽心中微痛,法力一招,便将自己化身与战雪,全数收入到演天珠世界之内。

接着是干净利索的,将此地所有的战斗痕迹,全数毁去。又将那光头道人所留的诸般仙宝,尽皆收起。而后整个人,化作一道五彩遁光,迅速消失在一处岔道之内。

此刻他神魂之间,并未有那心血鼓荡的危险感应。可自经历方才那一战,实是再不敢有分毫大意。

而方才的一波波灵力震动,也差不多该将这地底迷宫之内的其他人,全数引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