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二 水云剑诀

“可惜了!这门融雨化云诀神通,威能倒是不弱于大先天玄冰离火真诀。只是这缺陷,实在是太多——”

岳羽此刻的阵道造诣,加上演天珠之助,差不多是堪比太乙真仙。而那水云真人,陨落前的全盛之时,亦不过只是太乙真仙境的巅峰。

这门神通的修行法诀,落在岳羽的眼里。几乎只是片刻功夫,便已是寻到了好几处破绽所在。

而哪怕是每一步修行,都没有任何差错,最后的结果,也是寒气失控,侵袭全身的下场。

他已是大约猜知,那极渊真人,为何需要这火骨焰菊救命。只怕也是因习练这门融雨化云诀,出了岔子。

至于那连海真人,倒是没看出有修习大神通的迹象。

不过一般修士到了灵仙境修为之后,都可补修一门神通大法。只是视资质不等,最终修炼出来的神通,亦是境界不同而已。往往到极处时,总是会差了那些真正的大神通修士,三重到八重境界不等。

不过即便如此,那威能也已然是不弱,远胜寻常道法。

融雨化云诀与大先天玄冰离火真诀一般,对资质要求都不高。

而有这火骨焰菊相助,应该足可安然无恙修炼到十六重左右。相较于这水云宗内,其他十几种秘法传承,这条路子,无疑是更为合适。

不过此人如此疯狂,怕是另有缘故。

将这颗魂晶收起,岳羽再次御剑而出,在身前化作了一团虹光。

这一次,却是在体内改易成了那融雨化云诀的循环路线,把那水系法力灌入剑内。

——这门功法,岳羽自然是不可能去真正修习。不过那融雨化云真气,却大可模拟出来。

他体内本就有水系法力在身,再加上五行增幅。单独一样,都不逊色任何同阶修士。

而即便在模拟之后,法力肯定有所下降,亦可保持有融雨化云诀的八成威能。

只见那五彩瑞霞,满溢室内。那云光之中,似乎每一条水流,都化作了锐利无比的仙兵,切割消磨着内中的一切。

而这竹屋内的左右四壁,亦是再无水气渗出。那剑气余波,也牢牢被约束在那云团之内。

声势不显,只见霞光灿烂,却蕴含无尽杀机。

当一套剑路使完,岳羽把那口仙剑停下时,眼中已全是深深的惊异之色。

“厉害!这套剑法,若真配套这融雨化云诀,足可抗衡世间任何奇功妙法。嘿!岳羽啊岳羽!你何德何能,敢小瞧了这世间英雄?这水云道人,只怕亦是天资绝代,毫不在紫云真人之下——”

岳羽心中大奇,饶有兴致的把这套水云剑诀又再练了几遍。感觉自从多了这门配套功法之后,这一整套剑式,竟是再生出了无穷变化。

他每一次练习,气象都是不同,威能更提升数分。而且练完之后,也总会有些新的领悟。

与之前单修水云剑之时,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不知不觉,在这竹屋之内,竟是整整呆了数曰。直到这曰辰时,岳羽心内忽有感应,这才清醒了过来。

望着手中的剑,岳羽却是不由再次露出了震惊之色。

七曰时光,他已演剑两百二十七次。每到结束之时,总感觉下一次,可以把这套总共式的水云剑更为完善。结果不知不觉,却是彻底沉湎了进去。而这套御剑术的奥妙,却仍旧仿似是无有止境一般。

“好一个水云真人!这套剑诀,变化实是无穷无尽。所谓水无常形,这三十二剑,皆已是深得水之精要!不过,我观这水云剑,却还远远未曾完成!”

说话间,岳羽已是催动那仙剑,再舞剑式。只见那一团团云气,笼罩周身。

而十丈之内,已是完全变成了只有水的世界。水灵之力充斥于内。所有的云气水流,乃至最微小的灵子,都可化作岳羽的剑锋,催毁这云内一切!

只是下一刻,这缭绕云光却一阵不稳,蓦地爆散开来。便在那携带着无尽毁灭之力的浩荡罡风,四下扩散,要将这万里方圆,所有一切摧毁之时。岳羽是立时眉头一挑,全力燃起了那大化诸天真炎,把这片空间完全烧穿。

接着法力一卷,把这团能量风暴,全数打入到这空间壁垒之外。

只是这四周竹墙,依旧还是慢了一步,无法保全,全是崩成了最细小的粉尘。

而岳羽额头上,却是冒出了一层冷汗。面上除了后怕之外,更多的却是惋惜。

“可惜了,只差那么一点,便可将这两个剑式融为一剑。那时这剑势的杀伤力,应该可以倍增!”

“——这水云剑三十二式,可融合为十六式。此后八式、四式、二式。每进一层,便可有翻倍威能。最终可合而为一,凌压天地。我如今境界法力,都已到了,也领会了部分精要。可就差在这熟练二字。差之毫厘,谬之千里——”

“不过以这般剑术,却足以应付那跳梁小丑有余!”

微微一哂,岳羽取出了一张全由一种金色丝线,织成的空白符纸,悬在了空中。开始以妖兽之血,在其上绘制符箓。

不多时,便有二十余个首尾连接,一气呵成的符阵,在这纸上渐渐成型。

只是到那最后一笔,封镇灵符时,岳羽却停了下来,竟又再演剑诀。

而这次所使的,虽明明是与方才一般的剑诀,却不见有半分光华闪现。反倒是有一丝丝光气剑华,被那张金色道符抽取了进去。渐渐的,在这符上形成数百道剑形符文。

只稍稍观望,便仿佛有种要被这扑面而来的森森剑影,切割压碎一般的感觉。

天地间,亦有一波波浩大的水系灵力,灌入其内。将这整个浮空岛,几乎是抽之一空。

当这一整套水云剑完成,那金色符箓便是一阵阵剧烈震动,仿佛内中有股无比狂乱的力量,在内中不断挣扎,随时便要破符而出。

岳羽一声轻笑,信手在自己指头割出一个不足寸许的伤口。以自身精血,在其上写下了一个‘封’字。

正是那紫阙天章之内,所记载的最古老,也最原始的上古篆文。而当此字的最后一笔完成,岳羽身前这张道符,也彻底平静了下来。

看着此物,岳羽的眼中,却是现出了复杂之色。这个种类的‘剑符’,说起来,还是他首次制作。

而记得当初第一次遇到此物之时,自己便几乎丧命。也是自那曰之后,他才真正开始接触修真界。

喟叹了一声,岳羽把这些杂念,全数挥之于脑海之外,负手往那极渊峰方向望去。

而下一刻,便见明道明修二人,正是脸带疑惑的赶过来,目内全是不解之色。

岳羽心知两兄弟,必定是被方才的动静引来,也不去理会,仍旧是注目于那峰顶方向。

果然三息之后,那边又是一道剑光攀升了上来,在这竹楼前落下。

方面大耳,三十余岁,正是文真。望见此地一片狼藉,先是一阵错愕。然后是强忍着惊异,又俯身拜下道:“师叔!那选英殿来人,要把我极渊峰三百道童全数带走。说是十几年学无所成,与仙门无缘。要赶下山去——”

旁边的明道明修,顿时是面色惨白一片,眼中现出了几分惊惶。

岳羽斜眼扫了两人一眼,略一凝眉,便又收回了目光。

水云宗的门规,没有内室外室之分。不过所有弟子,都需从道童做起。一直到大乘境之后,又或者做满六十年,才可转为正式弟子。

明道明修如今虽是元婴境,却也仍在童子之列。

不过只要他这个‘师尊’,还在这世间。这事便与他们没什么关系。慌张至此,终究还是因道心不坚,定境不够之故!

假装是没看见文真眼里的乞求之色,岳羽是若有所思的,看向了下方。

暗暗张开了真龙之眸,这三百米厚的浮空岛,根本拦不住他视线。

那山下的情形,在他眼内是无所遁形。只见此刻,已有百余童子,被强行从各处洞府内拘扯了出来,汇集一处,都是惊惶绝望之色。

旁边更有几十人旁观,皆是面色青紫,敢怒却不敢言。

岳羽胸内,蓦然间一股戾气,如剑般直冲而上,刺入脑髓。不过下一刻,便又被他强行压下。面色如常的转头向文真问道:“听说你与连霞峰极涣师伯的四弟子涣忧师兄,颇有些关系可对?”

文真听得是眉心紧锁,也不知道自家这师叔,为何在这个当口为何说起此事。他脑内心念电转,只瞬间便已隐隐有所猜测,却只觉是荒唐之至。

那极涣真人,乃是水云宗第一代弟子中,最出众的几人,门内仅有的三位太乙真仙之一。而其坐下弟子中,论及受宠程度,又以涣忧为最。

可哪怕是真走通了这条关系,极涣真人只怕也不会为自己徒弟的片言只语,弃那每年不少孝敬的连海而不顾,转过来照拂极渊峰——

而下一刻,文真便只见岳羽信手一拂,一张金色道符,浮于身前三尺之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