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章 不漏金身!

当撞击到那第五层壁障之时,那本命魂印,犹自是旋转不休。竟是在那壁垒之上,冲击出一丝缝隙,这才歇止之下来。

岳羽神情微微一怔,而后便便只觉神魂之内,亦是再次一阵尖锐刺痛。

——在那神魂核心之中,围绕着那七彩雷符,竟赫然也是一个类似那五行剑阵的符阵,在隐隐成型。而他的所有魂识分子,这一刻先是猛地一缩,接着是轰然扩展衍生。直到溢出体外,增加了三倍有余,那势头才渐渐歇止。

岳羽直楞了半晌,才回转过神来。接着却是不由一阵长声大笑。

——那鸿蒙之宝内自生的灵阵,其中有绝大多数,他都无法看懂,也无法复制。

方才也只是把自己能看懂,能刻印的部分,录入那魂印之内。再以自己的阵符造诣补全。形成了一个完整的魂印。

却不意这个当初自己也觉有些不靠谱的奇想,竟是有如此奇效!

那本命魂印深入到那第五重壁障之前,不止是意味着曰后,他可以毫无障碍的,参悟所有第四层的空间法则。更可为下一次天人感应之时,彻底突破那第五层壁障,立下一个无比厚实的依托。

以此为基,即便是寻不到紫阙天章,他也只需再有千年时光,便可有把握,真正冲入那第五层之内,了悟那时间秘法。

——甚至于面对任何阶段的的太乙真仙修士,都可在法力本源上,不受压制!

趁着这天人感应尚未彻底结束之时,岳羽魂念是片刻都不曾停歇的,在这本源之海中继续畅游。

不过其中一丝意念,已是回至到躯体之内。感觉自己的神魂,是前所未有之强大,也是前所未有的坚凝!与洪荒本源之内那本明魂印感应,也是无比清晰!

岳羽甚至有种明悟,知晓自己即便是此刻陨落、最多百年时间,自己的元灵,便会在这世间再次生成。哪怕是龙殇剑,亦无法使这魂印,有折损半分。

然后下一刻,他心中是一阵微震,感觉到体内,那近乎天翻地覆般的变化。

那肉身不用刻意催动功决,便已是自发的进入到玄功五转!内中流转的血气,颜色亦是再次一便。改为淡紫色,在体内涌动不修,汹涌如潮。

而自己体内的法力,那五色神光与诸般神通,虽未再进一步,却是骤然间暴增数倍,也将那三十龙之力的壁障彻底突破。

一股浩大至极的五行法力,不受控制的逸散体外,冲霄而起。将上空中的劫云,竟是强行冲开了一丝缝隙,使一束阳光,从外照下。

岳羽蓦地睁目,眼中是无数符文闪过。神情淡淡地望了上空一眼,直到发觉那天空中劫雷,似乎又再起变化。由九辰星砂雷,再转为玄皇太昊雷。才微透一丝喜意。

同是七阶雷种,那玄皇太昊雷却要比那前者,更强横数倍!

不过此刻对他而言,最多也只是度劫稍稍困难而已。却可使自己的无相九劫神雷法,威能再增!

——此刻是每添一种高阶雷种,便可令他的那七彩雷符,杀伤力更强数分!

而便在片刻之后,岳羽却突地心有所感。竟是一道法力挥出,用水镜观影之法,在身前凝成了一团水镜。

接着便只见他之前所布的一处幻阵之前,一个红衣人影,正是神情冷冷地,往内观望。

此人极其小心,同样是用了障眼之法,遮掩形迹。只是远处那面水镜之内,却加入了一点太微清凉真液。此人身影,却是无所遁形。

岳羽眉头微微一挑,也不知是否他此刻,是以这观影之术,隔着数个天境碎片,远远观望的关系。竟是再感觉不到,此人对他的隐隐压制。

那火云道人在外看了片刻,竟未试图闯阵,冷声一笑之后,便拂袖离去。

然后仅仅两刻钟时间之内,便是陆续出现在他所布的三处幻阵之前,同样是停留不过数息,便不见身影。

岳羽心中微微一叹,知晓哪怕是他这一路,再怎么小心翼翼,用尽了所有办法遮掩行踪。此人寻来此地,怕也不用一个时辰。

不过布置这四处幻阵,他本就没寄托过什么希望,也从打算也这幻阵,瞒过这火云。花费时间布置,只是为提前预警而已。

再次抬首上望,只见那劫云之内,依旧是无数金色的雷光,在内闪动。至少还有十二重劫雷,汇聚于劫云之中。

只犹豫了片刻,岳羽便已是眼现决然之意。猛地一个五色巨掌,向上空抓住。破入到那云层之内,竟是把一条条庞大雷蛇,强行抓下,然后引入到自己体内。

而当那所有金色雷光,都被这混元无极大手印一扫而空。空中的劫云,也是逐渐散去之后。岳羽浑身上下,百万毛孔,都已是溢出血点。

整个肉身在那雷力不断冲击下碎裂愈合,来回反复,几乎见不到休止之兆。

岳羽鼻腔之内,几乎全数被血液堵塞。却犹自是大笑不已,声震长空。

心忖这才是真正的淬体之道,如之前那般。一次挤牙膏下来那么一点,固然是可轻松承受,淬炼肉身的效果,却几乎为零,而此刻只是片刻,便已使他的九转玄功,又有进展!

而当那雷力逐渐消退之时,第一个有反应的,便是那大先天玄冰离火真决。几乎是水到渠成,便已是突破到第十六重。

其余的几种神通,包括那五色神光在内,都是小有进展,自发的凝结出几千组五行符文,加入那符阵之内。

“这便是天仙之境?或者应该说,是太乙真仙?”

岳羽蓦地一挥手,便将那两极寒焰镜招在身前。运起了大先天玄冰离火真气,猛地一拍。便破开了内中的一层封印。

只见此物之内,蓦地光华流转。那气息已然是与之前截然不同,那表面亦现出更多的玄奥符文。

“四品灵宝?果然!”

岳羽目光微亮,已知晓自己的猜测无差。这内中还有两重封印,若是全数解开,怕也是件了不得的至宝。

继续把法力灌入,竟是一道高达二十二重的冰焰绝光喷射而出,直击那虚空昊曰。穿梭也不知有多少万里,竟使空中那大曰星辰在此界的投影,也为之微微晃动。一波浩大的太阳真火,猛地反冲而下,炎热灸人。

岳羽心中顿觉微微后悔,不意这冰焰绝光,竟是强横到这般地步,居然引来那空中昊曰自发反击。忙一道五色神光刷出,令那太阳真火消散小半。接着又以两极寒焰镜,向上空一照,依旧无法使之彻底消散。

直到把身周的九霄乾元剑阵催动,九道浩大剑芒斩出,才把那团炽烈无比的太阳真火,彻底斩开。

岳羽这才有时间定下心神,细细体悟着方才,使用那冰焰绝光之时,与以往的不同。

——不止是加持的法则增强,还有那五行之灵的控制。那本命魂印,使他对天地之灵掌控力,增强了足足数倍,几乎已到了如臂指使,随心所欲的程度。便连数量,也是暴增。同样的法力,可以控制超过以往四倍的五行灵力!

相较而言,这封印解开之后的两极寒焰镜,对他的助益,固然不小。可自己实力的增长,亦是不可小视。

“却不知其他几种神通,威能又将如何?”

想想那火云道人,随时便可到来。此地也实在不是能试演道法之地,岳羽嘴微微一抿,还是打消了把那诸般神通,一一使用的打算。

转而又把注意力,转回自己体内。

“这便是不漏金身?”

换作是以往,他体内哪怕气血再强,法力再盛。也有部分要泄之于体外,无法使用。

不过此刻,却可把全身毛孔,所有窍穴,都全数牢牢封闭。把所有精元气血,乃至浑身真气,都封锁在体内。那爆发力,也将是以往数倍!

而若是欲隐瞒形迹,即便不用那五色神光与白矖遮天令、一气混元珠、以及那些障眼法。他也自信可以完全瞒过,那玉仙境之下的修士。

受益最大的,还是修行速度,可以最大程度,利用每一分精元。

“——法力已至三十龙之力。我肉身如今,也真正的增至两千二百万石!可惜,这法力与肉身之力结合的极限,还是突破不了那三百条真龙!”

岳羽此前肉身,几十年修行九转玄功,也才不过八十万石。此刻九转玄功进阶,加上那大巫之血,竟是爆增二十余倍。而浑身法力,以是增进了数倍,几乎已是再次碰触那上限壁障。

而这浑身法力与肉身结合一体之后,正常的计算,应该至少,也是达到了三百五十条真龙之力。若是合适的环境,冲至六百条真龙,也不在话下。

不过此刻,当岳羽把混元无极大手印使出时,却依旧是被固锁在三百条真龙之下!

暗暗摇头,岳羽抬目望向了阵外。那真龙之眸,已可见火云道人,正遥遥从远处行来。

这一刻他甚至有股冲动,一拳挥出,足可将此人这具化身,彻底击碎!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