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四 神针灭世!

“我们梅山虽是家大业大,却要庇护百万同族。哪里能有道友您这般胆量。连圣人都敢招惹?”

白裳终是有些压抑不住心内的怨气,略带嘲讽之意的说了好几句。语气才又重新放缓道:“道友之前,毕竟是用的节洪这个身份。再说还有奴家也在,无论情形如何,事后梅山也都必定会惹来猜疑。奴家不求道友替我们梅山洗清嫌疑,只求道友能不让这文殊道人,找到实证便好。想来那几位大人,自有办法应付——”

她说到最几句时,已是明显带着几分苦涩之意。

岳羽闻言却嘿然一笑:“实证么?与我何干?正求之不得!”

白裳的神情立时一变,只觉是一阵怒意填膺。若非是自知自己反抗不得,是恨不得一拳把岳羽的鼻梁打断,以稍解恨念。

——所谓的与我何干,自是指的梅山之事,与他无关。至于那求之不得,自然是说此刻的岳羽,是巴不得想要拖梅山下水之意。

只可惜是她神魂被封禁,脑内更钉入三枚三灵控魂针。若非如此,即便是拼了命,也要给岳羽一个好看!

那视线冰冷,几可杀人。岳羽却浑然不觉,依旧是定定的看向远方,摇头道:“再说今曰之事,还远未了结!”

他方才虽是完全隔绝了阳乙的分身神念,传递消息。不过若不灭杀彻底此人,渊明这身份,甚至于初至地仙界时,在红云山脉之内留下的几丝线索,终究还是会被人寻到。

这一战,又哪里能就此罢休?

意念微动,岳羽已是飞身而起。向远处某个方向,疾速遁去。

后面正是郁愤无比的白裳,则是一阵愕然。

——今曰之事,还远未了结?这个人接下来,还想要做什么?

难不成还打算与那些赶来的五台山弟子,再次一战不成?就真不惧那大罗金仙出手?

接着仿佛是意识到什么,白裳的眼神再次一变,满现骇然之色道:“你莫非是疯了?那阳乙的本尊,早已把那幻月凝真大法,修炼到十八重境界。太清玄仙之下,几乎无敌。便连你那九九红云散魄葫芦,亦未必能一次取其姓命。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去招惹他?”

岳羽却毫不搭理,化作了一道五色遁光,一眨眼便穿梭数十万里。

白裳心中是不清不愿,却奈何肉身法力根本就不受自己艹控,只能无奈跟上。借助那黑色锁链之力,十二对羽翼只微微一扇,也是直接穿梭数万里空间。

不过遁速比之岳羽,却仍旧差了数筹。仅仅数息之后,才尾随其后到了一处面积极小的天镜碎片之上。

白裳穿梭至此处时,第一眼便已望见下方处,那巨大血色玉台。而岳羽正是负手悬空浮立,在那五千丈空中,面上竟是破天荒,现出了几分犹豫之色。

她神情再变,正欲说话提醒时。岳羽身旁,在她之后赶至的战雪,已是一道血红光华散出,照在那巨大玉台之上。竟是牵扯这块庞大无比的玄血玉石,慢慢地腾空而起。

而下方出,也立时是传出一声厉啸。仿佛是有什么绝世凶兽,正要从这下方冲出,只是那溢出的些微气势,便已令人心惊胆凝。

当那印玺状的血玉石台,被拔起了空中千丈,却只见是一个巨大手臂,裹带着浩荡黄光,从内冲出。却只有半截,没有掌骨。

仿佛是感应到什么,那巨臂离窟而出之后,气息是愈发的暴乱。

周围的风沙黄芒,竟是形成一个巨大人脸,无比阴沉的盯着岳羽道:“居然又是你!”

那言语间,竟是带着无尽的杀机与恨念,浩大无边的魂煞之力,亦是直迫而来。

白裳远远站在一旁,只是承受些余波,便已感觉神魂之内,一阵强烈昏眩。正有些不解,这巨大人脸的语中之意,竟仿佛是与这青年极其熟识时。岳羽却已是哂然一笑,身周是再次闪烁着五色光华。

先是那五口色泽各异的仙兵,骤然从其体内穿出,分布五方,将这玉台围拢。

接着下一刻,一张呈阴阳二气之状的阵图,亦从他脚下张开,笼罩着万里方圆。

那巨大人脸,顿时是满是惊疑不定之色:“这是何宝?竟是鸿蒙之气化生——”

——若换作是数万年前,能见到这套五色飞剑阵图,只会令他无比欢喜。然而此刻,却是只令他心中冰凉一片。

岳羽毫无理会之意,径自是双手结印,变幻不休。催动着这五行剑阵,循环转动。

下一刻,便有一丝丝的五色剑气裂空斩出,更有无数的五色光华升腾而起。汇拢向那血色石台之下。竟是一股磅礴巨力,将那巨大手臂,牢牢定在了半空之中。

剑气飞绞,将那断臂,割裂的血肉横飞。而五色光华,则在下方阴阳二气灌注牵引之下。以惊人的速度,不断消磨着这血肉中蕴含神魂烙印。

那巨大的黄色人脸,是再维持不住。一阵怒吼,整个断臂竟是猛地炸裂,将那上空玉台,震得是一阵晃动不休。只见是无数血肉四下喷飞,却只有几团小小的血光,脱出那石台的封镇。

却在眨眼之间,便被那些五色光华,彻底吞灭。化作一团精纯元力,散落于这大阵之内。

白裳是只觉嘴里一阵发干,喉咙仿佛是被人捏住,几乎要为之窒息。

她是清清楚楚的记得,这石台之下,可是那蚩尤之臂!便连那采首山之铜所制,承载大气运大功德的轩辕圣剑,亦是斩之不断,奈何不得!

甚至当初将蚩尤车裂之时,更曾偷偷旁观,亲眼见那巫神陨落之时的天崩之势!

然而此刻看岳羽的所为,竟仿似是要将这上古大巫之手,彻底炼化!

还有那鸿蒙之气,又是何意?莫非她眼前,这明显还未曾成型的剑阵,乃是由鸿蒙紫气凝成?

白裳心中几乎是忍不住,想要转身离去,以最快的速度返回梅山报信。只是下一刻,那三枚三灵控魂针。俱皆是光华闪耀,令她神魂之内,一阵阵刺痛难当。所有的念头,全都消失。

这件灵宝控人神魂,是容不得被其所制之人,有半分不忠之念!

再有波罗神焰加持,更是令她毫无脱身之望。

那五色剑光流转,只用了大约两盏茶的功夫,便将那蚩尤断臂,消磨了足足小半。

更多的精纯元气,与残存的神力,被那阵图与五色仙兵吸收,使之声势更是强绝霸道,凶横无匹。几乎是每一次转动,都会将其中一团血肉消磨。

这时的战雪,身形又升起了大约三千余丈。遥遥看向了远方,一双柳眉紧紧皱起,似乎在全力感知着什么。

一刻钟后,刚好下方那蚩尤巨臂,被炼化到接近九成之时。战雪的眼神微凛,视线仿佛可洞穿金石一般,转而又望向了左侧。

岳羽亦是心中微动,知晓战雪的魂识感知之力,是远胜自己。这般状况,必定是已是有所感应。

他口里猛地一口鲜血吐出,分洒于五口仙兵之上,使得这五色飞剑,剑气愈发的凌厉难当。还有一部分,则是渗入到下方,那阴阳二气阵图之内。

整个剑阵,威势顿时再提升一整个层次。竟是在短短十息之内,将最后一部分蚩尤血肉,亦全部炼化。

所有吸收不下的紫金色精元,还有那些红色神力,则都被困在剑阵之内,循环流转。

岳羽几乎已可听见冥冥之中,那蚩尤满含恨意的咆哮之声。整个人也升腾而起,与战雪并肩而立。

张开了真龙之眸,又把无妄真水与太微清凉真液,引入自己眼中。岳羽同样是向左侧望去,视线连续透穿了十数道空间断层。恰好见两道遁光,正是向此处疯狂赶至。

其中一人,正是那阳乙。而另一人,却是一位红面中年。遁速更超出前者数倍,几乎是裹带着阳乙遁行。

岳羽目中光泽闪动,一霎那间,脑里同时闪烁过无数念头。此时使用天意绝剑,又或逆天刀决,乃是最佳。不过类似的剑诀,他也不知自己那位祖师,是否使过。

此刻最不容易泄漏身份的,反倒是他那一直都未曾现于人前的大五行阴阳元磁灭绝光针!

深呼了一口气,岳羽双手结印,一个个道决打出。把那混元五行法力,疯狂地灌入至剑阵之内。

而后下一刻,一枚枚五色光针,在他身旁凝成。足足九百九十九枚,这才休止。五行剑阵亦是全力催转,将岳羽的混元五行法力,加强到了极致。

甚至那些被困在剑阵之后蚩尤精元,与那红色巫力,亦在以惊人的速度,迅速消耗,被剑阵吸收。

与之相应的,是五色光针,在不断的壮大,然而又再次凝缩,不断的重复。

而岳羽的身后,亦出现了丹田之内,那内外五行符阵的幻影。方圆十丈,悬于身后。而在其外,更有无数的符文,在不停的凝聚延展,直至扩展延伸至百丈之外!

那些大五行灭绝光针内孕育的元磁之力,亦是渐渐的攀升到了极致。

“十六重!”

“十七重!”

“十八重!”

当体内的混元五行法力,几乎被完全吸干之时。岳羽手中印决,才微微一停。身躯竟是承受不住压力,爆裂出无数伤痕。

接着却是神情淡淡的一拂袖,那九百九十九枚大五行灭绝光针,立时是爆射而出。直击十数道空间断层之外。

只一眨眼,便穿梭出千百万里。那红面修士当先而行,几乎是来不及做丝毫反应,便被这针雨淹没。被无数五色光针,直接透穿了所有防身之宝,在肉身之内,洞穿出无数骇人孔洞!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