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九十七 了断因果!

文殊的呼吸,是立时为之一窒,双眼更微微眯起:“你是紫云道人?”

“正是紫云!”

那青衫修士微微颔首,接着后一句的语气,却已是是带着质问之意:“吾来此只欲问道友一句,我家老师的师乘道统,与你们阐教一脉,可有关系?”

文殊道人的胸膛,顿时是一阵起伏不定。沉吟了许久之后,才神情铁青道:“并无关系!”

“那么你我之间,此前又可曾有因果牵缠?”

文殊是紧紧凝眉,接着却是一阵摇头:“你在这里等我,便只是问这些废话不成?你我之间,确实并无因果。不过眼下洪荒杀劫将至,我这一脉弟子凋零,并无根器深厚之人。只能寻至宝镇压气运,你师之物,我只是打算暂借而已!”

“暂借?”

青衫修士,顿时是哑然失笑:“所谓不告而取,是为贼!我弟子因你这一番谋划,几乎身陨血云!道友既是说不出道理出来,那么我寻你了断因果,也是理所当然!”

说完话时,他身后已是同样两面一冰一红,瑞霞万条的古铜令牌,腾空而起。

当二者合而为一,一时是直令这方天地失色。几乎所有角落,都被这蓝红光华,全数笼罩。

然后几乎就在文殊神情刚刚从怔然中回神,脚下一朵金色的七叶莲台张开之时。

一束冰红相间的光束,已然是直罩而下。二十七重的冰焰绝光,再经那令牌加持,直接便将其中一片莲叶轰穿。将文殊的身躯,打穿出一个惊人空洞。身下的躯体,也是一边冰寒,一边火红。

接着紫云是微一振袖,两口玄兵从他袖内飞遁而出。一见风,便化作了螭龙火凤之形。盘旋舞动,正欲往前一绞。那虚空中,却又传来一阵轰然鸣响:“道友还请住手!我师弟即便有得罪之处,也大可商量一二!”

随着这话音,竟是一截柳树枝,蓦地破空而来。方一赶至,便直接是刺向了紫云道人。虽无锋锐,却有一股不逊色任何玄兵的凌厉剑气,蕴含其内。直贯数十万丈,轰击而下。

紫云却是哈哈大笑,向右旁伸手一指。那古铜宝鉴便再射出一道冰红交间的光束,将那柳枝生生击飞。接着是剑诀微引,仍旧是牵动着那两口玄兵,将那文殊剩下的身躯,一剑两断!

一边是化为万古不化的玄冰,往地面掉落。另一边,却是直接被烧为灰飞,随风散去。

整个空间顿时一寂,而虚空中,也传出一声轻叹,接着是再无声息。

而紫云此刻却是定定的看着,下方那文殊剩下的半边身躯:“你虽是重伤未复,不过本身伤势,便因我那徒弟的大五行灭绝神阵而起。师徒联手,乃是天经地义之事,也怨不得我趁人之危。一切因果,皆因你贪念而起——”

说到此处时,他面上又是微透遗憾之色:“只可惜!我紫云修为还是差了一筹,终毁不去你命魂烙印。以那位道祖手段,只怕三十载内,大约便可令这你元灵再复,重塑肉身。只是此次之事,却也仍未算了结!终有一曰,吾当将汝真正斩杀!”

小亭之内,岳羽是怔怔然的,看着已到手中的那团混沌之气,仍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许久之后,才清醒过来,忙将之也吸入到自己的丹田之内。然后正欲说话时,却是神情也突地一动。下意识的,也看向了那极西之地。

只是任他有真龙之眸,以及数种可增目力的灵水,修为法力也可与太乙真仙相当。此刻却也无可能洞穿数亿万里距离,看到那边正发生之事。

只能是隐隐的,有些感应而已。知晓那边,必定有着某件事情,与自己切身相关。

犹豫了片刻,岳羽又看向了紫云,带着些许疑惑道:“老师,不知那边到底是发生了何事?”

“方才不是说了么?与某人了断一番因果而已!”

紫云微微一哂,接着是大手往虚空中一探。竟将那面白矖遮天令取出,重又丢至到岳羽面前。接着又反问道:“倒是羽儿你,接下来又有何打算?看你不惜代价,也要将那阳乙击杀。可是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借那渊明身份,潜身在水云宗修行?”

提到因果二字,岳羽便已然是微有所悟,不过即便紫云不愿提起。便也知趣的,不再问此事。这时闻言,立时是点点头道:“弟子正有此意,准备在此处附近潜修数十载之后,再回水云山。不过这次能有机会入这太明玉完天。得了万雷殿诸般机缘,却是欠了水云宗不小人情。若有机会,弟子会尽量在这几百年中报答一二。不过一旦修炼至太乙真仙之境,弟子便会离开——”

“太乙真仙么?以你如今进境,想来也无需多少时候!”

紫云先是若有所思,接着却又一笑道:“你若无事,便在那水云宗多呆一些时候。恰巧如今水云宗正是多灾多难之时,羽儿你可尽力代我帮他们化解一二。毕竟,这是我师兄水云,逝后所留之唯一道统。他生前我因故不能出手,助他一臂之力。却想帮帮他的弟子后人——”

他说至后面几句,已是神情怅惘。眼神里,再无一丝笑意。反倒满是缅怀、希冀甚至恼恨,神情是复杂无比。

岳羽神情怔然,虽是不解,却还是俯身一礼,郑重其事答应了下来。

所谓有事弟子服其劳,他此刻也无什么能为,报答紫云。既然是老师对这水云宗有些牵挂,那么顺手帮一帮,也未为不可。

然后下一刻,便只听紫云无限寂寥的一叹。大袖一拂,整个人连带着这亭台楼榭,以及下方那团紫云,都忽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岳羽发觉自己脚下悬空,却也并不慌张,只微引法力,便又浮空立于半空之中。

接着是一声苦笑,他这位老师断的是法力通天彻地。出现的突然,离去时也同样毫无预兆。以他的灵觉,居然也是丝毫都无法感知,紫云的去向。

而便在他刚把身形定住之时,战雪已然是化作一团红光,飞遁而出。左右四望了一眼之后,神情也是带着一丝不可思议道:“师兄,我猜是你师尊已经是对那文殊出手。说不定,此刻已将那文殊天尊斩杀——”

岳羽笑得是愈发苦涩,他方才也同样是这般猜测,只是未敢确定罢了。沉吟了片刻,才又微微要摇头:“应该还留下元灵未灭,又或者只是斩杀那位阐教金仙一具化身。大抵这些金仙修士,没这么容易就陨落——”

他也不知自家这老师,到底是哪来的这般底气。不过既然是敢悍然出手,必定是有着足够把握,要么是不惧道祖报复,要么是料到那位圣人,无法插手此事——

正细细思量之时,被他以芥子纳须弥之法,卷在袖中的白裳,也同样是现出了身影。第一时间,便是一声冷哼:“我看多半也是如此!不过你们师徒二人,果然一个个都是胆大包天之辈!”

看向岳羽的眼神之中,却是无比复杂。忌惮之意,已是更浓数分。

岳羽也不反驳,只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白裳却是立时遍体生寒,再不敢多出一语。

哪怕之前受此人所制,还有些不服气。可今曰亲眼望见岳羽,施展诸般神通,连续诛杀数位太乙真仙。又以十八重大五行阴阳元磁灭绝神针,直接灭杀一位太清玄仙修士。甚至最后借那蚩尤精元之力,重创一位声名遐迩的阐教金仙——

这等彪悍实力,绝非是她所能抗衡。而即便梅山之内,怕也无多少人,能够稳胜岳羽。

更何况在其身后,更还有着一位法力莫测的紫云道人。

这一刻,白裳只觉是心情无比灰暗。这青年显出的实力越强,也就意味着她脱离三灵控魂针控制的机会,是愈发的渺茫。

“原来这个人,是名唤岳羽。兼修五行,直指无上大道么?谛听前辈说的机缘,莫非是指此人——”

思及此处,她心中忽又微动,眼里不由是闪过一丝异泽。岳羽却已是懒得与她废话,直接一挥手,抖开了表里乾坤图,将此女同样封印入内,与里面仍在潜修的玄元子做伴。

至于那锁链与八十一枚银环,却都是空间类法宝。用之可固锁和穿梭空间,岳羽望了一眼,见二宝也同样无可能离开洪荒本界。也就再无兴趣,同样是打入到表里乾坤图内。

而下一刻,岳羽的注意力,便已重新转向了自己丹田。

只见那团混沌之气,已经被他丹田之内五口飞剑,自发吸收。平分之后,恰好是提升了半个品阶,达至二品灵宝顶峰之境。

只差一步,便可迈入那一品之列!甚至于之前强催剑阵之时,造成的些微损伤,也已是彻底修复如初。

而相应的,那下方又两道鸿蒙紫气构成的阵图,也有不小的变化。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