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一 剑凌水云!

这殿堂之内,就仿佛是掠过了一道蓝色惊鸿。那水色剑光,只刚到半途就分裂成千百余条,与那庚金剑气轰然撞击。却竟是生出一股至柔之力,将之往旁带开。

一丝丝水色剑气,更是水银泻地般,无孔不入地渗入了进去,将这庚金剑气,消磨瓦解。然后就在那点白光,几乎刺到岳羽鼻尖之前,彻底崩散消逝。

那极灵的神情微怔,似是为岳羽这一妙到毫巅的御剑术而震惊了片刻。接着又是一声冷笑,溢出体外的金系灵力,是愈发的浩荡沛然。

而其余诸人中,不少玉仙修士,也俱都是轻松了一口气的神色。看出这渊明固然是剑术精决,不过本身的法力修为,到底是差了极灵不止一筹。虽能勉强抵御,却已然是败局已定。

部分人的脸上,更已是溢出了一丝笑意。

“到底还是年轻气盛!都已经隐忍了近万年时间,却连这最后几百年没能忍住,真正是功亏一篑——”

“宗门要依仗他水云剑兴云布雨,十年前那段公案,未必能彻底翻盘。却必定是颜面大损!哼!我看他还有何底气,感在我等面前如此倨傲?还有加重刑罚,也是免不了的!”

当这冷笑之声,刚刚响起的下一刻。包括那齐灵在内,所有人的神情,都是为之一凝。

岳羽的头顶,赫然是升起了足足十六颗水蓝色玉珠,悬于头顶,刚好是一个小小的灵阵。

一霎那间,岳羽的气息,也是暴增数倍!几尽疯狂地,从那本源深处,提取着浩瀚无比水灵之力,加持于下方的岳羽身上。

而在这青年修士的身后,更有一条庞大无比的玄龟之影,浮现在身后。

这大殿之内,那些修行水系功夫的修士,神情是最为怪异!他们感觉是清晰无比,所有与天地水灵的联系,这一刻竟是全数被强行剥夺!

除了本身的法力之外,再借助不了分毫外力!

甚至连那殿内深处,可以借助使用整个水云山护山大阵之力的水云剑,亦仿佛是在表示臣服一般,匍匐于地。

——这一刻,岳羽便仿佛是已成玄武化身,又好似成了水中君王!

整个百万里方圆,所有水汽与灵子,都尽落入其掌握之中。

那极灵的面色先是微变,接着是转为无比凝然、隐含忌惮,到最后却是苍白无比。

岳羽手结剑印,信手一挥,方才那些被强行击散的水汽,便已是再次聚合。那灵力反应,也是之前数倍之巨,无数冻气弥漫于岳羽身周。

然后下一刻,一道冰蓝色的苍芒剑气,从那霜石剑上轰然击下。

二百九十九条真龙之力,赫然盘旋舞动。剑身之上,也同样是浮现玄武之形,猛地咆哮出声。

极灵反应极速,几乎是第一时间,便再次祭出那庚金剑气,往上迎去。却宛如是纸做的一般,被强行冲溃。

而那冰霜剑芒,一路凝结万丈冰剑,宛如是霜石剑的延伸。毫不见半分颓势的,直斩而下!

若说之前,极灵还抱着几分希望,到了此刻,眼中却已宛如是死灰。

只是到了最后,才猛地一咬牙,又将几面古铜盾牌,祭起当空。无量法力,灌输入内。

“轰!”

这水云殿中,再次传出一声爆响,震动群峰千山。无数寒力罡风,四下席卷。凡是五十龙力之下的玉仙修士,俱皆是无法存身,纷纷退于一角,各自祭出仙宝抵御。

而极灵的脚下,则是传出一声卡喳喳的声响。无数蜘蛛网般的裂缝,正在蔓延扩张。强度几乎不下于六品仙兵的玉石,在这巨力压迫之下,竟是再支撑不住,被强行压碎开来!

那几面古铜盾牌,同样是岌岌可危,光泽暗淡。便在被彻底冲开的前一刻,极灵忙一口精血吐于其上。才勉强撑住,未被那水蓝剑芒一击斩开。

而便在此时,从那台阶之下,也再次传来了岳羽那淡漠幽然的话音。

“极灵师伯既然这么喜欢以势压人,那么请恕渊明无礼。便也让师伯您,也尝尝被人以势欺压的滋味!”

这语气虽是平淡无波,没有半点起伏波动,却是令人心底寒彻,透着刺骨冷意。

而便在话音落时,那霜石剑是再一此嗡鸣震荡。那玄龟之影,愈发的清晰灵动。冰蓝巨剑之上,咆哮的真龙之形,亦是蓦地骤增,竟强形突破了那二百九十九龙的桎梏,再添五十条水色蓝龙。

浩大巨力,是直接把极灵的身形,往下压得一沉。轰然半跪在了面,而那些裂缝直径,亦是在一瞬之间,再扩张千丈方圆!无数碎石,四下击散!

而水云殿中,几乎所有人,都是哑然望着这一幕。神情茫然,带着几分不敢置信。

有十余位修行年纪较长的修士,存心想劝,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只定定的,再次注目着岳羽。是心知肚明,这渊明欲借极灵立威之意。

第一剑交锋,是展现那远胜极灵的御剑术。而第二剑,则是毫无花巧,直接以力胜之,直接破去极灵最大的依仗。也向众人宣示,他那强横战力。

所有人,都是几乎接近置信一般的感受。有些之前忍不住出言疾风的,更是面如死灰。

二人动手之前,是从未想象过。如今这水云宗,本该是实质上的第三人,在岳羽面前,竟是如此不堪一击!

岳羽却仿如未见,仍旧神情淡漠的看着那极灵道:“师伯,我道家一脉,虽是最重一个孝字。不过身为长辈,要想得弟子真心爱戴尊崇,本身品行也需端方仁爱。那极霂的为人,你心中应该是心中最清楚不过,哪里还有什么师伯的样子?师伯为何就定要与我为难?”

那极灵七窍五官,都是血丝渗出。不过此人姓情,却极是好强,天姓不肯服输。虽是至这般绝境,仍不肯开口服软。闻得此言,更是一声冷哼,视线宛如刀锋般,直刺岳羽。那目中神情,竟是恨不得将眼前的清秀青年生吞活剥。

岳羽只看了一眼,便知这极灵更看重的,是自己的颜面受损,而非是宗门道义。至于自己的言语,是半分都未听进去。不由是再次哂然冷笑,胸中一股暴戾之意,直冲神魂深处。

接着是毫不去理会,转而看向其余诸人道:“十年前极霂之事,刑律殿早有判定。将连天峰一脉,全数逐出门墙。今曰极灵不服,却不知诸位以为如何?也认为当年刑律殿,是判罚失当么?”

整个殿堂之内,顿时又是一片死寂。然而仅仅是半息之后,便有人笑着出言道:“极霂当年意图叵测,师侄被迫出手,将这孽障击杀。乃是我等亲眼目睹之事,哪里会有什么意义——”

“正是!此人大庭广众之下,使用那乙木神雷。几乎令我宗数十天仙陨落。实是该死!”

附和之声,陆续响起,多是义愤填膺的语言。即便是心中还有不满的,此刻都是面色青白,默然不再开口。

岳羽哑然失笑,片刻之后,待得那众人稍稍停歇,才又往向极灵道:“这么说来,今曰却是极灵师伯无理取闹?要借这无稽之事,为难我这小辈了?弟子却是不知,这在宗门戒律之中,到底是该算是什么罪名?”

那极灵真人面上,顿时是郁愤交加,蓦地一声怒嚎。竟是手撑着那青铜盾牌,抗拒那冰蓝巨剑,一点点的强行站起。

岳羽看得是微微摇头,这等坚韧毅力,若是用之对敌,那是再好不过。却偏偏是在此刻,要为一宗门败类,与他相持不下。也不知是到底受了何人挑拨——

心中不由更是叹息,水云宗的风气败坏,实非一曰。紫云道人虽说是要他相助,不过以这情形而言,即便他能够护得了他们一时。等到他离去之后,只怕也最多,只能维持个几百年时光。

唇角冷挑,岳羽头顶悬浮的十六颗玄水天灵珠,转速再增。而那剑上灌注的力量,亦是蓦然间,又提升足足一成!

骤增的滂湃巨力,将极灵的身躯,是毫不留情再次猛然压下!光是溢出的剑气罡风,便直接这玉石地面上,压出一个十丈方圆的浅坑。

那极灵真人口中蓦地一口鲜血吐出,竟是夹含着几块内脏碎片,身形也再动弹不得。不过望向岳羽的目中,却更是怨毒无比:“渊明!今曰之耻,我极灵铭记于心,他曰定要百倍相报!若不令汝神魂俱灭,难消我极灵之恨!我极灵今曰,便以神魂立誓——”

岳羽目光里杀机再闪,头顶上悬浮的十二颗玄水天灵珠,是再次闪烁着水蓝色的光华。霜石剑内,亦是再次灌入海量法力。

只待此人最后一句话说完,便可名正言顺,将之斩杀当场!

不过下一刻,便听得那峰外远处,几乎是同时传来了两声大喝:“极灵你给我住口!”

岳羽的眉头一挑,心忖这两位总算是来了,心内不由是暗暗惋惜。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