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百二十六 神秘青年

昆仑山六层云外,一个黑色的影子在迅速向上穿梭。仿佛是一支利剑,笔直的向上穿梭。

正是从那九九须弥金光大阵之内逃出的敖飞,此刻体内虽是痛楚无比,气息也是虚弱至极。可眼眸里,却全是兴奋之色。

第六层的太阳真火,已经是极其炽烈。以至于令敖飞在此处只飞遁了片刻,便已是难以承受。体内重伤之后,没有足够的法力护持肉身,那龙鳞之下的血肉,都有轻重不一的灼伤。

不过此刻的敖飞,却是喜意更多过痛楚。知晓只需自己,能在那人离开之前,抵达昆仑山绝顶,寻到那玉虚宫入口。或者这一生运势,会截然不同。

曰后未尝不会有他们那位龙族先辈,黄龙真人一般的成就。

便在冲入第七层之时,敖飞的全身血肉,俱皆是一阵滚烫无比,散发出一阵轻烟。

敖飞是毫不在意,继续飞遁。而待得他终于适应此处的真火强度之时,却是一阵怔然。

只见上方一处陡峭山崖之上,一位玄衫青年,正是负手而立。一身道装打扮,腰间悬着一口三尺长的长剑。面如朱玉,目如寒星,头上只简简单单插着一根发簪。白洁如玉般的面上,带着盈盈笑意。一股飘渺之气,油然而生。

“这是哪来的道人,居然有如此风采气度——”

敖飞虽有要事在生,却也忍不住,多看了此人了两眼。却是毫不在意,把遁光更加速到极致。

不过便在与此人差身而过之时,便只见这玄衫青年蓦地拔剑而出,银色剑光骤然闪耀。

敖飞意念中亦是忽升警兆,只觉心中便仿佛被重锤击中一般,惊悸无比。也不见那俊逸道人怎么作势,长剑只简简单单的一挥,敖飞便已是骤然被一股莫名力量,汹涌而来,竟是在强行否定着他体内某些血肉的存在!

硕大的头颅,被直接斩碎。那汹涌龙血,夹带着白色脑浆,四处喷洒溅出。

“竟是艹控天意!眼前这道人,到底是何来历?”

敖飞的元神之内,刚闪过了这个念头,便已是全然被惊惶之情所冲溢。

那股莫名力量,不只是要斩裂他的肉身,更要将他的神魂,彻底否定。在将他头颅碎裂之后,依旧未曾消止,直击他的元神深处。

而下一刻。敖飞的意识,便已是绝望无比的,彻底陷入到那永久的昏沉黑暗之中。

玄衫青年大袖信手一拂,便已将敖飞的肉身,收入到某个随身的须弥空间之内。

接着是一声叹息,右手抚了抚自己的左脸。那里有一道浅浅的伤口,长约一寸,却深不足半厘。一丝鲜血,溢流而下。不过却非但不影响他容貌,反倒是多了几许凄美之感。

“——可惜了!这式绝剑,我研习万年,到底还是免不了伤人伤己——”

看了看手指指尖沾染的鲜血,俊逸道人是不由微微摇头。接着又眼带深意地,看了南面一眼。下一刻,整个人便已是踏入至虚空之内,消失在这山崖之上。

身外化身带着演天珠直往东面飞遁,岳羽在演天珠内,却是面色铁青无比。

在这珠内世界胡天胡帝,与二女最后也不知交合了多少次。不过此刻的他,却非但不见疲乏之色,反而是精力充沛无比。全身上下,也是血气充盈。

战雪早在他彻底清醒之前,便已是不知去向。岳羽只能隐隐感知到她,此刻正如鸵鸟般,缩在了她建立的神国之内。无论岳羽怎么感召呼唤,都毫不理会。

而眼前的真华,面上仍旧是带着几分高潮的余韵。全身赤裸,肌肤雪白如羔羊一般,身段亦是玲珑之至,依旧散发着诱人可口的气息。

不过先前眼眸里的茫然与欲望已然消退,神情同样是恢复了清明。不过却出奇的,不见什么怒意,亦未如寻常女子般,哭哭啼啼。反而是极其好奇的,仔细看着岳羽的下身,仿佛那下面长了一朵花。

岳羽被她是瞧得极不自在,伸手一招,便将一件道袍招置到手中,披在身上。而后是面色铁青地,看着真华:“我方才设下的灵阵,你是怎么破掉的?”

真华闻言是微微一哂,毫不在意:“你干嘛凶巴巴的?现在吃亏的可是本公主!我都没找你算账,你发什么火——”

岳羽一阵气结,然后只见真华也是大大方方,取出了一件衣物,慢条斯理地穿戴在身上。也不知怎的,这动作竟比她赤裸之时,还要更加诱人。

岳羽的面色微僵,偏过头去。他胸内此刻是郁闷无比,各种滋味是交杂一处。不过气息到底是为之一窒,许久之后,才声音涩然道:“此次之事,我会负责!你若愿跟着我,可做双修道侣!若是不愿,我可为你做十件不违本心之事——”

“哈?”

话音未落,真华便一声愕然惊呼,接着是噗嗤一笑道:“我又没叫你负责!那先天阴阳交合之气,便连祖龙也无法抵御,更何况你我?说起来还是我错处多些,怪不得你。不过我瞧道友你这人,似乎很其有趣。反正在龙宫无聊,暂时跟着你,也很是不错!嫁给你,总比其他人强些!就这样了——”

岳羽眉头一挑,听这真华的语气,就仿佛是对双修伴侣这等大事,毫不在意一般。就仿佛是小孩过家家一般,轻易便决定了下来。

可若说这少女放荡,之前在那九九须弥金光大阵之内,却又肯为自己贞艹,而自绝生机。

他面上更多了几分不耐,不过暗地里,却是长松一口气。

那真华见状,又是一声哂笑道:“虚伪!言不由心!见了你这珠内世界,知晓这么多机密之事。哪里还可能容我离开?若不是方才有合体之欢,怕是恨不得把我杀人灭口吧?”

真华的话音,说得极轻,仿佛是自言自语一般。不过却清晰无比的传开,岳羽面上是破天荒地微微一红,有些赧然之意。

他心里也的确是从未有过打算,放真华回去。不过说到杀人灭口,却是有些过了。顶多是施展秘法,让真华忘却这段记忆而已。

心中是只觉荒唐无比,这个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古怪的女子?

这时真华又取出一张淡金色的符箓道:“我刚才能脱身,全是靠这个!父王留给我防身,号称天下阵法,可破十之七八。”

只在岳羽眼前晃了晃,真华便已将之重新收回到自己袖内。不过以岳羽眼力,却已可看清楚,那符上赫然是书就‘太清钦制九天都箓破障符’字样,竟也是一件出自于太清道祖之手的符宝。

这才是一阵恍然,说此物把天下阵法,破去七八,可说是毫不夸张。

相较而言,他之前布置的灵阵,虽也是玄妙之极。不过相较于这张符宝,等阶还是差了太多。

自己是自己这运气,实在也是太差了些。

不过下一刻,岳羽的眉头,又是下意识的皱起道:“你既有此物在身,干嘛不逃?”

“逃得掉么?那归灵明显已对我不安好心,与其早早用掉,倒不如留着,看看能否有逃生之机!”

话音一顿,真华的面上,已全是黯然之色。似乎是为那归灵伤感了片刻,接着是微带好奇道:“话说回来,我也好奇。道友怎可能会有真龙之体?刚才我都以为你是死定了,寻常之人,即便是真龙之血以下,甚至大罗金仙。亦难承受一滴我族祖龙精血。对了!我都差点忘记,自己到现在,都不知自己夫婿的名字——”

真华把双手一拍,眼眸里是星光闪闪的,望向了岳羽。她衣物还未穿好,这时又露出半边雪白的胸脯。雪白柔腻的肌肤之上,满是吻痕。

岳羽唇角一阵抽搐,果断无比的飞身而起,遁往另一侧山峰,口里还是淡淡答道:“记住了,我叫岳羽!”

“岳羽?”

真华眸子里光泽再闪,定定的看着岳羽的身影。良久之后,又是自嘲一哂:“神龙之躯。阵道无双,以天仙之躯,便可匹敌太乙真仙。不意我真华的丈夫,居然是一位盖世英豪。只可惜,人家好像对你毫不在意呢——”

噗嗤一笑,真华开始静观自己体内。然后眼眸里,全是丝丝惊色,目光也一阵涣散。

“——太清玄门有无相剑!玉清阐门分光错影剑!青帝长生决!两仪离合元磁大法!还有这门冰火双修,却不知来历的法决!原以为他修行的。只是先天五色神光而已。竟不意除此之外,居然还有如许多的神通大法。这已经是一门鸿蒙至道,直证混元!怪不得,以我八千年之积蓄,法力转化之后,还仍旧停留在玉仙层次——”

过了许久,真华的错愕神情,才稍稍恢复。接着又分出一丝魂念,探入到那本源深处。那本命魂印,果然是也进入到第四层,几乎第五层突破。

而便在这喜意过后,真华接着却又是泛起了一丝愁容。那阴阳交合之气,似乎在二人之间,起了奇妙变化。不但是心意交通,更有了种强烈而神秘的联系,仿佛他们二人,本就是一体一般。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