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百三十六 炎龙厉火

当那剑光冲出之时,便宛如是敖连已然复生,一条巨龙咆哮着穿出鼎外。声势比之十几曰前,却还要更强盛数分。

敖慧白裳,本已是震撼无比。然后下一刻,面色却又都是一变。明明是在山洞之内,却下意识的望向了天际。

魂识感知,赫然只觉是一层层光是那精神威压,便已令人窒息的雷云,在上空中汇聚。

“七九重雷?这是后天灵宝——”

敖慧的神情怔了怔,便已是反应了过来。再次望向岳羽身前,那口火红玄兵之时,已满是不敢置信之色。

原本只以为此剑,最多只有三品。可观这劫雷降临,却分明已是灵宝成就的天兆!

仅仅只半息时间,一道只有手指头粗细的白色雷蛇,便已是从那洞外蜿蜒着探入。

白裳的面上,顿时是一阵苍白,几乎是下意识地向远处避开。太乙真仙,已可勉强抵御这七阶劫雷。然而眼前这一束,尽管声威不显,却是令她感觉心神颤惧。雷光中隐含的纯金庚金之气,更是令她体表之外,本能地浮起了一层白鳞。

“太白云金雷?”

敖慧心中亦是有些发虚,不过看了眼若无其事般,仍旧全神灌注,在那口剑的剑身与剑柄之上铭刻符箓的岳羽。还是猛地咬了咬牙,往这洞外冲去。

刚走出甬道,来到那石屋之内。便传出一声大笑声响道:“这位道友,好端端的弄出这么大动静。莫非是有什么绝顶的仙兵仙宝出世不成?不知能否借我等一观,见见世面?”

那话音方落,便有一个擎天巨手,张开近百亩方圆,猛地从上空抓下。

那屋外的灵阵禁制,就仿佛是豆腐渣般,一捏即碎,纷纷爆裂。

敖慧的柳眉一挑,立时是祭出了一面雪白色的小镜,罩在了头顶处。又有两口闪耀着水蓝光华,却又色泽透明的飞剑,穿袖而出。

然后整个人相貌一变,换作了一位身着道袍,一张黄脸,姿容只能算是寻常的女修。

当那石屋,也被上空的擎天大手,一把抓起时。她身前那两口蓝色飞剑,早已是是一生二,二生三,生化无数。化作整整三百六十五口,尽皆隐去了形迹。

接着是信手一挥,眸子里杀机闪现:“不知死活之辈!都给我滚!”

那数百口无形剑,瞬时是暴雨般直射而出,绕过那擎天巨手。是后发先至,无声无息地,直冲到空中一位白脸道人的身前。

下一刻,这白脸道人,便骤然被这无形剑,破开了护身罡气。整个肉身,都打成了千疮百孔,然后被那残留体内的庚金之灵,冲撞成碎末血肉。

这些纯以玉清阐门分光错影之术,凝结的庚金剑影,俱都是锐利无比。

沾染了血液之后,竟只是稍稍现出了形迹,便又立时消失的无影无踪,把那血肉碎末,彻底甩开。

而敖慧头顶,那已只有咫尺之遥的擎天巨手,也是毫无预兆地,骤然崩解消散。

直到这时,敖慧才来得及看上空情形。只见数千名修为或高或低的修士,正悬立于此山上空。

除了少数几个,自恃实力不错的太乙真仙之外。其余修士,俱皆是面色难看之至。

从那白面修士动手,到最后陨落于剑下,不过只数息时光。一位玉仙巅峰修士,竟是毫无反抗余地,便被诛杀当场。

更令众人惊惧的是,自那数百口无形之剑,再次隐去形迹之后。众人的灵识,竟是都无法跟踪感知,丝毫都不知其去向。

“太清玄门有无相剑!”

半空中,一位原本是立于白面修士身旁的道人,不由是倒吸了一口冷气。接着是声色俱厉道:“你这妖妇,好狠的手段!我师兄只是想要观览一番灵宝出世而已,何需下如此辣手?今曰还请诸位道友出手,助我擒此妖妇!我丙灵散人,必定与她不死不休——”

他话音未落,敖慧便已是一声冷哂,大袖一拂。数百道透明剑芒,又是无声无息地闪耀长空,从四面八方冲击而来,直接将此人身躯,斩成了碎片!

这火山上空,顿时又是一阵死寂。之前已是蠢蠢欲动之人,顿时是气息一窒,微微迟疑。

此女的心狠手辣,实是远出众人意料。虽是容貌普通,生就一张黄脸。然而此刻傲立于这数万修士之前,衣袂飘舞,毫无畏色,却又有一股独特的凌厉气质,令人心神迷醉。

下一刻,那南面方向,又有一位身着白衣,风流倜傥的俊秀修士,一声轻笑道:“这位道友,在下连天宫况令,这里有礼了——”

敖慧唇角挑起,似笑非笑。这次更是不等此人把话说完。便又是数百剑芒,赫然闪耀。

那俊秀修士面上惧意微闪,却是早有准备。数十面令旗卷动,笼罩身周。竟将那第一波五十道剑光,金属挡住。

不远处,一位修为赫然已是太乙真仙境的青衣道人,亦是一声冷哼。

一口玄色小盾,向俊秀修士直罩而去。

敖慧却是目内杀机再闪,直接是一抬手。然后整个天际间,赫然是数千上万道无形无影的剑光,蓦地在众人神魂感知中骤然爆起。

一道道强横剑芒,往那青衣道人冲击而下。然后是疾风暴雨般,一声声轰然炸响。

众人只觉是一阵强光闪耀,再随后又是一声略带痛楚的闷哼。待得那无形剑光,都全数消退之时。

视野之内,是再无那青衣道人踪迹。而那名唤况令的俊秀修士,也再挡不住那无形剑光的冲击,数十面宝旗,尽皆粉碎。一颗头颅,也被当空斩下,被血光冲起数丈!

“玉清阐门分光错影剑!大须弥正反九宫剑阵!”

空中众人,是不由再次倒吸了一口冷气。

一门太清玄门有无相剑,已是令人众人投鼠忌器,心生忌惮。再加这门玉清阐门分光错影剑,更是令人心生寒。

数万修士之中,已是有绝大多数,都悄然退走。

都知晓若是真正动手,眼前这黄脸女修,绝难以一敌众。却耐不住此女手段,实在太过果决。那最先出头之人,怕是十有九成,要陨落于此。

要将此女击杀,更不知要死伤多少。

便是那几位太清玄仙,也是面色难看之至。虽是对那洞内,正在孕成的灵宝,心生贪念。

不过只要当视线触及敖慧,却莫不都是神情凛然,心神微醒。

此女的神通法力,确是令人凛然生畏!

岳羽虚立于丹室之内,唇角间却透出了一丝笑意。他本是担心敖慧,会应付不了外面那些鼠辈。如今看来,却是有些过虑了。

“——果然是龙皇之女,虽是长于深宫,却天生能杀伐决断!”

将心神收束,岳羽再次望向了眼前之剑。只见一条条细碎复杂的金色纹路,正在那火红剑身之上凝结。

几乎是每一个符箓凝成,这口玄兵便发出一声轻鸣,那强大的震颤之力,使此剑几乎脱出了他的掌控。

那万雷珠,则正悬于头顶处。每一道太白云金雷劈下,都会被此珠吸入。

——只要是天罚劫雷,即便那鸿蒙至宝,也难阻挡。这吸聚数千劫雷而生的万雷珠,同样也不例外。往往是刚将那白色雷光吸收,便又从另一侧透出。

不过这般做,却可完善此珠的构造,在那万雷殿中。所缺的的三种七阶劫雷中,这太白云金雷,正是其一。

——以他如今肉身,还不至于到畏惧此雷的地步!

岳羽将体内法力,都催展到极致。身周是罡风狂涌,竟令他身躯悬空飘起到十丈之高。

而就在最后一个符文,被铭刻在剑上之时。那火红剑上的火红龙影,亦是再次发出了一声咆哮。

无数的火灵之力,从四面八方,还有这洪荒本源之内,狂涌而来。

而那红色剑身,也宛如是一个毫无止境的黑洞,疯狂的吞吸吐纳。

洞门之外,亦是一道白光急袭而至。却涨至了水桶粗细,赫然仿佛是条张牙舞爪的白色雷龙。

岳羽的唇角轻挑,这次他全身法力,却已可空余出来。也不再以肉身抵御,直接遥遥一抓,竟将整条雷龙,束于自己掌心之内。

而后一点点的,将之吸收入体。

接着一直过了半晌,当火红玄兵之上的异象,彻底消退时。那最后一丝太白云金雷,亦被他吸收。

握住了那口剑,岳羽屈指轻弹,使这剑身,发出一声恍若龙吼般的剑鸣。

岳羽的唇角笑意微显,然后信手一挥,将那鼎内残余的灵金溶液,尽数引来。而后在剑身之上,凝成了‘炎龙厉火剑’五个透着玄奥古意的上古篆文。

接着只剩下了收尾,把那先天兜率星核神焰,重新送回到了地底,又将万焰融灵鼎收起。

当把那灵阵,也一并破坏之后。岳羽冷冷看了眼缩在一角的白裳,紧接着,便是蓦地向洞外一剑挥出。手中这口火红玄兵,骤然透出万丈剑芒,直穿甬道之外。

火龙缭绕,龙炎厉火与剑芒附于一体,声势煊赫,凌压万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