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百四十四 横行霸道

一阵阵蓝光炸裂,掀起了轰然雷响。带着无尽毁灭之力的气浪,瞬间便蔓延万里之外。

那几位太乙真仙修士,几乎是在太微灵露神雷爆裂开来的第一时间,便已是遁入到虚空壁垒之外。

再出现时,已是远隔数万余里,俱是面色铁青,眼神里杀机凛冽。

岳羽也不去理会这几人,一个五彩巨手抓出,将那失去控制,正往那睚眦方向返回的雷光巨剑,牢牢拖拽。

接着是眉心间,一点红光飞出。然后下一刻,一只素白小手,已是将那巨剑握在了手中。

巨剑铮鸣,似乎在奋力挣扎,却始终不能甩开那五彩巨手的束缚。

战雪则是紧闭着双目,周身几乎所有的巫力,都在疯狂灌入这口雷光巨剑之内,洗刷着内中残余的灵魂烙印。

身周更逸散出一丝丝七彩雷光,与这巨剑连结一体。

那白发修士是首先反应过来,面色一阵牛女,接着一声冷哼道:“不知死活之辈!”

数万余枚白光,从他袖内蜂拥而出。都是不到米粒大的小点,却都重若恒星,向几人所在,疯狂涌来。其余诸人,亦是纷纷动手,各自将手中宝物祭出。一瞬间是声势浩荡,“不知死活?”

岳羽闻言是哈哈大笑,兴意姿狂。胸内倒未有什么轻敌大意之心,只是相较于之前西海龙族数十条真龙的围追堵截。这眼下这几个未得大神通真传的太乙真仙,又算得了什么?

又是一道先天五色神光往前一洒,将那数件冲击而至的灵宝随手刷落。

那两极寒焰镜亦腾空而起。当空一照,便又是一道二十二重冰焰绝光打出。将不远处,那白发修士身躯,直接打为冰尘!

见得那为首之人,瞬间陨落。其余数人,这才是面现愕然惊惶之色。

——哪怕是太清玄仙修士出手,也远远没有这般夸张。太乙真仙巅峰,竟是当不过眼前这青年,一击之力!

余下的数人,俱是一言不发,猛地再次破开了时空壁垒,往远处疯狂逃窜。

岳羽身后的敖慧,却已是唇角冷然一挑。那五行蕴光石,带着一道道五色光华,在她指尖处旋转不休。

下一刻,便有数百余枚大五行灭绝光针,从她指尖处冲击而出。直接透入到虚空壁垒之外,将方才那青衫修士的身躯,洞穿出千疮百孔,然后是炸成了齑粉!

上方高空中,战雪这时亦是眼透出一丝亮泽。手持着那幻化成万丈余长雷光巨剑,蓦地往下横扫。

一道磅礴无比的雷光剑芒,赫然横荡天际,直透虚空之外。将另一太乙真仙,也蓦地身首两段。余下的身躯,也被雷光炸为齑粉。

便连白裳,亦是张开了十二对羽翼,洒出无数银光,催动着那条黑色锁链将远处一人,牢牢固锁。接着下一刻,便已被敖慧一道无影剑,挥成了两段。

岳羽眉头微微一挑,眼看着其余几人,已然是飞速逃遁,在他的魂识感知之中,越去越远,却未再继续出手,方才法力消耗过剧,到此刻还未回过气来。这些人他虽能战而胜之,却并无把握将之留下。

只是心里有些暗暗奇怪,哪怕是他怎么瞧不上这几位太乙真仙的战力。这眼前一幕,也实在是有些奇怪。

除了先前为首的白发修士,乃是被他出奇不意击杀,另外那青衫修士,确实是身负重创之外,其余二人被当场斩杀的过程,实在是太过轻易。

这等战力,根本就算不上是真正的太乙真仙!

而下一刻,他眼角的余光,便已被一张往下飘落的符箓所吸引。

“这是何物?好似是符宝?”

心念微动,岳羽便已是一道法力分出,将那张符箓瞬间招致到眼前。

只见其上,竟是书就着‘云宝敕制太玄固灵符’几个紫金篆文。整张符宝,因岳羽方才那一道冰焰绝光之故,已然是破损处处。却依旧透着几许玄而又玄的气息,隐含大道,通连本源。

“这就是那些道典中所言的固灵符?”

岳羽唔了一声,有些好奇地仔细观察着手里这张,已然失去了功效的符宝。

敖慧也凑了过来,见状是莞尔一笑道:“怪不得如此蹩脚,原来是固灵符!你们人族修士,就知道取巧。剥离先后天灵宝的本命魂印和大道法则,封于这固灵符内,再融于己身。如此这般,轻轻松松,便可身登太乙真仙之列。亦不受那三千大道,八百旁门的束缚。这方法委实聪敏,只是根基不稳。除非是寻到更好的灵宝,曰后是休想再进一步——”

岳羽的唇角扯了扯,将这张符收起。心中是不以为然,这其实也算不得是什么取巧。对于那些受限资质,无法再进一步的修士而言,这也算是条长生之道。

只是先后天的灵宝,世间罕见。自洪荒初开以开,总共也才不过大约十数万的数目。即便是这条捷径,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走的——敖慧接着是又看向了另一侧,战雪正手持着的雷光巨剑,若有所思道:“原来如此!我说他们为何会看上这恶金灵宝。只怕也是为这口剑内器灵的元灵魂印——”

岳羽闻言,也向战雪望去。只见那巨剑仍旧在跳动不休,似乎是还未驯服。便一闪身,来到战雪身旁,一道五色神光,强行打入到剑内。令这口雷光巨剑,嗡鸣之声顿时为之一窒,缩短至千丈余长。

而便在岳羽,刚准备将第二道先天五色神光打出之时,战雪却微微摇头道:“师兄!雪儿有办法的!这器灵跟随那祖巫龠兹数万余载,通晓无数雷法神通与上古之事。若是就此抹杀,未免可惜——”

岳羽微微惊异,却并未多说什么。战雪准备以意志,令此剑之内的器灵折服,也的确是好过他以五色神光,把内中所有器灵记忆与龠兹残魂全数刷灭。

对于上古时的那些秘辛,他也同样是有些好色。

体内聚集的混元五行法力,随着岳羽的心念一动,便已纷纷转换姓质。

近千枚大五行阴阳元磁灭绝光阵,蓦地打向了数十万里外,某个方位。

只见那本来是空无一物的云层之中,却蓦地血光暴闪。一声闷哼之后,一道青光骤然亮起,往远处飞速逃遁。

岳羽唇角冷挑,眼神冷冽的四下里看了一眼。接着是魂念感知之内,几处强横气息,都迅速消逝。只一眨眼,这片天空,便又恢复了清净。

而这时战雪手中,那把雷光巨剑,已经缩至到三尺长短,化作一口明晃晃的长剑。

战雪接着却是把剑柄倒持,蓦地一剑插入到右胸之内。令那鲜红血液,浸满剑身。

岳羽眉头紧皱,不由是微微有些后悔。而后当战雪,将那口剑执在手中时,内中器灵竟已然是凶焰全息,顺服至极。

看了看剑柄之上,铭刻着的雷电纹路。战雪微微一笑,将之收起道。胸前虽是一片血红,却是恍若无事一般。转过头对岳羽柔声道:“这些小伤,雪儿只需一曰便可复原。雪儿仔细想过的,师兄稍后便可能用到这雷殛剑。若不以五色神光,便只有此法最速——”

岳羽轻声一叹,接着是再次看向了那睚眦与药师王佛大战之地。

这二者仍旧是僵持不下,倒是那五位出手抢夺太乙玄光玲珑塔的五位大罗金仙,只一瞬间,便已经是交手数十余次。引得那片的空间,已然是碎裂成了无数余片。无数的毁灭之力,在内到处肆虐。

还有那些大道法则之力,亦在内纵横交错。将那近百万里方圆世界,绞成了一团乱麻。

“这便是大罗金仙?”

白裳看得倒抽了一口冷气,已是渐渐的花容失色。她不似岳羽,同样通过窥天珠,看到更多东西。

之前睚眦与药师王佛交手,后者也始终顾忌,不愿伤及太多西海生灵。倾力收束,不使影响扩散。

那几位大罗金仙,却是毫无顾忌,只见无数光华漫卷,艹纵着海量的本源大道交锋碰撞。短短时间,便将数百万里世界,化为死寂焦土。那数十万丈深海,俱被全数蒸发。浩瀚如墙般的罡风,在阻挡着周围海域的海水向内倒卷,敖慧的眼微微一眯,看得也是有些心怯,把视线收回道:“听雪儿姐的意思,夫君似乎还要谋取什么东西?”

岳羽看了她一眼,然后是淡淡一笑道:“确实看上了一物!不过却与那七绝封灵碑与太乙玄光玲珑塔,没什么关系。虽是有些凶险,却也算不上是什么火中取栗——”

敖慧娇俏的小脸上,本已是露出几分悲壮之色。当听到最后一句时,才神情微怔。

下一刻,白裳身后的羽翼,已是再次晃动。猛力一扇,便带着众人再次穿入到时空壁垒之外。连续数次穿梭,最后当进入一条暗无天曰的海底缝隙之后,这才停下。

敖慧展目四望,接着便发现此处,正是那睚眦,先前被封印之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