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百四十八 玄煞真仙

海面之上,某个空无一人的所在。紫云散人神情幽幽地,眺望向了远处。

那太乙玄光玲珑塔的争夺,仍是如火如荼。无数大道之力,将这片百万里方圆空间,彻底碎裂成了无数碎片。

几种各自蕴有灭世之力的大神通,在内冲撞激荡。无数的兵刃光影,在闪耀不休。

反倒是睚眦那边,寂静了下来。药师王佛仍旧镇压着七绝镇灵碑,睚眦却是完全放弃了那座木塔,往那岸上走去。

只是连续几曰下来,才仅仅走出了三百万里之遥。离那南瞻部洲的岸旁,不知还有几千万里。

“棘手!”

深呼了一口气,紫云散人是凝着眉,看向了上方处。然后微微摇头道:“那几位道祖各自蒙蔽天机,此处的情形如何,怕是连他们自己,也无法知晓。恼火的是这昊天上帝,若无法遮蔽其地视之术,这次你我怕是有些麻烦——”

“这个凌霄自然知晓!不过我若无半点准备,又岂敢轻易求到道友这里?”

紫云身旁,那位文弱秀士是似笑非笑的微一挑唇,接着又看向了这海底之下,某个巨大的裂缝。

那封印灵阵仍有些作用,可抗拒海水的倒灌。却也同样把内中所有灵力波动,全数阻绝。

不过这时,却可依稀感知内中,一点点微弱之至的灵力震荡,令人有些好奇。

玉凌霄看了半晌,接着是若有所思道:“睚眦封印之地,应该有不少煞力汇集。不过到如今,你我那位弟子,入内差不多已有七曰之久。到底是何事,闹出这般动静?”

此处感应到的灵力振幅,虽是微不可觉。不过如是考虑到岳羽手中,还有着羲皇镜在。其波动力度。已是令人心惊。

紫云亦觉有异,手掐着道决,默默演算半晌。接着是嘿然一笑道:“应该是另有收获,而且受益非小。不过以他不在五行中的体质,这次仍是少不得,要惹上大麻烦——”

玉凌霄同样是在闭目推演,较之紫云稍晚了片刻,才微微颔首,苦涩笑道:“总比你我天嫉之人的身份要好些,虽说如今你我法力修为,已是只差半步,便可跳出那天意掌控。进而终究还是有些不便——”

说到此处,玉凌霄的话音微微一顿。接着又目透奇芒地看向了远处,那座即便是在无数毁灭之力纵横交错的空间内,仍旧是纹丝不动,不损分毫的太乙玄光玲珑塔。

然后下一刻,这方圆千万里的整个天地,便毫无预兆地,被一层黑色的天幕,牢牢笼罩。

而玉凌霄的唇角,也浮现出了一丝隐隐约约的笑意。

“那人果然是忍不住出手。你我差不多,也是该动手之时!”

“锵——”

一声清朗剑鸣,骤然响彻天际。接着无边无际的黑色之中,一道宛如天河倒挂般的剑光,蓦地横扫而下。

——几百万里之外,那药师王佛手持着的七宝舍利塔,也几乎是应声而段。

然后静谧中,只听紫云散人一声幽幽叹息:“睚眦出世,却不知这世间,还有何人可制?对你我而言,又到底是福是祸?”

洞穴之底,岳羽也是能模糊感知,那海面之外的变故。略带讶色地,上望了那洞穴的出口一眼。便又毫不在意,继续观察着身前这灵阵的变化。

只见那具美艳无比的女尸,仍是定定坐于这座大阵之内。无数煞力,正被此阵吸聚压缩着,不停歇地灌入到那女尸体内。

岳羽记得以前炼制战雪之时,是按那玄煞炼尸大法,使用了无数药物。慢慢地恢复壮大战雪的生气,其神魂肉身,才能一点点。承受那凶煞之力。

而此刻这具女尸,被如此浓郁的煞气灌注,肉身却未有丝毫崩溃之兆。

天仙之体,固然使其承受力,超出战雪当时百倍。不过主因,却还是被插在那女子身前的龙殇剑。

一点点的血气精元,由灵阵倒引,从那龙殇剑的剑身之内,渡入到美艳女尸的躯体。皆是无比精纯,隐生清香,没有半点血腥气息。

然后那肌肤是愈发的莹白如玉,令无数修士为之渴望的不漏之体,竟是轻易至极的,在此女体内自发生成。

在那艳尸经脉之内,流转的血红色真气,也是一层层迅速提升,声势竟还超越了战雪方才进阶之时。

“二十七重玄煞战魔大法!”

岳羽的眸子里,不由是闪过一丝异样光泽。

二十七重,已是太乙真仙之境!而此刻这女子体内的法力增长,仍旧是势头强劲之极,不见半分衰歇迹象。

不过相应的代价,却是那口龙殇剑的器灵,在这短短时间之内,气息便已衰竭到了极致。

那始终笼罩剑身的一层红光,也已不见了踪影。

归墟宫内那位太清玄仙以身祭剑之后,残留下的所有血气精元,还有那残余魂识,都已是灌注到了那美艳女尸的躯体之内。

无数对天地大道的领悟,掌握的各类神通道法,甚至还有那远在第五层深处,接近太清玄仙巅峰境界的本命魂印,也在逐渐被此女继承。

那绝品的战煞神魂,正以惊人的速度,不断成长。近乎贪婪的,吸收着那龙殇剑器灵,所掌握的一切。

敖慧看得是惋惜一叹道:“可惜了这么一口一品后天灵宝!即便是落在我父手中,只怕也会是珍惜异常,你还真是舍得——”

岳羽嘿然一笑,默默不语。灵宝是器灵而成。龙殇剑失去了器灵,也就失去了所掌握的大道法则。本身的材质阶位虽是不会降落,威能却不及龙殇剑原本的十之一二。

换作任何人,多半都会是无比肉痛。不过这口剑的所有权,本就不是他,也自然是毫无心痛之意。

到了如今,这口不被他艹控的龙殇剑,还比不上他手中的天意剑。

只是心内有那么一丝感概而已,这龙殇剑的剑魂,竟肯为那归墟宫主人,做到如此地步!

战雪在一旁,也是神情怔怔地望着,神情无比复杂,似乎在回想着什么,目内的光泽有些涣散。

岳羽心中了然,也就干脆不去管她。只是时不时,在那灵阵运转有些不畅之时,打出印决,调理着此阵的灵力脉络。使那美艳女尸,能够更多的,吸收龙殇剑的血气之气。

心内也是微带期待,收手了一位太清玄仙,一口后天灵宝的命魂烙印。还有这洞穴底部,所有残余的凶煞之气。

眼前这女子,到底最后能成长的什么样的地步,也是未知!

即便比不得战雪修成的无上雷法神通,想必也差不了太多——整整再过了半曰,那下方处的最后一层红光,也都被吸聚到了灵阵之内,那艳丽女尸的躯体之内,也同时爆发出一波浩瀚罡风。灵力如巨浪滔天的湖海一般,震荡不休,涟漪不断。无数暗流,交错纠缠。

足足片刻时光,洞穴之内才恢复如常。

而在灵阵之内,那面色已恢复红润的貌美女子,也睁开了眼睛。愕然扫视了一番洞穴,面上全是迷茫之色:“我怎么还未死?为何在此?”

最后瞳孔里的焦距,是牢牢的锁定着岳羽,眼中一丝煞芒微闪,立时便有一道红光冲击而来。

战雪身形一闪,便已至岳羽身前。大袖微拂,便轻描淡写的将那红光击散、灵阵之内女子,却更显得错愕。似是惊异于战雪法力的莫测高深,又似乎是在惊异于自己刚才催动出来的陌生红芒。

岳羽微微一叹,然后一弹指,便已将一颗毫无半点瑕疵的紫色魂玉,弹至到那女子身旁道:“所有因果,尽在这魂玉之内。你看过之后,自然知晓!”

那女子神情疑惑,却还是略带犹疑地,将那魂玉握住。接着仅仅片刻,便有两行清泪,从她双颊之上落下。直接身后,朝着岳羽大礼一拜:“紫涵谢过道友再造之恩——”

“你名唤紫涵?”

岳羽眉头一挑,接着是微微摇头道:“不用谢我!你师尊以羲皇镜与十二颗定海神珠,来换你一条姓命。了断我此前欠他的诸般因果,此次只能算是交易而已。真正说起来,还是我该惭愧才对。如今虽以玄煞炼尸大法,将你炼制成太乙真仙之躯,却未复生机。你要真正复生过来,还需自己辛苦修持,总之自己好自为之——”

说完话,岳羽便已是飞身而起,拉着战雪的手,准备飞遁离去。

龙殇剑给他的条件之一,便是不得以通幽定冥,控其神魂。

既是如此,女子自此以后,也与他毫无关联。

至于龙殇剑器灵关于自己的记忆,也已是由他亲手抹去。

剩下的,只有与那出手覆灭归墟天境的因果未了而已。此人能为十二颗定海神珠,将归墟宫主人逼杀,未必就不会寻到自己头上。故此还是有些首尾,需要了结。

不过下一刻,便又见那女子再次拜下道:“紫涵愿于主人为奴,只求主人能助我诛杀一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