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百五十四 篡夺世界

看着眼前十几位同族,被战雪如蝼蚁般一剑斩杀,敖若的面上,不由是苍白若纸。

就在上一刻,她还是兴致盎然地,欣赏着对面那个在她眼中,已是必死无疑的清秀青年,痛苦万状的模样。

可便在下一刻,她却是恍如从天堂堕入了地狱!

几乎是想也不想,她手中握着的几千条银色雷鞭,便已是盘旋而回,将她周身缠绕。

随着一阵银色的强芒,那些鞭上的银白雷蛇,也蓦地炸裂开来。将这白骨世界的虚空壁垒,撕开一个个巨大缝隙。

不过便在她刚欲从中遁出之时,却见远处岳羽的手中,也不知何时竟多出了一个红色的葫芦。葫口中已经喷出一团九九散魄神光,似慢实快,几乎是一眨眼间,便已到了身前。

敖若下意识的,便发出了一声即惊又惧的嘶吼。然后是再顾不得逃遁之事,身躯在这白骨空间内到处闪动。把银色雷鞭。一层层的布于身前,阻挡削弱着这团致命红光。

李青衣亦是冷汗涔涔,大滴大滴的汗水,不断从额头上滴落。

他自问有逃生之术,毫不担忧自己的姓命。不过眼见着这片小千世界,正被那白裳艹纵着的黑色锁链与银光不断侵袭,却不由是心急如焚。对这片世界,几乎已彻底失去了掌控!

毫不犹豫地一剑,把腕脉割开。然后是无数的血液,滴洒在那白骨小钟之上。

可看见其上的细微的裂缝,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迅速的弥合。

这个白骨空间,似乎也再次落入他掌控之中。然后还未等他松一口气,便见眼前那先前还被他视为待宰猪羊的清秀青年,正把手中的红色葫芦收起,接着手提着那口三品仙兵,似乎是轻描淡写的再次往虚空一剑斩出,同样是空灵飘逸,不带哪怕一丝烟火气,更透着几分无比玄奥的大道气息。

然后整个小千世界的本源,竟是再次被触动。

才刚刚夺回不久的那部分控制权,又瞬间易手。白骨小钟之上的裂纹,是再次扩大,已然是迅速蔓延开来。

当那卡咧咧的细碎声响不断响起,李青衣的神情,亦是阴沉难看到了极致!

那双本是精光熠熠的双眸,浮露出的是比哭还要难看的神色。

岳羽的神魂之内,仍是只觉痛楚不堪。那三位太乙真仙修士被敖慧战雪斩杀,也使三座白骨巨钟彻底没了声息。那吸摄神魂的巨力,立时便削弱了足足三成之巨!

不止是巨痛稍解,便连神智也清醒了不少。面上的笑容,也更是残酷,更是阴冷!

不过眸子里却还是透着冷静之色,更带着几分自信傲然。

他如今虽是元气大伤,血气亏损,甚至是再无搏鸡之力。若无身旁数女护翼,这世间只怕随便一位灵仙修士,都可将他击杀。

然而此刻这小千世界之内的战局,却俱在他岳羽指掌之间!甚至一念,便可决人生死!

天意剑在虚空中划过了一道凄美之极的光弧,把岳羽残余不多的混元五行法力,通过那天地法则的空隙,注入到那小千世界的本源深处。

然后是整片天地之力,都被这口天意剑所驱使调动。若非是他神魂,依旧在被那口幽冥白骨幡吸摄,岳羽的魂念,几乎便可与这片天地融为一体。

再次一剑向虚空斩出,艹纵着这小千世界之力,将另一侧,十几头已差不多遁出这片白骨世界的真龙困住。

而后是宛如泥鳅一般,把这些至少也是万丈长的龙躯,强行托拽到了身前。

而旁边的战雪,早已是蓄势待发。也不顾敖慧那苍白面色,只一剑便将这十几头真龙,挥成了两段!

血肉喷洒,使这片苍白世界,几乎被侵染成了金色光泽。凡是那金色的龙血飘落之处,那些本是一片沙尘白骨的土地。也都瞬时间恢复了生机。

敖慧却已无瑕去领略这瑰丽异景,将最后一位阴灵岛的青衫修士斩杀之后。紫涵便已是执着那一镜一剑,追袭而来。

伏羲残镜,在她手中闪动着一道道刺目光泽,万千上古符文篆字,在镜面之内迅速流动闪现。

不经意间控人神魂,又引动着那地水火风。使那口一品龙殇剑,更是凌厉无匹。裹带着无数煞力汇聚的数头穷奇真形,直斩而来。

“铿!”

虚空中一声金属交击的金属锐鸣,那龙殇剑赫然是与那银白巨角,交斩在了一处。后者顿时隐现出无数泪痕。而紫涵的身形,亦是倒飞而出。只退后万丈,便强行定住了身躯,也不顾那翻涌气血,再次一剑斩来。

明眸之内闪烁着红色光泽,仿佛是火焰跳动,满布着狂烈战意。那绝品的战煞神魂,这一刻催展到极致。数万年积累的怨恨战意,仿欲是准备一朝尽泄!

岳羽往那敖若随意撇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知晓以紫涵之能,或者无法战而胜之。要缠住这敖若一时半刻,却是轻松之至。便也就毫不在意,霍然回身,然后是似笑非笑地,看着正倾力控制着手中白骨小钟的李青衣。

他身后战雪,则是所有神力煞气,都已灌注到雷殛剑内。无数银白雷光,在这口万丈长的巨剑之上残绕盘旋。

神情是沉静到可怕,而眸子里的杀意,也是仿佛化为实质般,刺向了对面的李青衣。

诛杀敖靖与那些蠢龙,虽是令她恨意稍解。不过眼前这冷面老人,才是真正令岳羽承受无尽痛楚之人!

那李青衣面色也是渐渐的血色消退,恢复惨白之色,带着几分恐惧忌惮地,看了战雪手中提着的雷殛剑一眼。接着是一声闷哼,彻底放弃了手中的白骨小钟,任其爆裂成了一团细碎骨粉。

然后是手中一张紫金道符打出,整个人化做虹光,竟是完全无视了这小千世界的时空壁垒。直接穿透出外层空间,往那虚空深处,飞速逃遁。

岳羽毫不在意,咧着嘴往身旁的敖慧看了眼。后者面上虽也毫无血色,却仍旧是冷静如故。

也不用岳羽出言吩咐,那指尖处的五行蕴光石,便爆射出了数百枚的大五行阴阳元磁灭绝光针,同样以极速,追着那李青衣的踪迹而去。后发先至,只片刻便已追击上遁光。其势无匹地穿透过,那白骨幽冥幡布下的层层阴魂之力,打得幽绿色遁光一阵晃荡不休。

紧接着,却是战雪的雷殛剑,直接掷出。穿透过时空壁障,然后是化作一团白光,直击而去。将那李青衣的幽绿遁光,猛地钉穿。

下一刻,那银白色的无上真雷,再次蓦然爆烈,几乎炸去了李青衣的大半血肉。

剩下了无数血点,四下里纷纷逃散。

在白骨空间之内,岳羽却又是信手一剑,往虚空斩出。竟使白裳御使的黑色锁链,将这小千世界的本源,全数包裹!

而后这世界之外的那口白骨巨钟,也是再次扩张数百万丈,往时空乱流中的某处罩去,把李青衣剩下的所有血肉,全数笼在这世界之内。

远看着千万丈外,那位冷面老人血肉化身,再次凝聚身形。岳羽笑得是愈发开心灿烂,往前一步,便已至这人身前。

李青衣却是神情惊慌,整个人倒退千丈。继续舞动着那白骨幽冥幡,却再不敢吸摄岳羽神魂,只布下重重阴魂之力,护在了周身。口里是厉声喝道:“岳羽!你今曰若敢动我分毫,我师尊亦必定灭你满门!你们红云一脉,莫不是真要把天下修道之士,得罪个干净?如是此刻肯放我离去,你我间所有恩怨因果,皆可就此了结——”

“放你离去?然后等着某一天,被你李青衣抽出元神,炼成你这白骨幽冥幡的副魂?”

岳羽一阵哂笑,接着神情又转为阴冷至极:“若是真畏惧世人,我岳羽还谈什么以力证道?这世间金仙,在我眼中,泰半皆是刍狗行尸。你既说你那师尊会灭我满门,我岳羽便亦在此立誓,百年之内,必定上门诛杀!”

李青衣是心神狂震,而便在下一刻。战雪已是再次手持着那雷殛剑斩来。

浩大的神力加持,使那穷奇真形,增至五条之巨。混合着无上真雷,银红二色合而为一,竟是化作了一头,从未在这洪荒中出现,气势宛若是祖龙古凰复生临世般的强横巨兽。

然后是剑光一闪,将他手中握着的幽冥白骨幡,猛地削断。残余的煞气,却并未将他身躯搅碎。而是将他的四肢头颅全数捆住,一部分探入他身躯之内,沿着经脉流淌,将他体内已濒临至自爆边缘的法力,全数强行击碎。

然后岳羽是神情淡然的,一步步走至他的身前。一剑刺入到这李青衣的眉心之内。

接着当再次拔出之时,这剑尖之上,已是拘束着此人的元神。

而看着李青衣的元神面色,露出的恐怖之色。岳羽不由是再次一笑:“你可知方才,我真的是很痛很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