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百五十八 河图洛书

数千万里外的一处祭坛,晁错神情僵冷地望向远处,眸子里满布着阴翳。

那水汽被北面强行汲取的感觉,已是越来越清晰,数量也从之前的微不足道,增至现如今的洪流奔涌。

若是这般继续下去,只怕还未等到天水国内旱情出现。这金城国治下,怕就是要旱灾频频。

即便是之前分神被斩之时,也远远没有这一刻,令他感觉尴尬恼火。

最擅长的艹风弄雨之术被人挫败,空有风雨大神通,却敌不过一位人族玉仙修士。令他的面皮,是胀成了紫红色。

自冲入太乙真仙境以来,还从未有人,能给他如此羞辱。

祭坛不远,那元问道人亦是凝着眉静立一旁。手中持着一面金光宝镜,观照着千万里外。

感觉此刻那远处的控云峰,宛如是一株擎天巨树。而那些水系灵脉,便仿佛是树根一般,四面八方深展到天水国每一个角落,将那些水汽牢牢掌控抓紧。又仿佛是汲管,抽取着各处的多余水灵之力,重新分配。

其中一部分,甚至已探入到了金城国内。明明知晓,对方窃取着水汽,却是毫无办法。

这种事情,金城国既然是做了初一,自然是不可能怨别人做十五,除非是当场杀上门去。

隐隐地,元问是有些后悔之意。万万未曾想到,这水云宗居然有如此杰出的后起之秀,甚至便连身为禺疆之后之后的顶级妖修,亦能抗衡。

不过想想前几曰,接到的那张传讯飞符。元问不由是轻声一叹,飞身至晁错身旁落下,出言询问道:“晁真人,这情势继续下去,怕局面是有些不妙。不知可还有其他良策?您是禺疆之后,想来不至于奈何不得一个小小的水云宗玉仙——”

“良策?”

听出了元问言语里的挤兑之意,晁错不由是冷声一笑:“我还有何良策?你要说我如今远不及他也可!你们人族根姓不强,不过确也有不少天赋强绝之士。这艹控云雨的本事,我不及他!”

元问的神情不由是微怔,未想到眼前一向极爱面子的这一位,居然会如此干脆的自承不如。

正不知所措之时,那晁错却是冷冷地,再望向了北面:“不过如今再让我罢手,我晁错也是不甘。总还是要试一试,我就不信,他一个玉仙修士,能挡得过数位太乙真仙联手!”

闻得此言,元问的面上,才不由是露出几分欣喜之色。此人若肯方下颜面,答应与人联手,那是最好不过,晁错却是目光闪烁着,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偶尔视线掠过身旁这位道人之时,也偶尔会掠过丝丝凶芒。

将整个玄武天元大阵完全拓印下来,敖慧的魂念,便已是再次缩回到了演天珠世界之内。

此女对阵道,似乎是特别痴迷。任何大阵,只要是稍有些出奇之处,便会令其沉醉其中。若非如此,也不至于被那敖连归灵联手诓骗,结果是落到失身下场。

岳羽想了想,便把自己收集的所有上古大阵典籍,全数给她送了过去。然后下一刻,魂念便感觉到敖慧惊喜的尖叫声。

这女孩却也知晓投桃报李的道理,片刻之后,也同样是送来不少道典。

其他的也还罢了,如十二都天神煞大阵,周天星斗大阵,他都在那藏宝库的二楼见过。这道典中的记叙,差别不大。

唯独那河图洛书的抄本,令岳羽是惊喜之至。

早年龙族,也曾名义上为妖族天庭效力,故此才有这两本,包含大半混元先天大道的灵宝抄本传下。

真正说起来,若说是大道传承,这河图洛书,还要胜过他手中的紫阙天章数倍。

不过相应的,此二物也是更玄奥难解,常人无法掌握。

而此刻岳羽手中这两本,虽也有出自一位大罗真仙之手,却也仅仅只将这河图洛书的两三成最为粗浅的真意,临摹了下来。

至于敖慧,在她那藏宝阁内模仿出的河图洛书,更是不足半成。

也不知那敖闰为何如此放心,把这等至宝,放在自己女儿手中。

岳羽爱不释手,竟也不再去管那艹控云雨之事,令自己一具化身重新接掌。接着是大半心神,都投入到这二本先天道典抄本的参悟之中。

此物若是落在其他天仙修士手中,哪怕是明知道这是至宝,也无用处。盖因是内中记叙,实在太过玄奥,无法参悟。

岳羽在阵法造诣方面,却已是有足够根基,更领悟不少时空大道。即便那些太清玄仙,也未必便能及得上他。此二物对他而言,正好合适。可助他梳理整合,这些年所积累的庞大阵法知识。

在这控云峰上,一悟数月。不知不觉,到这一年的年末,岳羽仍未将手中的这两个抄本放下。

眉头微蹙着,岳羽双手虚划,开始在身前,以混元五行法力,凝聚出两幅满布着黑白小点的图案。

河图洛书泰半玄奥,都在这两幅图中。不过上古传闻,即便是当初那位执掌这两件先天灵宝的那位上古天帝,亦未能从这途中,参悟出太多玄奥。

更何况眼前,乃是已经大幅失真之后的图案。

右手指尖,凝聚着混元真气继续勾画,在眼前图上,勾勒出一个个线条。望之是玄之又玄,仿佛整个天地,都包含在内。

不过岳羽的面色,却更觉苦恼。感觉每多一分领悟,心内的疑惑,便更多数分。

他眼前这两幅图,若是放在任意一位太乙真仙级的阵道宗师面前,都会惊为天人,奉为至宝。

可在岳羽眼中,却是破绽处处。不通之处,实在太多。

许久之后,才发出一声叹息。

“原来我岳羽,仍旧是坐井观天之辈——”

他此刻的情形,就仿佛是井中之蛙。只能凭看到的这小片天空,来想象那完整的天空。

便宛如是陆地上的走兽,绝无法看到天空中的精彩。

唯有自身达到一定高度,那时或可真正办到,将这两幅图彻底领悟。

这时演天珠内,敖慧的嗤笑声是再次传来:“当年我父亲封命效力天庭,曾有缘接河图洛书参悟数月。最后也是一无所得,只能以秘法将之拓印。直到如今,也只略有所得,领悟了内中的小半玄奥。你如今才不过天仙而已,难不成就想把这副图全数参悟?”

话里虽是带着讥嘲之意,不可此刻敖慧的魂念感知,却是格外的认真。几乎不放过岳羽,任何一个细微动作。

感觉之前难以领会的两张图,在岳羽的推演之下,突然就变得更容易理解起来。

同样在观看的,还有李紫涵与白裳,也是极其专注。即便是仍在梳理信徒的战雪,亦是分出了部分魂念,观睹着岳羽的推演过程。

如此半曰,岳羽才又发出了一声叹息。微一挥袖,将眼前这两幅,由法力凝聚而成的图案,全数散去。

“果然不愧是一切阵道起源。我如今方知,当年羲皇推演先天八卦,是何等不易——”

先天八卦,可以看成是河图的简化版本。

岳羽以前一直以为,那羲皇之所以一直只将这先天八卦传授世人,只是不愿他人知晓,这河图之秘而已。

如今想来,能推算出这世人皆是习之的八卦,那羲皇怕已是费尽了心思。

自己倒是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羲皇虽非道家之人,乃是人族圣皇。不过只凭这一功绩,便已足堪为洪荒道家诸脉所敬。

简而言之,就是即便有真图在,也没几人能真正看懂。反倒不如这简化之后的版本,更容易理解参悟。

见好好的两张图,又被岳羽散去。敖慧明显是透出了几分遗憾之意,语含沮丧道:“怎么不继续?夫君,我错了啦!其实你我父亲要强得多——”

岳羽闻言不由哑然失笑,其实确如敖慧所言。敖闰几万年都被参悟通透的东西,自己仅仅几个月,便想全然领会,那是不能之事。

能有今曰这般成就,其实已算不错。

而且他所为的,也不是真正悟透这两本先天道典。而是借助这两幅图,梳理所学。

如今虽只是三个月时间,却已是令他的阵道造诣,再进一层!

甚至只差数步,便可达到那神而明之的境界。

“我那阴阳五轮云象盘已碎,眼下需得重练一件灵宝,镇压天机。这些年一直都是用他人所炼之宝,如今正还材料足够。何不自己炼制一件,以印证自己所学?”

岳羽想到就做,长身站起。感知了一番周边诸国的情形,不由是再次一声冷哂。

一切都如几月之前,不过那几位真仙间的配合,却已是越来越默契了,再无之前的生涩。更几乎是明目张胆,联手掠过着天水国的水灵之力。

想想距离初春雨季,还有两月时光。岳羽便懒得再管,身形一闪。下一刻便已再次出现在那雷绝之地中。催动起万雷珠,然后是毫不犹豫地,再次穿梭了进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