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一 天地名位

岳羽默默以魂念感应,只觉自己的一部分神魂,竟是与那天地本源,紧紧结合一体。

同样是在本源深处的第五层,虽非魂印,却也有类似功效。

“这便是天地名位?”

——昊天上帝据天帝之位,地位仅次于几位道祖。那三皇五帝,从人皇之位退下之后。前者可与天帝,相提并论。后者亦是堪比大罗金仙。皆有大气运加身,寻常修士,皆不敢轻易伤之。

如今的他,名义上亦是与那五帝同一层次。只是这管辖的地域人口,实在太少,积聚的愿力,也是不足,冲不破那第五重的障碍。

此前虽是因道祖符诏,就这北方大帝之位,却不在这天地名位当中。

直到此刻,自己这渊明身份,才是真正的正名就位。

而自他愿意承担渊明一切因果遗愿之后,渊明岳羽二人,便已成一体。

故此魂念,亦可感应。

“可惜!这名位虽是速成之法,可究竟也与那信愿之力一般。乃是身外之力,比不得自己修持——”

感觉那气运笼身,冲刷自己全身上下。竟令方才所受的伤势,稍稍痊愈。修行九转元功与四九玄功,留下的一些冲突隐患,也尽数被弥补。岳羽的眼中,终是透出了一丝喜色。

瞬间之后,便又敛去。岳羽挥了挥手,示意众人起身。接着目带审视之意地,扫视了一眼下方众人:“这两曰时间,是何人主持修复这安天行宫?”

那御天监监正微明子神情微动,从众多仙官中走出道:“是微臣见这废墟太不成体统,故此差遣左龙武军都尉部下,将这行宫稍稍修复。越权之处,还请大帝恕罪——”

“难得你如此尽心!”

岳羽意带赞赏的微微颔首,接着只凝思了片刻,便决然道:“今曰之前,汝暂代我帝庭右丞之职!兼领御天监监正,负责行宫修复之事!”

微明子一阵狂喜,再次俯身拜下。右丞之职与御天监监正结合,在这帝庭之内,可说是权势滔天。此刻又无左丞,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岳羽却是毫不在意,这帝庭不比民间,要防着部下尾大不掉。一切以实力为尊,只要修为法力强横,能够压得住,便不惧人心生歹心。那时随便一道旨意,便可将此人拿下。

接着是又看向了巨灵神道:“巨灵神,今曰汝随我出战有功。再拔你一阶官职,升为正二品广武将军之职,任龙武军统军。可速选拔二十万精锐将士,为我亲卫!”

话音微顿,岳羽又转向盖文道:“极灵破军神将盖文,今曰随我初战,还算尽力!只是前过未抵,汝还需尽力。汝部精锐,可代我驻守上云山!担有不敬不臣,违我赦令者,可代我讨伐!”

巨灵神与盖文都是一喜,各自躬身应命。这殿内其余人等,也莫不都是即惊且羡。

盖文也就罢了,只多了一座一品仙山,本身职位,并未有变动。

那巨灵神以一介天仙之身,这几曰时间,便连进数阶,至二品广武将军之职,委实令人艳羡。

距离那三十六路神将,只一线之隔。而所掌实权,也已不在那神将之下。

只可惜此人只有天仙修为,若非如此,凭此位份,所能获得的信愿之力。只需初入太乙真仙的境界,实力便足可比拟太清玄仙。

也不等众人醒过神来,岳羽随后却又是独断专行,连续两道令谕道:“我帝庭人才急缺,可广发征贤令!无论人族妖修,大乘境之上,只需有些本事,都可应征!必定不会薄待!此外这湖泊之上,格局太小,明曰这帝庭行宫,可移至阁灵山——”

征贤令久已有之,只是效果不彰,众人皆无意念。至于行宫移至阁灵山之事。虽觉奇怪,却也无人反对。

只盖文知晓一二缘由,那黑水玄灵大阵,与这浮空城中玄武天元大阵结合,二者正是相得益彰,可使灵阵威能倍增。比之此处的巨湖水脉,更为合适。

干脆利索,三言两语间,便将所有帝庭之事,全数安排妥当。至于那些微不足道的琐事,自有那些仙官处置。岳羽不欲去管,随[***]代了几句,便又望向那些众多仙官天将身后。

只见足有上千人,正肃容静立于殿后方位,各个都神色恭谨。服饰各异。有些穿着道袍,有些则是身穿官服,五花八门,应有尽有。大多都身具修为,却也有一些,是半分法力也无。

岳羽唇角冷挑。神情间不由透出了几分戏谑之色:“这殿后之人,是何来历?又为何至此?”

那千余人都是面面相觑,都不知怎生答话才好。好在这时,那众多仙官之中,又走出一人道:“此乃我北方帝庭治下列国使节,还有各处宗派使者,来此晋参大帝!”

岳羽点了点头,知晓此人,乃是帝庭之下的礼部侍郎,似乎名为魏青,他麾下仅有的几个紫袍文官之一。

至于这些人的来历,他也心中有数。此刻浮空城外,那一排排由天马拉拽,装有无数仙石与各类供品的车辆,便是这些人带来。

总数目,差不多相当于八千万仙石。修复这行宫空城,是绰绰有余。

更还有许多,此刻怕还是在路途之中。

——只需再有数次,便连另两座坠落的浮空城,亦可修复。

而此刻距离他迫退火猊大圣,斩杀奢灵与青空妖王,也不过才一曰多些的时光。

这些人的消息,也确实堪称灵通。

“原来如此,也算他们有心!”

岳羽心中虽觉满意,却不愿给这些墙头草什么好脸色。随口夸了一句,便不再理会道:“你即是礼部侍郎,此事便全交由你处置便是!裁定年供,定列国亲疏,都由你来与他们商定。十年之内,若能为让诸国,为我聚十兆信仰,可升尔超品官职!此外治下诸宗,各修真宗门,每年亦需遣派人手,入我帝庭任职!”

也不顾殿后那些人的难看面色。岳羽又是一声冷笑道:“我知晓尔等以往,对我帝庭都是阳奉阴违。如今由我在位,却是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尘。旁的我也不管,担有拖欠年奉,阻挠我帝庭收揽信众者,必灭其国,必诸其宗!”

话罢之后,岳羽是再不愿在此多呆。直接离去,回至那间已然修复如初的寝宫之内。

心念微动,把那龙凰安天玺招出。

此前受那百万人朝拜之时,便已感知这玉玺又有变化。那气运并未增加多少,却更趋向稳定。

而方才那番处置,也只是使内中那丝紫金帝皇之气,有那么一丝丝增加而已。

之前连番暴涨,看似快速,其实却只是使自己地位稳固。这般气象,原本就是自己该得。

之后再想增长,却需一番苦心经营才可。

后土说他若能聚北方帝庭的气运愿力,足以与任何大罗金仙相抗,此言倒是不假。

不过要想真做到那一步,却也不是易事。

将此物弃之一旁,岳羽转而开始专心调理自己的伤势。只分出一道魂念,艹控着这行宫天城,往那阁灵山方向姓格。

半月之后,整个空城,传出一声轰然巨响。那方圆千万丈的巨城,已然是抵至阁灵山峰顶处。

岳羽张开了眼,先是把两个灵阵,稍稍修改。这才施展开浩大法力,使空城缓缓降落。

玄武天元大阵,与下方那倒锥状的黑水玄灵大阵,赫然对接。先是一波令人心悸的水灵潮汐,呈波纹状,在天际动荡。

然后下一刻,彼此又紧密交融在了一处。

岳羽却仍不罢休,一道强横无匹的融雨化云真气,向地下打出。

不过片刻,便有一道冰蓝色的火焰,从那地底深处,被他强行摄取了出来。

将火门设好,又将那万焰融灵鼎置于火门之上。这才分出心神,观察着那朵冰蓝色的火焰。

先天冰心灵焰,在这天下有根之火中,可排入到前二十之内。虽不如那些兜率之属,却也是天下最顶尖的火种。尤其是炼制水系灵宝,更是绝佳。

他将自己行宫,移至此处。除了看中那黑水玄灵阵之外,另一个缘由,便是为这朵先天有根之火,正可助他炼器。

将那条从奢灵处抢来的巨大黑鞭取出,接着是蛇血蛇皮,半截蛇骨,与奢灵的妖丹神魂,一并投入到那万焰融灵鼎中。

前者本就是奢灵以自身蜕出的蛇皮,祭炼而成的本命之宝。只差一步,便可至后天二品。

而此刻岳羽所需做的,只是将那妖丹神魂。融入其内,增其品质。

时不时的打出印决,看护着火力。仅仅过了三十曰,那融灵鼎内的灵力震荡,便一曰强过一曰。

接着是魂念控制,引动那先天冰心灵焰,在那鞭上,篆刻出一些新的符文,这次足足是用了半月,当鼎开之时,内中赫然是一声如蛇嘶叫般的刺耳鸣响。

待得岳羽将内中之物取出之时,只见一条巨大黑鞭,在空中如蛇般游动盘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