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 血流漂杵!

几乎毫不顾惜真元,在这虚空之中,迅捷无比的穿梭过无数时空碎片。一片混沌中,更不知穿梭了多久。

直到岳羽,第三次服用那蓬莱岛的清露灵泉,魂念才依稀捕捉到,他在天元界,广陵宗内留下的魂识印记。

只是当那魂念遥遥探去时,岳羽却是心中更惊。毫无片刻停歇,继续疯狂飞遁。

却更是小心,连续打出数张道符,掩饰行藏。羲皇镜,已交给了李紫涵。至于那白矖遮天令,则留给了他化身。

好在这几年冒用渊明身份,水系幻术,已是得心应手。以之遮掩身形,即便大罗金仙,亦无法轻易察觉。

越靠近那天元界,岳羽越能感觉那熟悉气息。却未直接试图进入。而是身形幻变,缩成了芥子微尘般的大小,隐于一个随时可能破裂的时空泡沫之内,冷冷的往天元界的方位注目。

睁开了那黄金龙眸,无妄真水与太微清凉真液,都被陆续引入到瞳孔之内。

而后那层层空间壁垒,都被这神眸洞彻,直接照向了天元界,那广陵宗所在的方位。

当那熟悉至极的大山,映入到他目内时。岳羽却是瞳孔急缩,双拳紧握!

那广陵宗外,赫然是数百万修士牢牢围拢。一座雄浑大阵,将整个广陵山,围得水泄不通。

而在广陵山内,只见那水寒山山巅处,观云殿已然损毁。只剩下了一座千疮百孔的残破大殿。

柳月如神色淡然,端坐于殿内。而这广陵山中,赫然正是一个庞大无比的剑阵。

中央处,正是十御伏魔剑。十口色泽不一的仙剑,正在那殿外盘旋转动。

十个方位,各有一位大乘修士主持。那剑阵阵图,正是在柳月如的座椅下。

更外围,则是无数灵兵。分九宫方位,除了中央处,是以十御伏魔剑,其余八个方向,亦是各自都有两位大乘修士主持,镇压一方。仙兵近百,超阶近千。

万千兵刃,盘旋舞动。璀璨剑气,与山外大阵不停歇的碰撞交击。

以虚空悬浮的广陵山为基,整个九霄乾元剑阵,三十万广陵修士,岿然不动!

蓦地天际间,忽而一束红光击来。远远的,只见三根凤翎,飞至广陵上空,化作三只巨大火凤,盘旋而下。

便所有剑影,几乎触之即溃。下方处的数百灵虚境修士。更是承受不住,身躯纷纷爆裂而亡。而便在那凤影,往广陵山巅之侧,那听云天宫猛地扑下之时。

观云殿内的柳月如,也终是睁开了眼。清丽的眸子里,却是目芒如刃,精光熠熠。

下一刻,一套五色飞剑,便已从其袖中穿出,然后瞬间合而为一。

柳月如手执住剑,猛地往天际一斩。立时一束凝缩到极致,只有手指头粗细的五色剑芒,从殿内激射而出。

细小如针,却仿佛是裹挟着灭世之威。五行之力,激荡不休。只一剑,便将一根凤翎斩碎。而后那五色剑光,犹自不息,在天际间再次扫荡。把另两只火凰,全数扫灭。重又化作了残缺凤翎,远远逃遁,这才熄去。

只是在那观云殿内,却已是血透重衣。娇躯上下,裂开无数伤口。

柳月如却毫不在意,将嘴边溢出的鲜血抹去,便又神色淡定自若,端坐原地。

而远处天际,也是传出了一声冷哼:“以大乘之身,抗拒天仙之力!你们广陵一脉,确是了得。有趣!我倒真要看看,你在我道法之下,到底能撑得了几时!”

话虽如此,那边却终究还是暂时没了声息。只有广陵山外,近三百万修士,轮换接替。整座大阵,依旧是运转不休。无数光华,不断向广陵山冲击而去。

“——阐教天仙!”

岳羽运转起神目,往那声音传来望去。只见那大阵的阵眼所在,一位三旬左右,颌下留着三寸长须的面白中年。正虚空浮立,眼中透着几分冷厉之色。

而此人身周,则是数十大乘修士,竟都是一宗掌教之流。岳羽飞升之时,俱都见过,此时却是神色无比恭谨,侧立于那中年身旁。其中一人正出言道:“广陵自岳羽身登大乘之后,称雄我天元界,已然有百余载时光。本道是此人飞升之后,我等可以喘一口气。却不意那岳羽之后,还有这柳月如,端的是天资强绝。仅仅百年,也修到大乘巅峰!若非上界仙长降临,我等实是无人能制!”

那面白中年,面上虽是淡然,目内却透着几分凝然。不过此处那些大乘修士,却是纷纷出言附和道:“广陵宗这些年威势太盛,我等诸宗,这些年谁不曾受其欺压?合该剪灭,不使其这为祸天元?”

“我宗与广陵宗有灭宗之恨,甚至被一度逼离此界!此次覆亡广陵,还请上仙做主,将那岳氏后人,赐予我等处置!百年时光,我等实是恨不得吞其血,食其肉。必令他后人,男子死绝!女子为娼,世世代代都为贱人——”

岳羽的双眼微眯,眸子的杀意,已是深沉无比。隐在暗中,宛若幽潭,深邃无比。一丝丝戾气,蕴含其内。

“好一个男子死绝!女子为娼!好!好!好!昊阳门、北海散仙、东阳宗、紫砚宗、天道盟、居然还有青州云家!当初我一念之差,不愿无故杀人,只欲广陵与尔等和衷共济,以护持天元界气运。留下汝等狗命,却不意今曰,却为广陵宗,招来如此横祸!早知今曰,飞升之前,便该将尔等,一体斩灭了才是!”

“要灭我满门?真以为依附了阐教,我便奈何不得尔等——”

寒声冷笑,岳羽却仍是按着胸中怒恨。以窥天珠为辅,将一双龙眸,催到极致。探查着这天元界周围,神魂亦是远远散开,小心翼翼地,四处探查。

只觉是无数时空乱流,忽起忽灭。一霎那间,产生了无数的小千世界,却又立时崩溃瓦解。

渐渐的,这整个天元界的外层,几乎都在岳羽身旁,那通天仪的运算当中。

“——果然!是陷阱么?”

感觉到那外层空间,数套大阵,隐隐将整个天元界,笼罩在内。

——这一方世界周围,竟赫然是数万天仙,近千玉仙。各自存身在那些时空泡沫之内,不现人迹。由数位太乙真仙主持,却不知是到底使了何等法门。以真仙之身,竟也能存身诸界之外。

遥远的虚空深处,更有数道大罗金仙的神识,笼罩于此。

岳羽不由是冷冷一笑。接着却是毫不犹豫,转身飞遁离去。

以那阴灵岛李青衣,留下的清露灵泉支撑,半曰时光,便已穿越无数时空,远远离开了天元界。

而待得岳羽,再次停住身形之时。却是一个规模与天元界几乎不相上下的小千世界之外。

神龙之眸,四处探查。不多时,便已是眉头微挑,牢牢照住了此界西侧。

那个方位,赫然一座三十万丈高的雄山,矗立于西面。无数修士,在内出入。

“——龙旋界,道衍宗么?”

岳羽双目轻轻阖起,片刻之后,又蓦地张开。而那双金色的瞳孔之内,便只剩下一片不似人类的冰冷,还有那无尽杀机,无边戾气!

“所谓龙有逆鳞,不可轻触!尔等即欲灭我广陵道统,我岳羽亦必令尔等阐教诸宗,血流飘杵!”

左手微召,那逆天刀,便已从袖内飞腾而起,至岳羽手中。体内的混元五行法力,几乎催到极致,而后信手一刀,斩向身前这小千世界!

凛冽刀意,瞬间便破开了那重重阻障。将这龙旋界的空间壁垒,破开一条巨大裂痕。宛如是天眼,出现在这龙旋界上空。

纯黑色的刀芒,无声无息的从这裂痕之内,直降而下。然后霎时爆裂,灭世之刀,摧毁着所有的天地法则。那护山大阵,瞬间崩溃。

而整座雄山,数十万修士,几乎是毫无反抗余地,便已大半在这黑色刀芒的冲击之下,神魂俱灭!

只有那山颠处,几个聚在一起的散仙大乘,竟是各自祭出仙宝,支撑了片刻,向旁逃遁了开来。

为首那位大乘修士,神魂肉身却已是破损大半,口中一道淤血吐出,仰天大喝道:“是何方大仙出手?欲灭我道衍宗?莫非不知,我宗祖师,乃是慈航道尊?阐教正传?”

“慈航道统?”

岳羽嘿然一笑,手中的逆天刀,再次一点点黑光聚集。无数的时空碎刃,层层包裹。

声势不显,然而眼前这名为龙旋的小千世界,却已是随着那黑光成型,发出阵阵哀鸣。

岳羽神情微怔,接着下一刻,便已是将手中之刀。扔入至那裂缝之内。

那长刀之上,嘿然是一声龙鸣,一条五万丈长的巨龙,盘旋于剑上。

——只见是所有的法则,都在崩灭。整方世界,都在消亡瓦解。

一道黑光,势如破竹在内穿梭。只一个盘旋,便将那几名大乘散仙,全数斩灭。时空碎刃,四面八方的冲击而去。将这道衍宗,仅余的一些弟子,亦全数斩落人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