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 横扫一切!

“——两仪离合元磁大法?”

无尽虚空中,那大阵深处。四位青袍修士,面色正是毫无血色,双眼失神的,定定的看着眼前一幕,其中两人,更是双手微颤,一脸的惊怒之色。

“弹指之间,便破去那玄光天锁大阵。这人果然一如传言,精擅阵道!”

“——我看他实该千刀万剐!居然敢屠我数万弟子,这可数万灵仙,四千天仙!我阐教积累数万余年——”

“现在说这些何用?我等若能战而胜之,不让他有机会毁去魂印。这些弟子尚可复生。若然落败,那自是一点机会也无!好在道尊早有所料到,令四位太清玄仙境的师兄,埋伏于附近。我等只需撑到他们赶至便可!”

“嘿!这个岳羽,实是好生嚣狂!吾逍遥世间近七万载,此人之凶横,实是仅见。为我阐教之安危,确容不得他再放肆。四位道兄联手,定可擒他——”

便在这时,其中一人,瞳孔却蓦地一缩:“他这是要做甚?”

其余正主持大阵的三人,俱都闻言望去,而后全都是骇然变色。

便在大阵之前,那无数仙修的血肉碎末,正向岳羽汇拢而去。

手中一刀一剑,疯狂吞噬,这些血气精元。身形更是片刻都未曾停滞,幻化作五彩虹光,投向那几名太乙真仙的存身之所。

玄光天锁大阵被破去,数万灵仙天仙,被正反元磁重力,活活震杀。却仍有些距离较远的天仙,侥幸逃生。

而岳羽眼前的大阵,亦是一变。升腾起圈三彩光华,将百万里空间,牢牢护住。

七百玉仙,五千天仙,有条不紊的在阵内各依其位。声势之势,几乎不在之前的玄光天锁大阵之下!

“三才清宁阵?”

岳羽眉头微挑,一声冷哼。只心念微动,附近的无尽虚空,顿时再有无数仙石灵阵,齐齐爆裂!霎时又是一阵灵力风暴,使那层三彩光华,一阵剧烈扭曲。

而岳羽手中,那吞噬无数血肉,已经溢散出深红光泽的逆天刀,亦是猛地向前斩出。欲逆苍天的凌厉刀意,直贯虚空深处!

“——区区七百玉仙,安能挡我!逆天刀,杀!”

霎时间无数时空乱刃,包裹着那逆天刀芒,往那晃动的三彩光华直扫而去!

先是外层的乱刃爆开,撕扯着所有一切,使那时空风暴,愈发炽烈。

接着是逆天刀芒,破坏着一切法则。使这本就是一团乱麻的虚空,崩溃瓦解。

那三才清宁阵,几乎是应声而破。近千玉仙,都是口喷鲜血,面色青白之色。中央那四位太乙真仙,同样是神色衰败。被那一往无回的刀意,直创神魂。眼中也终是现出一丝畏惧不解之色。

“怎么可能?那西海龙族,不是说此人只有天仙修为?只有随身几件仙宝,略略有些棘手而已。真实实力,应当只是略胜太乙真仙。为何竟有如此战力?这才几年时间,哪里可能提升得如此快法?”

“即便他真是再晋一阶,成为玉仙。也没可能如这般,几乎可比拟太清玄仙才对!怎可能不受这道祖法则压制?三才清宁阵虽是不稳,也没可能一击便碎的道理——”

“莫非此人法力,其实已至大罗金仙之境?这怎么可能?”

“对了!此人定然是使了暂时提升法力的法门,我看他能支撑到几时!

“总之诸位用心,只需撑到那四位道兄赶来!

四人面上才刚刚恢复镇定,岳羽的身影,便已是如魔神临世一般,从那强行击穿出来裂痕,直穿入内。

整个大阵,仍旧是摇动不休。几乎毫无阻滞,任凭岳羽在内穿行,两仪离合元磁真气鼓荡,脚下蓦地再次往虚空一踏!

那正反元磁重力的倍数,立时再增五万!

那残余的几千,已暂时失去仙阵庇护的天仙修士,立时便身躯爆裂,血肉横飞。数百玉仙,亦是身躯断裂,被那三十五万正反重力,撕成了两截!

岳羽只信手一挥,那些血肉精魂,便已是再次汇拢而来,而此刻他眼里,只有远处阵眼内的四人。魂意之中,亦只有一个‘杀’字!

只有无尽杀戮,尽染敌血,才可令他胸中的狂戾,稍稍平复宣泄!

当那数百天仙血肉,被被他手中的天意逆天,各自强行吞噬。

两口仙兵,已是渐渐的震颤不休。那两条器灵龙魂,亦是再次一声咆哮,身躯再涨,至十余万丈!

距离那大阵中心,已是近在咫尺。那真龙之眸,甚至无需两种灵液之助,便已可洞穿那重重时空壁障,望见那正强自镇定的四人身影。

冷冷一哂,岳羽猛地一挥。把手中的逆天剑,那四人所在摇摇掷出。刚至半途,被岳羽灌入其内的混元五行法力,便轰然爆发。无数的时空乱刃,包裹着一道纯黑色刀芒,直斩而下。

也就在同时,那四人是再结灵阵。一个圈形法宝,赫然升腾而起。一层青光散开,护住了四人,竟与那逆天刀,相持不下。

不过内中的四名太乙真仙,此刻却是满脸的冷汗与恐惧之意。祭起此宝,已是令他四人几乎全力以赴。

而远处的岳羽,却仍是不带感情的冷冷望来。五彩遁光,继续疾冲而至!

这一刻,四人都是再真实不过的感觉胸中,那心悸之意。数万年时光修持,再无一刻,能如今曰一般,令他们害怕惊惧!几至道心摇动!

岳羽遁速,却猛地再增。无数的大五行阴阳元磁灭绝光阵,被强行灌入至天意剑。裹挟着那吸聚而来的无边戾气,不停的压缩融合!

一剑直刺,强行冲撞在这青光之上。大五行阴阳元磁剑气,从剑尖直冲而出。几乎是势如破竹,便将那青色光壁,彻底轰碎!

那青色光圈,亦是光华暗淡,坠落而下。而下方处的四人,则是满脸的绝望。

下一刻,一束五色光华,便已挥破长空!直接将这四人身躯,全数扫灭!

这一刻,整个虚空都为之一寂。所有幸存的仙修,都定定的看着远处,那左手持刀,右手提剑的清秀青年,甚至都忘了逃遁。

连破玄光天锁大阵、三才清宁大阵,诛杀数万仙修,竟是只用了二息时光!

只几个眨眼,这即便在洪荒界,亦可横行一方的庞大阵容,便被这人一刀一剑,横扫一空!

——这便是道尊所言,一切乱象起源,广陵岳羽?

同时神情怔然的,还有天元界内。

水寒峰顶,柳月如定定的把视线,透穿那空间壁垒,眼里先是不敢置信,闪烁着迷茫之色。接着是两行清泪留下。

“师尊,真的是师尊!师尊他没忘了我——”

广陵天宫,水榭之内。农易山同样亦是负手而立,眼望虚空。面色虽是疲乏,却已流露出几分轻松笑意。只是目内,神情却是古怪之至:“这孩子,莫非真是妖孽?又或者是某位太古大能转生?入洪荒界不过三十载时光,便已强横至这等程度?这一次,看来我广陵却是无忧。只可惜——”

似乎想起了什么,农易山的面色,是黯然无比,眼现哀伤之色。

在明柱峰上。一个容颜秀丽,神情疲惫,双目却熠熠生辉的女孩,正长呼了一口气:“似乎是师兄到了呢?好险,今曰只差一点点——”

说话的同时,女孩又随意踢了踢脚,把那脚下的血色灵阵,全数踢散。接着一声轻笑道:“师兄即已赶至,那些跳梁小丑,料来再不足为患。师祖,这血魂阵,便不用了吧?”

她身旁赫然是一位俊逸中年,口里轻嗯了一声,算是应承。面上虽是全无表情,目内闪烁着的幽光,却复杂无比。

广陵山外,四百万修士,亦同样是一阵寂静。那庞大灵阵,早已停下。

元婴之上,魂念能感觉外界的修士,都已是面无人色。元婴之下,却是神情茫然,眼带询问之色的,看向了四周。试图了解,这到底是发生了何事。

而那大阵上空处,本是在等待广陵山九霄乾元剑阵被轰破的几十人,则是齐齐沉默,面上全是惊疑。

只有中央处,那位原本神态庄严的中年天仙,此刻是怔怔失语:“怎么可能?七百玉仙,太乙四人,天仙之下五万有奇,还有两座大阵!怎么可能会输给他?甚至屠戮一空?慈航仙尊,怎可能会失算?”

旁边数人闻言,都是眼现骇然之色。虽是大乘,虽也可把魂念探入虚空,却远远不及这身旁这为天仙来得清晰。

面面相觑,都是隐透着一丝悔意。更有些不敢置信,那个妖孽,只离开洪荒界才区区几十载而已。怎可能就如此强横?

便连阐教,也是忌惮如斯?听这天仙之言,似乎连太乙真仙,都非其敌?

早知如此,便当更谨慎观望才是——无尽虚空之中,岳羽却蓦地再次一声长啸,浩荡声浪震荡万亿余里,无数小千世界!啸声内却隐含无尽悲伤,虽屠尽这数万仙修,胸内那暴戾之气,仍难泄分毫。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