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6 秒杀钟离!

整个镇玄殿中,一时都是落针可闻,所有人都是怔怔的看向殿门处,那相貌清秀的独臂修士。

目光清明,也不似发疯,却偏偏说出这等引人发噱的言语。

云灭宗钟离老祖在天玄界的身份地位,是何等尊贵。若是要为自己宗门筹划,立时便可成就太清玄仙之境。

地仙界内,更有无数准道祖一流的人物,欲将其引入门下。

这年轻修士,到底有何仗峙,敢说要钟离老祖在他面前自裁谢罪。

至于那诛灭云灭宗满门一句,更是引人发笑。

云灭宗太乙真仙八位,玉仙数百。便是那太清玄仙,全身降临此界,也不敢出此大言。

寂静了片刻,便有不少人狂声大笑,满含讥嘲之意。即便有人感觉那镇玄殿外的情形,有些古怪,却也无人真正在意。

“你这后辈,莫非真是疯了?居然敢出如此狂言?”

“实是丧心病狂——”

“唔?他那几件宝物,似是不错,竟仿佛都是灵宝之流。嘿!可惜了,偏偏是在这云灭山内。嘿!云灭宗,实是好运气——”

“莫非他以为凭这些灵宝之力,便能胜过真仙?浩瀚天道,又岂器物之力所能弥补!”

那钟离意亦觉好笑,扫了眼不远处的岳冰倩,接着是嘿嘿笑道:“原来这蠢货,是夫人兄长!要我与父亲自裁,灭我云灭宗满门,真好大的口气!”

面露冷讽之色,钟离意又用折扇揉了揉自己额角,状似头疼道:“算了!尔等还楞着做甚?还不将这人给擒下!此人与夫人乃是兄妹,总之留他一命便是。这外面的主事之人,也不知在做什么,居然任由这等蠢人,入得此间——”

殿堂两旁,顿时站起了数十玉仙,虎视眈眈望向了岳羽。那镇玄殿外,也同时有数十玉仙,带着数百名天仙弟子,冲入进来。只是面上,却不见分毫轻视之意,都是满脸的凝然杀意。

岳羽却左手握住那天意剑,向身前遥空一划,剑身微颤,一波近十五万倍的元磁重力,立时笼罩殿内。

这殿堂之内,那些天玄界仙修还不觉什么。所有飞腾而起的云灭宗弟子,却都是身形被生生压落地面!被一股如山巨力压制捆缚,尽是动弹不得。

只有那百余名修为较高的玉仙,仍旧能有所动作,却都是眼带骇然之意的,看着岳羽。

殿堂之内的众多仙修,也是一阵时间更长的死寂。即便是再蠢,也知这情形有些不对。看向岳羽的目光里,都纷纷收起了讥嘲之色,多了几分凝重。便连那些有意讨好的仙修,也嘴唇紧闭,敛目不言,只静静的望着。

这所有云灭宗的仙修,似乎是全由这青年修士,以一己之力生生压制!

观那些天仙,竟仿佛是说话都有困难。只能各自御起仙宝,艰难至极的抵御。

偏偏他们这些与云灭宗无关之人,是对此毫无所觉。

那钟离殇,亦是神情阴冷,几乎是从牙缝内吐出声音道:“是两仪离合元磁大法?”

岳羽并不答话,目视着岳冰倩,投去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接着却是再次仰望那殿内深处,微微一笑:“如何?可曾想清楚了?”

那钟离殇的双拳紧攥,已经是青筋俱现。其余几位太乙真仙。亦是惊怒无比,目带戾意地俯视岳羽。

钟离意站于那诸多真仙身旁,毫不受压力影响,这时又是一声嗤笑:“你这蠢货,竟还有些本事。无非是一种大神通而已,真当我云灭宗奈何不得你?什么东西,也敢逼我父亲自裁?父亲仁厚,居然还想留你这小妹一命。嘿!倒不如依我之见,彻底炼化成傀儡才好——”

话音未落,那钟离殇便已是微微皱眉,岳羽更是双目微睁。

“该杀!”

只信手一拂袖,拍了那悬浮的逆天刀上。这口仙兵,便立时蓦地破空而起。化作一头血龙,向钟离殇直扑而去。

那十余位太乙真仙,面色俱皆微变。几乎是同时间,纷纷一道宝光打出,阻拦着这道血光。那钟离殇更目射冷芒,一团云光大手,同时抓出。

只是这口血色仙刃,刚至半途,便吐出了一点黑色刀芒。无数的时空碎刃,包裹于外。

那红色巨龙,身躯亦猛地膨胀百倍,竟赫然是凶戾无匹。近乎是势如破竹,便将那十数道宝光,全数一一穿透击溃。

最后是划出一条玄奥轨迹,竟是以诡异之极的弧线,摆脱了时空法则束缚,将那云光巨手绕过。生生钉在了正欲破入虚空躲避的那钟离意的眉心处。

霎时间,整个身躯全数崩解,被那逆天刀芒,摧毁法则,哪怕一点血肉都未曾留下。

那十二名太乙真仙,俱是身躯颤抖,既是羞惭,又感怒极。

整个殿堂内,数百玉仙更是屏息静神。神情间,已不敢有丝毫不敬之色。

之前曾出言嘲讽的几十人,都是冷汗涔涔。

——十数位太乙真仙出手,竟还护不住那钟离老祖的嫡子。莫非今曰这云灭宗,真的是要大祸临头不成?

这独臂修士,又到底是何方人物?

那台阶之上的的钟离殇,更是须发皆张,神情暴怒。一声冷哼,整个人的身躯魂念,都与这山内的五气云光大阵一体。那一波波浩荡灵力,立时四处冲刷。气息亦是立时暴增,竟是隐隐胜过,岳羽此前见过的太清玄仙。同样一股堪比玄仙的魂念,压迫而来。

岳羽是毫不理会,手握着天意剑,再次一震剑身。

那十五万倍的元磁重力,立时再增五万。不止是殿内那些天仙修士,只能吐血半跪于地。便连那些玉仙修士。也是面上一阵青白,骨骼发出一阵阵爆裂声响。

岳羽却犹自不肯罢休,再震剑身,那元磁重力,立时再次扩散,笼罩着整个云灭山上下。

而后是双眉冷挑,望着钟离殇再问道:“要与我动手,可曾真正想好了?”

一霎那间,百余万云灭宗弟子,都是齐齐被一股突如其来重压临身,压得跪倒在地!承受的重力,各有不同。却莫不是肌肉在重压之下,纷纷爆裂。

所有殿外的天玄界修士,亦莫不都是诧异骇然的,望着眼前一幕。

那钟离殇的牙根紧咬,紧攥着双拳,溢出一丝丝鲜血。铜铃般的目里,仿佛要喷出了火来:“你敢?”

岳羽长剑再震,那元磁重力,亦蓦地再增。竟赫然至三十万倍!便连那些玉仙修士,亦是无法支撑。一些好强血姓之人,更是双腿骨骼俱断,被巨力压迫,瘫倒在地。

然后是似笑非笑:“要护你这些弟子,却也简单。把那五气云光阵使开,即便我有两仪离合元磁大法,也奈何不得你这些弟子!再问你一句,到底是自己自裁,还是我灭你满门?”

钟离殇神情铁青,呼吸沉重,却不敢应声。却更把那五气云光阵,运转到极致,护住了周身上下。

沉默许久之后,才再次艰难开口道:“你到底是何人?绝不可能是天仙——”

似乎是忽然省起了什么,抬眼看了看殿门之外,眼现明悟之色:“七九劫雷!你是界外之人!原来如此,怪不得明明有通天神通,偏偏要使出这等手段。在这天玄界内,你不敢杀人!对此界影响越多,愈被排斥!”

钟离殇面上,陡然轻松了下来,眼透出几分戏谑之意。

而殿内诸多仙修,则是神情更是惊骇,再次注目岳羽。

——这般神通,竟然是界外之人?七九劫雷,也就是说这独臂修士,至少也是太清玄仙?

岳羽却毫无意外之色,这钟离殇到底是一方之雄,不可能连识穿他界外之人的本事都没有。

若非是这天玄界的排斥之力太强,这钟离殇与这五气云光阵内伏羲残镜结合,解决起来,太耗费时间,也用不着如此麻烦。

看着钟离殇脸上的讥嘲之色,岳羽的唇角,不由是再次一阵冷哂。

手中的天意剑,再次一划。而台阶之上的十三位太乙真仙,立时便有一人头颅断落,鲜血飙洒,将身周数丈之地,染成血红。

双眸之内,却是莫无感情:“你们几人,谁能杀了这钟离殇,我便可绕你等一命。大可赌一赌,我被此界排斥之前,我能不能诛绝尔等!”

那云空之上,顿时一道红色雷光,冲入到这镇玄殿内。使整个殿堂,都闪耀着刺目红光,击打在岳羽身上。

那十几位太乙真仙,俱是瞳孔紧缩,定定的望着这一幕。全是不敢置信之意。

心中震骇,都几乎难以自持。还有那七九劫雷,击打在岳羽身上,却竟是伤不到岳羽毫毛,竟是驯服无比的,吸入至肉身之内。矗立在红雷之中,宛如魔神。

而那满殿之内,亦是一阵嗡然。几乎所有人,脑内都只一个念头——这是何等剑术?为何击杀一个横行一方的太乙真仙,便宛如是屠狗一般?

那左上首处,面相雍容的中年修士,显是眼角抽搐。接着是猛地一道法力,往岳冰倩一抓。

便在堪堪快要触及之时,岳羽却又双眼一眯,长剑再挥,又是一颗头颅,冲天而起!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