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2 强入杀阵

那灵力振幅下降虽是微弱,却是清晰可觉。而玄灵界内,那处先天杀阵的入口,也已是完全敞开。

“已经开始了么?”

岳羽微微一眯眼,以窥天珠洞照这先天杀阵。此前被一股奇异的混沌力量阻隔,便连此宝,也无法窥知其内虚实。

直到此刻,杀阵之内的部分灵力枢纽与脉络,才展现在了他的魂念感知之内。

“——这结构,倒与我之前见过的河图洛书有些相似。如此说来,师尊说此处有先天混沌之气存在,倒也确实不假!”

岳羽挥出法力,在眼前凝聚出了一个个线条蓝点。赫然正是窥天珠,洞彻到的部分杀阵阵图。

当完成之后,接着是以演天珠开始推算。与窥天珠观测到的情形对比着,使那些状似符文线条与蓝点,一点点的扩展补全。

之后几乎是每隔一曰,那先天杀阵的灵力波动,便更下降数分。

窥天珠也能观测到,更多的杀阵奥秘。不过这虚空壁垒外的修士,却仍旧是隔空观望,都未有动作。静静等候,那大阵被削弱到极致之时。

而到第三个月时,岳羽身前的杀阵阵图,已经是蔚然成型。已是完成了足足七成。

只是此时,岳羽却反倒是一阵凝眉,一脸的怪异之色。

“古怪!这座先天大阵,似是有些不对。若真是完全先天凝成,绝不该如此才对——”

百思不得其解,无论怎么推算。整个杀阵最后那部分结构,都无法准确推演出来。

偏偏窥天珠,也无法照彻这杀阵深处。岳羽干脆是全然放弃,心里是微微有了些期待之意。

“有趣!此阵如此古怪,也怪不得洪荒诸宗,聚集如此多的阵道宗师。却连续三次铩羽而归!”

“——我原来只道此处,除了那极灵真水与混沌之气,还有那两件灵宝之外,就别无其他能够入眼之物。如今看来,只怕内中,还会有其他惊喜!此次阐截二教来人,只怕还不止是那几名玄仙——”

放弃了推算之后,岳羽便干脆是全力研习那大先天玄冰离火真决。

他手中已有先天兜率坤炎真火,若是再加一种极灵真水,全数炼化,这门神通,立时便可攀升到二十重!若肯承受一定的五行失衡,甚至二十一重巅峰之境,也是轻而易举!

那时战力,立时便可大增!故此入阵之前,不可不做些准备。

到了第七曰,大约正是子时左右。玄灵界内,那处山谷之中,又是一阵轰然声响。

虚空壁垒外的数百万修士,也是再次一阵哗然。

岳羽亦是眉头一挑,站起了身,定定的看向那上古深处。只觉内中,正有两样危险到极致的事物,正似乎在逐渐成型。

“——内中到底是何灵宝?杀伐之气,竟如此之重?”

眼中刚透出一丝不解之色,腾玄的身影,已是化作了一点红光,从远处遁来。下一刻,便已出现在身旁道:“老师,可是已经准备入阵了?”

岳羽转过身,仔细看了腾玄一眼。只觉那浑身气息妖力,果然是比之几个月前,稳固了不少。

一双目内,都有着一个奇异的符阵。有无数玄奥符文,排列凝聚出一个类似圆盘形状。令人只觉是深邃玄奥,又感觉是危险之至,心中凛然。

岳羽心知,这是腾玄吞噬烛龙之后,获得的部分烛照神通。

在上古北海幽冥之国,烛龙睁眼可为昼,瞑目可为夜。此刻腾玄,虽是把神通光华,全数内敛。目内射出的精芒,却也刺得人眼中生疼。

便连修为强绝如他,此刻也不愿与之对视太久,上下大量了一番,便收回视线道:“估计三百息内,这杀阵便会全数洞开,那时便是入阵之时!你仔细准备一番,此次入阵,我身份不便,许多手段,都无法使用。估计大多时间,都要靠你——”

说完话,岳羽便已是将几十滴清露灵泉,连同一些仙丹道符。以法力挥了过去,然后便又径自陷入了苦思。

腾玄‘嗯’了一声,眼透着喜色。把岳羽丢过来的东西,都接在手中。稍稍熟悉用途,便存入自己的须弥空间。特别是那清露灵泉,眼中是不自禁地,微透亮泽。

最后是二十几张,同样是以元天血银丝,织就而成道符。内中的符文,奥妙难测,依稀有那破界令的影子。符文结构,却更是复杂。

腾玄只望一眼,便知这是能够令她在玄灵界内,展动出天仙实力的道符。只可惜每一张,只有十息时光,即便加起来,也不到三百息时间。却不知耗费了岳羽,多少灵材,多少时间。同样是存入至袖内空间,最容易取用处。

而此刻岳羽那边,也是终有所悟。

“——原来如此!这洪荒杀劫,两百年内,必将降临!这先天杀器,当是应劫而生!也就难怪,这两件灵宝,凶厉杀伐之气,如此浓厚——”

挥去了所有杂念,岳羽微一闪身,便已是与腾玄一起,到了演天珠外。

定定的望着那玄灵界内,心中大约数到两百息之时,整个人便已向那时空壁垒,冲击而去。

初时在虚空之内的数百万修士,还未怎么在意。直到瞬间之后,岳羽与腾玄二人,将要靠近那壁障之时。才悚然一惊。有反应过来的,立时便已出手。霎那间无数道法仙宝,漫天盖地的,向二人方位,轰击而至。

腾玄却冷冷一哼,身躯蓦地变化,化作一头通体有如红玉,尺许长短的火蛇。然后当双目中的符阵,开始旋转之时。立时便有一层球形焰障,笼罩着二人身周。

无论是何等级的仙宝,撞在其上,都是立时间光华黯淡,霎时灵姓大损。任何道法,也在第一时间,便被那跳动出来的火焰,彻底‘燃烧’消弭无形。

竟是只凭一层火障,在十余万修士联手中,岿然不动。而腾玄目内,也毫无痛楚之色。只眼中透出的金光。愈发强盛。

岳羽的身形,也是迅速变化。竟赫然是化作一头巨龙形状,一眨眼间,便已是膨胀至四十五万丈长,气息沉雄,只一击便破开了虚空壁垒。与腾玄一起,进入至玄灵界内。

而那众多修士,这才是微微吃惊。便连那十几位玄仙修士,也是纷纷停手,眼中的神情,皆是惊疑不定。

若是普通的妖修,杀了也就杀了。可若是一位身具超阶血脉的玄仙境妖修,这许多人加起来,亦未必能够阻拦,反倒是平白得罪。

“——超阶妖兽,太清玄仙!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妖皇人物?”

“那条火蛇也是不凡!似乎便是腾蛇?什么时候,腾蛇一脉后裔,也能够把血脉冲入超阶?那火障到底是何神通,居然如此厉害!”

“这等境界,居然冒险入那玄灵界,就不担心被人剥皮抽筋?”

“嘿!龙躯四十五万丈,只怕是差一步,便可成就大罗!”

几乎是同一时间,阐教的数十万修士之内,也同样有两人,是眼神微眯。

“——这人藏头露尾,好生奇怪。那障眼之法,以你我修为,竟是看之不透,似乎与那人有些相似。传说此人,早年在天元界时,便收服有一头腾蛇。自那人飞升之后,便不知去向——”

其中一人眉头挑起,眼中透着丝丝冷色。不过下一刻,当远处的情形,映入目内。却是神情微怔,有些愕然。

另一人的眼中,也是一阵释然,微微摇头:“应该不是那人!多半是龙族之内,某位玄仙。这妖躯之身,还有那超阶血脉,做不得假。唯独不知,此人到底是哪一脉后裔!我看此人多半,也是为那东西而来,否则也不用遮掩身份——”

下一刻,便只听一声龙吼,穿透无数世界。只见那玄灵界内,强行撞入其内的四十五万丈长神龙之躯。还未等那些山谷外的修士,有所反应,便已是强行撞入至山谷深处。

二人微微凝眉,顿时再无半分耐心等候。眼带愁色地互视了一眼,都是齐齐化作一道青光,飞出阵外。

也不知是否巧合,那四面八方,都尽皆有太清玄仙境的修士,飞遁而来,汇聚在了一处。

接着仅仅片刻之后,虚空中便有数万修士,极有默契地,纷纷投入到那玄灵界壁垒之内。

同一刻,岳羽已是在那杀阵之内,收起了四九玄功,显化出人形。只觉这玄灵界对他的束缚,却又比之那天玄界,要小上许多。

有破界令之助,一身法力,却是保留了大半。唯独腾玄的情形,却有些不妙,境界竟是足足被压落三阶,降落至灵仙之境。

不过以其太昊真言烛照神光,此界之内,玉仙修士,亦未必能胜。

此刻正柳眉紧皱着,似是有些不适。而当岳羽略带关切的目光,望去之时,便已是全然恢复如常。一双红瞳,四下里到处打量。

“老师,这莫非是先天杀阵的休门?”

岳羽微微一笑,面露出赞赏之色。接着是再次以法力裹带着腾玄,往那北面扑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