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0 绝世仙兵

“这东西,倒真是不错!”

岳羽心中颇有些惊异,这三灵镇仙盘虽非是灵宝之流,不过若是此物真用的好,作用未必就比那些三品二品的先天灵宝差了。

而且是封在这盘内的仙修愈强,威能也就愈为浩大。眼下只有三千玉仙修士,加上几个太乙真仙。若是能全换作三千真仙,那么以此宝之能,即便大罗金仙,亦难奈何得了此物。

也不用担心这三灵镇仙盘会承受不住,此物所用的材料,莫不精奇,若是拆分开来,已足可炼制八到十口二品的后天仙兵。

不过这世间的真仙,总共也才那么点数目。即便是那位昊天上帝,麾下的真仙,也才不足八百。这种念头,也只能想想而已。

倒是魂念中,可以感觉那些仙修虽是远离,却有数十强横意念,正遥遥观照此间,带着忌惮警惕之意。

岳羽心下无奈,也不好在这时把林丹单独放出。便干脆默立原地,将脚下这三灵镇仙盘祭炼。

此物不是灵宝,应该算是法器之流,祭炼之法也极其简单。只需将自己的魂识烙印,刻入其内便可。

不过顷刻,岳羽便能任意调用这阵盘之内,三千玉仙之力。将那抽取出来法力外裹,并不进入体内,只以意念,挥斥于躯体之外。

却仍是感觉法力浩荡,仿佛一瞬间,便已攀升到了大罗真仙。

不由自主的生出一股,这天地尽在我手之感,仿佛是世界主宰。

“这元奇,还真是废物!”

岳羽微微摇头,心中知晓方才的感觉,全是虚妄。不过有此物在,倒也的确能使战力大增。

那元奇有此物在身,战力也仍旧是弱到那种程度,也实是令人无语。到底这旁门成道之法,比不得三千大道。

脚下跺了跺那三灵镇仙盘,使盘内数千仙修,皆是只觉心神震荡。岳羽又一声轻哼,把声音送入至下方处,这三千仙修耳旁道:“我不是那元奇,此物对我而言可有可无,更不愿与你等为难。只需尔等倾力助我,今曰这玄灵界事了之后,必然放尔等离去!”

那些玉仙修士,本是都已经准备好等死。即便这三灵镇仙盘,换过一任主人,也只稍稍生出一点希望。当岳羽接手阵盘,将之炼化之后,便已经彻底绝了指望。

此刻闻言,都俱皆是神情一振,浮露出几丝希望光泽。然后下一刻,便感觉浑身一松。果然那三灵镇仙盘,对己身慧力真气的抽取,降落了至少两成。

阵内的林丹,紧绷的神情亦是微微缓和。只觉那抽取的速度,骤减五成。体内已近乎枯竭的法力,总算是缓了过来,恢复了些许。

接着面上,却又透出了几分疑惑之色。这位青龙后裔,龙族妖皇就真有这般好心。左右四望,待得看见身旁其他修士,亦都是一般的神情,林丹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转而又疯狂地将自身法力,灌入阵内。脑内也是疯狂地推演,计算那三灵镇仙盘,分配过来的演算术式。

心忖这人既然说是要他们这些玉仙全力助他,才肯放人。那么他们就不能给这位妖族皇者,反悔的借口。

岳羽在外,却是暗暗失笑。却也没怎么在意,总之能救下林丹,免去他陨亡之灾便可。

对与这三灵镇仙盘,他的态度,还真是无可无不可。除非是能将那内中封印的仙修,换作他心目中的某种生物——处置完这阵盘,岳羽转而又看向腾玄道:“玄儿,你现下伤势如何?”

腾玄此刻,正是面色青白,闭目行功。唇角间,尚有一丝血迹残留。

闻言张眼时,面上虽是一如往常,目内却透着几分虚弱之色,再无之前的威风霸气。

看着岳羽,小嘴张了张,竟是说不出话来。

岳羽微微皱眉,想及此刻,已差不多过了一曰时光。立时微运法诀,将那先天极灵化生璇玑真液之内孕育的异力,全数调出。化作一点白光,打入至腾玄体内。

而后仅仅不过片刻,腾玄苍白的脸上,便又恢复了几分血色。

眉心间的窥天珠,也可观测到腾玄体内那紊乱气机,在迅速理清恢复。

虽是各处经脉,还有些轻伤,大致却是已经无碍。

待得那异力耗尽,岳羽却是微微摇头:“玄儿你这锢锁时间的异能,曰后还是少用为好!”

方才虽是靠着腾玄,把此处千丈之内的时间固定。不过这种逆天异能的反噬消耗,看来却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强上许多。

大抵这艹控时间之法,都以加速和放缓时间,最是容易,甚至普通的大乘修士,都可做到。

不过之后的锢锁时间,却是骤然拔高一个台阶。以腾玄此刻的修为境界,只锢锁一位太清玄仙不到三十分之一霎那,便已是重伤至此。

至于之后的回溯时间,更是难上加难。或者也只有道祖一流,才有此等神通。

腾玄面上悻悻,却不愿反驳。心中颇有些不服气,忖道这也只是锢锁太清玄仙与一座困锁三千玉仙的三灵镇仙盘。换作是太清真仙之下,自可无往而不利。

不过一当想及方才妖力疯狂消耗,几乎将她体内抽干时的情形,又不由是有些心有余悸,心中凛然。

待得体内仅余的伤势,已全数处理妥当,腾玄便立时飞身而起,再次站于岳羽身后。

仍旧是面如寒霜,四下里往远处往去,眼中符阵转动,仿佛可洞彻那重重壁障。

接着下一霎那,那几十道窥视过来的意念。立时便有大半,纷纷离去。

腾玄这才重重一声冷哼,负手肃立。把自身魂念远远张开,不放过哪怕一丝一毫的异常。

岳羽心念早有感应,面上不由莞尔。对那些玄仙的窥视,早便已有察觉,却是自始至终,都未怎么在意。

腾玄此举,虽是稍显多事,却令他心中甚慰。

摇头一笑,岳羽便又再次把那演天珠与窥天珠,再次运转到了极致。

计算着这先天杀阵,所有一切的变量。

重点却非是眼前不远,这先天杀阵的中枢之地,而是那下方处。

依稀间,已可窥测出几十条巨大洞窟隧道,正在那中枢之地下方。

却更是杀机隐伏,有无数变化。便连大幅进化后的演天珠,亦是难以全然测算。

“好奇怪,这二口先天灵宝,为何会久久未曾成形?”

眉头皱起,岳羽目内,不由是透出几分异色。

按说以他在玄灵界外,以窥天珠观测到的情形。那两口先天凶兵,早该在一个时辰之前,便该真正塑形,剑胚蜕化,真正形成先天剑器才对。

可是直至此刻,却仍不见那中枢之处,有什么动静。

这怪异情形,那数十太清玄仙修士,似乎亦有所觉。竟都是再次退开万里,远远的观望。

腾玄亦是柳眉微蹙道:“师尊,可是那两件灵宝,出了什么变故?”

岳羽微微颔首,却不答话,径自陷入了苦思。

许久之后,还是毫无所得。犹豫了片刻,还是未曾学其他玄仙一般,远远退开。仍旧是矗立原地,继续眺望观察着这杀阵。

紫云散人说那水云宗掌教极澜真人,还有渊明的师尊,可能仍旧在这杀阵之内,未曾陨落。

不过自他进入之后,百般寻觅推演,却仍旧未曾发觉这水云宗几人踪迹。

若是不出意料,这几人必定是被困在这杀阵中枢之地。那极澜虽是真仙,却修有大神通在身。倒也勉强,有了进入此地的资格。

若能得遇什么特殊机缘,倒也的确有可能,仍旧幸存。

以奇门遁甲之法,搜寻着那迷蒙天机。把所有线索可能,一一拼凑。

渐渐的,岳羽把视线投在了南面,万里之外某个所在。而便在他正起意,以龙眸灵液,往那便一观之时。

却忽的心中狂震,看向了这杀阵最中枢的方向。一阵阵宛如鼓声般的灵力波潮,连续不断,四下里冲击溢散。接着下一刻,又猛地一缩,所有灵力都全数被席卷一空。向那两口先天灵宝的所在,汇拢而去。紧接着两股酷烈无比的杀气煞力,冲霄而起。

腾玄不自禁的,把身形高飞十丈,远远眺望,眼里隐透好奇道:“师尊,这两口仙兵的品质,也未免太高了些!不过这器灵存身在这与世隔绝之地,哪里的那么多怨恨?”

岳羽却神情微肃,未曾理会,一双龙眸,专注无比的,盯着那两口仙兵所在的方向。

然后下一刻,当内中传出一先一后,两声嗡然剑鸣,震荡四野时。

那下方处,也终是有了动静,一股更是强横的白光,从地底直冲而出。

与两口即将成型的仙兵相持了大约片刻,便强行喷涌而出。将那强横煞力,全数冲溃。竟是硬生生的,把两个即将成型的灵宝仙兵,生生打散!重新化为剑胚状态。

“灵宝吞噬!”

岳羽的眼中微微一亮,接着也终于看出地底,那口绝世仙兵的模样。前端是三叉刀形,刀身两面有刃,那丝丝锐利气芒,刺得他双目生痛。

“——这是三尖两刃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