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4 玉虚之谋

九十万里高空之中,十几辆战车向南疯狂奔逃。在天空中,带出一丝丝金银二色的光华。

远处隐隐间,已可望见一座浮空天城。而便在那战车上的士卒,都是隐隐透出死里逃生的喜意之时。

身后却一声啸声传来,一束紫色宝光,从远处直降而下。却是一口紫色飞剑,将一辆金色战车,连同车上的甲士,直接撕成了粉碎。

远处立时传来一声大笑声响,震荡长空。而前方处那些战车上的人影,立时是一声悲愤的低吼。便在那飞剑之后,又有数道宝光,直降而下。

便在又一辆战车,被彻底地冲溃之时。远处天城,同时也传出了一声怒哼:“大胆!”

霎那间无数银色的枪刃,在半空中化作百万丈丈,漫天盖地般直刺而下。

第一枪便刺在那紫色飞剑之上,浩荡仙力,瞬间便将此剑彻底催成齑粉!

不过下一刻,远处也同时传出了一声冷哼,一条巨杖,亦是越空而来。横贯天地,与那银色的枪影交击,激爆出无数罡风气浪。沉闷声响,震荡诸天。

那些追在后方的妖修,顿时是再无顾忌。因方才枪影袭来,而有些苍白的面上,再次浮出了笑意。

几乎是肆无忌惮,将这十几辆战车,都全数绞成了粉碎,血肉飞溅!

“什么狗屁大帝!还有脸自号安天玄圣?”

“闻说那位大帝几年前,曾有言道七亿里内,无论人族妖修。但凡有以人族为食者斩,杀戮过盛者斩,勒索诸国灵石钱财者斩。嘿嘿!我如今人也杀过,便连他部下也斩过,那位大帝又能奈我何?”

“是要教这些帝庭之人知道,这南瞻部洲之北,还是我妖族为尊!容不得他们狂妄——”

“闻说帝庭最近,又遣使者前来求饶。你说那位大帝,会不会真来向诸位大人,赔罪请罚?”

“哈哈哈!若不欲陨亡,他不如此又能如何?”

那笑声愈来愈是嚣狂,空中再次传出一声清冷怒哼。银色枪影,蓦地爆开,无数光刃,四下冲击。将那巨杖撑开一线,而后蓦地一线银光,直降而下,将那十数妖族,全数斩为齑粉!

接着所有的银色枪刃,都迅速收缩,一眨眼便已是从这片天地间,消失无踪,仿佛是从未出现过一般。而那巨杖,在停顿片刻之后,也同样是消逝不见。

而此刻同一时间,在那破军天城之上。极灵破军神将盖文,却是蓦地一口鲜血吐出,面色苍白如纸。

目光却仍旧宛如是利剑般,遥遥望着远处。透过重重云空,可见那千万里外,一位四十岁许,满头苍发的白袍男子,也正是往这边冷冷望来,目里满含着讥诮快意之色。

“——拓跋云昊!”

盖文牙关紧咬,口里面蓦地吐出了这个名字。声音仿佛是发自九渊地底,透着无尽的阴冷怨恨。

那苍发男子,却是风轻云淡地微微哂笑。拂了拂袖,便已转身离去。

而此刻这极灵殿内,一位身着蓝袍,三旬左右的男子,却是幽幽一叹:“师弟,你这又是何必?我知你恨那北疆妖族入骨!不过也当知晓,螳臂难以当车的道理。这时候,该当保全实力,以谋后图才是。何必如此拼命?”

盖文脸色阴沉,将那银枪收入袖内。目里的光泽,却仍旧是坚定如故:“我既然已认那人为主,便是粉身碎骨也是无悔。容不得那些宵小,如此辱他!倒是师兄,可愿答应小弟,入帝庭任职?以师兄你太清玄仙初境的修为,若入帝庭,即便不任三公之职,也当是丞相枢密使之位——”

那蓝袍修士,不由是面露无奈之色:“我之前只答应师弟,过来看看。可如今这帝庭情形,我又怎可能答应?此次你们北方帝庭,能够保全便已是不错。即便我来了,又有何作为?”

“陛下天纵英姿,定然会有办法应对——”

盖文皱了皱眉,见身旁的蓝袍修士已然走神,仿如未闻一般。心中一叹,干脆也是再不言语,一言不发地,遥遥望向了南面,那阁灵山方向。眼里面,透出几丝希冀之色,又浮露出几分担忧。

“不知陛下他如今,正在作甚?这次妖族若再不击退,只怕我北方帝庭,迟早人心尽失。莫非陛下他,真的是重伤未愈?”

便在盖文遥望那阁灵山之时,昆仑山玉虚宫的某处湖泊之旁。

慈航道人也是定定地,看着脚下。身前百万丈方圆的湖面,将阁灵山左近,整整十亿里方圆,尽数照入其内。

“看来真不是此处了!这渊明虽是知晓把气运内敛,却也无可能寻到那等至宝。可我之前的心惊之感,陨亡之兆,又来自何处?是那岳羽么?可惜此人,我偏偏观照不到——”

喃喃自语了片刻,慈航便已是放下此事,继续看向了湖内,唇角处,透着丝丝笑意。

而便在片刻之后,一个青色人影,也在这花园之中,现出身形。赫然便是文殊广法天尊,看了眼那湖泊之内,面上隐透笑意:“数位妖圣联手打压,这位北方安天玄圣大帝,看来是境况危矣。说他有百年气运,可如今才只几年时光!我早知晓,那几人绝不容这渊明,根基稳固——”

那慈航道人闻言,却是一声冷哂:“哪里那么容易?我说他有百年气运,就绝不会有错。我要借此人,引出紫云,那些妖圣,都是心知肚明。有后土紫云在后,这些滑头,绝不敢过份,将此人斩杀!此番十一位妖皇南下,最多也只是打算毁去渊明根基,扇他几个耳光,借此震慑北境诸国而已!”

文殊微微凝眉,却知晓自己这师弟,素来都是计智见长。用心推算了片刻,情形果然如此。不由是自嘲一笑:“却是师兄我错料了,不过眼见这渊明猖獗如此,却偏偏拿其无可奈何。实在是令人难以畅怀!”

“无可奈何么?那可未必?”

见文殊的视线,愕然望来。慈航的面上,隐透着似笑非笑之色:“不把那后土紫云惹恼,乃是那些妖圣的打算!可既然他们已经动手,我这边,又岂能没有安排?结果却也未必能如那几位妖圣之意。这渊明辱我太甚,即便此次不能斩他,我亦要令此人,百年之内,生不如死,以偿我恨——”

文殊的眼神,顿时一亮。接着又隐透出几分犹豫之色:“广成师兄已经明言,不得再惹恼那万寿山。师弟如此行事,怕是有些不妥!”

“只是顺势而为而已!也算不上对那渊明出手,更不违师尊令谕。成则了我心腹大患,败了也是无妨——”

慈航微一拂袖,那湖面的画像便已转换。却赫然是一处繁华的市集之内。

一个面色泛黄的人影,正站于一处阁楼之前,那牌匾之上乃是‘天宝楼’字样。无数仙修,出入其内。

文殊微微有些不解地看了此人一眼,仅仅片刻,便心中微动:“是甲千空?”

慈航微微颔首,一声轻喝。仅仅片刻,便有一位玉仙境的道童,化光而至,在二人身前跪下。

慈航紧接着,却是取出了一对色泽银亮,尖端处却色呈九彩的分水刺。

立时间一阵阵若有若无的气息,顿时弥漫园内。慈航文殊二人,还不觉什么,慈航身周的所有花草树木,却尽数枯萎。

便连那道童,亦是面色惨白,仿佛是昏昏欲倒。

“九幽阴罗液?”

那文殊的瞳孔再次一缩,面上却又浮出了几丝笑意:“若是此物,倒也的确能令那渊明生不如死。此番之后,我倒是未必定要将此人斩杀。令他受千年噬心身腐之苦,岂不更妙——”

慈航莞尔一笑,将这对分水刺,放入一个玉盒之内,以符文封印。而后才连同一张金符,交到那道童手中道:“汝持此度虚符,将此物送至北疆灵城天宝楼,定要令那甲千空,买下此物。只是须得小心,莫让他人知晓!也不能直接行事,只能引诱,免得落下话柄——”

那道童也是稍稍疑惑了片刻,便凛然应命。将金符祭起,化作一道青光,穿梭入虚空。竟是瞬息间十余万里,只须臾间,便已不见踪影。

慈航接着是信手一挥,那湖内的画面,再次一展。正是百亿里外,那座阁灵山。

望着这座浮空巨城,慈航是再次唇角冷挑,面上隐透着几分期待之意。

——修行至今数万余载,还从未有人如此子一般,在他面前那般狂妄!

只是当望见那空城之内,宫廷方向时。慈航面上,又透出几分疑惑之意。

那渊明刻意遮掩,气运不显,令他心中总有些不安。被北方派遣弟子,为帝庭效力的大宗,倒是有不少,与阐教暗通款曲。

只是这些宗派弟子,却大多都是修为低下,也难以靠近那渊明寝宫。

总不可能自己亲自过去,观照这渊明运势。这唯一变数,也总令他心内难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