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5 鸿蒙剑典

眼望着那青玉瓷瓶,岳羽是若有所思。

这冷杉手中的青玉瓷瓶,其实也不是什么灵宝。不过那灵力振幅,却委实令人心惊。

隐隐的,更有种感觉——此物的灵效,只怕是非同一般,却又偏偏看不出来历。

神情微动,岳羽接着却是又微微摇头:“冷道友,不知道此物有何用处?”

那冷杉也不说话,信手招出了一团水液,充入其内。然后只不过片刻,一波波精纯木灵,化作了绿色光华,向这瓶内涌出。

等到片刻之后,冷杉再将那水液滴出时,又化作了绿色。

似乎是生恐岳羽,还不知晓此物灵异。冷杉又取出了一颗大约九品左右的仙木灵种,将那绿色的灵液滴在其上。霎时间便已生长出三丈长短,伸展开无数枝叶。甚至开花结果,清香袭人。

岳羽信手一招,将那红色的灵果,抓在了手中。只觉内中汁肉饱满,灵力充沛,远非是那以道法催生出来的灵物可比,几乎是与自然生长无异。

他心中已是一阵意动,感觉此物的灵异,只怕也远不止此。面上却毫无变化道:“就只有这些而已?冷道友,不知你这宝物,可以催生出几品仙根?”

那冷杉的面上,顿时微微一红。恼羞成怒道:“六品!只凭这一个玉瓶,就可催养万亩药园,应有尽有!你这蛇鞭,也只是后天二品而已。还想怎么?要知此物以前,可是大有来历,据说上古之时,不在那位慈航道尊的清净琉璃瓶之下!若非是受了损伤,又被人以大法力封印。我哪里可能拿出来卖给你?”

岳羽本是神情淡淡,听到后面几句,这才是心中微动。伸手一招,一股浩大法力,向那青瓶强行抓去。

冷杉猝不及防,待得反应过来,再想争夺之时,却被一股无法抵御的巨力一冲。手中青瓶立时离手,被岳羽招在了手中。

面上顿时是透出忿忿不平之色,却终究是冷哼一声,静候不言。

岳羽把一丝意念探入,然后心内也下意识的一惊,亏得是城府深厚,面上是半分不显。

不过心内,却是一阵心潮起伏。他原道这冷杉,是大言惊人。此刻亲自解析,才知此物,只怕真如冷杉所言,是大有来历之物。

紧接着,却又冷冷一笑。知晓这冷杉,多半是不知晓此物跟脚。否则是断不可能,拿出此等奇物,来与他交换。

若有此物在,这次的万寿山之行的寿礼,便可解决大半,再不用烦恼。

心内微微一喜,岳羽的眼内,却仍旧是平淡如故。将手中这青色玉瓶,又重新推了回去,而后是仍旧是无可无不可的神情道:“此物确有些灵异!不过要想交换我这黑水蛇灵鞭,还是差了一些!”

那冷杉闷哼了一声,目内却透出几分欢喜。装作犹豫状,凝思了片刻。紧接着,又取出一本灿银色的道典,却不用手拿,而是以法力包裹。递了过来:“这本道典,乃是太古一位大能所留。传说内载神通,有扫灭三十三天之能。这青瓶加上此物,价值超出你那蛇鞭绰绰有余——”

岳羽心中暗笑,径自将那本道典,执在手中。方一入手,却又是一惊,只觉内中一股凌厉了到了极致的意念,冲入至心神之内。

比之他的逆天刀意,还要嚣狂霸道千倍!比之战雪的煞剑,还有凌厉强横无数!

“好剑意!”

岳羽一声轻喝,魂念立时间凝聚如针,与之对撞了一记。然后下一刻,他坐下的金椅,立时发出一阵卡喳喳的裂响,几乎爆裂开来。

面色也是苍白无比,虽是将那丝剑意击退,他的神魂却也是如受重击,难受之至。

竟是一时间,再不敢碰触那本灿银道典,把手松开,任其漂浮在半空中。

岳羽又扫视了那封面一眼,只见其上,赫然是书就着‘鸿蒙剑典’字样!

虽是只有区区四字,却一笔一划,望之却有如是长剑横空。气势凌人,直刺人神魂深处。

那鸿蒙二字,是大气磅礴,深得大道之意。而到剑典二字时,却又转为浩荡辉煌,雄浑极锐。

再看那冷杉,此人却是负手而立,面上隐透着一丝笑意。

岳羽心中不由冷哂,任其得意,再次问道:“敢问冷道友,不知这本剑典,此前可曾有人,将其参悟通透?”

冷杉闻言,却是毫无愧色道:“不瞒陛下!此物传世已有十万载,已换过数十主人,其中甚至不乏我这等玄仙修士。却从无一人,能将这本道典的封印解开过,就更别说是参悟!不过他人不能,却未必陛下也是无法办到。陛下以真仙之身,力挫那云麟火猊二位妖圣。被誉为我洪荒这数万载以来,最天资卓绝之辈!想来此物奥妙,合当在陛下手中解开。”

若说之前,岳羽还对此人,存了几分轻视。这时闻得这番言语,却也是心中隐隐生出一丝佩服之意。

微微一笑,岳羽也不再多言。直接将那黑水蛇灵鞭,拍了过去。然后又是一招,把那青瓶取来。

接着待那冷杉眼现喜色,将黑色蛇鞭,握在手中时,神情却又是微微一肃道:“此番交易之后,道友你可莫要后悔!”

那冷杉顿时一阵怔然,有些惊疑不定地,看了岳羽一眼,又来回扫视了一番那青瓶与剑典。最后想了想,却也是一声冷哂:“自然不会后悔!最好他曰陛下,也莫要后悔才是!”

话罢之后,便已是极其不耐地拂袖离去。岳羽不由朗声大笑,将身前二物全数笼入袖中,引得那冷杉,是愈发的不安焦躁。

而待得二人身周幻法,彻底消散之时。这阁楼内的众人,见得那黑水蛇灵鞭,已是被冷杉换走,皆是一阵失望之色,溢于言表。接着却仍有几人走来,却是为交换其余几件灵物。

那青瓶到手,岳羽便已是目的已达。不过心情却是难得的舒爽,便也耐着姓子,与这些玄仙修士,讨价还价。

直过了数个时辰,这阁楼之上的数十玄仙,才又纷纷告辞离去。

而待得这阁楼之内,只剩下寥寥数人时,岳羽也是长身站起。却还未来得及出言告辞,那季原便已是笑着走来道:“看陛下神情,此番易宝,必定是大有收获。想来那镇压大仙的会元大寿之礼,已然无碍?”

岳羽是恨不得尽早离去,仔细探寻那青瓶奥妙。只是此番收获,却有大半是因季原之故。只得耐着姓子,面上透出了几分喜色道:“不瞒季道友,我这里确实略有所得,至少不会丢了这安天玄圣大帝的颜面。说来也是无奈,我虽新任这北方大帝,可却半点根基也无。这次还要多谢季道友,算是我欠道友一个人情——”

“我这里不过是召集中介而已,何至如此?”

季原是哑然失笑,接着又微带好奇道:“却不知方才陛下,是从冷杉哪里换了何物?如此惊喜?莫非是那鸿蒙剑典?”

岳羽笑而不答,一阵默然。

那季原见状,也是立时会意。忙一声告罪道:“却是本尊这里莽撞了!其实也无恶意,只欲告知陛下知晓。那冷杉在我北狄境内,素来是名声狼藉。喜行那倒买倒卖之事,偏又素无信誉。北方无数修士,都上过他的大当。此人手中,最出名的便是那本鸿蒙剑典,确非是凡物。这万年以来,已换过十二位买主,却无不都是在千载之内陨亡,那剑典也会重新落入其手。本尊也曾借阅,却是惭愧之至,险些被那剑意,击破元神!似乎是遇强愈强,难以破除!此外传说那阐截二教,亦是对这剑典颇感兴趣。却最终不知怎的,也是放弃。陛下若是真换了此物,当万分小心——”

听到此处,岳羽胸内,这才是为之一惊。此前他对这鸿蒙剑典,虽是重视,却远远在那青瓶之下。

此刻听得季原亲口言道,也是奈何不得这剑典时,方才意识到此物价值,只怕未必就逊色他的紫阙天章。

后者虽是那造化玉牒,河图洛书这些先天奇经之下,道家第一传承道典。对这些大罗金仙而言,作用却已是微乎其微。

而这鸿蒙剑典,却可直接重创这金仙元神!一介死物,却有如此奇能!

凝思了片刻,岳羽便已是回过神来,然后是无比感激地,冲着那那季原一礼:“多谢法王提点,此言渊明必定谨记于心!”

话音落时,岳羽却仍旧是好奇的定定看向季原。知晓此人,这般屡次三番,向他示好,所为的,绝非是什么对后辈关爱而已,必定有其目的。

果然不过片刻,那季原便又哈哈大笑:“你我一见如故,又何需如此客套。说来我这里还有一事,要求到陛下头上!”

岳羽眨了眨眼,是毫不意外。而那季原的目光,也霎时间灼然无比:“我听说陛下近年,屡次三番,都被那慈航算计。想来也必定知晓这天意走势,我这北狄之国,必定难逃杀劫——”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