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6 青玉真元

当岳羽从兰华密境离开之时,那季原是遥遥远望着,目光意味深长。

直到他的身影,远远离开视野之外,神念感知中也几乎不见踪影,这才回至那密境世界之内。

而便在飞离那密境空间,大约千万余里处,岳羽的遁光,也蓦地停顿了下来。

随意选了一处隐蔽之所,再以那昆仑残镜,布下那九连锁心大阵。

接着便是陷入了沉思,季原方才所言,无非便是为联手之议。

无论是对那北方妖族,还是那阐教,二人都可合作。

如今这北狄气运大兴,隐隐有争夺中原人皇之势。季原身为此国的国师,却是清醒之至。看出其中重重杀机,以及那阐教算计。

唯独不知此人。明明是知晓凶险重重,却为何偏要留恋这人间权位?

传说这北狄皇室也姓季,是以轩辕黄帝之孙始均为祖先,以神兽穷奇为图腾。莫非这季原,是与北狄皇室,又或者那始均穷奇,有什么关系不成?

岳羽心中对此人,是大不以为然,也同样不愿去深究。不过他如今势孤,能有这么一位盟友,却也是不错。

北狄卷入杀劫之内,已是定数大势。狄国即便不叛,中原殷商,亦会北伐以平隐患。他与季原,都无奈其何,只能坐视。不过若依季原之语,只需护得狄国,能够保存社稷,却仍可办到。

手向前一探,那青玉瓷瓶,便已到了手中。没有他人旁观,岳羽已可肆无忌惮的把魂念如潮探入,开始在内探寻。

不过片刻,便将这小瓶,激得是青光连闪。

最后岳羽意念,却是锁定住这青瓶深处,某个所在。

赫然内中,是一股浑厚之极的精元道力,一张玄金符箓。将此物的一部分灵阵,完全压制。使之无法畅如运转,甚至便连那魂印,也是被这股力量,完全阻隔。

“果然——”

岳羽是不由深呼了一口气,面上现出几分惊喜莫名。

便是这股力量,使这件灵宝,堕入至寻常宝物之列,功用也骤去九停!

估计这冷杉,已然向许多人,兜售过此物。不过也只有他这可堪于道祖级别的入微之境比拟,可洞察万物的解析能力,才可洞悉其中奥妙。

而能够解开这封印之内,这世界仙修,也不过六指之数!

岳羽心内是喜不自胜,却未立时便着手,把那团精元道力破开。

而是蓦地振袖而起,整个人形貌大变。转而又向那兰华密境方向,回奔而去,接着不过两个时辰,便又返回至这九连锁心阵内,本体进入至天意府洞天。

以数种神兽之血混杂,涂于那玉瓶之上。岳羽再将那五色神光祭起,一点点的,试图把那股道力消磨。

微微一触,却被这股力量,蓦地反冲,几乎把他法力冲溃,损及经脉。

好在这团道力,已然是无根无凭,虽是精纯磅礴。在相持片刻之后,便已是渐渐的后力不足,被他的五色神光压制。

如此数曰,那道力恰是消减到半数之时。这青瓶之内。赫然也是一股力量爆发开来,将那玄金符箓,蓦地强行冲开。

整个青瓶的灵力吞吐,赫然是直入至先天一品巅峰!便连模样也是大变,不但是转为青蓝颜色,其表面更闪动着无数的流光电纹,之前是一尺长短,此刻却稍稍拉伸,至一尺半左右。

气息与之前,是截然迥异。

不过内中的器灵,似乎是因他解封的关系,却与他是亲近之至。

岳羽几乎不费什么功夫,便已将之彻底炼化。接着是又将那玄金符箓,也抓在了手中。只见其上篆字,竟是‘青提赦制封灵符’的字样。

“青提?是青提帝君,那位上古东方青帝?”

岳羽眉头一挑,便未放在了心上。无论此物,到底是何出处,是何来历,都与他无关。

把那青色玉瓶,执在手中,默默感应了片刻。岳羽下一刻,便已是毫不犹豫,再次取出了最后一丝混沌之气,打入其内。

那虚弱至极的器灵,顿时是为之一振,几乎立时便将这混沌之气吞噬。然后不过片刻,那灵力振幅,便又剧增十倍!

“先天超品!”

岳羽目中隐透精芒,胸内狂喜如潮。片刻之后,却又平复了下来。

此物确是超品灵宝不错,虽是其中最低一等,却也是他如今诸宝中,品阶最高的一件。

不过若是他所料不差,此物应该是并无太多伤人之能,本身亦非是杀伐之器。

又从须弥空间之内,取出了几十滴灵力氤氲的水液。赫然正是此前,他已用尽的清露灵泉之水。

即便是穷搜那兰华密境,数十大型商家,也不过只购得这四十余滴而已。

将之充入这玉瓶之内,不过片刻,便有无数的精纯木灵,四面八方的汇拢而来。

被岳羽艹控着,内中一滴清露灵泉,已是开始慢慢转化。只是过程极缓。

岳羽初略一算,发觉是随便转化一滴,怕也需得四百载岁月。

好在他对此也早有准备,翻手便取出了十颗青色仙石,竟都全是品质绝佳,超品的纯净木系仙石。

以法力揉碎了,也同样灌入瓶内,瞬间便已是被这青瓶吸收。

而后也是只一眨眼的功夫,那瓶内,赫然便有五滴清露灵泉,转成了青绿颜色。

岳羽却不由是倒吸了一口冷气,肉痛之至。

“五滴灵液,居然只相当于节省两千载时光——”

那十颗超品木系仙石,每一颗,都至少价值三千万仙石之巨!

也是他方才,从那兰华密境购得。把身上所携的仙石,几乎挥霍一空。

心脏是隐隐作痛,岳羽却仍是毫不犹豫。又将剩余四颗纯木仙石,亦丢入这青瓶之内,再次换得两滴青色灵液。

然后下一刻,岳羽又取出了一颗拇指头大小的杏核,至这天意府洞天的最中央处,将之植入。

此物据那卖家的说法,乃是那十大先天灵根之一的仙杏,所结之果核。每万载时光,才得两颗。天下修士,趋之如骛。

岳羽也不知真假,只知这果核之内,确实深含玄奥。稍稍炼制,便可成四品灵宝,且是先天。

至于那天下修士趋之如骛的言语,却是嗤之以鼻。若真是仙杏之果,这世间当无人能够成功培育。至于四品先天之物,又有哪位太清玄仙,会将之放在眼中?

他买下此物,只是试验这青瓶的功用而已。

小心翼翼的,取出了一颗,滴在那杏核之上。霎时间一颗树苗,破土而出,又蓦地拔地而起。一眨眼时光,便已是成长成擎天巨树,伞盖如云。虽是未曾结果,却赫然与他的天意府洞天,融于一体。

岳羽一阵错愕,措手不及。许久之后才反应过来,目光微眯,上下看了这突然而然,便成长出的巨树一眼。接着便发现,这颗仙杏长成,也并非是全无好处。

这天意府洞天的面积,竟也悄然间,扩大足足一圈。内中的时间流速,赫然也增至六倍!

“好仙杏!”

岳羽正觉怔神之时,旁边却是传出了一声轻叹。回首一望,正是极澜。

在这洞府内闭关的诸人之中,也只有修为最高的他,才能察觉这洞天内变化。

此刻也是双目定定的,看着那擎天巨树。最后目光,又落在了岳羽手中的青瓶上。目中神情微动,又是一声赞叹。

“好宝贝!”

“确是好宝贝!此物确实非同寻常!”

岳羽微微一笑,心内最后一丝遗憾,也是消去。无论是那团混沌之气,还是仙石,都是值得。

——此物虽是不能用之于斗法,也只能聚集木灵。

不过正因其妙用专于一项,才显珍贵!

传说那慈航道尊的琉璃清净瓶内所生净水,有无数灵妙。力可复生万物,洗涮世间所有污秽。

可他如今手中这些青色灵液,妙用却只怕更在那净水之上!

特别是对这草木生灵而言,更具奇效。

向极澜行了一礼,岳羽告罪了一声,又转而回至自己的静室之内。

把那青瓶,托在手中,岳羽稍定心神,便再次与那器灵沟通联系。

“原来这青瓶十万载之前,是唤作青玉真元瓶——”

又爱不释手的把玩了片刻,岳羽则才是将之收起。转而又将那黑盒,取在了身前。

此物寻常仙兵,便连伤痕都难划出。后天一品的天意剑,也是伤不了此物分毫。

好在他手中,还有着已经成型的五行剑。

将丹田内的五口仙兵,全数招出。再由阵图加持,一品先天,顿时冲入至超品之境!五口仙刃,齐齐一转,便将这黑盒割开了大半。

却在最后部分,被一层坚韧之至的物质挡住,剑势凝滞,竟是斩之不入。

岳羽略一凝眉,下一刻,便毫不犹豫的,把那大五行阴阳元磁灭绝剑气灌入其内。

又把那所有气运信愿之力,加持其上。剑势立时再涨,虽未冲入先天至圣,却也提升了足足半个品阶!五行剑阵,只一个旋转,便将那以不知名金属,制成的黑盒,彻底割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