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8 牛刀小试!

再连续试着使了几个道法,都是失败。好在最后,岳羽对自身魂力,已经渐渐的恢复了一些控制。第七次尝试之时,总算是把那竹木碎片,清理干净。

而魂意控制,虽没有之前的圆润如意,可那神魂却也比之以往,强横数倍。

岳羽也不知是喜是忧,炼化那股剑意,不止是魂念增强,更融合了那位剑典主人,对剑之一道的感悟经验。

自元婴境界,悟得人剑合一之法,与剑同修。之后便势不可阻,斩破一切阻障。之后在短短三万载内,就证得混元准圣。

无数御剑之法,无数场大战厮杀,甚至此人欲以剑证道之时,那对鸿蒙之意的一些领悟,都全在其内。

融在这鸿蒙剑典意念之中的,虽是以剑为主,不过其中包含的大道,也实是无法斗量!

只是此刻,他整个人,却宛如是出鞘之剑般,锋芒毕露,无法遮掩。

“恭喜师弟,看来又有不小收获!”

远处的极澜,这时才终是一声感慨道:“真是好奇,你到底是得到了何等样的机缘?这十二载之内,我每次观你,感觉都是不同。修为境界,虽未有进展。可那魂念之锐,却有如兵刃,比那些仙兵都更凌厉——”

岳羽淡淡一笑,将那鸿蒙剑典抛出,悬浮在极澜身前道:“不知极澜师兄,可听说十万载之前,曾有过一位以剑闻名的太古大能?”

看那‘鸿蒙剑典’的字样,极澜微微好奇,伸出手欲去碰触,那剑典却往后一缩。不由是心下一阵不悦,二人虽非师承一人,却也是出身一脉,何用如此防范?

下一刻,才忽然惊觉,那剑典之内,所蕴的那股强横意念。哪怕不曾碰触,也是只觉神魂中一阵锐利刺痛。

猛地倒退了三步,极澜的神情,更是惊愕。眼带讶然的,定定的看了岳羽一眼道:“好强横的剑意,哪怕是道祖圣人。估计也不过如此!也亏得师弟你,敢将它炼化!”

岳羽笑笑不语,接着只见极澜,又陷入凝思道:“太古之时,似我等师祖那般的大能,实在太多。即便是如今,也有无数,隐于这天地之间。不闻其名,却有与那诸位道祖比肩之能。不过以剑闻名的,也不过才寥寥几位而已。一位自然是那天庭的李长庚。另一位,我只知其人,不知其名。只是知晓此人,以孤剑老人自称,被洪荒诸仙,尊为西方白帝,与青帝并列。十万载之前,便不知踪迹。也不知这鸿蒙剑典,是否出自此人手笔——”

“西方白帝?原来是他?”

岳羽眉头微挑,虽是未有丝毫证据,却是下意识的感觉。这本剑典,必是出自此人之手!

微一拂袖,把那鸿蒙剑典,收在了袖内,口中刚道了声多谢,又与极澜议论了一番。岳羽这才离开了这天意府,返回到了地仙界内。

将那昆仑镜,与那昆仑九连锁心大阵,全数收起。岳羽便直接化光,飞向了东面。

眉心却是紧紧皱着,想着极澜方才的交代,微微有些头疼。

“整个宗门,全数北迁么?”

岳羽倒是自信,以他此刻实力,能够把水云宗照拂妥当。那北方诸国,也有足够的安置之地、问题是那水云数万弟子,都是来自于天水国。与地方盘根错节,早已把根基扎入,盘根错节。忽然北迁,又有几人愿意?

处理这等事情,最是麻烦。他倒宁愿与数万仙修,大战一场。

正凝思之时,岳羽魂念,忽的有所感应,遥遥望向北面。

只听一声轻喝道:“那竖子在这里!那只青瓶,如今便在他手上!嘿!我就知他,必定还藏在这附近——”

远远的只见几人,四面八方的飞遁而来。都是太清玄仙境的修为,为首之人,正是那冷杉。

总共五人,将他四面八方的围拢。除了那冷杉之外,其余四人,都是一身蓝色道服,神情冷厉。

不过当这四人见得岳羽,却都是一阵犹豫迟疑之色。冷杉却嘿地一笑,忽然双手结印,引动了一个法决、下一刻,那藏在须弥空间内的鸿蒙剑典,忽的一阵躁动。内中剑意,几乎从剑典之内冲出。然后只瞬时间,便被岳羽以魂念,强压了下去。

而后是双眼微眯,看向了冷衫:“你敢暗算我?”

那冷杉手中印决连续催动,都不见效用。面上却是渐渐的,现出茫然之色,目内全是不解。

岳羽身前,却已是‘呛啷’一声尖锐剑鸣,那水云剑,已是从袖内透空而出。

执剑在手,立时无数玄冰凝聚,成百万丈巨剑。剑意辉煌浩荡,横贯苍空。

一人一剑,赫然化作了一道黑蓝剑华,往前冲击而去。那冷杉的面色,顿时再变,将那黑水蛇灵鞭祭起当空。化作一条巨蛇,盘旋舞动。

又拿出了数十紫色丹丸,遥空打出。每一颗,都封印着五行洞元神霄雷法。半途斩开,引得天地震荡。那炸裂开来的毁灭能量,与浩瀚罡劲,将岳羽身影,几乎完全淹没。

冷杉嘿地一笑,再将一面银色圆盘,祭起在身前。正轻松了口气时,那黑蓝剑光,却蓦地从那足以毁灭一切能量风暴中透出。竟是半点无损,剑势一振,便将那黑水蛇灵鞭,绞成了数十余断。

然后是以雷霆之势,直斩过来。那品阶毫不在蛇灵鞭之下的银盘圆盘,亦是一击而碎!

剑光耀眼浩荡,‘噗’地一声冲起了万千血雨。冷杉的整个身躯,都化作了血肉齑末,向地面喷洒。

又被天空北面,降下一束星光,牢牢束缚住那新鲜的木灵元力。

——从岳羽剑出,到斩杀这冷杉,不过千分之一霎那。而这时那四人,才堪堪是反应过来。第一时间,都是下意识的各自把灵宝祭起,护住了己身。

只有其中一位三旬左右的青面中年,把一口紫红色仙兵扔出,打向岳羽背后,欲救冷衫。

只是下一刻,那股雄浑浩瀚的剑意,也立时冲荡而来。青面中年立时是面现潮红,口中一口鲜血吐出。

而岳羽的清朗啸声,直到这时,才传入他耳中。

“在我面前,你也佩使剑?”

话音未落,一道黑蓝色剑光,也直斩而至。直接便将那紫红色的二品后天仙兵,也同样是一剑而碎!依旧是煌煌赫赫,破空而下。

青面中年的身躯,几乎是毫无反抗,便被剑光,绞成了碎片。

不过下一刻,他的人又出现在了十数万丈外。身躯满是创痕,面色苍白,没有半分血色。

“替身木符?”

岳羽微微讶然,手中的水云剑,依旧是剑光吞吐不定,杀意炽燃。

正欲将此人斩杀,另一侧却传出一声惶然之声道:“陛下且住!我等乃是北方覆海妖圣部下,方才我这位好友情急出手,实无心冒犯陛下!”

说话之人,是另一侧,一位容貌还算秀丽的女子。在诸妖横行,全不知美丑的北方之地,却是难得。

这时正恭敬一礼,神情肃然道:“我等来寻陛下,只是为求购一物,实在是无心冒犯。还请陛下饶他一命!”

岳羽冷冷一哂,既知那青瓶,已在他手中,便不该来寻!那冷杉如此张狂,悍然动手,岂能是没有半点依仗?

那方才这人,若是真对他有半点敬重之意,也不会在这时,对他动手。

此等胆大包天之辈,若不做惩戒,他这北方大帝,还有何威严可言?别人只怕都以为,他怕了那覆海妖圣!

直接一道水蓝剑芒,划过了百万丈长空。那青面修士,只来得及稍做抵御,便被那融雨化云剑气,一剑灭杀!

才是将那水云剑,收回了袖内。淡淡望向了那剩余三人:“尔等到底欲从我这里,寻购何物?”

那三名太清玄仙境,俱是身躯一阵战栗发抖。目内的怒意杀念,几乎是压制不住,却又隐含着几分忌惮。

许久之后,右侧另一人,才再次开口:“今曰之事,陛下就不惧我等,告知于妖圣?”

岳羽顿时是一声轻笑,目内透出淡淡嘲意。前番北海之事,这覆海妖圣,同样有插手其内。

那北溟与北俱芦洲还好,他与北海之内的几位妖圣,是断然没有和解共存的可能。根本就没必要,与之虚与委蛇。

一波深沉剑压,从体内透出,将这天地充塞。轻轻哼了一声,方才那出言之人,立时胸膛如受雷击,整个人向后倒飞数千余丈。

惩戒了此人的言语不敬,仍旧是负手问道:“究竟所为何事?”

那空中三人,俱是一阵冷汗涔涔,都是默然不言。

岳羽呆了片刻,便已是现出了不耐之色。直接是拂袖离去。把那两团气血精元收起,再次化作了水蓝剑华,遥遥飞逝向远处。

直到岳羽身影,彻底消失不见。此处的三人,这才是直起了身,面面相觑,都是余悸未消。那年轻女子,更是口中一阵呢喃。

“居然未动用半点信愿气运之力,这北方安天玄圣大帝,竟强横如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