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4 凶兆之源

那头颅宽万丈,高亦万丈。面色金紫,神情凶横狰狞,一双血目,令人是触之心惊。

还有无数金色雷光,将这巨头笼罩。不时炸翻出一些血肉,却又迅速复原如初。

而随着那头颅影像,一波凶横无比的意念,亦是同时冲击而来。

战雪只觉自己的神魂,宛如是与一面钢墙相撞,爆出一声炸响。那凝聚无数煞力,坚不可摧般的魂意,竟是一阵震荡不修,身躯几乎从这半空中栽落。

双耳近乎于失聪,晕眩了足足数息时光。

只这片刻时间的耽误,敖慧便已是追至。却是眼带骇然之色地,看向了这地底洞窟,最深处的所在。

“这是上古巫神之头!竟然是他?居然是藏在了此处——”

紧随其后,是李紫涵与白裳,也都是面色微微发白。

“那头,莫非是刑天不成?居然不在南瞻部洲之南,而是在这北冥之地?”

战雪仿如未闻,只气息稍缓,便再次腾空而起。目内非但是没有丝毫畏意,反倒是更多了几分兴奋之意。

心念微动,袖中立时是一道红色剑华,升腾而起。

战雪深呼了一口,将之握在手中。渐渐的,一束凶横霸绝,满蕴战意的意念,赫然笼罩着这地底深处。与那股贯空而来的意念,激撞交击。竟引至一连串,清脆炸响,有如炸雷。战雪的身影,亦是渐渐前凸。手中的白帝剑,所有玄煞战魔真气,还有那煞力巫力,都渐渐的积聚到极致。

敖慧知其心意,也不再劝。只望着那头颅方向,苦笑一声道:“雪儿妹妹,此处既是刑天之头藏匿之处。想来其中凶险,必在紫涵姐的演算之上。你仍是要一意孤行,冒险入内?其实只需夫君他成就金仙魂印,你我稍缓些时间,也是可以。以我等资质,这千载之后,必定能有机缘,再进一步——”

战雪却是微微摇头,仍旧是将那所有力量,都灌注于剑内。

除了那愈发爆裂的血红色剑芒之外。一丝丝红色雷光,亦是笼罩着白帝剑的剑身。

“师兄即便有金仙战力,也是境况凶险。我本是师兄他的战仆,本该为师兄出力,做他臂助才是。怎能一直呆在他羽翼之下,受其庇佑?”

话说至一半,战雪的身影,便已是蓦地爆发。持着手中的红色巨剑,只须臾间,便向内再次疾冲出十万丈之遥。语音沉凝道:“我只知百载之后,我若能突破至太乙真仙,凝聚出十八阶神格。必定能帮上师兄!对抗天道!”

天道二字方落,那浩荡的红色剑光,便立时爆发。裹带着无上雷法,将那无数先天禁制,赫然一扫而空。

而后这地底半空中,一道耀目红光,亦是义无反顾,投入那洞窟之内,最深处的所在。

也就在战雪身影,投入其内的这一霎那。这方天地的最上空处。一丝紫雷,蓦地现于云霄之内,游走天际。与那水汽交击,引出一连串闷雷声响。

紧随其后,却是一丝红雷。亦是紧随而至,同样是如蛟如蛇般,在那厚重云层之中盘旋。

千亿里之外,那位于八重云霄之上的万寿山颠,岳羽却突地从入定中清醒。

“好一个地书!不愧是这世间,能与河图洛书同等的先天道典!即便只是百分之一,也是如此浩繁——”

目中掠过了一丝不可思议之色,传说此物乃是洪荒初开之后,天地胎膜斩破之后所化,分为天书地书。其实似灵宝更胜道典,可其中记载的鸿蒙大道,却着实是浩瀚无边。

当惊叹之后,却是一阵疑惑。这个时候,他应该仍是在入定参悟才对,怎会突然醒来?

而下一刻,便只觉是心潮激涌,脑内神经不安一阵阵抽动,是痛楚之至。

“奇怪!为何会无端端的,生出警兆?莫非呆在这万寿山内,也有凶险不成?莫非是那几位道祖降临,怎么可能——”

凝思了片刻,岳羽便将绝大部分算力抽出,开始默演天机。

不出片刻,目中便透出了然之色,亦多出几分担忧焦灼。

“原来非是应在我身,而是战雪敖慧几人么?有羲皇镜在。北方之事,当万无一失。莫非是出现什么意外——”

继续推演。岳羽身前凝聚的法力,赫然是聚出了先天八卦的图形。

而岳羽的神情,也是渐渐恢复了平静。

“这凶险,是在外不在内么?”

——若是这般情形,倒也不是无法相助。

稍稍凝思,岳羽便已是有所决断。一波浩荡魂念,赫然是一直往上,探入至那九霄云外,无尽星空之中,开始招引着那周天星斗大阵之力,往下灌注。

只是那星力,却凝于空中,引之不动。被一股更为强横的力量所阻,几乎完全阻绝他的召引。

“是昊天?”

岳羽也未怎么细思,便已经是猜知到此人身份。冷冷看了上空处一眼,一声冷哼:“我乃北方安天玄圣大帝!一年之内,可用这周天星斗大阵半月时光,乃是天条!鸿钧符诏,天地所规!我倒也看看,你如何阻我?”

那龙凰安天玺内的气运之力,立时鼓荡。岳羽头顶处,一道紫金气柱,亦是直贯长空。内中一枚印玺,赫然与天地相合。

甫一出现,便有那龙吼凤鸣之色。赫然间万条瑞霞,无数灵光,绽放开来。

将岳羽身影,衬映得仿佛神人临世。而后是向上空,猛地一抓,是整个天地。都似乎为之晃了晃。接着是无数星力,一道道被招引而下,将岳羽笼罩于其内。

整个周天星斗大阵,也都是疯狂催转。

妙法大罗天中,那处金碧辉煌的大殿中,却是一声金属寸寸崩碎的锐鸣之声,震彻殿内。

“狂妄!”

昊天是神情阴沉。安坐在那宝座之上。只是那一旁的扶手,此刻却缺了一角,而在他手中,则是握着无数的金属碎末。

竟是一抓之前,便将这材质足可列入三品之上的皇椅,一抓粉碎!

却依旧是余怒未消,胸膛起伏不定。

李长庚则是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那被群星之力笼罩的万寿山颠,这才是微微一礼道:“陛下息怒!安天玄圣大帝有每年自如调动这周天星斗大阵半月之权。之前我等担忧他在北方站不跟脚,一直克扣。如今他欲调用,我等也是无法——”

“这个我自然知晓!不过眼下,正是借用这周天星辰之力,推算那危机来处之时!却因他半途而废,实实在在是令人生恼!”

想及方才,那阵阵心惊肉跳之感。昊天不由又是一阵怒恨。神情勉强维持着平静道:“闻说太宰当年存身于金星之内,任是那帝俊如何催逼,亦无奈你何。却不知如今,可有办法将这大阵夺回?”

“我当年能安然存身,其实是因帝俊未生杀心!”

李长庚摇了摇头,视线却望向了脚下的云雾影像之中,那道紫金气柱。

“若是几年之前,哪怕他帝位已固。这周天星斗大阵,该如何使用,都由不得他。可现如今,他那北方安天玄圣大帝的名位,已被天地承认,受天所佑。真正说来,如今其身份,是比之陛下,还要正统!甚至不受道祖所限——”

斜视了上首处一眼,只见那中年皇者。是面色微红,接着又复是紫青一片。李长庚接着是一声苦笑:“我等如今,却又如何能阻得了他?除非是更易天条——”

昊天先是一阵暴怒,接着却又沮丧之至的身躯瘫软了下来。

“朕本待是借北方百兆生民之力,欲一展宏图!为何此人,却不念朕百般照拂之情,要传下那剑修之法,与我为敌?这渊明,实是可恨!”

蓦地站起,昊天大袖一拂,便直入后殿。临到门口时,也身躯顿住。微微一叹道:“罢了!老师昔年曾说起,神道大兴,我天庭鼎盛之时,便在这一劫之后。希望莫要出什么变故才好!还有三百年后,也是朕会元之寿。还请太宰,为朕费神艹办此事!莫要堕了朕天庭声威——”

说完话,昊天的身影便已是消失无踪。李长庚却仍旧立于原地,面色微微透着几分疑惑。

那渊明不早不晚,为何偏偏要选在此时,招引这周天星斗大阵之力?

莫非是这其中,有什么关联不成?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那昆仑山巅,玉虚宫洞天之内。一位长须及胸,神情端庄的清癯老者。正是盘坐于一处云雾缭绕的殿中,将一根长幡,祭于半空。

轻舞摇动,带起无数玄光。千万道符文,宛如光壁般将其身躯围拢,又如龙卷风一般,在空中不停的旋动。

一直维持了大约十数息时光,才将这些符文彻底散去。而枯廋的面上,却是现处了几分异色。

在这殿堂之内,还有五人分坐左右。而左侧最上首一人,正是燃灯。此刻见状,不由是眼中微露喜色道:“不知老师,可层推算到那凶兆的来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