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9 五灾七劫

天空中无数雷云狂涌而至,却并未有劫雷降下。反倒是那镇元山下的地脉,一阵阵动荡潮涌。

“开始了!”

三万丈之外,镇元子的眼,微微一眯,已是感知到那山脚处的动静。

那明月道童,亦是倒吸了一口冷气,定定的看着空中的劫云。

“——居然是五灾七劫!而且是一开始,就是八阶劫雷。这老天,一定是恨他入骨!”

镇元子哑然失笑,却蓦地只听那山巅处,岳羽一声轻哼,脚下一踏。顿时是一层云磁之力,往山下蔓延而去。

只瞬间便把那躁动的地气,全数梳理妥当,强行镇压了下去。

镇元子不由是唇角一挑,万载时光,参悟地书。此子的悟姓成就,实在是远远超出他的意料。

毕竟也是天劫,居然如此轻松,便将之遮掩。

那地气之后,却是一团火焰,蓦地四面八方,坠落而下。几乎将岳羽的整个身躯笼罩在内。

森白色的火焰,熊熊跳动,将千丈之地,都全速冻为冰霜。不过多数寒焰之力,却都集中在了一束,往岳羽侵袭。

却只燃烧瞬息时光,一波深蓝色水液,便从岳羽身周,四下散开。将那些白色冰焰,全数扑灭。

而此刻这人参果树之下,又多了一位道童。面容比之明月还要秀美几分,肌肤娇嫩,宛如是水蜜桃一般。看着那山峰顶上,一脸的讶然。

“师尊,这渊明不是被人唤做水剑仙么?他修的是何功法?竟是如此凶横?”

镇元子神情淡淡,默默不答,只眼眸里透出几分羡意。清风无奈,又看向了明月。后者却是摇了摇头道:“别问我,我也不知!师尊只说他的修的是五行大道,无上神通——”

“五行大道,无上神通?”

清风的眉头一挑,若有所思道:“莫非这渊明,便是那血戮天君?”

火焰被破灭,下一刻,又是无穷无尽的水雾,四下里弥漫而来。

镇元子神情一凛,只一个意念。那万寿山下的地脉,便有无数地气被抽取出来。把人参果树,牢牢护住。

然后只见岳羽身周地面,凡是被那水雾接触之物。都是迅速腐蚀,化作了黑水,向岳羽所立之处,涌动而去。

而在其脚下,一波波黑色火焰,也同时间升腾而起,向上蔓延。

“毒水孽火!这般阵仗,哪怕是弟子渡金仙之劫,也是远远弗如。嘿!这人受天之所嫉,竟一至如斯——”

明月微微一叹,不过话才说到一半,便已嘎然而止。竟是再次倒吸了一口冷气。

只见那山巅处的人影身周,蓦地燃起了七层色泽各异的塔状灵焰。只顷刻便将脚下的那些黑色业火,全数烧融驱除。

再一口水蓝色的剑光,从袖中穿出,握在了手内。剑诀一引,便强行将那身周的毒雾,全数聚拢在一旁,汇成一个丈许方圆的黑色水球,动弹不得。

“不灭涅槃兜率真焰、先天兜率坤炎真火。先天极灵化生璇玑真液、北极寒魄极灵真液。居然同时炼化有两种兜率灵火,极灵真水。那般孽力,也可强行镇压。这个渊明,还是人么?”

明月睁大了眼睛,满眼都是不敢置信之色。

清风道童亦是满眼的骇然,看着山巅处的岳羽,长剑舞动,任那毒雾涌动不绝,也难伤其分毫。轻描淡写,仿佛是信手而为,却已轻轻松松,便将那五灾七劫,化解泰半。

云空之中,那些八阶天因灵灭雷,已然是悄然散去,代之而起的,乃是九阶无量普化雷。

虽只是一丝,不到食指粗细。却隐隐可感知,内中所蕴的磅礴威能。浩大的天地之威,盖压而下,充斥着毁灭气息。

此刻的岳羽,大半魂念,却仍旧在那本源深处第五层逗留。

一个个符文,不停刻画。以原本的五行剑阵为基,再次构建着魂印。一个更为庞大,结构却更是精简的符阵,已然是逐渐成型。

仍旧是以那五行剑阵为主,五股凶横威惶的剑意,笼于五口仙兵之上。中央处,乃是一张霆字符箓,依托着下方的两仪阴阳太极阵图。内围处则是五个外五行符阵,旋绕在剑阵之内。

此外还有一层光圈,将魂印包裹。却是他修炼的九转玄功,所融汇的所有天地法则。

整个魂印,包含他如今的所有神通大道。

当印成的霎那,立时是一股磅礴巨力,推动着魂印,往内冲击。

与那第六层壁垒,轰然相撞。先是无数蜘蛛网般的裂痕,接着是轰然破碎。

只是被这壁垒,阻了不到百分之一个霎那,便已冲入到那本源第六层之内,所有因果之源。

岳羽心中微喜,过了这一关,那金仙魂印,便已是成就。虽非金仙,却已然有大罗之力!

只是下一刻,岳羽的心神又复凝然。感觉自己的魂印,与这本源,突然之间,便有了一层隔膜。

不但是对那大道法则的感觉,再不复之前清晰。便是对天地之灵的调用,亦是一瞬之间,便削弱了足足三成!

“这便是大道天锁?”

这洪荒本无天锁,鸿钧之后,却定下了三千大道。

唯有在这名额之内,才能与道相合。使自己所修之法,成为大道之一,有真正完整的法力神通——其余修士,哪怕以最顶尖旁门大法证道,也要差了一层。

前三次天人感应,都未感觉这大道天锁的存在。唯独此刻,可清晰感应,被一股强横力量阻隔在外,无法真正接触那大道本源。

岳羽瞳孔微缩,接着却又蓦地怒张。金黄龙眸,赫然显现。全身上下,亦被一层龙鳞覆盖。

几乎所有混元五行法力,都喷薄而出,毫无保留,倾尽全力。

“——十万载之前,那位西方大帝。既能以散修之身,做到以旁门身剑合一之术,而证就准圣之境!我今曰,以这无上神通,莫非连这区区第一层大道天锁,也无法斩破不成?”

心念微动,那融于五口剑内的强横剑意,蓦地勃发,重重轰在那层薄膜之上!

岳羽口鼻溢血,却是一阵狂声大笑,气势滔天。仿佛能斩破一切的凛冽剑意,冲霄而起!

恰逢天际间,无数庚金之灵所凝之刃,如狂风暴雨般。裹挟着无边星力,从云层中直坠而下。

岳羽一声冷哂,望也不望一眼。手中的水云剑,只信手一挥。便艹控着那无数水汽,凝聚成剑。那数万庚金之刃,竟是横扫一空!

便在镇元子师徒,目不转睛的盯着岳羽身周变化时。

那北海之内,一处洞府之内,也同样有几人,正在观照着那万寿山巅的动静。

虽是相隔着千亿余里,几位金仙联手,却仍能轻松无视,那无数的时空阻隔。

不过那水镜之内,整个万寿山的山腰之上,都被一股迷雾遮蔽,看不透内中虚实。

只依稀可见,上空中的劫云变幻。

却到底有些延迟,水镜之内,只能照见千里外,数秒钟之前的一切影像。

“——居然是九阶劫雷!这无量普化雷,即便你我,亦难抵挡。”

“不止如此而已!那五行之力,似乎也颇为强盛。应该是五灾七劫!”

“那渊明无知,传出这剑修之法,果然是得罪了鸿钧。又非是成就大罗金仙,居然是引动这般劫数——”

这海底洞室之内,总共九人。只有覆海大圣焦魔,是神情淡淡,百无聊赖的端坐在一侧金椅之上。

在他对面,却有二人是对他虎视眈眈,怒目而视。一位正是火猊妖圣倪云,另一位却是云麟妖圣独孤遮天。眼眸里,是满蕴怒意。

旁边另有一人,大约三旬左右,眉心中赫然镶嵌着一颗白玉。此刻也是冷声笑道:“五灾七劫!若非是此人得了些人道气数,天道难诛。说不定,此刻便已陨落!却不知某人,会不会后悔往曰所为?”

而此人身旁,则是那七角妖圣雷晃,却是直视着焦魔,眼带着讥嘲之色,言语中更是毫不讳言:“焦兄自诩能够审时度势,然则眼下如何?五灾七劫,我看他还有何余力,去击破那大道天锁。一个人族小辈,便令你忌惮至此。居然死命维护,这渊明麾下帝庭。亏了你,也是我妖族一方大圣!此次事了之后,还请焦兄,定要给我等一个交代。”

这洞室之内,除去那坐北朝南处,一位略微发福的微胖老人。都是眼透笑意,微含讥讽之色。

焦魔却仍旧是老神在在,品着手中的仙酿,淡笑不言。

七角妖圣雷晃见状,目内怒意,是愈发炽烈。正欲再次开口,这洞内一角,却蓦地传出了一声惊咦。

“奇怪!为何这五行之力,竟然散了!五灾七劫,应该才只到金灾才对——”

众人的眉头,不由一挑。看向了那水镜之中,然后神色间,莫不都是怪异无比。

何止是那五行之力,竟连上空处的劫云,也是渐渐散去。那游走在云层之内的无量普化雷,也是由强转弱。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