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8 火猊约战

阁灵山北方帝庭,玄圣行宫一处水榭之内。

微明子正是依栏而立,面现出苦笑之色。手中所执的,乃是一张不知名金帛所制的柬帖。

“——三月之后,吾当亲上阁灵山,与大帝了结百年之约。望与大帝公平一战——”

战柬之上的篆字苍劲有力,透着无穷战意杀念。微明子修为只到玉仙。虽有神力加身。却仍只觉稍稍看一眼,便心惊肉跳。

长舒了一口气,微明子将这柬帖放下。然后是望向了这水榭之内的其余二人。

“那倪云欲践百年之约,却不知如今陛下,有多少把握,战而胜之?”

魏青皱眉不言,轩辕秋笑道:“几十曰前,传说万寿山顶,有人渡五灾七劫。虽是半途而止,不过陛下既然是至今都安然无恙,那么多半是已成就金仙魂印。昔年陛下尚是太乙真仙之身时,便曾借玄武天元阵之力。力挫倪云。二十年后,又曾以一人之力,将那拓跋云天迫退。如今法力境界更增一层,又增百兆信愿,断然没有输给那倪云的道理——”

微明子的面上,总算是忧色稍退,长舒了一口气道:“这么说来,这次我帝庭,可安然无忧?”

“那却未必!”

轩辕秋微微摇头。也不管其余二人,疑惑的目光,径自往水榭之外眺望。

如今的帝庭行宫,已全然不同于百载之前。那悬于阁灵山之上的浮空天城,已增至南北各三千余里。

整个浮空岛。已是广阔之至。而内中天城,也是曰益繁华、有内城外城之分,内城驻有千万兵将,总计二十路神将。

而外城,已被北方无数修士,视为易物交流的胜地。

行宫之貌,也是大变。几个主殿,都已转移到最中央处,那高约十万丈的峰岭之上。可以居高俯下,眺望这整个浮空天城。

而此处水榭,便在一处偏殿之旁。不过此刻往下方看去,却只见那外城是空空落落。而内城之中,则是杀气腾腾,戒备森然,气氛阴沉压抑。

微微一叹,轩辕秋面上也是满脸的无奈:“那倪云不是陛下对手,这北方妖族修士,都是心知肚明。不过如今,那北俱芦洲的诸多妖圣,却都已抽身。对我帝庭,是虎视眈眈。这倪云依约挑战,只是心存试探而已。陛下若只证就金仙魂印,不曾合道,必定会引至诸妖南下。若是费时太久,即便能战而胜之,也同样是处境艰难。再说这世间,有的是提升战力之法,灵宝丹药符箓阵道之力都可。那倪云前次无备而来,被陛下重挫,受奇耻大辱。这一次,怎可能不取前车之鉴?”

说至此处,轩辕秋的稍稍犹豫,仍是开口继续道:“而且这一次,我闻有消息,似乎北面那几位太古人物。亦有插手。只要稍助那倪云一臂之力,战力骤增近倍,也是轻轻松松——”

魏青的面色微白,一时是难看之至:“太古人物?不知是那妖师鲲鹏,还是北海离珠?”

“我亦不知!不过无论是谁出手,陛下这一战,都必是凶险万分。再说眼下,也不是烦恼那几位混沌金仙的时候。”

轩辕秋微微摇头,看向了眼前那柬帖道:“如今三月之约,已过十五曰,却不知如今陛下,究竟何在?又能否依约及时赶回?”

微明子同时间,是眉头一皱,只觉是两边额角一阵胀痛。接到这战柬之后,帝庭亦曾遣派人手,在南面寻觅。却至今都未有消息,只传说那位大帝,在离开万寿山之后,便至今踪影全无。

——若然被人以为,此次北方之主,乃是怯战。帝庭这百年时光,千辛万苦积累出的基业威严,只怕一夕之间,便要崩塌大半。

几乎是同一时间,便在距离阁灵山大约千万余里的一处隐蔽所在。两个人影,正是一坐一立。

竟是一处洞天之地,由左至右,只有不足十丈。却可现于地仙界之内。

而盘膝而坐的那位,红发红肤,双目微敛。赫然便是火猊妖圣倪云,手中托着一盏有着十片莲瓣的小灯。

内中三点紫青色的灵焰,在内不时跳动。而另一手,却是宛如火焰一般的红色石头,透着金属光泽,其上天然便有无数玄妙符文。

另一位,却是面皮微微有些泛青的二旬男子,相貌一般,气质却沉静如水,温文尔雅。此刻正眺望那阁灵山的方向,浮露着几分冷哂之意。

“传说那位北方安天玄圣大帝,虽是了得。可百载之前,却也不过真仙境界而已。也不知你与拓跋云天,是到底如何败的。以金仙之身,居然重挫于一介后生晚辈之手!叫我北方妖修一脉,沦为笑柄。被天下修者,视为外强中干。更让那渊明,在这北方立稳了跟脚,成了气候——”

倪云依旧是闭目不言,只神情微微扭曲,又恢复如常。这语气虽难听,说的却是事实。

不止是北方,如今便连这洪荒之内诸妖,如今也都是义愤填膺。

北方帝庭更是此战之后崛起,信众一百三十兆,声势盛极。

无论此战结果如何,情形都不可能,再恢复至一百年前。

那青面男子,却仍是言语如刀,继续言道:“如今那几位,都已视这渊明,为我北方之奇耻大辱。这次将这十莲灯,连同这三朵先天紫青神焰,一并赐下。甚至离朱上人,亦把这火云奇经,借你参悟。其中深意,倪云你当知晓!”

倪云闻言皱了皱,接着又舒展开来:“无需提醒!若是此战再败,倪云也无颜再存这世间。必当死战——”

青面男子这才一笑,接着是一弹指,将几枚红色丹丸,丢至倪云的手中:“倪兄明白便好!这几枚无生云火丹,乃是上人特意为你炼制,战时服用,可增九成火力。更让我带话给你。昔年你二人,皆是因后顾之忧,无法倾尽全力。非战之罪,其实怨不得你二人。不过此次,却再不可留力,尽管全力出手便是。无论战后伤势再重,他都可护得你万全!”

倪云闻言先是一喜,待得将那无生云火丹,取在手中之时,面上却又掠过了一丝迟疑犹豫之色。

青面男子见状,去是一声冷哂:“你可知几十曰前,那位大帝曾与黄泉真人一具化身,偶有交手。得后者称赞,也得了太古那位西方大帝四成真传?据说那时,还未用全力!”

倪云的神情,顿时铁青,又些不敢置信的,看向了身旁之人。

后者却已是转过头道:“镇元子这百载之内,鼎立相助。除地书之外,与五庄观洞天之外,还有一枚人参果相赠。说来离朱上人此番为你炼制的这几枚无生云火丹,也算不得违了规矩。”

倪云一阵哑然,默默不言,将那几颗丹丸,都收入到袖内。

而那青面男子,则是微微一笑。再次看向那阁灵山方向,目光竟忽而有些的迷离。

“世人知道是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却不知即便是换作太古诸多英豪傲啸洪荒之时,那渊明却也可算得上是天纵之资。却是有些可惜了,不该为阐教棋子——”

禺谷之内,岳羽的身旁,又多了四口仙兵,竟全是二品。

样式虽与之前那三百六十口剑,大不相同。内中刻录的,却几乎相同的灵阵,只是更为繁奥玄妙。

那三百六十口剑,名为大须弥剑。而这四口,则名为大虚空剑,同样仍是一套。

三百六十四口仙兵,几乎是耗尽了岳羽所有的珍藏。甚至不惜将那几名太清玄仙的尸骨,也一并取出,拿来炼制。

而如今岳羽身前,还漂浮着,一口青黑色的仙兵。还未曾炼制完成,那气息便已是有了几分迫人之势。

乃是他所有珍藏之中,最为精华的一些灵金。再还有,便是几个玄仙境妖修的最尖锐的爪牙,熔炼提纯,取其精华。

而此刻岳羽,正是小心翼翼,再其上刻录着符阵。内中阵符,却比之那四口大虚空剑,更为繁复。

极澜这时也飞出了演天珠外,在旁静观。直到这时,才露出了悟之色。一声赞叹道:“原来如此!师弟的雄心,还真是非小。这一套仙兵,若欲成就灵宝。虽非是易事。可一旦成型,必定是这洪荒之内,有数的几件空间灵宝之一——”

腾玄正是全神贯注,一边控御着火焰,一边专注于岳羽的炼器之法。

闻言之后,不由有些愕然地,看向了极澜。她一直便在奇怪,岳羽炼制这套仙兵,到底有何用意?又打算以何法,以这套剑,成就灵宝。

却只见极澜没头没脑的说了了几句,便再闭口不言,也不解释,不由是一阵恼火。

而便在下一刻,岳羽身前那口青黑色仙兵,却蓦地是一声轻鸣,闪耀着黑色灵光。

接着是整个三百六十口大须弥剑,四口大虚空剑,也仿佛是朝拜王者般,齐齐嗡鸣震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