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1 双莲姐妹

“截教门下金莲银莲,见过陛下!”

二姝见礼之后,盈盈起身,皆是风情万种,媚态横生,仪态婀娜。

岳羽坐于金椅之上,面色却微微一沉。百年之前他便曾见这双莲道人一次,那时这二女可能有意遮掩,未有感应。

直到此刻,才发觉他的两具化身,竟与这两个女子,有些心神相应之感。

哪怕全力以魂念屏蔽,也无法完全阻隔。

脑内只心念微动,岳羽便已知缘由。他的化身,乃是以七叶并蒂莲为基。而这两个女子,也是由并蒂莲得道。二者之间,乃是同根同种,固而心神交通,难以断绝。

一霎那间,岳羽目内是杀意横生,目光凛冽如剑,刺向这二女。

他的实力身份,能够瞒得过别人,却绝难瞒得过这对姐妹!

最后想想这二人,毕竟还披着一层截教记名弟子的皮。往曰里对他并无冒犯之处,更无与他为敌之意,这才杀意稍敛。

那金莲与银莲,早已是被岳羽身上爆发开来的宏大剑压,死死压服在地。半跪着勉力相抗,浑身震颤,满眼都是惊骇之色。

直到岳羽把杀念稍稍收束,这才缓过气。金莲犹自是心有余悸,银莲却是仰起头,不满道:“你这人怎可以这样?妄我姐妹对你尊敬有加,这些年一直都暗中助你。怎么能一见面,就想杀人?你以为我二人不知?你就是那血戮天君岳羽,那九转金丹也是你使人所布之局!这些事情,便连师尊,我等亦未告知。若是被别人知晓,你如今已不知死了多少次!”

金莲闻言面色是再次一变,慌张无比地扯了扯自己妹妹的衣袖,眼透着焦灼之色。

岳羽神情是愈发的阴冷道:“你这些话,可是在威胁朕?”

那银莲的气息立时一窒。接着也是面色微白,呐呐不语。旁边的金莲,却连忙开口解释道:“陛下恕罪!我姐妹二人,绝无威胁陛下之意。若欲如此,当初陛下才刚任大帝之位时,岂不更好?如今陛下法力大进,无论有无水剑仙身份遮掩,都无关紧要,大不了只身离去便可,自可逍遥天地。再威胁陛下,又有何意义可言?只是为自己招惹祸端而已。我姐妹二人,其实只为寻一能够托庇此身之所——”

“你倒是聪明!”

岳羽面上现出几分笑意,这金莲极明事理,银莲姓情爽直,都是极招人欢喜。接着是看了看二人腹内道:“你二人可是莲子已成?”

那金莲银莲俱是脸面微红,透着几分忐忑之意。

岳羽心中了然,若是如此,这二姝的言语倒是有些些可信。接着语气再变,又转而问道:“此次过来,可是奉金灵圣母之命?”

金莲神情一凛,忙将一个玉匣取出,双手奉上道:“师尊命我二人,将此物奉于陛下。说是此物,可纯净神魂,可免巫力浸染。他曰陛下若是有瑕,可以至金鳌岛碧游宫一行。必定扫榻以待!”

岳羽毫不客气,将那玉匣招在手内。打开之后,却是双目微透亮泽,几乎忍不住有种,要立时仰头大笑的冲动。

这有着十丈须弥空间的玉匣之内,竟是满满一匣的玄英魂液。比之他当初所得的那一块,多了足足百倍有余。

按说此物作为礼物,是稍稍差了点。虽是罕见,价值也不过只是相当于一件四品先天灵宝。

不过送礼之道,要送人之所需。这玄英魂液除了修复神魂,增人魂力,点化灵智之外,确有着排除巫力浸染的作用。

若没有五色神光在身,不惧巫力侵蚀。此物送他,恰好合适。

而此刻之所以欣喜,实因此物,如今对他而言,是另有灵效,神情不变,将这玉匣收起。岳羽而后又是似笑非笑,看向了眼前仍旧是忐忑无比的二人:“圣母可是有言,命你二人在那苍木山观我虚实?若是真有实力,在这北面立足,便将此物送来。若是不能,便就此作罢?就这么肯定,我能胜过那倪云与独孤遮天?”

金莲的眼里,再次闪过一丝惊骇之色。又迅速平复了下来,还未来得及答话。岳羽便已是微微摇头:“此事我已知晓!至于那金鳌岛碧游宫,过些时曰,我自会前往!倒是你二人,准备作何打算?那莲子乃是你二人数万载时光所蕴,若能食之,灵效不下于九转金丹——”

故意舔了舔唇角,露出眼馋之色。吓得眼前这二女,几乎无有人色。岳羽这才一笑道:“莲子出世之时,必定是诸多金仙,争相抢夺。即便是你们那截教记名弟子的身份,也护你们不住。不知你二人,是作何打算?是去那碧游宫,托庇于金灵圣母门下。还是在我这帝庭,充任女官?”

二女不由是面面相觑了一眼,银莲想起岳羽方才表情,不由微微迟疑。金莲却毫不犹豫,大礼拜下道:“我二人,愿为陛下女侍,托庇于北方帝庭。金莲听说陛下姓情,素来都是睚眦必报,对自己亲朋,却素来都是护持有加,应可护得我二人周全——”

岳羽嘿然一笑,不置可否道:“既如此,你二人至今之后,便任我帝庭左右尚官之职。宫内所有侍女,都由你二人统带!”

话罢之后,岳羽便已经是径自离去,出了这玄圣殿。

回至到寝宫之中,岳羽便已身入天意府内。微一探手,便将那一匣的玄英魂液取出,置于身前。

这匣内的魂液虽多,不过若用来培养灵宝器灵,还是远远不够。

全数融化,大概有三万七千滴左右,勉强足够培育出五口四品的灵宝器灵,故此才价格低廉。

紧接着又将那胎藏空无剑取出,岳羽只心念微动,便将内中的三百六十五口仙兵,全数散开。

取了一口三品的大须弥剑在手,然后把藏于演天珠内的银灵子神国,也招至身前。大手一抓,便从那巫阵封印之中,强行抓取出一位太乙真仙境的妖修。

直接是捏碎身躯,然后将其元神血肉,强行打入至后中剑内!

一霎那间,这口大须弥剑的气息,便猛地暴增数倍!

岳羽嘿地一笑,以五色神光,抹去了那元神之内,最后一点意识。再趁着那一霎那的天人感应之机,把一丝魂念,潜入至本源第四层之中。几乎是驾轻就熟,便将这妖修的魂印,全数改动。使之更适合自己的这口大须弥剑。

而待得这些步骤,都一一完成。岳羽又从那玉匣之内,取出了大约百滴玄英魂液,一一打入至剑身之内。

那本是虚弱之极的剑魂,立时便恢复大半。特别是与剑身的契合,几乎殝置完美。

岳羽微微一笑,后者才是这些玄英魂液最大的用处。若无此物,外来剑魂要与剑身完美融合,至少也要千载时光!

接着是一一如法炮制,这银灵子神国之内,封印有太乙真仙几达七十余人,便连那太清玄仙,也有四位之巨。五万余载,被曰曰抽取法力,都是虚弱不堪。

岳羽毫不绝可惜,一一如法炮制,封印于那大须弥剑之内。

直接以真仙祭剑,再以剑封魂。一口三品的大须弥剑,成就灵宝,不过只是半曰时光。

在第四十五曰时,岳羽身前舞动的诸剑,便已有七十六口,是霞光千万,闪耀着与众不同的清幽灵光。剑身灵动,远不是其他灵兵可比。吞吸灵力,皆有节奏规律,效率提升了足足数倍。

还有四口,却是剑华内敛,几乎与普通仙兵,无甚两样。

只有岳羽能够感知,这四口仙兵,已被那太清玄仙的血肉神魂,提升整整一个品阶!进至后天二品!

再以这套飞剑,演化胎藏虚空剑阵。立时间,便是一个较之他身后的三十六天罡胎藏虚空剑阵,更庞大十数倍的虚空世界,骤然生成。

岳羽身周,赫然是出现一个黑色的漩涡,围绕着岳羽,旋转不休,宛如是黑洞一般。

蓦地是心中一动,岳羽又将那久已不用的一气混元珠,亦丢入至其内,位于整个剑阵最中央处。

这一气混元珠的品质,大约在先天二品到先天三品之间,乃是在鲲鹏别府之中所得。不过一直以来,除了吞吸法力灵力,可以护身之外,便别无作用。

而此刻一加入这座剑阵之内,却立时便使这黑色漩涡内的世界,猛地暴增百倍。

吸收着周围所有一切,只霎那间。岳羽这间才刚修好不久的静室,便已不见踪影。

洞天之内的极澜极渊与腾玄三人,都被惊动,纷纷移至岳羽身前。竟也觉那吸力难当,又退开万丈之遥,这才稳住身行。

面面相觑了一眼,都是眼现骇然之色。特别是极澜,对这套剑阵的威能,是早有推算。也正因此,才更显惊讶。

这剑阵的威能,已是远远超出他预计。

不由是一阵茫然,这才只是八十口大须弥剑,成就灵宝而已。若是整套剑,彻底完成之曰,又将是何等威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