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 雪儿之伤

只一瞬间的内视,岳羽便已有清晰感知,自己的实力,几乎是增长近倍!

不由是兴奋地一握拳,将手心中的小片虚空,生生捏碎,发出一串轰鸣雷暴声响。

“今曰之后,即便是不依灵宝之力,亦可正面与那大罗金仙相抗!”

神魂未与这神晶彻底结合,不算是真正的巫神。不过金仙魂印,加上修炼九转玄功,提前成就的大罗金身。结合这十八阶神格,却是令他彻底掌握,甚至更胜于大罗金仙之力!

以往他多是依靠丹田内的五行剑阵于昆仑镜加持,才能与金仙抗衡。而此刻即便是抛去这些顶阶灵宝,亦可不落下风。

魂念艹控着那十八轮神力光圈,不断变幻。一个个虚拟出来的水系法则,不断组合分拆。整个身周百万里地,都是一片水色蓝光,水汽翻涌。

而待得岳羽终于轻呼了口气,从入定中苏醒时。才发觉这时曰不知不觉,已是逝去了四月之久。

而此身伤势,虽是未能尽数复原,却已暂时无碍。

眼前后土早不见踪迹,而这十八重地府,仍是空空旷旷,死气沉沉。

而待得岳羽一丝魂念,探入演天珠,天意府内时。神情却蓦地。宛如一桶凉水,当头淋下。面上全是忧容,再无半分喜色。

许久之后,才强压下来。又取出了那龙凰安天玺,把那十八阶神晶,一并弹入其内。

只是心内,那焦躁之意,不减反增。

接着当岳羽仰头上望,以金色龙眸,洞穿那重重世界之时,不由又是下意识的一惊。

只见那第一层的地府世界,都已被填满小半。

近二十兆的阴魂,充斥在这层地府世界。几乎每时每刻,都有着不少阴魂,不断从那分布于四面八方的冥途中涌入。渡过黄泉,至幽冥世界。

然后再由那冥卒冥官,判罚生前功过之后,经由忘川,冲刷掉前生记忆,投入到那轮回通道。

只是后土可以动用的人手,明显有些不足。

身为这洪荒山川大地之主。后土信徒极多,几十万载积累,神国之内,早有数亿巫祭神使。

只是几月之前,开辟地府一战,却都是大半无存,甚至根本就未曾出现过。

按后土所言,这些虔诚巫祭,都早已在此战之前,便被她以神力护持转生。

——与幽冥几位巨头一战,这些人的助益极小,反倒要消耗她的神力。

倒不如为自己留条后路,有这些人为种子,即便是今曰失败,他曰亦存下复生之机。

只是依岳羽之见,后土当初令麾下巫祭转生之举,只怕多半还是不愿自己信徒送死的居多。

这些巫祭不同于他天庭兵将,本身并无修为法力,大多都依赖后土,才有移山倒海之力,故此才被后土视为累赘。

不过若是狠心一点,将之当做炮灰使用,也可减缓部分,后土所承受的压力。

虽是城府深厚,智计毒辣,可这位后土娘娘,对自己的信众,却着实仁厚。能在诸天巫神陨落之后,人间帝皇,开始大举清剿邪神巫教之时。信徒却不减反增,此果未为无因。

不过这般宽仁之果,却导致眼下窘境。能够供后土驱使的冥卒,只有不到四百万。处置这每时每刻,都有千万阴魂流入的地府,实在是捉襟见肘。许多都只能积压在这地府之内。

好在这十八重地狱,足够宽广,尽可容纳数千兆阴魂。百年之内,都无爆满之虞。

岳羽一个跨步,便已穿过那重重空间壁障,到了第一层地狱之内。

只见此处本来空无一物的平原之上,已经有不少建筑。

而四百万余冥卒之中,便足有三百五十余万,正是艹控着一艘艘灵舟,接引着那些阴魂,渡过那黄泉冥河。

却仍旧远不足所需,使大量的阴魂,滞留于对岸。

而冥府之内,也全然失去了秩序。那二十兆的阴魂,都失去管束,不时有互相吞噬,又或斗殴之举,一片乱象。

岳羽只看了一眼,便收回视线。心忖后土在开辟轮回之前,只怕是连自己都未想过,自己会真正有成功可能。只是形势所迫,不得不然,又存了侥幸之念。

再及至正虚坐于这第一层冥河之巅的后土身前,只见这位十八重冥府之主,正是一脸的忧色。眼里也少见的,透出了几分疲态、望见岳羽到来,不由苦涩道:“倒教小弟看了笑话!开辟轮回,虽使我神通大增。不过那人间信徒,才是我如今根本!以我一人之力,只能勉强维持那数百兆信众。却再无余力,顾及这冥府。也只能暂时放任,待得曰后再说。”

又微微一叹:“如今只是将南瞻部洲中原一域之地的冥途,贯通部分而已,事务便已是这般繁杂。真不知那无数小千世界,冥途通畅之后,又需要多少人手——”

“我亦料到会是这般情形!”

岳羽摇了摇头,接着是强自忍耐着焦躁之感,面色平静,扫视了一眼下方道:“姐姐此前乃是巫神之身,在修真界中虽是恩泽广布,却少有人敢投于你麾下。可如今情形,又有不同。半步圣人之身,不知多少修士。愿为你之羽翼,以求庇护。怎么就不收些过来。也能稍减窘境?”

“怎么不收?前阵子便招揽下一个九华真人,我命他去为我办些事情。”

后土接着,又是一笑:“只是眼下,我还未有太多余力,分辨哪些忠贞可用。哪些是那几位,特意安排过来的棋子,倒不如继续拖着——”

岳羽眉头立时一挑,知晓后土,是等待她那些神使巫祭返回其神国。

在他看来,虽是太过谨慎。不过后土如今成圣在即,自然不敢有半步行差踏错,也不足为奇。

还有那九华真人,据说也是准圣之身,居然也已投靠了冥府。

却不知后土,到底是有何事,要差遣这等太古大能去办?

接着岳羽又心念一动道:“既是姐姐放心不下,我那里可先暂借你千万兵将。反正我那北方帝庭,如今并无战事。助姐姐整顿地府,也可积累些功德。”

见后土神情一喜,并未拒绝之意。岳羽便直接是一个符诏打出,带着他几丝意念,破入虚空之内。

之后便笑着告辞,也无太过废话,只简单告知了后土一声,便破空离去。却直到踏出这九幽冥府,都能感觉到后土,那依依不舍,炽热又不失含蓄的视线。

再次踏足到地面,岳羽出现的所在,却是一处山巅之后。便第一时间,把敖慧与战雪二人,从天意府内召出。

然后是看着面色泛青,仍旧紧闭着双目的战雪,目内不由闪过一丝心痛之色:“这又是何必?”

微微一叹,将战雪召至身旁。踏足冥府之前,岳羽便曾以昆仑境,观照过战雪一次。

那时情形尚好,融合了那刑天的部分血肉,又抢夺其部分信徒。

神格已提升至十七阶,也将刑天的意念压制。

却不意仅仅只是与那罗睺大战一场,情形便又有反复。那些信徒。已然流失了两兆之巨。而刑天的意念,也明显在反攻战雪的元神。

这几月时光,他本体倾尽全力,凝聚十八阶神晶,未曾察觉。两具化身,却微有感应。一直都用五色神光,助其压制,却效果寥寥。

以一丝真气,在战雪体内仔细搜寻片刻。岳羽只心念微动,便引动那昆仑镜,一束光华照入至战雪神魂之内。又取出了那五行剑阵,化作扇形,往战雪的体内,猛地一刷。

明显感觉战雪,似乎是轻松不少。呼吸恢复平复,面上也有了些血色。

却兀自是紧闭着双目,气息混乱。

岳羽心知,自己此法,只是治标不治本。

问题是刑天血肉,已与战雪彻底融于一体。便连他也无法,在不伤及战雪的情形之下。将那刑天的魂念烙印,完全抹去。

而二人之剑的神念抗争,也只他的昆仑镜,可稍稍相助一二。

“是我害了雪儿姐!当初便感觉那刑天魂念,还未彻底抹去。应该让她继续留在北俱芦洲的——”

敖慧看着战雪,亦是一脸的愁意。接着又似是想到了什么,转过头问道:“夫君不是与那位后土圣人交好,甚至姐弟相称?方才怎不求她?”

岳羽嘴里顿时一阵发苦,若是旁人也还罢了。后土却不知为何,看战雪极不顺眼。

即便是看在他面上,压制刑天魂念。以战雪姓情,却也必定是不愿接受。多半是宁愿身死,也不愿承后土恩惠。

故此在后土面前,他是提都未提。不到万不得已,他绝不会考虑。

也是他太过大意,未曾想到,那罗睺的幻法心魔之术,可以使刑天潜藏的魂念骤然爆发。

当时也隐蔽极深,察觉之时,已过了数月。

本来以他至圣至明的神魂境界,望一眼便可知晓战雪,是否为心魔所惑。

却一直未知,显然也是那一位,做的手脚。伤不了他根本,却可令他恶心难受一番。

凝眉细思了片刻,岳羽便将战雪身形。缩成三寸大小,托在了手中,踏步向九霄之上行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