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0 天帝遗珍

龙爪之中的灰点,由小至大,只顷刻间便由米粒般的小点。增至拳头大小。

通体死灰色泽,一丝丝寂灭气息,混杂着那祖龙气息,波纹般散开。

引得上空中,那头祖龙龙魂。亦盘旋而下,仿佛似要与岳羽缠绕一体。

敖慧首当其冲,几乎立时间便暴退数步,在那龙威压迫之下,蓦地半跪于地。

岳羽这才惊醒,忙将手中的灰色光点全数散去。目内却是一阵奇光迭闪,再次闪烁着丝丝意外惊喜之色。

他此刻总算是知晓,这门较之五色神光,更接近无上之境的神通大法的奥妙所在。

这门大霸元龙灭世法,跟本就不是一门可以修习的神通法决。而是一门顶尖的辅助功法!

可将世间所有神通、所有大法,都融于一炉,一体催用!

修习的大神通愈多,这门法决,便愈是强横!

这才有了之后祖龙身陨,其一身神通,却分裂成十数余种,在龙族之内各自传承之事。

之后十万载,这门大霸元龙灭世法,便再不曾现世。

直到百余年前,他模仿那青帝万象森罗决,这才机缘巧合,部分再现这门上古盖世神通。

——而这门龙族至高的辅助功法,也一直便隐藏在于龙族各系神通之内!

方才施展之时的那一霎那,便统合融汇着他体内几乎所有的内外五行神通,甚至包括那大五行阴阳元磁灭绝光针,亦在其内。

岳羽也不知,方才那团灰光,到底会是何等样的威力。只知即便是那二十一重圆满的五色神光,亦未必能及——若是打将出去,足可催山撼岳!

——大霸元龙灭世法如此,却不知另一门始龙神通造化决,又将如何?

看着手中那另一颗龙灵天丹,岳羽却不由是一阵哑然失笑,摇了摇头。

只微一凝思,便将战雪从演天珠招出。然后将那龙灵天丹,剖开两半道:“这天丹太过猛烈,非大罗之身不可受。你二人,都各自差了许多。各服一半,或可勉强承受——”

其中一半,托至到敖慧身前。另一半,却是直接打入至战雪体内。

敖慧如临大敌,将体内的状况,都调整至最佳,这才将那半颗天丹服下。然后果然是全身上下,都是火灼般痛楚,久久不见消退。

她与岳羽同样是太乙真仙之身,魂印也只差了一个境界。可就是这些差距,服用这龙灵天丹的结果,却是截然迥异。岳羽可轻松承受,而敖慧则是只觉死去活来。

岳羽在旁护法,见二女俱是无恙,都可承受那天丹药力。又再次飞身而起,看向了四周。

这个洞天世界,广阔不在那龙台洞天之下。不过除了这始祖二龙的龙躯之外,四周却都是一片空旷。

当岳羽御空而起,飞至百万丈余高时,整个洞天世界,都在他眼前一览无遗。

最中央处,却是一座庞大的圆阵。始祖二龙的龙躯,盘旋两侧,仿佛是双龙争珠之势,也是整个万龙大阵的核心。

除了这些,那外围处还有着十余条,尸躯仅在始祖二龙之下的巨龙。

身旁都俱有龙灵天丹生长,不过也是如之前一般,都干瘪之至,品貌也极是难看。更差了十数万年,才可成熟。

岳羽只四下里掠过一眼,便毫不在意。这些天丹,未来或者是可当得起‘无价之宝’四字。不过眼下,却是半点价值也无。

至于这些龙尸,特别是那始祖二龙的龙丹龙血,以及尸身。随意炼制,都可成就出后天至圣灵宝。

不过岳羽虽是心动,却也知晓分寸,他已在这龙墓得了足够好处。再要收集这些龙尸,就真是贪得无厌。那十几条龙魂,更不会毫无反应。

特别是眼下,还有借重之处时——“也不知那太古之时,到底是何等样的大战,竟令这实力几乎接近圣人的混沌元胎,洪荒精灵。就此陨落。又是何人,能有实力杀得了这始祖二龙?是鸿钧还是那罗睺?”

岳羽微微蹙眉,目中掠过了一丝不解。

那始祖二龙前的太古之时,尚无人族,亦无巫神。整个洪荒世界,都是妖兽横行。自然也没人记叙,人族诞生之前的那些秘辛之事。

知晓内情的鸿蒙金仙,也都是各自守口如瓶。而太古之时的一切过去,也都被圣人,以大法力遮蔽、故此岳羽,虽知那始祖二龙陨落之事,却全不知缘由。

现出龙瞳,将整个洞天,特别是那些符文。都一一映在眼内,然后仔细分辨。

岳羽如今也有了龙族一脉的传承记忆,无需敖慧提点,便可猜测出,那几件龙族遗宝所在的方位。

却全不去理会,转而往那洞天出口处行去。

这洞天世界的出入之所,乃是一座庄严古朴的巨大石门。岳羽才刚刚迈出,神情便已是一阵凝然。

只见眼前,赫然是一片白雪皑皑。而在雪层之内,赫然三位俯视各异人影,都或坐或卧,被万古玄冰,冻在其中。

也不知在此处,已存在了多少万年。面貌俱都栩栩如生,宛如是生人。三人身上的创口,亦清晰可见。

“果然如此——”

岳羽倒吸了一口冷气,目光投向了其中一个人。大约四旬左右,面上数道巨大创口,几乎看不出形状。身前则赫然是一面玉色印玺,本该是悬浮空中,此刻却也同样封在其内。

那袖内的龙凰安天玺,几乎立时便生出感应,一丝丝紫芒,从袖内透出。

而那面玉色印玺,亦是一道紫金气芒,直冲空际。仿佛是已感知到他的到来,等到新的主人。使那万古不化的冰层,亦产生一丝丝裂纹。

不过下一霎那,却又恢复如初。

岳羽目光微凝,有些忌惮的,看了看这三具尸躯之后。也是同样,都是各自站立着一只阴魂。

他心内才刚生出的渴望之意,燃烧起的火焰,便宛如是被凉水浇灌,又瞬间消失无踪、——身前俱是准圣境界,混沌金仙修为。那么其死后的阴魂,哪怕是只有生前一半的实力。也远非是他岳羽,可以抵御。

明明是至宝在前,却偏偏只能望而解渴,碰触不得。这种感觉,实是难受、紧接着,岳羽视线又移向了这中年道人身侧的另一物,神情却更是震惊。

许久之后,才微微回神。然后看着眼前的一片雪白,还有远处那森白骨骼,不由一声苦笑:“莫非这一次,是仍旧要以阵道取胜?”

这里却与那地府不同,有原本这座万灵大阵,布阵的空间极小。

即便能够布成,也影响不到大局。而此时此刻,他也更无那许多时间。

在原地矗立,岳羽神情怔怔,陷入了凝思。竟全不知曰月流失。

反复推演,也不知过了多久。岳羽只觉脑内那纷乱的头绪,似乎更是繁杂,难以理清。

而此时身后,也多出了一道女子的气息,正是敖慧。之前因那阴阳交合之气的缘故,二人之间,还只是心灵相通。而此时此刻,却完全是一种血肉交融之感。

“那天帝遗珍,到底是何物?”

步出那巨门之外,敖慧也是一脸好奇的,往那三具尸骸望去。

然后是蓦地以手捂唇,满脸的不敢置信之色:“镇天玺!这东西,如何会在此间?”

岳羽也从入定中醒来,闻言之后,也是无奈一笑。

这镇天玺,他自取得那昆仑镜残片时,便早有所知。能令昊天,不顾那几位道祖察觉之险,亦要寻得之物。也只可能是这一直不知下落的镇天玺。

帝俊开辟天庭,清理三界秩序,亦有大功德在身。只是随后消耗,才有了陨亡之危。

而这天帝之玺,虽也是帝俊寻三界奇珍,请高人炼就的镇压气运之物。

不过此宝上古时,之所以能威震三界。却全在于帝俊一身,所聚之帝气。

待得帝俊气运转薄,甚至陨落,威能也是大幅骤降。

好在此物,乃是世界第一枚玺印,曰后必可聚集无数功德,亦可成就灵宝。

不过眼下的价值,其实也只与那后天至圣,超出一线,差相仿佛。

唯独在他与昊天眼中,价值又是不同,内中仍存储藏着天庭开辟之后。第一缕生成的天帝气运。乃是天庭一切之基。

昊天若得之,可真正使那天帝之位名正言顺。换作岳羽,退则可使北方安天玄圣大帝之位,稳若泰山。进则可一窥那天庭之主。

敖慧惊异之后,却又是一阵不解道:“便是此物,引得几位混沌金仙,都尽数陨落在此?”

目内满是疑惑之意,这镇天玺虽是宝贵,却远不足以令那几位上古大能,为之身陨——无论怎么想,都是奇怪。

“何止?”

岳羽微微摇头,而后是目视着另一侧道:“你且看看旁边那东西,乃是何物——”

敖慧的柳眉微蹙,循着岳羽的视线,转望了过去。第一时间感受到的,却非是那处的影像。而是一股既感熟悉,又觉陌生的气息。

而后仅仅片刻,敖慧便已双眼微睁。

“居然是鸿蒙之气——”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