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2 幻法神通

睿云与众多弟子的神情,都俱是一变。目内喷火,又带着几分焦切。一时竟无人有余力,出手救护。

而便在那金光,要将那名玉仙修士,洞穿之时。斜刺里,却是一点水蓝光华,亦冲击而来。

只是最普通不过的水滴,却隐含无边巨力。一声震响,将那金光蓦地冲荡开来。

而那名玄袍男子,连同身旁几位太清玄仙修士。也都蓦地回首,看向了门口方向。

先是略带惊异的,上下看了那甲千空一眼。然后那视线,才落在岳羽身上。

倒也未有什么轻视之色,能以一滴再寻常不过的水液,破去玄仙神通。本身法力。也是必定不凡。

睿云真人见状,也是微微意外,抬目惊道:“居然是冥云道友——”

眼里面,全是不敢置信。一介萍水相逢之人,哪怕是之前有所助益。也不可能冒这等得罪南海大宗的风险,来相助于他。

不过那玄袍男子,看了一眼之后,却依旧是一声冷笑道:“早听说倾云岛睿云真人在方丈山交游广阔,果然不假。这时候,居然还有肯为你出头之人——”

干脆是转过身,定定的看向岳羽道:“你是哪路人物,也敢来插手此事?不知今曰,乃是我天灵宗在办事么?以为有些神通,便不知天高地厚。现在给我滚出去,可绕你一死!”

甲千空闻言是蓦地握了握拳,目光里全是冷芒。

若说当初被种下禁制,被逼投效岳羽麾下之时,还是因不得已之故,时时存了脱身之念。现下历经北方大定,后土登圣诸事,却是真正有了为岳羽效力之意。

岳羽却恍若未闻,只淡淡地看了眼那睿云身前不远,横躺着的几具尸骸。强抑着心中升腾翻滚的杀意,神情是阴沉如水道:“尔等灵魔宗,可知这倾云岛,乃是红云一脉后人之事?”

声音清淡寒冽,透着一丝丝刺骨冷意。睿云的神情,顿时再次一动。有些讶然地,仔细看了看岳羽。

那些灵魔宗弟子,却浑然不觉,个个都是面透怒意。他们素来自号天灵宗,灵魔宗乃是修真界的贬称,却绝少有人敢当面提及。

那玄袍修士,亦是面色微冷:“好一个灵魔宗!敢当面呼我天灵宗为灵魔者,以我明虚修行三万载所见,道友还是第一人。敢如此出言不逊,看来是定要与我天灵宗过不去了?也罢,今曰我也不惧手中,再多添一条姓命!”

话音未落,便是八面半月光刃,蓦地从他袖内吐出。灵压浩瀚,直接挥斩而下。使那观战的诸多修士,都是齐齐倒吸了一口寒气。

“居然是先天二品——”

其中一些人,更是微微摇头,略带遗憾。已是心内认定了,这强自出头的青袍真仙,只怕没有半分反抗之力,便要被这光刃,斩杀当场。

睿云亦是一阵心焦,蓦地猛一咬舌尖,将一口紫色仙遥空打出。向岳羽所在,疾冲而去。

却蓦地只见那半月光刃闪耀,竟是旋绕在岳羽身周左右,仿佛是在戏耍一般,上下盘旋。便连岳羽的半点毫毛,也未伤到。

初时众人还以为是那玄袍修士明虚子,是难得的手下留情。此番出手,只是为吓唬这位真仙修士。

片刻之后,才知道不对。只见此人忽然是满头冷汗,眼里全是惊异之色,焦急与不信之意交加。

那法力震荡,是一波强盛过一波,却无论如何催力,都难使那八面半月光刃,再接近岳羽分毫。

而围观的众人,与众多灵魔宗弟子,也俱是一阵惊疑不定。再次定定的看向了岳羽,只觉眼前的人影,竟是突然之间,有种飘忽迷幻之感。

一眼望之,似乎是身在此世之内,再仔细看时,却又仿佛是在此世之外。

位置飘忽不定,忽而感觉是远在万里,忽而又似是在咫尺之间,魂念竟是锁定不住。

只觉此人身周,似乎有着一种强横异力。令人是幻觉重生,无法抗拒。

特别是双眼,哪怕是只对视一眼,也是令人心神摇动。

睿云亦觉是情形不对,将那打出的紫色玄兵,控在半空。满面都是惊愕,注目着岳羽。

八面光刃,依旧是转动不休。却渐渐的,竟是驯服无比,聚集在岳羽身前。

合为一处,却是一口半月长刀,虚空悬浮。若是不知情之人望见,几乎便要以为这口兵刃,乃是岳羽所控的仙兵。

那明虚子,亦是神情定定,怔怔然的呆在了原地,目光呆滞失神,竟仿佛是完全失去了神智。

旁边另几位灵魔宗玄仙,见状都是心骇忌惮之余,更是一阵暴怒。还未来得及发作,岳羽那带着丝丝迷幻之力的清冷双眸,也是向几人扫望过来:“再问一句,尔等可知这倾云岛,也是红云一脉?”

那视线所过之出,几人都是气息一窒,一阵心悸。却唯独一位红发玄仙,一声冷哼:“知道又如何?一个死去的老鬼,,难道还能活过来不成?红云一脉再强,也管不到我南海。倒是道友,汝是真要为这睿云,与我灵魔宗为敌?”

语音中虽是怒极,却到底克制着未曾出手,便连岳羽方位,都无法锁定。这等幻法神通,也不知超出他们几人多少。即便勉力一战,也是自取其辱的居多。

却话音未落,这人的面色,便忽的一变。面容扭曲。全是痛楚迷茫之色。整个身形,亦是一阵诡异膨胀,只见其全身肌肤,凸起了数十余处。仿佛是有一只只老鼠,在其肌肤之下四处滚荡冲击。

而便在这楼内众人,都是一阵心惊不解之时。却只听一声炸响!这一头红发的太清玄仙,一身所有血肉,竟全数爆散。

岳羽信手一拂,抛出了百余口大须弥剑,陆续插在了身前。然后意念一引。便使那爆散开来气血元力,乃至那元魂,都是全数汇入一口剑中。

使此地众人,皆是再次倒吸了一口寒气。眼前这青袍修士,竟是当场在以灵魔宗玄仙境弟子的血肉炼剑!

虽是心惊于岳羽的神通,然而此举,却也未免太过骇人听闻,也太不知天高地厚——那剩余的三位灵魔宗玄仙,亦是身形一颤,气得发抖。其中一位形貌还算正常的中年道人,更是须发皆张,满脸不信的,瞪着岳羽:“你敢杀人?杀我天灵宗弟子——”

岳羽闻言,眉头一挑,冷冷望去。而说话那人,依旧是话音未落,便亦是面容扭曲,全身上下,气机鼓荡。全身肌肤凸起数十百处,就仿佛是有一股强横巨力,在撕扯着他肉身一般。

不过片刻,所有血肉神魂,亦是全数炸开,都化成一团血光,灌入另一口大须弥剑内。

使此地众人,俱是一阵哑然无声。其中一些修为还算高超之士,也终是看出了岳羽的手段。

竟是幻法神通,迷失这两位灵魔宗太清玄仙的神智,引致其气机暴走,最终完全失控,才引至肉身碎裂!

若是换作走正途的玄仙修士,最多也只是身受重创。偏偏这些灵魔宗的功法特异,多借助灵石外力。一身气血元气,也强过他人。

法力失控之后,便直接是当场身陨!

却也正因心中明白,才更感惊骇。正因是旁门成道,能以这门诡异的灵魔宗修法,进阶至太清玄仙者。其心智之强,也必定是远胜其余同阶仙修。

却依旧在眼前这位不知名修士的幻术之中,彻底迷失神智,甚至陨亡。

这等幻法,只怕是已至圣境?

无数人的脑海之内,也下意识的闪过了一个念头。这人到底是何身份?莫非是大罗金仙亲临?

紧随其后,那早已失神智的明虚子身躯,亦是爆开。同样化成一团血光,被岳羽强控着,打入至地面上。又一口大须弥剑中。一道道血纹,赫然成型。

那灵魔宗修士,更是噤若寒蝉。其中几人,蓦地一咬牙往外飞遁,似欲逃走。却在下一瞬间,便也是同样定在原地。然后是齐齐一阵震响,炸成了漫天血肉。

此情此景,使其余灵魔宗弟子,只觉是一阵绝望,明明是人在眼前,却伤之不得。莫名其妙,便身死道消。这世间,怕是再没有比这更令人无奈绝望之事。

岳羽冷凝的视线,正欲移向他出。那人群之内,却是又有一人走出,也是一位太清玄仙修士,神情冷然一礼道:“不知道友与这睿灵,到底是何关系?不过还请道友,莫要太过份才好。这里毕竟是南海,是方丈仙城——”

“方丈仙城?”

岳羽冷然一笑,毫不在意。随手只一挥袖,便是一波浩荡法力打出,直击那位玄仙修士。

此人亦是一阵惊怒交加,正欲抵御时。那入墙般压来的法力,却蓦地又生变化,转化做无数道剑煞罡气,四面八方的撞入其护身躯近前。

然后直接将这位太清玄仙,连同其才刚御使出来的一口剑刃,生生打飞出那楼阁之外。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