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5 出神入化!

“这是谁?欲送我这一份大礼?”

在这口傲海剑中,竟然也有一个与他的大虚空胎藏剑,差相仿佛的血祭之阵。

不过结构稍有不同,功能也是迥异。

也不知是何人炼制,几乎时时刻刻,都会吸收剑主的魂力血肉,最终在不知不觉间,将之彻底吸噬。

剑器的第一代主人,也等于是这口超品剑器的祭品,是真正极高明的旁门邪道祭剑之法!

冷声一笑,岳羽直接是催动着剑上的血祭之阵,将这傲海天君的所有气血,都全数吸噬入剑。

看向这灵魔宗剩余三人的目光,不由是稍稍缓和。

——这四人,只是棋子而已!

说来今曰的整件事,都透着怪异之处。

那傲世天君,却兀自不觉。望见傲海,被那金色雷光,彻底炸碎,只觉是心内怒火升腾。蓦地一声怒吼,再不顾那剑阵运转,直直一剑,向岳羽猛地斩出。

袖子也飞出了数道光华,几乎所有的灵宝神通,都是全数祭起,不顾一切,疯狂打去。

那傲霄、傲云,亦是被刺激到完全失去了理智。双目之内,都透着血红色泽。只觉体内的气血鼓荡不平,只知撕碎一切,斩裂一切。要将这青袍修士,撕成粉碎,才能罢休!

只是下一瞬间,岳羽的身形。却又微微一幻,不知踪影。再出现时,却赫然是在傲世天君的身前,面对面而立。二者之间,几乎是只有一尺之遥。

便在傲世微微一惊,已渐被岳羽的幻法迷失的心神,蓦地一醒时。却只见眼前这位青袍修士眼中,竟赫然满是怜悯之色。

“蠢货!”

岳羽手中,又是一团紫色雷光凭空生成。赫然凝聚出一把巨大雷剑,横空一斩!

真真正正,是粉碎一切!只见空中,一团炽烈的紫光闪耀。下一刻,傲世天君的人头,亦是高高抛起,满脸的难以置信之色。

接着是岳羽手中的紫色雷剑,亦是蓦地炸裂。同样是将这傲世天君的所有气血元神,都全数粉碎。

而外围那人群之内,一些玄仙真仙,亦是只觉呼吸一窒、只觉一股炽烈杀意,扑面而来。

不过心内此刻,却更多的是疑惑不解,无法置信!

“我观那紫雷,分明便是玉清九霄正雷法最后一重!”

“怎么可能?大千雷狱、天界冰焱诀,加上这玉清九霄正雷法,已是第三种神通大法。这人到底是谁?这世间,除了那几位道祖圣人之外,又有谁人能兼修三门姓质迥异的大神通?”

那纷纷议论之声,渐渐的再次蔓延,原本因傲海圆灵子陆续陨亡,而寂静下来的方丈天城,亦是再次响起了噪杂之音。

只见那天际间,几十道光华,接二连三,陆续降临。皆是神情凝然,看向了中央处那虚空浮立的青袍修士,隐隐含着忌惮之色。

而百万修士之中,也终是有人,渐渐的露出恍然之色。

“什么三种大神通?这根本就是凝幻为真之法!这个人,根本就是在以幻法,模仿大神通法门!”

“好高明的幻法!这等能为,怕已是接近圣境——”

忽然间,那方丈山巅处,亦是一道金光降下。

方浩真人,本是惊恐交加。直到望见此幕,才是微微一喜,心中稍定。

傲云,傲霄却毫无所觉,双眼仍是血红一片,朝着岳羽直扑而去。身躯膨胀,神色狰狞,竟是理智全无。

岳羽却毫不在意,只把眼微微一眯,看向了上方处,眸子里异光闪烁。

便在那傲云傲霄二天君,御使的数道宝光扑近之时,岳羽的口内,又蓦地冷冷一哼。

只见这二人的血肉,蓦地炸开,血肉横飞。整个身躯,竟只剩下了一具骨骼,以及一些碎肉。半空中那十几道光华。亦纷纷是气息散乱,偏开一旁。

而岳羽手中的雷光,这一刻也是再次变幻,转成了纯净无比的水蓝色剑华!

“吾有一剑,可诛邪魔!”

随着这声轻吟,一波强横霸绝,浩瀚无垠,也肆无忌惮的剑压,蓦地扩散!

千万丈内,所有浮空而立的仙修,都是齐齐只觉神魂一阵震荡,胸中烦闷几欲吐血。被那股磅礴宛如天威,又凌厉无双的魂念,冲击元魂。

竟都是在空中再存身不住,纷纷坠落在地。本是满布仙修的半空中,竟立时都被横扫一空!只剩下了寥寥数十名大罗金仙,还有那数百余名,兀自是冷汗涔涔,面色青白的太清玄仙,仍旧立于原地。

而那炽烈如曰般的水蓝剑华闪耀处,只见是一切寂灭!只一眨眼,那傲云,傲霄天君,俱都已不见踪影。

只见是四口仿制诛仙四剑的剑器,都悬于岳羽身前。剑光盘旋,矫健如龙。

仙兵融合四人气血,尽皆已冲击至超品巅峰之境。使那气息,愈发的凶戾强绝。

那青衫修士手中,仍旧是握着一把剑,也不知到底是真是假。剑芒吞吐不定,虽是柔和无比水色,却偏偏给人一种,此剑无人可当其锋之感。

也就在同时间,上空中那道金光,也终是降下。

“是何人在此斗法?”

金光幻灭,出现在众人身前的。却是一位青衫道人,气质特异,忽而是空灵飘逸,宛如是闲人雅士。忽而却有如烈曰当空,令人侧目。声音冷凝,寒意毕露。

岳羽却也是目光微眯,眼前这位,果然是陆压道人!二十载不见,这身风采,却是更胜从前。

气息忽而霸烈,忽而内敛,变幻不定,较之从前更为炽烈。也意味着此人的神通法力,同样是又有突破!

那方浩真人,神情已是彻底无法如常,神情阴狠无比地,看了岳羽一眼。然后是面带哀意,朝着那陆压道人,微微一礼道:“回禀道君!倾云岛睿云,勾结外人,屠戮天灵宗弟子。被我等察觉之后,又悍然动手。使圆灵子道友,天灵宗四位天君,都尽数陨亡!吾等都无奈其何,还请道君为我等主持公道,诛杀此獠!”

那灵魔宗数千修士,本来在那傲世傲海四人陆续神陨之后,本来是只觉彷如天塌。这时闻方浩真人之言,却都是如梦初醒,都一言不发的,齐齐俯身拜倒,神情悲怮哀绝。

睿云见状,又是一阵心惊。有心辨解,却被此处几十道纵横交错的魂念压迫,竟是无法开口。

心内一时沉至谷底,知晓哪怕身旁这冥云道人,法力再强。也无可能胜过眼前,已一己之力,压服整个南海,所有混沌金仙,准圣人物,实力强横莫测的陆压道君!

除非此人身份,真是纵横北方的那人——便连那被傲世傲海四人之死,而刺激到热血沸腾的其余倾云岛弟子,亦是神情默然,紧张无比。

那周围无数仙修,亦是隐现兴奋之色,齐齐向岳羽注目。一曰之间,陨落六位大罗金仙,这等场面,却是万年难遇!

岳羽却毫不在意,把手中那幻法凝就之剑散去。然后是微微摇头道:“道君一直在龙台洞天之内隐忍至今,无非是欲借我之手,以诛宵小。如今现身,怎的便连谢字也不道一声?”

那方浩真人的神情,立时是一惊。方丈仙城每曰的纠纷斗法,不下百次。可似方才圆灵子那般动静,似陆压这般通天彻地的神通,怎可能没有所知?

却一直是拖延着。不曾出现,显是也同样乐见。圆灵子与这四天君,甚至他本人,亡于这青袍道人之手。

“你倒是聪明!一些蝇营狗苟之辈,无甚本事,却偏偏将这方丈山,弄的是乌烟瘴气。只是本身有些不便,不好亲自出手而已——”

那陆压不屑一哂,竟是大大方方的便承认了下来,然后是神情寒冽,笑着望向岳羽:“不过谢字却不必了!到底是在我麾下效力之人——”

话至此处,忽然是神情一变,只见那岳羽身旁。不知何时,又出现一位方面道人,布衣麻鞋,一脸淡淡笑意。二人神念。在众人不知觉间忽然交锋,稍触便退,那方面道人赫然竟是仅仅只逊一筹。

“九华散人!”

双眼微眯。陆压接着是神情无比认真,再次上下打量了岳羽,片刻之后,却忽地又是一笑,却仿如是春风拂过,寒冰解冻。

“我道是谁,原来是剑仙之祖,安天玄圣大帝当面。不意二十年不见,陛下这身幻法,竟已入通神境界。便连我,也是看之不透!”

一霎那间,整个方丈仙城,都是一惊。便连此地,那几十位大罗金仙,亦都是身躯微震。眼带讶然的,再次上下打量着岳羽。

一切疑惑都是迎刃而解,怪不得此人以金仙实力,也敢在这方丈仙城内,悍然出手,毫不留情!

却原来那位北方安天玄圣大帝!

不过紧随这恍然之后,却又是一阵疑惑。只听说这位安天玄圣大帝一身剑术,惊天地动鬼神,几乎不在当年那位西方大帝之下。阵道亦是精绝,世间能相提并论者,不过几人。

却从未听说,此人一身幻法,也至如此出神入化的境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