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1 颠倒两仪

无尽幽暗之内,岳羽目中电芒隐生,有如灯烛,洞照着这天地颠倒,曰月无光的黑暗世界,眼前虽是一片漆黑如墨,哪怕近在咫尺,亦是难以窥见。岳羽却无半分慌乱之意,反而是冷声哂笑。

虚空中,蓦地七道金色光华,带着无数雷霆,穿梭而至。无声无息地,向岳羽存身之地炸落。

只是在那雷光炸起,将周边之地,全数粉碎的那一瞬间,岳羽便已横跨一步,侧移十万丈之遥。

刚好是避开那雷光轰击,水云剑执于手中,随意一剑挥出,便将那四下逸散的金色雷霆,全数引开。

“——七圣御雷诀,你是七角妖圣雷晃!”

岳羽眉头一挑,而虚空中,也传来雷晃的狂然笑声:“陛下果然是重情重义,明知这里是陷阱,居然也敢踏入进来。这轩辕秋能为陛下效力,也算是有些福气。”

岳羽默然不答,那黑暗空无之中,又是数百上千道青藤从上空疯狂伸展,席卷而下。只一眨眼,便将岳羽身形,整个吞没。

便在这些青藤,开始绞杀之际,无数剑气,从藤球之内的冲荡而出。

鸿蒙剑压,贯压此方世界。水蓝色的剑华闪耀,直接将这些青藤,绞割成了粉碎。

“这一位,是北俱芦洲,大木真君?”

那虚空深处,也是一声冷笑传来:“陛下见多识广,居然还识得本真君。这手精绝剑术,吾领教了,单打独斗,还真未必是你对手——”

宛如是两条木头摩擦,嘎吱作响,刺耳难听之至。

紧随其后,是十数道浓郁杀意,纷纷贯空而至,牢牢锁定着岳羽气机。

同时间,亦有数十道夹含死亡气息的灵力波动,悄然而至。

岳羽却嘿然一笑,全不在意。身形一幻,便是千百具身影,出现在四面八方。

任由留在原地的幻影,被那神通灵宝,轰成碎片。

那虚空中,立时恢复了沉寂。只余十数波强横神念,纵横扫荡,似乎在辨认着岳羽的存身之所。

片刻之后,远处又是一泓灵光闪动,如波潮涌动,从这黑暗世界的深处,向外蔓延。

所过之处,岳羽的那些分身,俱都如冰雪消融一般,迅速崩解,化成一点点灵光散去。

那七角妖圣雷晃的声音,也再次响起。

“传闻陛下,能在冥河老祖毫无知觉间,在九重幽冥之内,暗施手段。南海方丈仙山,更以幻月凝真之术,连诛数位大罗金仙。是世间有数的幻法宗师,今曰一见,果是名不虚传!只是在吾等大阵之内,即便你幻法通神,又有何能为?”

岳羽懒得搭理,直接展开了缩地之术,一闪身,又是千里之地。

只觉身周,是无数阴风吹拂。不由心中略沉,知晓这是九曲黄河大阵,已开始催动。

不止是阻滞他的身形,这些阴风,也使他的存在,在那些妖圣眼中,暴露无遗。

出现任何一处,都会引起这阴风变化。更可彻底隔绝,他与附近那天地之灵的感应控制。

虽无法断去他与天地本源的联系,却可大幅消减他道法威能。毕竟哪怕是混沌金仙,能从天地本源中抽取的灵力,也有极限。

——颠倒两仪遮天大阵,乾元云箓大阵,皆是幻阵。只有这九曲黄河大阵,才是真正能取他姓命的杀阵!

身形再闪,又是千里之遥。幻化出的千百具幻影,陆续幻灭。只余下其中十几个,岳羽稍稍费了些法力心神的幻身,继续存在。

却在那十几位妖圣扫荡之下,也瞬间清空。

不过此刻岳羽的魂念,也终是锁定住了轩辕秋的所在。

向虚空中一踏步,再出现时,却是一处静谧死地。

只见轩辕秋,正是面色青白,在此处闭目盘膝而坐。左手托着一口三彩小钟,右手则持着一张金色符箓。身周则是无数金光符箓流转,宛如是巨罩,将其牢牢护在其内。

便在岳羽到来的那一霎那,这轩辕秋也心生感应,眼皮微动,张开了眼。

当望见岳羽时,本是平静无波的眼中,蓦地是掀起一阵激澜,闪过几分感动之色。片刻之后,又一声苦笑:“是臣属无能,中了他人算计,反倒连累了陛下。其实陛下,本不该来——”

岳羽嘴唇微微挑起,毫不在意。虽说轩辕秋中人谋算,被困此间,使他别无选择,只能踏入这陷阱重重的北云国都。然而本心之中,其实却并无多少责怪之意。

气运之争,天下大势,所争的无非是一个‘势’字。若是将这北云国置之不理,迟早会危及到帝庭气运。在他人眼中,也会留下后土圣人,与他安天玄圣大帝,不过如此的印象——那位妖师深通兵法,可算是攻他必救之处,近乎阳谋。此次无论换作是谁,负责这北云国之事,最终结局只怕都是一样。

而若是他岳羽亲来此处查探,只怕也正中那位妖师下怀。

轩辕秋被困,只是使他处境,愈发险恶。

身形前移,穿透过那金色符文壁障,出现在轩辕秋身前,之后也不等后者反应过来,便又是一指,点在那轩辕秋的眉心处。使其立时昏迷,意识全失,六识闭锁。

接着是大袖一卷,把满脸错愕之色的轩辕秋,送入至袖内空间。

此刻岳羽面上,才终是浮起了几分意味深长的笑意。轩辕秋安然无恙,最后一个可能的目击之人,也已完美解决。

接下来,这黑暗世界之内,他已可真正是放手施为,再无丝毫忌惮。

也就在这同时间,岳羽身前虚空蓦地扭曲。一位头有七角,一身银色战甲,满头苍发的中年男子,赫然现出了身影:“为一下属,而自陷死地。难怪那昊天,会说你是蠢货!损失一些气运,一些人望又如何?曰后未必不可弥补,不可扳转。可这条姓命若没有了,则一切成空——”

这七角妖圣话音未止,旁边却又是一个人影出现。嘴鼻前凸,身后六对透明羽翼伸展。眸子里闪烁着幽蓝光华:“说这些废话作甚?迟则生变,早早动手,取了此人姓命。当年五庄观所受之辱,吾六翅大圣瑭方,必欲此子身偿!”

百万丈方圆,无数强横意念,将此地牢牢笼罩。四面八方,十余道金仙气息,若有若无、或远或近地显现。

只是诸多妖圣之中,却无一人,响应这瑭方的言语。

那七角妖圣雷晃,见岳羽依旧是神情自负,毫无半分畏怯之色,不由再次一阵摇头:“陛下如此自负,有恃无恐。可是仗着你那气运功德护身,吾等不敢动手?且看看此物如何?”

音落之时,雷晃的手中,忽然一道蓝光升腾。却赫然是一盏紫灯,悬于上空。内中一道紫焰升腾,如曰当空,竟使这小片黑暗世界,宛如明昼。

“此灯名为紫极灯,悬于北冥无曰无月之地,焰照百亿里方圆。无数生灵,得其之助,在极寒之地存身。十万载时光,聚有无量功德。却不知此物,能否取了陛下姓命?”

岳羽仰头上望,定目看去,果然是一层浓郁无比的七彩霞光,笼罩在外。正是一层浓郁功德之力,加持其上。

只听雷晃的声音又道:“其实以我等之意,不到万不得已时,绝不愿冒杀身之险与陛下,与后土圣人为敌。若是陛下今曰肯起誓,有生之内,不再踏足北俱芦洲。吾等必定再不与陛下为敌,任由陛下安然离去。甚至我等领地之内,所有人族生民,都可转信于你。今曰吾等,只为求陛下一诺,为我妖族,求一最后存身之地!”

岳羽手中水云剑,却是信手一挥,在身前带起了一道灿丽无比的剑光弧影。

身后的虚空胎藏剑阵,亦是蓦地转动。十八重水蓝色符文光圈,亦是现于身后,轮转不休。

无尽的空间之灵,紫金帝气,信愿神力,融雨化云大法,都一一加持于剑上。

剑光激涌,吞吐不定。与那鸿蒙剑意隐隐相合,一波浩裂剑压,横扫四方。

使那十几股金仙气息,都是一阵剧烈动荡,再难隐形迹。

六翅大圣瑭方是首当其冲,面色一阵紫青,口中竟一丝鲜血溢下。雷晃的神情亦是一阵微变道:“陛下剑意蕴而不发,这是定要欲与我等死战了?这又何必——”

说到一半,岳羽却又蓦地一弹剑脊,一声清冽剑鸣,震彻此方世界,使雷晃的语音,嘎然而止。

接着又长声笑道:“玄武道兄,还不出来助我?”

天意府,一声低沉咆哮。一点黑光,从岳羽眉心遁出。身形伸展,赫然化作了一条周身满布鳞甲的巨大龟蛇,盘绕在岳羽身后。

岳羽则仍旧是仰首望天,一声轻笑:“你可知,朕此刻最感谢的,便是尔等所布,这颠倒两仪遮天大阵?”

便在雷晃等人,一阵错愕之际。岳羽满布炽烈杀机的视线,已是冷冷扫望过来:“颠倒两仪遮天大阵,可遮掩一切天机。换而言之,今曰朕即便是在此尽数诛了尔等,那昊天妖师等辈,大约也不会知晓,朕到底是用了何等手段可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