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9 灵宠睚眦!

那诸多浩瀚魂念,波动了许久时光,也依旧是难见消止。

岳羽先是安慰似的,拍了拍身旁的睚眦。竟引得这头杀戮无数的凶兽欢喜至极,绕着岳羽不停地跑动旋转。好似得到了奖赏的小孩,憨态可掬。

引得旁边的玄武,是昂昂大笑,满是快意之色,讥嘲之意充斥于内。

睚眦却听得不解,虽不知玄武为何如此,却也本能知晓,这头龟蛇必定是正对自己,做心怀恶意之事。

猛地一声低吼,怒目望向了玄武,神情狰狞,低声咆哮。

却仿佛是又知晓,眼前这不知名的生物,其实并不好惹。只是自顾自的张牙舞爪,鼓动妖力,意示威胁,却并不真正出手。

直到岳羽出言呵斥,才神情极其‘不甘’地,悻悻走开。使玄武的笑声,愈发猖狂。

此时此刻,哪里还有半分上古凶兽的威仪?倒仿佛是岳羽圈养的小狗一般。除了战力强横,洪荒之内,除了寥寥数十人能够战而胜之之外,几乎无有敌手!

岳羽接着又往那北面望去,与北冥之地,那庞大雄浑的某个存在,神念稍稍交锋,便又瞬间收回。

接着又仰起头,眺望着那九霄云外。

所有窥测此地的准圣魂念之中,只有那来自妙法大罗天内的两束,最令他感觉恶感。

却不知此刻,这两位到底是何表情?

冷然微哂,岳羽的注意力,又转向了下方处。

只见整个北云王都,都几乎被打残。四处都是废墟与残垣断瓦,都城中的千万生灵,也是十不存一,只剩下了几万之数。却都是北云国,供奉的修士,勉强保住姓命。皆是神情茫然,四目眺望。

——这颠倒两仪遮天大阵,虽是一个几乎与外界隔绝的世界,也未将这北云国都城,一切包裹在内。

只是岳羽与那诸多妖圣金仙的法力,是何等的强横?

哪怕只是逸散出的些许余波,也使这北云国都城,近乎于全毁。

也亏得是那睚眦,一身通天法力,甚至都未来得及展开,便已被岳羽强行封印。

否则一旦战起,这亿万里内,几乎无有生灵!

只是当岳羽魂念散开之后,一番扫荡,却仍不由是眉头略皱。

出了都城地界,依旧是一切寂绝,所有草木,尽皆是化作沙尘风化,亦再无半点生灵残存。

直至百万里之外,才情形稍好。却也依旧是死伤狼藉,十室九空。无数伤者,正是哀嚎不绝,濒临死亡。

至于这北云国,原本的紫金龙气,岳羽却是半点兴趣也无。

此番一战,已将此国的脊柱,彻底打折。若再无外援,不出三载,那才凝聚不久的紫龙,便会自然散去。

将魂念召回,岳羽只微一弹指,便是几点蓝光在半空凝聚。一生二、二生三,化作了亿千万余滴,如大雨般落下。凡是这水点所到之处,这千万里内的生灵,都是伤势尽去,草木复生。

只是望见下方,那些残存的人族,无比哀伤凄绝之态。

岳羽却不由是微微一叹,多少有些伤感之意。人死不能复生,哪怕是他如今,身为天帝之尊,又与后土,亲如姐弟,也不能擅自违逆,这天地法则。

他能救助这些残存的生灵,那些死去之人,却实是无可奈何。

当下又展动法诀,施展那道家生化万物,一切返还之法。令这千万里之地,所有的地形地貌,房宅家具,都是恢复至从前。

却依旧是无法弥补,心中歉疚。

——若是毫不相干的普通人,哪怕死伤亿万,他岳羽也不会眨一眨眼。

偏偏这北云国内,如今也有半数民众,信奉他的北方帝庭——正欲再为那些残存的信民,再做些什么。

岳羽却也忽的又是心生感应,双目中微透寒芒,再次是杀机毕显。

“是昀冥?”

脑海之内,瞬间便已推演出,那前因后果。岳羽是一声含笑,不慌不忙,又几滴灵水洒下。使那草木果树,都是纷纷生长出了果实,有了足够的食物。这才是一闪身,消逝在原地,化作了一团水蓝光华,往那阁灵山方向遁去。

玄武睚眦,不由是面面相觑了一眼,亦是紧随其后。不过片刻,便已远远离出亿万里之外。

而便在这一人二兽的身影,彻底离开在这片空际之时。

那北云国都的上空,却蓦地又是几十道光华,接二连三地闪耀。

或是直接撕开了那空间壁垒,越界而至,或者从那天际中坠落。

皆是神情无比惊异地,打量着此处。徒劳地,试图从那蛛丝马迹中,推测这颠倒两仪遮天阵内一战的所有经过。

其中赫然是有一位伟岸身影,却是与众不同,身着战甲,身形雄壮,此刻望向那北云王都的目中,却满是怅然之色。

“雷兄啊雷兄,我真不知,到底该说你什么才好?我等虽是大罗金仙,在旁人眼里,是称雄一方的绝顶人物,可在那些准圣人物,混沌金仙眼中,也仍是如蝼蚁一般。这等杀劫大起之时,你我不远远避开,反倒是奋不顾身,卷入其内,岂不是自寻死劫?说根道底,这妖族兴衰,只是诸位圣人道组的棋局博弈,又与你我何干?”

神情伤感,默立了片刻,这英俊雄壮的男子,便也是穿空而去。

只是一声叹息,在原地回响,久久不绝。

而那数百亿之外,此刻也同样是一人,发出了一声轻叹。虽是含义不同,却也同样含蕴着,浓郁无比的遗憾惋惜之意。

只是下一刻,这出言叹息的女子,却又是柳眉冷挑,现出几分凌厉之意。眼中显出凛然精芒,仿佛能洞彻一切。

“我仔细看过那睚眦,只有三岁——”

那言语间,虽有些无头无脑,令人是生出的莫名其妙之感。

后土却只是瞬间,便已明白。女娲的言中之意,是指那睚眦此刻智商,只有大约三岁。

换而言之,那睚眦最终会选择,为渊明效力,绝非是自己情愿。

没有任何一位混沌金仙,会蠢到封印自己的记忆神智。最终把自己,弄成这等凄惨之状。

——为人走狗,宛如宠物,还不如立时死去!

“封印灵智,却居然能完整保留睚眦的战斗本能,实是好厉害的手段。我现在倒是万分好奇!那渊明,到底是用了何等样的底牌,治住那睚眦!此兽的诸天庚灵虚空返照神通,可反伤一切。这世间的克制之法,不过才寥寥二十余种。且绝无一件,能令那睚眦,毫无反抗之力!”

那伤感之色,已渐渐退去。女娲微低着头,若有所思,眸子里,也是闪烁着几分智慧光泽:“总觉其中,有些古怪。这渊明,到底是寻到了一种全新的法门灵宝,还是几种克制之法合一?”

后土闻言,却毫不在意地冷然一哂:“即便师姐知道了,洞察一切,又能如何?你现下,还能奈何得了我那义弟?”

女娲不由是一怔,神情一阵失神,整个人僵在了原地。面上渐渐的,却是现出几分苦涩之意。

即便知道了缘由,她又能否奈何得了,那位北方安天玄圣大帝?

——这句话,当真是好生犀利。宛如是利刃般,直插肺腑,令人滴血。

那渊明帝气极旺,几乎是与那昊天并肩。这世上,除了那顶尖的几件至圣功德灵宝之外,几乎再无任何手段,可以克制——再有相当于混沌准圣人物的玄武睚眦在侧,这世间,能够毫无顾忌,将之击杀之人,已然绝迹。

便连那鸿钧道祖,对这等人物,也无法擅自处置!

更何况,又还有旁边这后土在侧——便仿佛是洞察了她的所思所想,后土接着,又是一声冷笑:“莫非师姐以为,有今曰之鉴,后土还会给你可趁之机?”

女娲不由是再次深呼吸了一口气,将胸中那股激荡之意,与彻骨冰寒,都暂时压制。

下一刻,面色又是平静如故:“此间已然事了,女娲这便告辞。还请师妹谨记,我等圣人,绝不可轻易插手,这寻常修士间的争斗。此是师尊所定之规,圣人法力,已超出这世界之极。一旦战起,后果莫测。也唯有如此,才可保这洪荒百万年安泰——”

话毕之后,女娲便已是起身腾起。脚下汇卷来九彩祥云,瑞光亿万,托起了她的身躯。

后土也不相送,只神情淡淡道:“我知师姐,是心痛帝俊太一几人之死,伏羲转世重修,再无成圣之望。这才后悔,当初重造人族血脉之事。对妖族的回护之意,也多半因此而起!”

女娲的身形,不由是微微一顿,定在了原地。蓦地回头,眼现锐泽。

而后土的声音,也继续言道:“只是师姐你终须谨记,你是人族圣母。人族大兴之势,更不可逆转。当初布局,令帝俊几位陨落之人,也另有其人。此番算计我那义弟,岂不愚昧?再次落入那人算计之中?你说今曰,乃是妖族之殇?岂不知若是顺势而为,又哪里会有这许多妖圣陨亡?”

女娲微微蹙眉,接着却又是一声冷笑,不置可否,继续是跨空远离。只眼神内,微含着迷茫之色——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