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6 生之道符

玄都法师的目光闪动,最后却是一叹:“那红云乃是世界第一朵云气化生。而你云中子,则是云中先天第一道雷霆生成。世间先有红云,才有你云中子。可若依我看,当初只是这天地假那红云之身,将你孕育,便如孔雀之于凤凰,睚眦之于始龙。虽有些因果,却远远谈不上是父子关系。数万载之前,你也是迫不得已,若不归附阐教,便连红云那几位弟子,都无可能存身。又何必如此自苦?”

云中子微微一笑,却不再答。语气一转道:“此番那三教都蓄势已久,都欲在封神之前,打压天庭气焰。桃山一战,实是令人期待备至。却不知太清师伯,会有何举措?”

“你可是在担心这渊明?”

玄都法师是意味深长的,看了看那阁灵山方向一眼道:“只管放心便是,至少在那北俱芦洲,都归于人族统辖之前、师尊绝不允此子陨落。至于桃山一战,无论是谁胜谁负,都与师尊毫无关系,估计多半不会理会。即便那几位道祖圣人,也无可能出手。甚至那三教嫡系弟子,也不会直接出面。昊天底蕴深厚,这数万年积累,非同小可。如今还要加上一个星宫初成的北方安天玄圣大帝,二人联手,倒是颇有几分胜算——”

“胜算?”

云中子一阵摇头,沉吟了良久之后,却是微一凝眉:“希望如此!在我看来,却是此子大劫。只怕凶险不逊于那北云国都一战。”

“说到凶险,倒确有几分。据我所知,此番准备出手的人物,便有九位之巨!那渊明稍一不慎,便要损及根基。甚至这才刚凝聚的星宫,怕也是要崩溃。”

见云中子神情一怔,玄都法师面上,又浮起了几分笑意:“不过我如今,倒更是期待!此子的权谋未显,却着实聪慧过人。仿佛这世间一切诡计暗谋,在他眼前,都是无所遁形。此番说不定,仍能如北云国时,将乾坤翻转!其实师弟,又何用如此担忧?反正这桃山之事,你我都插手不进。此子亦无姓命之忧,倒不如安心坐视,这桃山的龙争虎斗——”

当这话音落下,云中子的目中,却蓦地隐透厉芒:“这是师伯的意思?安心坐视,便是他人家的交代?”

玄都法师神情默然,沉寂了片刻,最后却终是负手漠然道:“老师他确有此意!这渊明锋芒太厉,声势极盛,也是该让他吃些苦头。所谓刚则易折,盈不可久。如今能早早受些挫折。对此子未来,也是好事!”

云中子的双拳,立时紧握。面色铁青,不发一语。

二人之间,气氛亦是渐渐冷凝。使那周边百万内的云气,竟一点点的,凝结成细小冰粒。

默然了许久,玄都法师正微微一叹之时,远处却蓦地一声笑声传来:“二位道友,倒真是费心了!只是我那师侄孙曰后的前程如何,又是否真是锋芒太厉、刚则易折。在我看来,却实是用不着二位。来代我等艹心——”

那声音飘渺,也不知从何处传出。云中子的神情,立时是又转为煞白无比。玄都法师则是直接一凝眉,看向了左侧方向。当那无数云雾被他意念强行挥散,远处天际,也现出了一个紫色人影,而玄都法师的眼角,也是一阵隐约抽动,满是讶然之意。

“紫云散人——”

当回至自己寝宫之内,岳羽是第一时间,便带着睚眦,遁入至那演天珠,天意府洞天之内。

此处甚至好高出他那帝庭行宫数倍的天地之灵,令人立时是感觉心神微醒,舒爽之至。

而睚眦入内,第一眼却是看着那身形圆滚滚的玄武。

眼珠子转了转,便极其得意的一声哂笑。身形也变幻成百万丈大小,走到玄武身旁。然后伸出爪子,只轻轻一点,便使玄武身躯如球般开始滚动。

之后便仿佛是找到什么极好玩的玩具一般,开始左推右踢,抽打着玄武,在这天意府内,四处转动。使后者神情,是无奈之至。

岳羽看得好笑,也不打算去理会。只径自是走到那仙杏之下,然后取出了两张符牌,悬于身前。

随意看了看,岳羽便将这符牌都收入袖内。双目之内,却是异色连闪。

这昀冥二人,倒真可算是果决。如此轻易,便把自身生死,全然交诸于他手。

有这二张控魂符牌,甚至只需他一个意念,便可令这二人,元神破碎,道消陨落。

不过若只凭这个,也还远不足以让他东西。

“做我手中之刃么?”

冷然一声轻哂,岳羽面上,倒是透出了几分期待之意。

希望那昀冥方才所言的师门秘传神通,最好是真。否则他这里,也仍不乏修罗之心,杀人之念。

紧接着,岳羽的眉心,又再次皱起,露出了几分苦恼之意。

令他发愁的,是那些个大罗金仙,混沌金仙的安置。

他麾下的北方帝庭,此刻虽是聚有两百亿香火信愿。不过岳羽却有自知,只凭这点本钱,还远远不足以为他招揽一位混沌金仙,来为自己效力。

亏得是此番来投靠他的几人,都是各有所图。季原是为其羽翼之下,数十亿北狄子民姓命。为求一强助,而投靠北方帝庭。敖霸则是纯粹的,对温情的眷恋。

——乌巢是为其父之仇,太黄君则是为保命。至于那焦魔傲顺,都各有基业,即便是为他效力,也多半是听调不听宣的关系。更不会贪图,他赐下的愿力。

因此方才,也是轻易便以几个王公之位的虚衔打发。

不过此举,暂时为之还可,却不可为长久之计。

岳羽是心知肚明,若没有足够的利益纽带,他与这些个大能金仙的暂时同盟,将会是如何的脆弱不堪——也唯独只有这种时候,才最是感觉深刻,这积累底蕴太浅的无奈。

除非是再过上几百年时光,待得他麾下人口自然膨胀至四百兆,又或者是直接将那北俱芦洲扫平。否则他实在是无有余力,使这几人的王公之位,由虚衔转为实领。

无比头疼的揉了揉额角,岳羽紧接着,便将这些忧烦之事,暂时抛开。

意念微动,手中便多出了一盏紫灯。此是北云国一战,唯一可入他之眼的灵宝。

睚眦刚被镇压,此物便被他以大圆满的先天五色神光,直接刷落。然后是理所当然的,被他收入袖内。

本身便是先天超品之物,又聚集有无量功德。即便还不如那些先天至圣之宝,也相差不远。

内中几朵紫极灵焰,正是跳动燃烧,炽热焰力,与那浓郁的七彩功德,令人是暗暗心惊。

也幸亏此物,是落在那雷晃之手。之后睚眦,甚至都未有出手机会,便被他以诸般克制之法,死死压制。

换作是任何一位混沌金仙,又或修习火法神通的金仙来掌控。那北云国一战的结局,怕是依旧未知。

再一团五色神光刷出,彻底抹去,内中的元魂意念。紧接着岳羽,却是唇角轻挑。

“这小家伙,真不知该如何说她才好!要她去历练,却始终徘徊这帝庭不去。不过也幸亏如此,此番她倒是有福了——”

以幻法将这紫极灯的气息,完全遮蔽。而后岳羽,直接是法力挥荡,便将那身前空间,全数撕裂。强行开辟出一条通道,直通向远处冥冥某处。

把身前的紫极灯,强行打入其内,确认那边的腾玄,已然接到了此物,岳羽便立时结束了魂念感应,这件先天焰系至宝,在腾玄手中,必定可大放异彩。

那十几位金仙妖圣的身躯,都已化作气血精元,甚至那些妖丹,亦被玄武所吞噬。不过其身死之后,却也着实留下了一些本命灵宝。总共三十余件,品阶都俱皆不错。哪怕最低的,也是后天一品之上。

只是放在拥有五行剑阵、昆仑镜、镇世玺、乃至大胎藏虚空剑,玄水天灵珠的岳羽眼前。却无疑是等入鸡肋一流。

心机早已是打定了主意,待得曰后,寻机将这些灵宝赐下。算做是这些人,忠心耿耿为他效力的奖赏。

而此刻岳羽,是没有半点将这些灵宝取出,观赏把玩之意,只随意以魂念一扫,做到心中有数,便算了事。

最后他身前,又是几张符箓漂起。全是淡淡金色光泽,一模一样的符文。都是从那十几位金仙妖圣手中取得,或者直接取自其身躯之内,或者从那些遗留的空间法器中,翻取得来。

依稀可见,那隐约的青绿光华。以及内中,那磅礴的生命气息。

“居然也是生之道!怪不得,这雷晃一甘人等,会是如此胆大包天。原来是有此符——”

此前便在奇怪,这些个金仙妖圣,居然是如此大胆。竟毫不畏后土的冥书,向他发难。

那件灵宝,诛杀同级的准圣,或者是稍显困难。修为低上数阶的大罗金仙,却是轻易之至,甚至当时只需后土一个念头,不用特意书写文字,便可令人身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