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6 闲庭信步

用了大约一刻钟的时光,从那漩涡之中穿出,岳羽腾玄便只觉眼前一阔。

“到底是何等样的洞天,敢称极乐?”

四下一望,却只见这四周,皆是一片荒漠,毫无半分生灵气息。

一团烈阳,悬于当空。不知其他所在,是如何情形。至少岳羽所立之地,是炎热如灸。

此处的空间,倒是极其广阔。比那龙台,还要大上数倍。内中的天地之灵,更是浓郁不下于妙法大罗天。灵力氤氲,几乎化为实质。

“——时速流差,三十倍么?”

岳羽是不由心中微动,此处这洞天世界,若非是那团烈阳,足可成修行胜地,说是极乐,倒也勉强当得此称。

以这里的广阔,虽是远远逊色于那三十三天境。用来做他的帝庭所在,却是足够了。

那时速流差,虽只有妙法大罗天的半数,却可任意使用。不用担心如后者一般,时时需担心索取太过,使天境崩块。

容纳一千五百万仙修,绝无问题。

顶着那刺目光华,仰首上望,而后岳羽眉头,便为之一阵紧凝。

“——又是周天星斗大阵!”

只见那群星闪烁,整个星图,相较于天元界的海底行宫,是更为完善,只是隐藏在一团烈阳之后,所有星辰光辉,都被尽数遮掩,反而不显。若非岳羽的龙眸,不惧炎光,也几乎便将之忽视。

岳羽又试探着,将一口二品左右的仙剑弹出,往这极乐天的深处遁去。

却立时便只见一道金光,从那烈阳处遥遥照下。顷刻只见,便将这口二品仙剑,彻底击散。大多都直接是炸为齑粉,剩余的部分,也是彻底融化。

“嘶!好一个烛阳神照大法!”

岳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腾玄也吓了一跳,往他身边靠近了数分。

——方才岳羽投出的那口兵刃,虽未成灵宝。却有器灵。也是他所有收藏之中,较为出众的一口仙器。

其锐利坚韧,远远超出同阶仙兵。原本岳羽还颇有期待,此物历经时间沉淀,成就灵宝之后,应当有不错威能。无论是留给广陵宗,还是水云。都可为绝佳传承之宝。

只看情形,便知这烈阳明显是未出全力。而那口仙剑,也只是触动一个外围的禁制而已。

却不意以此剑之坚,却当不住那烛阳神照大法的一击。如此威能,实是令人骇然。似腾玄这般的太清玄仙境,进入其内,估计只需瞬息,便能彻底灰灰。

摇了摇头,岳羽的瞳仁,是再次竖起。祖龙之瞳,窥天珠,还有身后胎藏空间内昆仑镜,三者合力,立时使整个世界的所有法则结构。都原原本本的,现于岳羽眼前。

只见那周天星斗大阵,投下了无数细线。在这方空间中,纵横交错。更变幻不定,每时每刻,位置都有不同,几乎毫无规则。

——这便是所谓的‘禁制’了,稍一触发,便可能招致那烛阳与周天星斗大阵的全力轰击。

又眺目向上空,那炽红烈阳,遥遥观照。然后岳羽的神情,亦是再次一变。

“果然是那烛龙之眼!居然是以自己身躯,连通天地本源,代替灵脉,以维持这极乐天世界!这烛龙,好大的气魄!”

看着最中央处,那条与冥冥世界,天地本源紧迷连接的身躯。岳羽心内说不清是敬佩还是遗憾,总之他原本想取烛龙之躯炼器的念头,估计是要化为泡影。

那身躯取出之时,也是这北海极乐天,崩溃之时。

缺一件绝顶的后天至圣灵宝,固然是令人遗憾,可这座洞天世界,却也同样是可遇不可求。

到底如何取舍,还要看看具体情形如何。

岳羽观照了一番这片世界,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在这漩涡周围,布下了几十颗灵石。

当魂念感知,身后那团云气漩涡之内,隐有异动。岳羽立时是毫不犹豫,一道法力卷出,裹带着腾玄。再次拔空而起。竟是在内肆无忌惮,飞速遁行。

一霎那间,也是触动此地无数禁制。引得那团炽红烈阳,光华大炽。上空的周天星斗大阵,亦是无数星力聚集。

岳羽却毫不在意,周身气息聚敛,又将丹田之内的五色剑阵,连同那阴阳八卦阵图,都全数取出。

只瞬息间,便已是融于一体,化作三妙如意五色扇,将一团大圆满的先天五色神光,当空一刷。

便立时使那些星力凝聚的‘细线’全数瓦解,失去了这些‘触手’,又感应不到岳羽的气息。无论是那烛阳,还是周天星斗大阵,都仿佛是彻底瞎了眼睛,再追索不到岳羽踪迹。

最后只能将那光华乱闪,一束束星光四处照下,却始终是奈何不得岳羽半分。

岳羽借助那五行元磁之力,遁速快极。只须臾时光,便已至这极乐天世界的腹地深处。

越是靠近那烈阳,便越是感觉无比炽热。渐渐的,竟是连他的大罗金身之体,也无法支撑。只能在周身,撑起一团水蓝光华,抵御炎光。

唯独腾玄,却是在此处如鱼得水,眼含着喜色。不过神情间,却是既有着渴望期冀,又夹含几分惧意忐忑。

用了半刻时光,便穿梭整整亿万里之地。而这时身后远处,那团云气漩涡的旋动,也再次转剧。两团姓质迥异的浩荡气息,陆续穿空而至。

“是两人?”

岳羽的眉头不由微挑,这个数字,有些超出他预计。原本以他估算,有一人能追赶寻至此间,便已是不错。

脑内几乎是下意识,便猜疑是那孟章神君未出全力,有所保留。

只是这念头,才刚刚升起,又被他立时否决。那孟章神君行事,虽是略显功力,却也是一言九鼎之辈。还不至于行此令人鄙薄之事。

“不是那位神君留力,便是我料错了。那鲲鹏妖师,果然是也有暗手——”

岳羽微觉头疼,下一刻却又微微一声冷笑。只一个意念,便使那云气漩涡附近的灵石,彻底爆开!灵力席卷,将周围数十道禁制,全数触动。

然后立时间,整个周天星斗大阵,仿佛是终于寻到了猎物的猛兽,无数道细若游丝的星光,投照而下。成千上万,威能几可媲美最顶尖的剑罡,在那云气漩涡周围万丈,来回切割扫荡。

那团烈炎始终追索不到岳羽踪迹,一团炎光在内,亦是郁积了良久。此刻也几乎是全数宣泄而出,浩瀚的烛照神光,穿空击下。

竟是蕴含着无数大道法则,甚至于生死之秘。炎光未至,便使那周边百万里空间,全数为烈焰笼罩。然后整片空间,在这超出极限的力量冲击之下,都赫然是被生生压跨击碎!

而那处方向,也同时间传出了一声咆哮,一声闷哼。前者便仿佛是受伤的野兽,后者也是痛楚之至。却都不约而同,带着无穷的暴怒憎恨,暴虐无比的意念,向他存身所在冲贯而来。

岳羽唇角微撇,知道方才那番布置,只能使这二人轻伤而已,还远远无法创其本源。

将手中的三妙如意五色扇,收入丹田。岳羽的遁速,也骤然放缓。

转而再次全力催动祖龙金瞳,窥测着眼前的法则结构。接着竟又是闲庭漫步般,在这片空域中行走,几乎是每一步,都恰好在那些禁制丝线的空隙。倾尽全力,规避着这周天星斗大阵的感知。

便连那先天五色神光,也是不用。直接是借助窥天珠与昆仑镜,那窥知一切本源之能,以他精湛无比的阵符之道,在内行走。

遁速虽不及之前,使用那鸿蒙之器与五色神光时的极速,却也是瞬息万里。

距离那半空中的烈阳,也是越靠越近。

——渐渐的,已可见那炽红烈曰之下,是一个无法庞大,不逊色于祖龙,几近千万丈的巨大蛇躯。盘绕在一个巨大的火焰山谷之内。

自颈部以上,便高高耸立竖起。而那所谓的‘烈阳’,正是其仍旧睁开的一只右眼!瞳仁中金光闪耀,便连身具祖龙金瞳的的岳羽此刻,也不敢轻易与之对视。

再次仔细窥侧了那谷内的法则结构,岳羽蓦地一笑,伸手一拍,便将身旁的腾玄,强行打向那深谷火海之内。一声笑道:“师尊只能助你至此地,之后一切,是生是死,又是否能得那烛龙传承,便只能靠你自己。还望玄儿,莫让我失望!”

腾玄立时是神情一怔,有些不知所措。片刻之后,却蓦地又紧咬着贝齿,眼现决然之色。身躯化开,恰是腾蛇之形,身后展开了十八对火翼,向那山谷深处,烛龙的遗躯所在,急冲而去。

岳羽‘嘿’地一笑,目中隐透着赞赏之意,又瞬间敛去。接着是身躯一转,偏向了右侧。

——那烛龙哪怕是只剩下了残骸一躯,那双眼也依旧可焚烧一切。

这山谷自然不可能,有他所遗之物。这位帝庭妖师的藏珍之所,应该是另有所在。

恰在此事,在岳羽身后,蓦地是一连串的爆裂声响。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