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8 九十九阵

看着这二件灵物,岳羽是一阵摇头,他早知那烛龙的传承之器,那身随之声震洪荒的火系灵宝,必定是陪伴在身旁。

放在此处的,则是一些易为那烛阳神照大法损毁,却又绝顶珍贵的宝物。

如今一见,是果不其然。不过只以收获而论,却也是丰厚到令他心惊。

岳羽神念几近至圣至明。只一眼便辨出,那跳动的紫色火焰,正是洪荒数百先天火种内,位居前三的先天兜率紫阳神焰!

至于那另一件,土黄色的圆环,却令岳羽是颇费思量。气息不逊色于先天超品,却又非是土系至宝,看不出来历。

在脑内翻阅着那庞大的记忆信息,追根溯源。许久之后,岳羽才眉梢斜斜一挑。

“这是定神环?上古大巫天吴遗物?”

岳羽不由是心内一阵暗暗惊叹,这烛龙的战绩,果是骄人。

天吴乃是风神,这定神环并非是其最趁手的灵宝。不过此物可攻可守,更可凭绝神力侵袭,价值可称是非凡。也必定是其最看重之物!

能从这天吴手中强夺入手,烛龙的手段,也确实是堪称了得!

——共工神晶,天吴之环,这烛龙,可谓战绩彪炳!

不过岳羽有昆仑镜,本就是天下幻法之宗。此物在他而言,却是可有可无。即便是他身旁诸位,也少有人能用得上的。

心中正觉是遗憾之时,忽地又心中一动。想起了睚眦,若以这头上古凶兽的诸天庚灵虚空返照大法,再搭配此物,却不知会是何等样的情形?

一身绝顶的庚金神通,坚不可摧,反伤一切。再若是连那最脆弱的一环,也被弥补。其滔天凶威,不知又会强横到地步。

岳羽心下思量着,便连自己也是有些小小期待。

手中法决接连弹出,一个个五行符印,接二连三,将那先天兜率紫阳神焰围拢缠绕。

直到将之彻底封印,隔绝了火力,才小心翼翼,将之送入至演天珠内。

至于另一件定神环,却是信手收入袖内。

再四望一眼,此处四周,再无其他灵物。便只挥展法力,将谷内剩下的那些灵药,还有那几处矿脉,都全数收取。

也便在这时,身后的胎藏虚空之中,也是再一次剧烈震荡!

本是内敛到极致的昆仑镜,再次散出一波波灵力潮汐。赫然是之前十倍!声威浩瀚!

将之牢牢包裹的符文巨茧,也是一层层解开。露出那光滑无比青铜镜面,古意盎然。镜框处天然形成的符文,更是蕴含无尽玄妙。

一层清幽光华,四下散落,充塞着整个胎藏虚空世界。更有一束,是直入岳羽神魂之内。

光华冷凝,令他是心神一醒,只觉神智,是前所未有的清明。

“——昆仑古镜,万宝觐朝!”

天下灵宝,自然是以鸿蒙之器为尊。可在鸿蒙之下,所有先天至圣灵宝中,首屈一指的,却毫无悬念是这昆仑古镜!

——东王公,是洪荒男仙之首。昆仑镜,也是天下灵宝之皇!

岳羽得此镜,已有百余载时光。却是直至此刻,此镜才真正显出这上古之时,洪荒第一至圣灵宝的威势。

那照入神魂之内的青芒,继续深入,直至他元神深处。竟是一丝丝异力渗入,使他那本就强横至几乎可硬撼混沌金仙的魂念,赫然再次扩增壮大!只数息时光,便已增长至少一成之巨!

更隐带着一丝丝感激孺慕之念,感觉是亲近之极。

“原来是此宝灵识已复——”

岳羽只略一凝思,便知是这面昆仑镜的器灵,正以其本源异力回馈。

立时是失声一笑,将那束青光驱逐出神魂之外。

他自身魂念,自可修持,已用不着借助外力。相较而言,此刻岳羽更期待的,是这昆仑镜的恢复成长。

那符文光茧,渐渐散尽。完整的昆仑古镜,也终是现于眼前。

较之于半刻钟前,那镜框镜身之上天然凝就的符文,已是增加了足足数倍有余。显得是愈发的古朴,有兼具华美。

更引人注目的,却是镜面。未曾观照之时,此刻竟仿佛是一个正在旋绕的黑洞,深不见底。

“先天至圣!”

岳羽一阵惊喜,却又觉有些遗憾。不用魂念去探,可清晰感知,此镜只是刚刚攀入先天至圣的门槛,还远不到十万载之前,那全盛之时!

与他心内的期待,略有差距,却又在意料之中。

只是下一刻,岳羽的神情,却又是一阵怔然。

当那缠绕其上的符文,彻底散去。紧接着,当岳羽以为这昆仑古镜的异变,到此而止之时,竟又是无数七彩光霞,从四面八方,洪荒诸界,疯狂的汇聚而至。

一丝丝聚拢在那镜身周围,引来万千瑞霞。那翻天动静,几乎便连这大胎藏虚空剑阵与镇世钟,也都镇压不住。

“功德之力?”

岳羽眉头微挑,满透着讶然之意。

昆仑镜乃是先天第一面灵镜,也同样是功德之宝。

只是以往,加持在此镜之上的功德之力。顶多也只相当于二品灵宝的程度,使他一直便未怎么去在意。

只道是这昆仑镜所聚之功德,本就只有如此——直至此刻,那七彩霞光潮涌而来,这才是惊觉。此镜十万载不显山不露水。所聚的功德,怕是还要超出那紫极灯数倍!

估计是器灵破碎,镜片散落四方,未得这天地承认,才无法将之聚拢。

镜乃文明之器,虽无法与黄帝的轩辕剑,神农的百草鞭等物相较。却也是四方百姓,每曰必须之物。

只是这功德之力,本就是唯一超出天机的存在,也最难估测。

任何事物,不到洪荒崩碎,世界终结,都难定功果。

岳羽尽管是魂念近乎那至圣至明之境,也难辨别。

这一次,真正可算是意外之喜!

待得那七彩光霞,全数聚拢,渗入至那镜内。岳羽只一个意念,便使那霞光,全数散去。

紧随其后,却是取出了须弥空间中,那最后的四十余颗鸿蒙阵石。

也未怎么演算,便接二连三打向四方,那些灵脉所在。然后是无数灵石,同样是陆续弹出。

只瞬息间,便是数十个不大不小灵阵布成。

这极乐天内的周天星斗大阵,悬于当空。变化繁杂,玄妙莫测,仅仅逊色于星空之内,那座真正大阵。

岳羽也是从始至终,便没怎么指望过,这些许时光,便可将此阵破解控制。

打出的这些灵石,也几乎是完全不考虑后果,灵力变化,与周边的灵脉的互动融合,亦是一概不管,只求一个快字。

漫天的灵石光华,笼罩整个山谷之内。

堪堪当那第七十个灵阵完成之时,岳羽的心念,蓦地再有感应。

再次艹纵那昆仑镜,往山谷之外照去。只见烛龙尸骸所在的山谷之前,一蓝一白两个人影,正是负手傲立当空。

前者面白无须,颇有几分风雅之资,做道人打扮。后面那一位,却是一张青面,双眼细小,神情狰狞。

俱是神情自负,气度雄浑。只是身形,却略显狼狈。身上颇有些血迹残损之处,面色铁青一片,难看无比。

此刻站在那山谷之前,却都是略显犹豫。

岳羽见状,不由是‘嘿’的一笑,仗着那昆仑镜,刚好是晋阶入先天至圣之境。

只接将那影像,是拉近至二人身周三百丈处。隐隐间,可见二人正是一阵争论。

那诸犍眼望着那烛龙尸骸,满是渴望贪婪,又隐含着几分忌惮畏惧。另一位当涂真君,却是眼看现那山谷右侧,面含着一丝焦灼之意。

“来的好快!”

岳羽默算时间,这二人在那周天星斗大阵连番轰击之下。竟只比他晚了三刻时光,赶至此处。

——那神通大法,强悍肉身,皆是显露无遗!

眼见着这两位混沌金仙,争执不下。岳羽目内,却竟是透出了几分不耐之意。

翻手一招,便又将之前那颗共工神晶,取在手中。

本来的打算,是准备以那混沌钟的绳环为诱饵,使腾玄能在谷内,安心取得那烛龙传承。

此刻有这共工神晶在,却更为合适。岳羽法力只稍稍一催,便使一股磅礴无边的神力,波动蔓延,直透出山谷之外。一波波连续不觉,震荡着整个极乐天世界。

而昆仑镜内观照中的当涂诸犍,也是面色齐齐一变。

那诸犍更是惊诧莫名,竟忘了控束声浪,一声骇然惊呼:“居然是共工神晶?”

当涂真君,情形稍好,初时还伤维持着镇定。片刻之后,却也是瞳孔一缩:“元力成道!”

一蓝一白两道遁光,立时是再次冲霄而起。却再未理会那烛龙尸骸,皆是齐齐以更疯狂的遁速,往右面急赶。

岳羽唇角微挑,只看了一眼,便再懒得去理会。继续潜心布阵,直到这山谷之内,密密麻麻的,将灵石布满。总计九十九个灵阵,全数成就,这才罢手。

而后是信手一招,又将他那两具身外化身与极澜真人,俱皆从演天珠世界之内唤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