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0 鲲鹏陆压

南瞻部洲之北,阁灵山。一个巨大无比的阴影,正临驾于这浮空天城的上空。

若再往那更北方望去,可见无数的妖兽,正尾随在这阴影之后,遮天蔽曰般向南潮涌而来。

轩辕秋在议政阁之上临窗而立,面上满是愁意。而他身后的微明子与魏青,更已是毫无血色。

好在那些妖兽,此刻只全数南下飞遁,往北方帝庭的腹地涌来,一时片刻,还抽不出时间,去扰乱人间。

只是这阁灵山外,却已有近千万妖修聚集,光是妖仙之上,便有二百万之巨。将这浮空天城,围得是水泄不通。

“我帝庭兵力,早已被陛下抽调一空!如今只剩一部禁军,二十万人,堪堪能主持天城内的玄武天元阵。只是如此,玄武大人的元灵分身,亦被陛下带走,最多只有三成威能!若再聚千万妖修,恐怕这天城,撑不过半息——”

微明子一边计算着,一便看着窗外那云空中的阴影,脸色苍白道:“这还没计算,上面的那一位!”

轩辕秋的额角,亦是一阵跳动。片刻之后,却是转过身,朝那上首处的红袍道人一礼:“陛下既是请动陆压前辈,坐镇这北方帝庭,想来对这鲲鹏南犯之事,必定已有安排。还请前辈,助我等一二!”

那红袍道人,除了肌肤稍红之外,相貌可谓是俊逸之至。本是闭目凝思,此刻闻言,却是微微一笑:“放心便是!你们那位大帝临去之前,的确也有所安排,而且正好是对症下药!我方才,是越想越觉恐怖。也不知那家伙,是如何能将这每一步,都精准料算。若是天道未曾混淆前,也就罢了。可如今,分明已是在这天机已无法推测之时——”

言语间,赫然是夹杂着无尽的慨叹之意,有赞叹,有庆幸,亦夹含着些许敬畏、忌惮。

轩辕秋却听得是神情微怔,正疑惑不解时。便只见附近处,一团红光升起,至四重云霄处,便化作了三足金乌之形。膨胀至足足百万余丈,使千万里内,所有水汽都纷纷沸腾。

刺目红光,直冲入那九重云霄之外。与隐于其内的巨大阴影,搏击冲撞。

随着那一声声炸裂声响,无数水火的之力,以疯狂的速度,聚引而去。天地之灵,也尽皆暴乱。

仅仅数息,那爆裂罡风,便已波及至下方处。使无数妖兽匍匐,那浮空天城之上,亦浮起一层蓝色壁障。在那罡劲催折激荡之下苦苦支撑,摇摇欲坠。

在那天城之外,也传出了一声轻笑:“三足金乌!你果然是帝俊之子!十太子殿下,老臣这里有礼了!你我十万载前,亦有君臣名份。同属妖类,更该和衷共济。不料这时隔万载之后的第二见面,便是生死相搏之局!这又何苦?”

那声音,宛如是黄钟大吕,雄壮之至。声浪滚滚,百万里外,亦可听闻。

议政阁内的陆压闻言,立时是眉头一挑,化作一道红光冲起。在天城之外十万丈处落下,对面一人,脚踏霞光,蓝发冰眸,正是鲲鹏。

散去遁光之后,陆压却也是一哂:“你也知道君臣二字?我父亲,可没有你这般的叛臣——”

那鲲鹏闻言是毫不意外,只面上略显黯然:“殿下果然还是记恨天帝陛下身陨之时,老臣那番所为。只是那时陛下气数已尽,老臣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苦衷?”

陆压更是一声冷笑:“谈什么苦衷?无非是不愿为我父陪葬而已。此事我也懒得与你计较!你在我父与太一叔父重伤之时,出手袭击,又准备如何解释?那河图洛书,又肯否还回!”

鲲鹏却仍旧面不改色,只微摇了摇头:“臣之所为,只是为我妖族谋一线生机。无论殿下怨我也好,恨我也好,老臣都不会在意。至于这河图洛书,臣尚有大用,尚无法交换!”

接着也不再与陆压言语,径自看向远处浮空天城,目透冷意:“殿下此番,看来是定要相助那渊明。不过这浮空天城,却不是你想护便能护得住!”

话音方落,便又是一只巨鸟。从另一面云层中探出头颅,口吐蓝丹,宛如是一轮阴曰般,从空中坠落。另有数枚冰色水珠,亦同样急坠而下。同样是阴寒无比,仅逊那阴曰数筹。

陆压却也是一笑,微一拂袖:“到底护不护得住,你我之间,却要做过一场才能知晓!”

那浮空天城之内,赫然又是一只巨大火鸟,展开了双翼。口中同样吐出一颗火丹,宛如烈阳,与那蓝丹撞击,竟是毫不逊色分毫。冰火之力交轰,使这天城附近的灵力风暴,是愈演愈烈。

身旁亦有七支小箭升腾而起,凌厉无比,隐隐有穿透神魂之力。恰好将那数枚冰珠敌住,翻滚激斗。

见得此状,便连那鲲鹏,亦不由一阵动容:“十万载不见,不意殿下一身法力,居然进展到如今地步,不逊帝俊陛下当年!连这钉头七箭书,亦落入你手!”

接着又苦笑着微微摇头:“本不欲以你父遗物,对殿下出手。可鲲鹏如今,却已不得不如此!”

那身旁两团灵光,赫然随声而起。竟是化作两张巨大无比阵图,将陆压道人,与整个浮空天城,罩在其内!

陆压却也毫无慌张之态,手向外一挥,身前便已多出一尊紫金葫芦,悬于空中。内中一线毫光升起,高约三丈多。上边现出一物,长有七寸,隐透白光。有眉有目,眼中射两道白光。

接着竟然是向这葫芦微一俯身道:“请宝贝助我!”

立时是一道肉眼不可剑见的白光冲起,与那上空处的河图洛书,激撞一处。

随着两声颤鸣,那两张巨大阵图,竟是再次恢复成两团灵光,飞回至那鲲鹏身旁。

而那到白光,却余势未减,飞至数千万丈外远处。连续不断,斩杀数千妖仙,带起无数血雨。这才返回,悬于那葫口之上。

竟是只是六十分之一霎那,便已令至少四位妖皇人物,陨落当场!

(未完待续)